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完结)

Chapter Text

真田再回到战区已经是一个月后,似乎没有人关心他参与的这个实验在帝国的生物学界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关心它具有什么样的政治含义,但都在提起他和柳的时候心照不宣地选择了回避。战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感情结束了,两个人从此之后就只剩下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至于柳本人,明明分别时还说希望他早日回来,可自从真田回到战区就一直没有出现,不知是忙于谈判的事还是为了避嫌,两人为数不多的几次交谈还是在重大军事事项的决策会议上。
这几个月来,战区和中央区一直在为是否停战争论不休,从前方谈判返回的信息来看对方的“有条件投降”不过是暂时的偃旗息鼓,如果此时停战,无异于是给他们充分的发展时间,十年,或许不到十年,他们就会携带更先进的设备和技术卷土重来,到了那时再开战又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就不得而知了。所以不仅是战区的鹰派认为应当撤回谈判团继续作战,中央区的机密委员会中也有不少人支持,然而眼下这种国际局势他们也不得不考虑舆论影响——向一个已经提出投降的国家继续发动战争,毫无疑问会让帝国的声望跌至谷底。
帝国内部对此事无法达成一致,而在得到的情报中显示,似乎对方高层中也有不同的态度,毕竟“投降”一事有辱国格,更会让现在的军事负责人沦为导致这一结果的罪人,没有人愿意担下这个罪名。
在局面僵持不下的第十个月,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然而这个转机来的太过突然,也让帝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皇帝的专机降落在战区时,这场惨烈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幸村阴沉着脸快步走出通道,听完了全部战斗过程,向身边的人问道:“真田上校在哪?”
头都不敢抬的年轻军官指了个方向,“在……抢救中心。啊不,不是真田上校在抢救……”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在那道冷冽的视线里他连忙补充道:“真田上校只受了轻伤,他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幸村已经朝着抢救中心的方向快步离开了。
这场战斗的指挥官真田弦一郎已经在抢救室里呆坐了六个小时,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外壳已经被烧焦变形的逃逸仓,里面的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他面前,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在这场战斗中“空蝉号”为了保护指挥官被敌军击中,因为逃逸仓的启动时间过长,没能顺利脱出,本该是救命用的逃逸仓在大火中烧成了完全密闭的牢笼。救援队赶到时,仓内的氧气已然耗尽。帝国最优秀的机械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操作台上撬下的零件在滚烫的仓壁刻下了他临时想到的机体改良方法,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真田抚摸着那不再温热的脸颊,不明白为什么柳连一句“再见”都没给自己留下。
“真田上校,时间差不多了……”工作人员低声道。
真田俯下身最后一次亲吻了爱人的额头,不再阻拦工作人员将逃逸仓推离抢救室,目送着柳永远离开了自己。然后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幸村,不知站了多久。
按照原本的行程,幸村两天后才会到这里的,为了亲口告诉真田他们的孩子平安降生的喜讯。他们又一年没有见面了,他原本想着或许真田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回去看看那个孩子,没有想到所有事都被这个变数搅乱了,帝国也遭受了百年来最大的损失。
但,有一件事勉强算得上是好事。
“柳莲二的后事会有军部的人专门负责,他是为帝国捐躯的。”幸村主动开口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因为他的死,我们有了正当理由能进行对等的报复行动,如果能借机彻底摧毁他们的军用和工业设施,之后未来至少三十年都不会再有战争了,国际社会也不会再有其他国家敢挑战我立海的霸权。”
“够了!”真田突然喝断了幸村的话,“他已经死了,不要用一个死人来做你外交博弈的工具。”
幸村冷冷道:“就是因为他已经死了,才要死得更有价值。”
这一次,真田没有再反驳。过了一会儿,他道:“莲二生前采集过思维数据,能不能做成人工智能,让他成为‘黑龙号’的操作系统,继续留在军中服役?”
幸村看着他,说道:“这么细心温柔善解人意的人,不如让‘他’去照顾我们的孩子吧。”
幸村说完之后就知道,自己和真田之间那最后一点情分终于让自己消磨殆尽,而且再也不会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