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完结)

Chapter Text

幸村把拿来的那沓纸推到真田面前,“看看吧,刚刚通过的实验项目。”
对于幸村这样的改变,真田有些不适应,他在桌子这边落座,看向面前的纸张,只是翻过几页后眉头就习惯性地蹙起来,“我知道这个‘人造人’计划。”
幸村像是早就猜到他会是这个反应,开口道:“这是你父母未竟的事业。”
真田有些诧异地抬起头。
幸村换了个姿势,缓缓开口:“大概从一个世纪前,帝国的生育率就在持续走低,政府用了很多办法都无法提振帝国公民的生育意愿,国内劳动力紧缺,前线兵源紧张。于是皇室出资建立了帝国生物研究所,组建了当时生物领域最顶尖的团队,希望能通过人工手段找到为帝国安全稳定孕育人才的办法。经过二十余年的努力,终于在基因技术方向取得了重大突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研究所突然起火。当年的调查报告上写着是因为工作人员操作不当引发电路起火,由于建筑材料被替换成了阻燃效果不佳的次品,所以火势蔓延太快,导致来不及施救,最后研究成果葬于火海,研究人员无一生还……”
幸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垂着眼,忽然话锋一转,抬眼道:“但是,这几年我派人重新调查了那场火灾,在研究所周围的深层土壤样本里检测出了残留的助燃剂。”他在真田惊惧的眼神中说出最后的结论,“那场火灾根本不是意外,你的父母,包括当时帝国其他生物领域最顶尖的专家,都是被谋杀的。”
幸村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有千钧之重,一字一字压在真田心上,最后这个迟到近三十年的真相更是压得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曾在很小的时候真田就知道爷爷是因为支持皇室建立中央军被暗杀的,但没有人告诉他父母的死竟然也是一场阴谋。他剧烈地呼吸着,心脏没有规律地在胸口狂跳,耳边只剩下血液极速流过的脉冲声。
幸村给了真田足够多接受这件事的时间,在他情绪重新平复下来之后继续道:“幸运的是,调查人员在废墟掩埋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份手稿,上面应该是你父亲的笔迹,记载了当时的研究过程,就是这个项目的雏形。我组建了当今生物领域最年轻的团队,用了三年的时间,按照手稿把它完成了。”
真田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在有限的回忆里,他记得自己是生活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于是自然而然地抵触和怀疑一切有违自然规律的技术手段,不曾想到自己的父母反而是这条路上的先驱。
这次他终于有耐心地把这几页将专业内容简化过的纸张看完。
这个“人工胚胎培育计划”之所以此前在简报中称为“人造人计划”,是可以让任意性别的两人作为“父母”,摘取两个人的特定基因片段,对人造孵化器中孕育生命体的基因进行编辑。因为基因可以择优,而且培育过程不受限于母体,所以在最理想的状况下能定向批量孕育出帝国任何领域需要的人才。
幸村从桌后走出来,在操作台输入指令,对面一整面墙的大屏幕立刻跳出一系列可视化的数据,上面显示出生率与死亡率的差值已经到了警戒线以下,“如今的帝国已经站在生死路口,必须选择一个能够继续发展的方向。技术角度的确不能解决所有层面的问题,但也必须先行一步,逼着规则做出改变。你的父母和众多先辈献身的意义,也不简单是为了皇室的利益,而是为了帝国的文明能够延续下去。”
真田当然不会把父母的死归咎于皇室与机密委员会的博弈,甚至心底十分感激幸村顶着各方的压力让父母的心血重见天日,但他还来不及将这份感激说出口,就在屏幕闪烁的红光下看到了最后一式两份需要双人签字的参与实验意愿书,左边已经签下了“幸村精市”的名字,右边的位置还空着。
幸村将一支精致的钢笔放在了他面前,心情似乎比刚进门的时候好了很多,“这样重要的东西,终究还是要落到纸面上才显得正式。”
真田呆愣了一瞬间,很快就明白了这支笔的用途。可是意愿书上写的很清楚,自己一旦签下名字承诺和幸村一同孕育后代,就会默认产生帝国法典中定义的“事实婚姻”,他和幸村之间就会缔结合法的伴侣关系。
真田抬起头用复杂的视线望向幸村,似乎是想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然而幸村只是道:“作为牵头人,也是这个国家的皇帝,我必须做出表率。而你,是帝国基因库中筛选出另一方的最佳人选。我们的基因会孕育出帝国最优秀的人才。”
“对不起,我不能签。”真田站起身道。
“为什么?”幸村微微诧异,他不相信有了前面那番铺垫以真田的性格会拒绝。
“我……”真田只说了一个字又忽然止住。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什么,明明他有充足的理由。
“我要和莲二结婚了。”几番犹豫之后,他还是垂下头低声说了出来。
但他等了很久,没有等到预想之中的歇斯底里,或是哭闹质问。真田重新抬起头,发现幸村正在看着自己,那道目光远比一切反应都更让他心头震动。
突然,幸村笑出声来,他捏起纸页在真田脸前晃晃道:“真田上校,你该不会以为这真的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吧?这是军令,你没有拒绝的权利。还是说在军部这七年,你连最起码的‘服从’都没学会?你签与不签都改变不了结果,叫你来签字,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真田的脸上渐渐露出被欺骗的愠怒,那张在微笑着的脸忽然在这一刻变得面目可憎,刚才说起往事时多少情真意切,都在句话音落下之后变成了引他上钩的冠冕堂皇。
“至于你要和谁结婚……”幸村吐出四个字:“与我何干?”
真田缓缓向后退去,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幸村,眼中充满了惊惧。
然而对于他的反应幸村似乎无动于衷,敲敲桌面上的意愿书道:“快签吧,签完就可以回到你的莲二身边了。”说完他直接转过身,连一个眼神都不再给真田。
之后他听见钢笔的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刷刷声,然后钢笔被丢在桌上,签字的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在他离开后很久,那冰冷的微笑彻底僵在了幸村脸上。

