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

Chapter Text

“仁王,你不希望自己有一个合法身份吗?”
“不需要。”
“但是你不能总用丸井和胡狼的身份跟我来实验室。”
“我觉得很好啊,他们两个应该也是这样想的,我只要出门他们就可以在家偷懒,这么好的工作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这不是长久之计。”
听到原本还在聊天似的的语气忽然认真起来,趴在工作台上玩着古董游戏机的仁王不得已抬起头。经过最近一些年和生物领域的合作,他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独属于“仁王雅治”的外貌,皮肤、毛发甚至身体的某些部位全部换成了仿生材质,看起来与真正的人类几乎没有分别,而有了面部肌肉后,那些写在代码里的情绪也终于能够表现在脸上。
他露出好奇表情,一蹬地让办公椅滑到柳生面前,“那你想怎么做?”
“在丸井实验室的项目里给你争取一个身份,让你成为正式的帝国公民。”
“我拒绝。”仁王摇了摇左手食指,“我可不想凭空多出两个父亲,其中一个还是幸村精市,piyo。”
“怎么?陛下建立项目,又保住你的命,你对他有什么不满吗?”
“虽然我因为他的理念而诞生,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确可以称之为我的父亲,但这并不是生物学上的父亲。你们人类不是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认别人当父亲吗?”仁王一手拄着桌面撑着脑袋道。
柳生推了下眼镜看向仁王,他实在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和一个人工智能探讨生物学上对于亲属关系的定义,不由得开始思考仿生人居然也会在意伦理关系吗?不能随便认爹这种事自己可从没教过他,或许是从丸井和胡狼那里学来的。
“但陛下应该不介意多一个‘儿子’。”柳生道。
仁王连忙做了个“打住”的动作。
不过出于对强人工智能黑盒式神经网络的好奇,柳生问道:“你不喜欢皇帝陛下吗?”
“‘喜欢’?”仁王的表情变成了思考。
很遗憾的是现在的仁王虽然已经代表了人工智能的最高水平,但还是不能从感情层面理解这类词汇。
人类的情感成因太过复杂,中间不只有逻辑思维还有许许多多的激素和神经递质的共同作用,即便是再详尽的框架规则也不能模拟这个过程,所以情感模块的搭建仍是人工智能领域全力发展至今的最大困境。
仁王短暂思考后说道:“如果指的是‘对人和事物有好感或感兴趣’,我能确认的是皇帝陛下喜欢我,他甚至提出希望我去他的府邸担任一部分秘书工作。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不能直接给我一个合法身份?”
这家伙不仅巧妙地规避掉了一个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同时还抛出了另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柳生没有把握能用一两句话说清楚。
“陛下一直在为发展前沿技术做着努力,但道委会在人工智能领域始终态度强硬,从来没有停止游说机密委员会里的保守派,所以之前几十年别说是相关法案,就连一部行业准则都没能通过。经过陛下这几年的筹划,保守派的比重下降不少,情况才有所好转。”
柳生说着指了指操作台上一个“R”型的标记,“我们的实验室得益于此,去年才终于能正式归属科技部研究中心,可以从正式渠道获得项目资金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看,连研发工作都刚刚合法化,可见让研发成果合法化、进而获得正式公民身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噢~原来皇帝陛下一直做的是‘非法’的事。”
“但你要知道,陛下始终都希望你能以合法的帝国公民身份为他工作,而不是一件采购单上的弱人工智能产品。”
“好吧好吧,那我等着就好了,总之拒绝叫他爸爸,piyo。”
柳生无奈地摇摇头,这样一来想让仁王光明正大地出入各种场所又要不知道等上多久了,“收拾一下,我们要去陛下府邸。”
仁王才摸起古董游戏机,抬头问:“陛下不是准备去军部参加授衔仪式吗?”
