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哇啊啊啊啊啊——我不要写作业了!太无聊了!”16岁的切原赤也扔下笔,趴在桌上大声嚎叫着。
旁边的人形人工智能把笔从地上捡起,用温柔的机械音道:“赤也,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你专注思考的时间只有23.4%,如果达到87.5%,现在已经写完试题了。”
“哎呀,我真的做不下去,这些题太没有意思了。Renji,我想去实验室玩——”
“赤也去实验室是去看大家编写算法做测试吗?”
“……是见习啦!见习也是种学习!”
“那,赤也展示一下学习成果如何?某数X小于等于10的20次方,X位数小于等于2000,找出一个比X大且最接近的数,这个数的每位之和与X相同。”被称呼为Renji的人工智能说完屏幕上显示出代码的输入界面。
“等…等会!”切原连忙抬手打住,“这也太难了吧,我连题都没听懂呢!”
“这是科技部人工智能实验室最基础的的面试题。”
“我才上高中啊!怎么也得到大学Renji才可以给我出这种题吧!”
屏幕上又换了一道定积分求解图形面积的题,“这是帝国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专业提前招生考试的题目。”
切原端详了半天,“这我倒是眼熟,可这跟人工智能又有什么关系呢?”
机械声解释道:“赤也现在学习的知识都是将来专业课程的基础。”
少年立刻没了精神头,哼哼唧唧道:“……说了半天还是为了让我把作业写完。”
“是为了督促赤也早日实现梦想,赤也不是想要参加年底的提前招生考试吗?”
“啊,对啊!这还是我千方百计从柳生那打听到的消息。”
“赤也,不称呼‘柳生叔叔’至少也要称呼‘前辈’,这是礼貌。”
“哎呀——我们是好朋友啊,实验室的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朋友之间称呼‘前辈’多奇怪。你说对不对,Renji?”切原说完也不管人工智能的反应,一合掌重新来了精神道:“说起来,我要是能快一点学习专业知识,就能快一点和实验室的大家打成一片,然后像爸爸一样在上大学的时候就主持立项,实现我的宏图伟业——让Renji成为真正的人!”
机械声说道:“赤也的愿望其实现在的技术手段其实是可以实现的,参照仁王雅治,但之所以从他之后人工智能领域没有再继续向这个方向发展,是因为现在的主要矛盾在技术层面之外。”
切原道:“那些争论了好久的道德伦理问题居然到现在都没个定论,爸爸年轻时候就说过‘规则必然滞后,技术必须先行’,既然基因技术都能先发展,然后逼着立法院修订法典,为什么人工智能不可以?”
Renji的机械脑壳摇了摇:“人工智能所产生的风险范围更广更不可控,因为除了狭义上的伦理问题,还有公共安全治理的问题需要慎重思考,这也是皇帝陛下近几年对于这个领域的态度不再激进的原因。”
“‘公共安全治理’?”切原眉毛一拧,一高一低十分生动地表达了自己的不理解。
“简单来说要防范人工智能犯罪,或伤害人类。”
切原道:“可Renji和仁王别说犯罪了,错都没犯过啊。”他说完又琢磨了一下,想到仁王总带着自己“查看”各部门和核心设备的系统,有时搞砸了还会让系统瘫痪,顿时表情变得不确定起来。
Renji说:“仁王没有被销毁,原本就是具备‘犯罪’可能性的明证,他至今没有造成任何恶劣后果,是因为他遵循了柳生通过大量实践给他定向树立的二级规则,但这对于广泛应用的强人工智能并不具有普适性。”
切原的表情又变得困惑,“普适性又是什么?”
Renji耐心解释道,“仁王雅治现在的行为模式是一对一甚至可以说是N对一训练的结果,但强人工智能被大规模应用后,这种训练方式没办法用于整个行业,拥有自我意识却不遵从人类社会规则的强人工智能就会成为人类的灾难。”
“所以我希望人工智能除了拥有人的外表还能拥有人的感情,如果有了最起码的同理心,应该就不会伤害我们了吧?”
Renji摇头,“抱歉赤也,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Renji不能知道同类是怎么想的吗?”
“就像赤也无法说清楚人类的思维结构。”
切原抓了抓脑袋,“太复杂啦……其实,我最开始的愿望只是希望Renji能像真人一样陪我而已。Renji难道不想变成人和我一起生活吗?”
