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也许是因为听了切原脱口而出的那番话,下午这一整场会议幸村都没了耐心。原本这个会议就开得毫无意义,因为关于军队改制和削减军费受阻的问题,关窍从来都不在机密委员会,而是军部本身。
然而军部一开始就直接亮明了态度,改制牵涉甚大,绝不是一道命令就能贯彻执行到位,军费更是没有一分一厘削减的余地。
这样的表态进一步印证了幸村的判断,在最近的几十年里,军部正在逐渐脱离它原本的定位——皇帝的忠诚拥护者,开始成为一个有内部核心和自主意识的“独立王国”,这对于任何一个统治者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也将成为立海帝国最大的隐患。
军部敢与皇帝抗衡,倚仗的是常年作战中积攒下的精良武器,和那些逐渐只认指挥官不认皇帝的士兵,所以军部中最至关重要的势力是在战区。
幸村不得不想到那个人——真田弦一郎,如今的他已经高居战区司令,授衔暨委任书还是自己签署的。
他一推桌子站了起来,下面吵成一锅粥的委员们立刻安静了下来,然后幸村一言不发地直接离开了。

切原没料到居然幸村会在晚饭的时候回来,以往他来看自己要么是一大早要么是快要睡觉的时候。难得父子俩一起吃顿晚餐,切原已经早早坐在餐桌旁等着Renji把煎好的牛排端上来了。幸村倒是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即使在家也总蹙着眉头用虚拟屏处理着公务,不过他也的确不常笑,至少在切原看来是这样。
Renji把准备好的餐食端上桌,切原小声提醒道:“爸爸……该吃饭了。”
“嗯。”幸村虽然应下,目光却没有离开屏幕。
“爸爸!”切原叫道,“不吃就要凉了!就不能吃完饭再处理吗?”
幸村加快了批文速度,坚持把最后一份文件看完才撤下虚拟屏拿起刀叉。他把餐盘里的牛排切成小块,自然地推到切原面前,又把那份没切的拿了过来。
“谢谢爸爸!”切原喜滋滋地接过来,但没立刻开吃,他看了看幸村的表情,又瞥了一眼角落里的Renji,鼓起勇气道:“爸爸,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谈什么?”幸村抬眼问。
“你先答应我不生气。”
幸村回想了一下自己临走前的情景,还是答应道:“好。”
切原这才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完道:“是关于我上学的事。我想考帝国理工学院,就是柳生毕业的那个学校!我想学人工智能的相关专业。”
“为什么?”
切原说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干脆放下刀叉道:“我很久以前就看过爸爸在帝国理工学院的演讲,当时我就觉得爸爸设想的那种仿生人和人类共同生活的未来世界好酷,爸爸能在那种大家都不相信、相信的人还都反对的时候说出那样的话也好酷,所以我想像爸爸一样,让那样的世界早一点实现。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明明我们的技术能创造出像仁王和Renji这么厉害的强人工智能,结果居然没有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而且好像爸爸都不再像当初那么坚持了……”
幸村不动声色地吃着自己餐盘里的牛排,听到儿子言语中对自己充满崇敬,原本因为公事烦躁不已的心情居然变得好了很多。印象里赤也似乎没有像今天一样和自己说上这么长的一段话,幸村不由得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给过他机会。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急着去纠正,而是顺着道:“因为有很多当年无法解决的问题,我慢慢发现到今天还是也无法解决。”
切原立刻道:“可也有一些已经解决了啊!就比如说,当年担心人类的进化速度赶不上算法的发展,会对超强人工智能产生依赖,或者干脆被它们奴役,但是我们不是成功研发出了基因定向择优遗传的技术吗?我就是证明啊,我……我不比仁王和Renji差的。”原本前面的话说得理直气壮,然而到了这最后半句一下就没了底气,切原有点不好意思地噘嘴道:“我不是学习不好,只不过是不想学而已……我要是想学,什么积分矩阵消元法之类的通通不是问题。”
幸村仍然没有开口反驳,只是换了个放松些的表情看着他,“所以呢?”
