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今天怎么感觉大家都这么忙嘛,到底是在忙什么啊?”
“一些……行政工作。倒是你啊,不是要准备考试吗?怎么还不去看书做题?”
“书今天已经读过,试题也已经做完了,现在是地表最强小天才切原赤也的见习时间。可大家今天连实验都不做了,连仁王都没空理我。所以你们是在准备什么事吗?”
“过两天的机密委员会扩大会议啊。”丸井“哒哒哒”敲着面前的键盘,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自己这里的切原道,“这么重要的事你皇帝爸爸没告诉你?”
切原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嘛?爸爸为什么要跟我说?”
“因为你……”
“文太!”丸井话没说完就被走过来的胡狼打断了,胡狼使了个眼色,“有份文件帮我看一下用不用备份。”
丸井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拽着走了,被胡狼一路拽到隔壁屋才问:“怎么了?拽我干嘛?真田中将回来的事不能告诉他?”
胡狼一脸无奈,“陛下都没开口,我们这些外人说什么都不合适吧?”
然后没过多久,他就听见隔壁办公室传来愤怒的咆哮。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爸爸都不告诉我?!”
切原这一嗓子把所有人都吓到了,包括多了一句嘴说“你另一个爸爸回来了”的仁王。
“我说怎么他最近都在中央区却不回家,肯定是又和那个负心——唔唔唔!”
从隔壁奔过来的丸井一个箭步冲上来捂住了切原的嘴。有些话放到普通人家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要是从皇子口中说出来可就是件不得了的大事了。
柳生给周围其他工作人员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先暂时回避,大概知道些八卦的大伙知趣地纷纷去忙别的事了,丸井这才松开捂住切原嘴的手,“小祖宗,你说话好歹估计一下陛下的颜面吧?”
这会儿切原好像冷静了点,虽然还是气呼呼的,但好在没有再气得大叫。
“算了,我亲自去问他!”切原说着就给家里播了电话,电话那头立刻接了起来。
“Renji,帮我查一下爸爸的日程,他现在在哪里?”
“抱歉赤也,Renji没有权限主动查询陛下的日程安排。”
切原挂了电话扭头就走,“我直接去找他!”
“赤也!”丸井站起来想要把人拦住,但想了想还是由他去了。
仁王看着盯向自己的三双眼睛,眨眨眼道:“我做了件好事也说不定呢,puri。”

大多数情况下,幸村的皇帝府邸不允许没有手令的外人进入,但因为切原身份特殊,司机和随行警卫都不好阻拦,只能将他送了过去。
切原不知道自己的愤怒从何而来,甚至不知道见到幸村要怎么开口,直到他闯入庭院,看见花园的藤椅上坐着的陌生男人,脑中只剩一片空白。
这个男人正捧着一本古旧的纸质书看着,和自己一样发色的短发下,是一张格外坚毅成熟的脸,他的肩膀比电视和各种新闻媒体的画面上更加宽阔。
的确是他想象中的父亲会有的样子,然而……
在他还小的时候,曾经很多次地幻想过自己能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会有双亲疼爱,自己的手被两只大手牵着,一蹦一跳地走在上下学的路上,后来他意识到自己身份的不同,渐渐不再期望能够享受到普通人家的快乐,唯独没有放弃的是对父亲的幻想,毕竟他的父亲真田弦一郎是帝国的英雄,是所有小孩子都会崇拜的对象,他想着也许有一天战争结束了父亲就会回来,会驾驶着超酷的巨型机甲降落在中央区的市中心,然后走下驾驶室,把在迎接队伍最前面的他一把抱起来。
但是战争结束了,他的父亲也没有回来。
幸村也几乎从不主动提起,如果被他追着询问,才会敷衍地回答说“他很忙,回不来”,曾经切原并不懂幸村一向表情寡淡的脸上掀起的波澜,知道后来他才隐约知道原来他的父亲不是回不来,而是不愿回来。他不要自己,也不要爸爸了。
从那之后憧憬和期盼悉数变成了怨恨,再从别人口中或是新闻上听到那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他只有发自内心的厌恶。
可这个人,现在居然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他眼前。
男人发现警卫森严的庭院有人闯入,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书做出了警戒的状态,但他看清闯入者的相貌时戒备的肢体语言消失了,他就那么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黑色卷发的少年,自己认得他……
是他和幸村的孩子。
已经……这么大了吗?