“行程改了。”柳生招呼仁王道,“走吧,去叫上丸井,他正好也要去送文件。”
“好像听见有人在背后夸我帅——~”感应门打开,丸井文太应声出现在了门口,“别开车了,诚邀二位来一起试试我的飞行座驾,毕竟是项目完成陛下的奖赏,全中央区也没几个人有这种待遇。”
温和有礼如柳生差点没忍住把仁王手里的古董游戏机朝门口扔过去。
丸井一边招呼柳生和仁王登上停在门口的飞行座驾一边道:“开个玩笑嘛,别生气。”
为了解决地面的交通压力,从今年开始中央区正式开放了低空空域,为新研制并投产的飞行座驾规划了几条特定航道。但由于航道有限,首先限制了飞行座驾的普及,只有中央政府高层和部分特殊人才有权使用。
“怎么样?是不是超酷炫!”丸井拍拍座驾炫耀道。
可惜面前两个人似乎对这高级的东西都不太感兴趣,仁王一上来就跟驾驶位的胡狼打了招呼,问能不能“看看”操作系统,吓得胡狼赶紧把操作台挡住,柳生则仍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丸井不用猜也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开口道:“不用太心急,陛下拿我们的项目试水其实也是为了给你们探路,现在机密委员会里陛下的支持者已经占了半数,我这个项目都能正式通过,说明有些中立派也开始动摇了,嘿,用不了多久道委会那帮老家伙就限制不了你了。”这番话他说得倒是认真。
“先保证你的项目后续进行得顺利吧。”柳生同样认真回道,然后和胡狼打了招呼,“总让仁王‘冒充’你真是不好意思。”
胡狼桑原作为科技部里公认的老实人果然摆摆手道:“不碍事,反正在家歇着也挺好,哈哈哈。”
“哼哼。”仁王发出了得意的笑声,“我就说他们很乐意的。”
柳生:“……仁王,有一种话叫做客套话。”
胡狼回头检查了一下两人的安全扣,又亲自帮丸井扣好,“准备出发。”
启动键按下,座驾缓缓升空,进入预定航道……

在飞行座驾的时速下,窗外景色飞速向后掠过,只有远处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看得真切,其中最为雄伟气派的就是立海的政治中枢帝国之心,在它旁边不太远的地方是另一片矮上许多的建筑,那里则是近几年新规划的禁区——皇帝幸村精市的新府邸。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皇帝会舍弃延续了几个世纪的皇宫,搬出来单独居住,大多的说法都是称赞幸村勤勉,说他希望离中枢更近些方便办公,也有小道消息说是因为皇宫的风水不好,所以幸村才在继位后迫不及待地搬出了那里,而在他搬出来不久后果真一步步拿回了本该属于皇室的权力。
在另一辆向军部方向疾驰的座驾里,两个身穿军装的人并排坐在后座,是战事告一段落后回来参加授衔仪式的真田和柳。
柳看着在航道两侧穿梭的建筑不由得感叹道:“好多年没回来,中央区变化真大。”
“嗯,是啊。”真田应道,“把发展中央区的钱多拨一部分到战区,也不至于机体的维护费用这么紧张,连高级机械师都养不起,改装机体甚至要你亲自上手。”
柳笑笑道:“那是我自己愿意的,你的‘黑龙号’我当然要亲手把它改好才安心。”
真田自然牵起柳的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那也不能只顾着我,你自己的‘空蝉号’性能还和上一代‘神奈号’一样。”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是我们的‘大脑’,你安全我们就都安全。而且你不相信我的驾驶技术吗?”
“相信,莲二不光是机甲设计的天才,机甲驾驶更是天才中的天才。”
真田对恋人从来不会吝啬任何溢美之词,而柳被夸得不好意思的时候只会低着头浅笑。
不过这回真田却没有再继续再夸奖下去,柳的笑容也很快沉静下来。
真田叹道:“但是拨款的事必须要跟军部提一提,打仗毕竟是在烧钱。”
柳道:“军部也是没办法,各项钱款都要经过财政部审批才行。不过应该很快就会有转机,听说财政部长要换人了,终于要换了。”柳顿了顿道,“当年皇室把现任财政部长推到这个位置,原本是希望他能为皇室效力,结果没想到才坐上这个位置他就立刻反水倒向保守派,不仅暗中打压皇室的支持者,还向很多反科研、反军事行动的非政府组织输送资金……”
不知道柳说的哪句话让真田突然浑身一颤。
“‘当年’?那是哪一年?!”