对此Renji温柔的机械声只给了他一个并不明确的答案:“如果赤也希望的话。”
切原一下子蔫儿了下来。
因为特殊的基因技术,他的十六岁实际上是在这八年的时间中度过的,在成年以前远超于常人的生长速度让他无法和同龄人一起成长,从小到大身边最亲近的人除了爸爸就是照顾他的管家型人工智能Renji。对于他而言,作为皇帝的爸爸是自己最崇拜最尊敬的人,然而高高在上的神祇并不是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只有在Renji面前他才敢毫无保留地说出心里所有的想法。但每当他不管是悲伤还是兴奋想要有个拥抱的时候,他能抱住的只是一个冷硬的机械外壳,而且他心里能感觉到这样的期待似乎和希望得到来自爸爸的奖赏并不相同……
Renji道:“好了,赤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想做开创者,从现在就要开始努力了,认真完成这次作业吧。另外,皇帝陛下的座驾将在十分钟后抵达这里。”
“什么?!”切原一下子跳起来,表情说不清是惊喜还是惊吓,“爸爸今天回来?!Renji怎么不早告诉我!”
“是秘书处才发来的信息,陛下临时改了行程。”Renji把笔递给切原,“我不打扰了,赤也,祝你好运。”说完居然掉头离开了,只留下切原抱头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Renji别走!我写不完了!!!”

在听见门口有动静的瞬间,切原丢下手里的笔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十分钟他的脑子和手就没有一秒钟停下过,总算是在人回来之前写完了。他飞快跑出房间,幸村已经在操作着液晶屏查看他的各项体征数据了,“爸爸!你回来了!”
幸村侧过身,看向又长高的儿子,“功课做完了吗?来的路上秘书还说没有收到今天的报告。”
切原根本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连忙应付道:“做完啦做完啦,Renji正在检查呢,爸爸就别操这个心了。”
他刚说完Renji就端着花草茶和刚出炉的玛芬蛋糕过来了,恭恭敬敬道:“陛下,欢迎回来。”
幸村瞥了一眼Renji看向切原,“拿过来,我看看。”
“啊?”切原确认了一下,幸村是要看他的作业,瞬间飞舞的眉毛落了下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不能说点别的事吗……”不过他虽然不情不愿,还是转头回了房间。
幸村喝了一口茶,茶里各种花草刚好是自己最喜欢的配比,他对Renji问道:“这段时间赤也的成绩还是没起色?”
面前的屏幕显示出了微笑的表情,“是的,陛下。不过请陛下放心,赤也并不是欠缺能力,毕竟他继承了您最优秀的基因,他只是动力不足。”
幸村有些头疼,“将来做一个合格的统治者,难道还不足以为他提供动力吗?”
“陛下,或许赤也志不在此,而且比起被您关照学业,赤也似乎更希望您能多陪他说说话。”
“他和你说的?”
“是Renji猜的。”
幸村低着头,俯视着说出这番话的人工智能陷入了沉默。
当年他把这个人工智能留在家里,不过是嫉妒心起的一时气话,他也从来没有指望一台机器能真的起到什么作用。直到它真的把这个新府邸安排得井井有条,让年幼的赤也在机械臂的安抚下安心睡熟,他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工智能所遵循的那套逻辑的确有过人之处。很多时候,Renji都比他更了解这个家,也比他更了解这个让他视若珍宝的孩子,他给出的建议从来都不是无意义的。
然而身为人类和赤也生理意义上的父亲,大概还有些别的什么原因,幸村总有些自己的骄傲,并不愿每一次都听从一个人工智能的建议……
大约是观察到幸村表情细微的变化,Renji低头行礼转身退下了。
过了会儿,切原没精打采地回来,把作业递给幸村,直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似乎一点也不关心作业的结果。好在幸村通篇看过,没发现什么离谱的错误。
“这不是做的很好吗?为什么成绩那么糟糕?”
切原不高兴地嘟着嘴反问:“你就只关心这个,半个月没见,都不问问我过得好不好。”
幸村道:“我每天都看Renji发来的报告,今天的监测数据也看了,增长数值都在预计范围内,一切正常。”
“看监控和我自己说怎么能一样。”切原气呼呼地抱起沙发靠垫扭向一边不想再和幸村说话。
“赤也……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幸村来到切原旁边坐下,切原一扭头又转向另一边。
幸村耐下性子道:“以你现在这个状态,还怎么参加年底皇家学院的提前入学考试?还是你想我直接把你送进去?”