入夜后的中央区忽然刮起大风,夜空聚起浓厚的云层,军部安排下榻的房间中灯光仍然大亮。
柳听见房门密码锁的响声立刻起身走出套间,看见真田站在玄关。
“弦一郎,你回来了。”柳连忙迎上去,“怎么身上这么凉?在外面站了很久吗?”
真田没有立刻应答,只是静默地从他身边走过。
柳去倒了杯热茶,但真田没有接过来。柳顺着他的手,看到了一张被攥到发皱的纸。
柳把茶杯放在一边的茶几上,试探地把真田手中的那张纸抽了出来。真田仍然没有什么反应。
柳展开纸页先看到末尾了真田和幸村的签名,然后视线向上移动,看到了标题的大字“人工胚胎计划参与意愿书”。
他手一松,纸页飘落在地上。
“对不起,莲二。”真田终于开口道。
柳摇摇头转过身,没有再让真田说下去。他早就有预感,有些事是躲不过的。
窗外已经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当初,是他先向真田告白的,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夜,是他们到战区三年后,他和真田外出巡查,打着一把伞跑回基地,他们从来都没贴得这么近过。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小心翼翼地试探真田的心思,得知真田对幸村没有爱情之后心中的窃喜是多么强烈。可他也知道,幸村对于真田仍是最特殊的存在,不管是近二十年一起生活的经历,还是真田家两代人和皇室的关系,那都是真田如何也割舍不下的过往和宿命。
所以才到战区的前三年,他一直在惶恐中度过,直到在那个雨夜真田回应了他的吻,他才真正敢坦然地接受这件事,真田是爱自己的。于是他才提出了结婚的请求,以为这样就能一直安稳下去。
可是到头来,这一张轻薄的纸页还是告诉他,这七年的温存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真田弦一郎终究不能属于柳莲二。
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奢求的太多了。
“有一件更紧急的事……”柳重新回过身,就和往常一样,声音安静平和,“刚才前线发来消息,对方同意有条件投降,希望和我们谈一谈,司令让我做谈判代表,我明天要先回战区。”他顿了顿,又道:“弦一郎办完后续的手续就会回来的,对吧?”
真田给了他一个拥抱,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这个坚毅的男人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柳用力地回抱回去,这也许是他们之间最后一个拥抱。
“没关系,弦一郎……我知道你爱我,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