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完结)

Chapter Text

凌晨三点,幸村忽然惊醒。
睡梦中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本能反应让他摸出了枕下的枪,但当他借着微光发现是真田躺在自己身边睡着了时,讶异的程度比这栋别墅安保系统失效更甚。
他把枪重新塞回枕下,回忆了一番尚且清醒时的记忆,侧身看了看仍在熟睡的真田,又看了看衬衣最上面一颗纽扣都还完好如初的自己,突然一股莫名的怒气驱使着他给了身边的人肚子一记肘击,力道说大不算大,说小也不小,幸村以为以真田在战区多年的警惕性总能立刻跳起来,问自己发生了什么。
然而并没有,真田的反应像是连意识都没醒过来,一个寻常的翻身把他搂在怀里,摩挲着他的后脑勺呓语道:“别怕…我在…”
幸村被温暖的怀抱紧紧环住,先是一愣,下一刻毫无征兆地泪如雨下,趴在真田怀里的他无声的哭泣渐渐变成嚎啕。
真田这次彻底惊醒,不知所措地抱着幸村问:“怎么了?是梦到什么了?”
幸村没有回答,不论在外面还是在家里永远成熟稳重的他像是个孩子那样放声大哭,仿佛要把这十六年里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哭出来。
真田也不再问,只是紧抱着他,任由眼泪让自己胸前一片衣服都变得潮热。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不爱我还要这么对我?”
幸村近乎绝望地问出了自打真田回来就一直想要问的问题,但他问出口时也没有想得到答案。
真田这才意识到这是幸村真正的心结,他不说并不代表他不在意,反而是在过在意所以连喝醉时都没有说出口。他在午夜突然情绪失控,原来是已经被自己逼到无路可退。从前自己怪罪幸村理所当然,现在的自己又何尝不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幸村可以接受装作若无其事就重新选择和他亲近的自己。如果那句话自己永远不说出口,这样暧昧不明的亲近对于幸村来说依然是伤害。
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内心的答案,脱口而出道:“我爱你啊,我当然爱你。”
幸村渐渐冷静,他拉开些距离道:“真田…我不想要你可怜我。”
“幸村……”真田捧起他遍布泪痕的脸道,“幸村,这不是可怜,我是真的爱你。”
良久对视之后,幸村眼中的怀疑终于渐渐淡去,真田慢慢凑近,用自己的吻来证明。
亲吻从轻柔到肆意粗暴,从试探到相互撕咬,静谧的夜里充斥着喘息和衣服剥离的声音。压抑的欲望倾泻而出,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两人紧贴的躯体就已经热得发烫。
真田吮吸着幸村的脖颈,用手抚摸着他线条流畅的胸腹和柔韧的腰侧,幸村难得一见地顺从地仰起头,感受着自己的动脉在温软湿滑的唇舌下激烈地突突跳动,他的手环着真田的后背,坚实的背肌上留着形状不一的疤痕,那些都是在离开的这十六年里留下的。如果他在自己身边怎么会经历这些,可如果没有经历这些,他恐怕也不是一句表态就能镇住整个军部的战区司令了。
真田大约是发觉他在走神,撑起身子吻了吻他的鼻尖和嘴唇,“第一次还不专心一点?”