柳想了想道:“七年前,我们毕业去战区那年。”
真田脑中飞速闪过一个情景,以及那句当时他根本没有听进去的话……
“弦一郎,怎么了?”
“没……没事。”真田虽然是这样说,可他变得急促的呼吸根本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见真田不愿说,柳也不再追问,座驾的空间里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柳才又开口问道:“弦一郎,这次回来,你准备好了吗?”
真田望着窗外,似乎是在神游,过了好半天才低声道:“总是要见面的……”
柳笑笑,握住真田的手,“弦一郎说什么呢?我说的是我们结婚的事。”
真田一怔,像是才回过神,“哦我以为……”他的话再一次没说完,“结婚的事不是已经决定了?这次回来最重要的事不就是去军部提结婚申请?怎么了?”
柳摇摇头,“没事,我就是在想,会不会军部不同意。”
“不会的,虽然校官以上结婚需要审核,不过针对的都是背景复杂的配偶,你从在学院就是军部挂了名的,又和我在一起这么久,军部怎么会不同意?”
“但最近科技部不是才建立优质基因库?我猜想应该是为了配套那个很快就要实施的人工胚胎计划。”柳说完又补充道:“你可是军方这边第一个被采集的人。”
“第一个又怎么了,被采集的人那么多。”真田和柳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别担心,等仪式结束我们就去提申请。”

总是要见面的。
走下座驾,真田脑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
然而直至仪式开始,所有人才得知幸村并不会亲自到场,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全息投影。而且考虑到各大战区的情况,以后的授衔仪式都无需少校以上的军官亲自回到中央区。
真田松了一口气,但当他见到幸村的投影时,一种始料未及的钝痛感还是从心底慢慢渗出来,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心脏。
他与幸村已经七年没见了。
现在的幸村穿着合体的军装,身材高挑纤长,下巴变尖了,显出明显的下颌角,那双紫琉璃似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他的一举一动都稳重得体,不再是从前那样总是跑跑跳跳地朝自己奔来的样子了。
真田知道投影是看不见自己的,可还是在幸村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错开了视线,又在他走到别人面前时,目光忍不住地追过去,直到离自己越来越远。
原来这场自己做足心理建设的会面就这么结束了,或许授衔仪式改了方式也是因为幸村不愿再见到自己。
那就这样吧,这样也好……
仪式结束后,真田似乎如释重负,在门口等柳走过来道:“走吧,一起去提申请,就在旁边那栋楼。”
“真田上校,请留步。”一个人快步走来,先出示了自己的身份,是皇帝办公室秘书处的人,“陛下请您过去一趟。”
真田和柳对视了一眼,才放松的那颗心又重新被无形的大手攥住了,“莲二……”他有种隐隐的预感,似乎是要发生什么。
但柳反倒比他更镇定,笑笑道:“没关系,去吧,我先回去等你。”
真田这才放开挽着的柳的胳膊。
“真田上校,座驾在这边,请随我来。”

飞行座驾将真田带到一座院落前,秘书处的人只给他指了个方向就离开了,真田只好自己往里走去。
院子里一点人声都没有,放眼望去只有在忙碌着浇花、除草和清扫地面的机器人,这些东西从他身边经过时甚至会点头问好,然而对于真田来说,这种超前科技化的场景只让他感觉到诡异的冷清。
他又往里走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人影,是个在站在草坪边逗弄着机器人的银发男子,真田认为是府邸的管家之类的人,连忙问道:“请问,陛下的办公室在哪?我是……”
“真田弦一郎对吧。”对方抬头准确地报上他的名字,“进门上楼右拐的那个房间就是。不过陛下还在另一间会议室谈事情,你要等一会儿。”
“多谢。”真田道了谢,看了看正端着茶水往楼上走去的机器人,忍不住问道:“陛下身边都是这些……人工智能吗?”
“是的。”银发男子回答。
真田习惯性地皱起眉,“这些东西不会有安全隐患吗?会不会程序不受控制攻击人?”
对方一摊手,“这些都是只会按照指令做事的弱智,是等级最低、能力最差的,不会对人产生威胁。”
“还有比这些更强的?”