可是下一秒,少年双眼通红,咬牙低吼道:“别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我!真田弦一郎。”那样子就像是一头要暴起伤人的小豹子,面对的是仇人、敌人,不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父亲”。
真田眉心的刻痕更深,但张了几次嘴也没能发出声音。
“你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爸爸呢?”切原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但似乎并不想听到答案,直直地就往二层小楼走去。
“赤也!”真田终于喊出声来,他上前把人拦住道:“他还在午休,别打扰他。”
切原听到这一声他曾经期待了太久的呼喊浑身一震,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放开声音咆哮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叫我?!又有什么资格在这儿以主人的姿态对我发号施令?!你一走就是那么多年,现在回来了就想以父亲的身份去教育我吗?以为你是谁啊??滚开!”
他说完就甩开真田的胳膊要进门,却看见幸村披着外套已经站在了门口,“爸爸……?”
自从真田回来,幸村一直没有提起过这个孩子,当年就是他这个自私的决定造成了两人之间那道无法弥平的裂痕,他并不想让真田回忆起那段记忆,只希望之后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他见上孩子一面。
所以他实在没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这么快地见面,但他更意外的是真田面对这样愤怒的指控竟然就这么沉默地应下了。
“赤也。”幸村走上前来,“不可以对你父亲这么讲话。”
切原的情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鼻子一酸哭喊道:“为什么你还帮着他说话?我说错了吗?要不是因为他不要我们了,这么多年爸爸怎么会这么辛苦?别以为我不懂,那些老东西敢私自调动皇家警卫队,还不是因为他们知道军部最厉害的人都不在意你的死活!”
真田愕然道:“还有这种事?!”
幸村道:“早些年了,人都已经枪决了。”
真田这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有两个军部高层会被执行死刑,在这之前他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这背后的原因幸村瞒得太好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幸村没有开口,真田替他回答,声音有些苦涩:“也是……你这么要强,自己能解决的事,绝对不会开口向我求助的吧?”
切原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非要爸爸开口求你,你才——”
“赤也!”幸村厉声喝断了切原的话。
切原被凶得一愣,满腔委屈一时间全都涌了上来,根本听不得后面的话就哭着跑上了楼。
幸村看着跑上楼的背影,幽幽道:“赤也还小,他不明白。”
但是他自己很明白,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不愿低头。
从十六年前第一次争吵,他就在等着真田向自己道歉,就像小时候一样,自己哪怕是无理取闹真田都会立刻放下是非对错来哄自己。真田一直在无条件地退让,自己却把这一切都当做了理所当然。可是他不知道,人是会累的。真田压抑到了极限,最后才会选择头也不回地离开。而在那之后,自己竟然还在试图用强制的手段留住他……如果八年前的那次会面自己当时没有用身份强压他签下告知书,而是拉住他的手,和他说上那么一句“别再离开我”,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如果更早以前,自己愿意尊重真田自己的想法,没有自以为是地安排好他的一切,他还会爱上善解人意的柳吗?
“是我的错……是我不愿低头,把你逼上了绝路。”幸村垂着眼,说出了这些年来他最不想承认的事,“赤也说的没错,我从来都不听别人的想法,自以为是地把自己认为最好的、正确的强加于人,即使错了也绝不会低头认错。原来我一直以来这么霸道。从来…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
真田没有想到幸村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他面前的幸村的确和从前不一样了。
“我也有错。”他道,“如果十六年前我没有在宴会厅外对你发脾气,如果我回去之后好好地和你说清楚……”
“那时候的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幸村抢道,“尤其是我发现你喜欢上了别人之后。”
真田沉声道:“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喜欢上莲二,我没有骗你。”
幸村愣了愣,神情仿佛更遭重创,“原来是我亲手把你推远了。”
真田握住幸村的手郑重道:“但我现在还是回来了,而且不会再离开了,永远都不会。”
“但是赤也看样子并不接受你……我原本是想给你们多一些缓冲时间的。”
“没关系……慢慢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