幸村笑了,“你不够努力,我才会分心。”
“…是吗?那我再努力一点。”
真田重新吻住他,舌头侵入口腔让他再无辩解的机会,手掌从上身滑到小腹,握住那根已经抬头的玉茎,幸村立刻发出一声舒服的闷哼。真田抚过微凉的囊袋,指尖从下到上扫过整个柱身,就发觉玉茎又硬了几分。幸村眯起眼睛看着他,吐出的呼吸越发粗重。真田干脆把自己的性器和幸村的握在一起磨蹭套弄起来,不一会儿顶端便分泌出前液打湿了他的手掌。
幸村始终把头埋在真田的胸口,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贴得这么近,连身下的那东西都紧贴在一起,这种情形只出现在他年少时的梦里,幸村边喘息着边想,那时候自己如果没那么矜持就好了,脱光衣服钻进真田的被窝里,不信他一点反应都不会有。“…唔……”小腹越发强烈的热流打断了他的想法。
有了润滑之后动作更加流畅,真田便专心套弄起幸村的玉茎,看他渐入佳境只想让他更加沉浸,便爬到幸村身下,向两侧分开了他的腿。幸村不解他要做什么,下一秒就感觉到有什么湿热的东西舔上自己的囊袋,然后一路向上舔遍了整个柱身。陌生的体验让他本能地蜷起脚趾,又在柱头被真田含住的时候兴奋地反手抓住了头顶的枕头。
真田用舌头包裹着柱身上下套弄着,粗糙的舌根摩挲着敏感的柱头,配合着沾满唾液的手指揉搓根部,一时间竟让幸村急喘出了哭腔,“…真田!…要射了……要射了!”他及时放开,还是被幸村不出所料地射了一胸口,剩下星星点点的白浊溅在幸村的腿上,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幸村喘了一会儿后看见真田胯下的东西还硬挺着,甚至还有更精神的趋势,真田却阻止了他坐起来,俯下身吻了吻他,“…愿意试试吗?”说着用沾满精液的手摸到幸村两腿之间。
这世上怎么会有幸村不敢做的呢,然而这种事毕竟他完全不熟练,一边屈起一条腿让真田把手上的东西抹在幽密的穴口,一边忐忑道:“不准弄疼我…”
真田笑着在他膝盖上落下一吻,俯下身把人揽进怀里,一边抚摸一边亲吻舔弄着他的耳廓,呵着热气道:“只要精市愿意就不会疼…”
听到陌生的称呼幸村内心一动,被抚摸着背脊发出阵阵喘息,舒服地眯起眼睛道:“再叫一声…”
“精市…精市……”真田用低沉的嗓音叫道,他低头吻上幸村的锁骨,在上面烙下艳红的印记,伸出舌头舔舐着胸前小巧的乳晕。幸村的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他喘息得更加剧烈,轻微的呻吟也从喉咙里逸出来。真田见他放松,身下的手指试着在穴口动了动,他也不急于探入,就只是顺着臀缝搓揉着。幸村胸前被舔弄得酥麻,正是沉醉其中,干脆自己将两腿分得更开,让真田好好侍弄下面那处。
真田得了准许,唇舌更加卖力地逗弄着挺立的乳珠,激得幸村声音都打了颤,完全忽略了后庭被侵入的不适感。真田的食指只探进去一个指节,生怕弄疼幸村,只在穴口按揉打转,直到小穴又放松了些才继续向里伸去。幸村的反应和呻吟声已经让他的身下胀硬得发痛,但他仍然耐心地缓慢抽动着手指,让幸村适应被进入的感觉。
“精市……”他亲吻着幸村的额头和眼角,回应着幸村的索吻,边亲吻边叫着这个让幸村极度兴奋的称呼,这是哪怕在两人尚且年幼时都从未有过的称呼。在交缠着亲吻时,真田的手指完全没入了小穴。
“…啊嗯……”幸村没有皱眉,只是扳着真田的肩膀喘了几口气,用那双沁了水色的眼睛在极暗的光线下凝望着他。
真田慢慢抽出,又加了一根手指,这一次比刚刚要轻松不少,甬道里已经自己分泌出情动的液体,真田试着加快了抽送的频率,抽出时两根手指的指腹向上抓挠着柔软的内壁,这个动作很快便见了效,在指腹碾过某处时幸村猛地一颤,身下玉茎又抬了头。
幸村脑子里全是混乱的画面,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只能发出越发克制不住的呻吟,他的腿勾在真田腰侧,全身的力量都在抵抗着身下那令他疯狂的陌生快感。他只听到自己两腿之间传来抽动的水声,真田似乎又添了一根手指,动作也越来越激烈。
真田见时机成熟,终于可以让自己的性器进入,然而抽出手指才意识到一件事,幸村这里没有套……
“…精市,可以直接进去吗?”