“所以…所以……”切原一被打断突然忘了自己准备了一下午的“发言稿”,什么想要让人工智能产生同理心之类的话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他有点泄气地抓住自己一头的炸毛卷,干脆跳过了中间一大段,“总之就是我认为有些事情真的去做了才能找到解决办法。我知道爸爸一直都很辛苦,我也很想帮忙,但是我好像没办法像爸爸那样什么事都能做好,所以……想在擅长的领域试试看。”这最后一段是他看到幸村吃饭还要工作才想到的。
他说完,又是漫长的一段沉默。
就在他以为自己是的想法又要被驳回的时候,他听见了出乎意料的两个字,“好吧。”
他愣愣地抬起头,又听到:“就按你说的。”
切原“哗啦”一声站起来,刀叉掉了满地,表情像是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
幸村露出一点无奈的笑意,“这么吃惊吗?”
切原低头道:“从前爸爸都是把所有事给我安排好,我是怎么想的也从来都不重要,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我做什么事都按照爸爸安排好的来做,那我和院子里那些弱人工智能不就没有区别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狠下心道:“我知道爸爸是爱我的,但是我不想生活在爸爸的‘控制’下。”
“……‘控制’?”幸村愣住了,他没想到切原会用这样一个词来概括他们之间的关系。
“原来我这么霸道吗?”
切原偷偷抬头瞥了一眼幸村的表情,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原本只是和儿子说句玩笑话,可是说完了竟像是在扪心自问。幸村脸上自嘲的表情渐渐变得凄凉,自己倾注所有精力和感情的爱意,从来都只是一厢情愿的压迫,如果不是有今天这样一个契机让这个孩子说出来,也许不用再过几年,等他有了能力,也会迫不及待地逃离……
餐盘里的牛肉已经变得冷硬,幸村还是叉进嘴里,机械地咀嚼后吞进肚子。
“爸爸……你还好吗?”切原发觉幸村的异常,他拦住握着刀叉的手,转头喊道:“Renji!帮忙再做一份新的吧。”
“不必了。”幸村放下刀叉,神情落寞地站起身,朝楼上的书房走去。
切原后知后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爸爸!”他飞奔上楼抱住幸村道:“爸爸,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
幸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摸摸切原的脑袋道:“你想要自己去做什么也没有关系,想做就去做吧,去做你真正喜欢的事。赤也想做,就一定做得到。”
书房突然不合时宜地响起紧急讯息的提示音,幸村拍拍切原的肩膀,“去吧,既然有了目标就有动力了,以后功课没有理由再懈怠了。”
切原点点头,“那我要开始全力准备理工学院的考试了,爸爸也去忙吧。”
他欢快地跑下楼,给了在楼梯口等待的Renji一个大大的拥抱,又对着显示微笑表情的屏幕亲了好几口,“Renji真是太厉害了,听了Renji的话,居然爸爸都被说服了!”
Renji的机械手臂搂住切原拍了拍,“是陛下被赤也感动了,赤也也不能让陛下失望。”
“当然不会!”切原一拍胸脯,又恢复了往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可是地表最强小天才!看我给你们考一个帝国理工学院的第一名!”

幸村目送切原下楼,又听了楼下那一段对话,不由得露出一个有些心酸的微笑。
自己最终还是听从了Renji的建议,给了赤也这个说出真话的机会,折磨了自己十六年,已经刻进骨子里的痛苦终于有了可以释放的缺口。
被人工智能拯救,看起来是件太荒诞的事情,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因为有了Renji,自己和赤也才不至于在未来的某一天彻底割裂。
幸村忍不住地想,如果Renji成为像仁王一样的“人”,自己应该会希望他能一直留在这个家里,并不是作为管家和秘书,而是作为一个家庭成员,帮助赤也成长,也时刻提醒作为皇帝无人敢触逆鳞的自己。人工智能尚且如此,如果它的灵魂还活着,一定比现在更优秀更温柔。
办公室里的第二次响起的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幸村走进办公室,操作台上闪烁着的是一个用特殊军用信道直接发到皇帝办公室的加密讯息。
他看到内容后,愣在了那里。
“战区司令真田弦一郎申请返回中央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