“什么?什么皇家学院?”切原听见这个陌生的校名一骨碌翻过身。
“立海皇家学院。”幸村说道。那是他的母校,也是大多数的皇室成员会选择的大学。
切原有了不好的预感,“学什么的?”
“为了皇室成员特别开设的管理专业,包含经济学、社会学……以及一切未来你会需要的所有知识和技能。”
切原立刻做出了拒绝,“我不要!”
幸村仍然保持着耐心说道:“我已经亲自考核过全部授课老师了,这是全帝国最好的师资。”
切原气呼呼道:“可是我不喜欢。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你能不能问一问我的想法?!”
幸村的脸已经冷下来,但他还是道:“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只有你能继任皇帝。”
切原听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站起来铆足了劲叫喊道:“你想要能继承皇位的儿子还不是想生就生!为什么非要逼我去学我不喜欢的东西?!”
他气得边叫边挥舞着手臂,借着上学的由头把自己长久以来的不满一口气全都发泄了出来,可当他看到幸村的表情,一下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那是一种他在这个高高在上的父亲脸上从来没有见过的神情,像是被揭开了一道看似早已愈合的伤疤,因为已经快要长好,所以更加鲜血淋漓。
切原连忙扑到幸村面前道:“爸爸,对不起!我是胡说的!你别生气……”
关于自己的身世,幸村从来没有正式告诉过他,只是说过他是在高科技下诞生的,后来他和实验室的大家混熟了才渐渐得知全貌,原来当初那一批实验体里只存活了自己一个,而同样作为实验参与者的另一个父亲,爸爸深爱着的那个人,在所有流程完成后一走了之再也没有回来,只留爸爸一个人辛苦。
所以“想生就生”之类的纯粹是混账话。
切原小心翼翼地扯着幸村的袖口道:“爸爸,我错了……”
幸村没有反应。
可是切原更慌了,他宁可爸爸抬手打自己一个耳光,让他为了自己的口不择言付出代价,而幸村就只是垂下眼看向一边。
他在会议上经常不留情面地斥责年纪比他父亲还要大的老臣,却从来不会对切原发脾气。
正当气氛降至冰点,Renji走了过来,屏幕上显示出秘书处发来的日程表,“陛下,推迟的会议将在四十分钟后开始。”
幸村站了起来。
切原也跟着立刻站起来,一把拉住幸村的胳膊,怯怯地问道:“爸爸今天忙完了还回来吗?”
“回来。”幸村说完转过身摸了摸切原的脑袋。
幸村走之后,切原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赤也。”Renji过来安慰道,“陛下没有怪你。”
切原不说话,就只是坐在那跟自己闷气。
Renji绕到他面前,“如果赤也有话想和陛下说,或许可以用更平和的方式说出来。”
“我不是故意和爸爸发脾气的…我……”切原嘴一撇眼圈就红了,“可是这件事情太重要了,我根本忍不住!”切原一边抽泣着一边道:“而且我之前也有说过啊,可是爸爸根本不听…他就总是把什么都给我安排好了,根本不需要我做选择。”
这一回轮到Renji沉默了,沉默了很久,久到切原还以为它的逻辑无法理解自己的经历。
但Renji沉默之后开口道:“从前赤也还小,没办法自己做出安全的决定,也没办法有逻辑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陛下替赤也做了很多选择。现在赤也长大了,有能力为自己做出决定了,或许可以试试表达自己的观点。”Renji顿了下,用更简练的方式解释道:“是表达观点,不是单纯地发泄情绪,否则陛下会认为赤也还没有长大。”
“‘表达观点’?”
“告诉陛下你的选择和你的理由,足以说服他的理由。”
切原吸溜着鼻涕问:“真的有用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Renji去拿了纸巾过来,补充道:“另外,虽然刚刚赤也的话很伤人,但陛下还是听进去了,也许赤也可以在陛下回来前好好想一想你一直以来想和他说的话。”
“真的吗?”切原将信将疑。
“真的。”Renji语气肯定,“赤也,打起精神。”说完拿起一块蛋糕举过来,“吃点甜食心情会好。”
切原一口叼过来全都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道:“还是Renji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