幸村正对于快感突然中断感到不满,火热的性器已经抵在穴口,他哪里肯就此停下,况且这是真田……
“…嗯。”幸村应道。
真田扯了个枕头垫在幸村腰下,一手勾住他一条腿,一手扶着性器对准穴口挤了进去。
“……呜!”
幸村惊呼一声又咽了回去,虽然小穴才被手指拓张又正是最兴奋的时候,吞下真田的那东西还是感觉到了吃力。真田牢记着开始前幸村的要求,马上停了下来。幸村却抓着被单,颤着声音道:“…进来,填满我。”
真田缓缓向里推送着自己的性器,一点点挤开柔软温暖的甬道,慢慢将性器全都没进去。他粗喘着气撑在幸村身上,克制着身下让他几乎产生眩晕感的快感,汗水顺着鼻尖滴落在幸村胸口。幸村同样大口喘着气,仰面和他对望。待幸村的呼吸平复下来,真田才开始小幅度地送起腰。
他俯下身覆在幸村身上,和他缠吻,吞下他的喘息,感觉到幸村不再紧张,逐渐加快了动作。胀痛感渐渐被麻痒取代,幸村的呻吟声都变得不再压抑,他搂着真田的胳膊忽然收紧,那硕大的性器正碾过甬道里那处敏感点,他猝不及防地叫出声,“啊…弦一郎——啊…啊……呜……”真田直起身,更加卖力地抽插冲撞着,让幸村不住喊着他的名字伴着身下的水声呻吟着。
他把幸村抱起来坐到自己身上,两人一边缠吻一边享受着交合的快感,幸村整个人扑在真田身上,被顶撞得眼角沁出了眼泪,他还想要,还想要更多,可是第一次经受这么激烈的快感,让他的身体快要承受不住了,“…弦一郎…不要了、不要了!”他几乎失去理智,只是无意识地告饶道。真田也完全沉浸在了这场情事里,同样失了理智一般,接道:“…精市下面这张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吸得这么紧……”
幸村在真田肩窝里胡乱摆着头,眼泪和淌出的口水蹭得哪里都是,真田又把他按到身下,两腿并到一边继续操干起来。换了姿势之后,真田每一次动作都能精准地碾过那处腺体,幸村顿时叫出来的声音更加高亢,连告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攥着被单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身下的玉茎高高翘起也无暇顾及,只能任由它被真田的动作顶撞得颤颤巍巍地吐着淫液。
“够了…真的够了…要射了——”幸村的忍耐已经到了边缘,真田也忍到了极致,猛地操干了几下之后,两人一同射了出来。
夜色中的房间再次变得静谧,只听到两人粗重的呼吸声。
真田慢慢抽出自己的性器,浊白的液体也随之从穴口淌了出来。整个床铺都被弄得一团糟,除了被单被团起之外,两人欢爱的痕迹全都留在了上面。
真田躺倒在幸村旁边,侧过头去看闭目休息的幸村,忽然意识到看幸村的反应这大概是他的第一次,他可是帝国的皇帝。刚才自己下意识的经验会不会让他难过?
幸村缓缓睁开眼看过来,似乎从他的视线里看穿了他的想法,对此只是慵懒地笑了笑,手臂重新勾住他的脖子,“过去的事都过去吧。抱我去洗澡…去你那屋再睡一会儿天就亮了。”
真田轻轻吻了下幸村的额头,岁月的磨砺成就了现在的他们,幸村已经放下了,那自己也放下吧。
他把人横抱起来走向浴室,“不多睡会儿吗?”
幸村的意识已经变得模糊,口齿不清地轻声道:“……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你也不会闲着,军部部长…兼中央军司令……真田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