“当然。比如……像我一样的。”银发男子说完,整个脑袋忽然在真田面前转了360度。
真田惊吓之中本能地往后腰摸去。
“仁王!”正在这时,门内走出来三个人,为首的戴眼镜的青年连忙冲过来把人拉到身后。
被叫了名字的仿生人一吐舌头,“puri。”
“抱歉,真田上校,他是陛下授意科技部秘密研发的仿生人,比较调皮,对你没有恶意……”戴眼镜的青年朝真田伸出手,“科技部研发中心柳生比吕士。”刚刚那个瞬间他后背的冷汗已经滴下来了,要不是因为真田的枪在来之前已经被收走,这会儿仁王的脑袋已经被激光烧出一个窟窿了。
真田又看了看仁王,仍是眉头紧蹙将信将疑的表情和柳生握了手。
旁边皮肤黝黑的光头青年也伸出手来,“柳生的同事,胡狼桑原。”
“胡狼桑原?”真田有些讶异,“我听说几年前战区有个指挥官,双肺被激光穿透性损伤百分之八十,但是靠安装人工肺活了下来,就是你吗?”
胡狼也是军队出身,见了穿着军装的人颇有种亲切感,哈哈一笑道:“是我。当时仿生器官才面世,我刚好有幸做了第一个试验者,没想到居然真活过来了。”随后他看向身边的红发青年,“这位就是当时给我安装人工肺的‘主刀’,也是仿生器官项目的负责人,我现在给他当助手。”
“真田上校你好,我叫丸井文太。”红发青年自我介绍又补充了一句:“现在主攻基因工程方向,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问我。”
听到这个名词真田又是一皱眉。
他面前的三人不了解内情,只当他是像幸村刚才说的那样“抵触在道德伦理边界上的新技术”,但后续都是幸村要亲自做的事了,他们也不再耽误时间。
柳生让出进门的路,礼貌道:“真田上校,请上二楼……”
仁王插嘴道:“我刚才已经告诉他了。”
柳生扭头一个眼刀递过去,仁王吹着口哨闭嘴了。
真田朝三人点了点头告辞,进门前又看了仁王一眼。
真田走后,柳生冷着脸对仁王道:“你知不知道随便在外人面前暴露身份会惹来麻烦?!”
“可那是真田弦一郎啊。”仁王无辜道。

真田走进幸村的办公室,屋子里的灯自己亮了起来。幸村还没来,大约是上一个会议结束要休息一会儿。
他环视了一圈办公室里的陈设,整面墙的大屏幕上滚动着来自帝国各个部门和机构的数据和消息,高速发展的时代让曾经办公桌上常见的办公用品都消失了,没有了成摞的纸质文件,也没有了钢笔、墨水和台灯,只有闪着背光的操作台安静地亮着。
然而就在这样环境里,一个木质相框突兀地出现在桌上。
这个年代连像自己这么守旧的人都不再用这种东西了,真田这么想着,有些好奇地把它翻了过来,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竟然是一张自己和幸村童年时期的合照。照片里充满稚气的两个人紧靠在一起,幸村甜甜地笑着,一手揽着他的肩膀,一手在他的脸上戳出一个酒窝。
真田记得这是自己才被皇室收养不久的时候照的,那时候幸村拉着对四周一切事物都过分警觉的他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
一家人……
手指抚过玻璃下永远定格的瞬间,脑海中各种画面排山倒海地涌了出来。
忽然,他听见有声音在身后响起。
真田匆忙将相框摆回原来的位置转过身,照片上的人正站在门口看着他。面前的幸村比投影更纤瘦,那双紫琉璃一样的眼睛里是在投影中没有的光。
但两个人对视良久,谁也没有说话,好像都在犹豫说些什么,又好像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真田一时间几乎忘了怎么发出声音,毕竟当年一走了之后就断绝联系的是自己,就算再生气也的确不该七年来对曾经一起生活过十几年的家人不闻不问。可如今站在他面前的是成熟稳重尊贵无比的帝国皇帝,不再是当年那个好像永远都长不大的幸村精市,自己难道要以从前的身份来面对他吗。几番犹豫之下,他立正站好,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上校真田弦一郎,参见皇帝陛下。”
幸村眼中的光亮猛然一抖,又好像没有,因为垂下了眼所以让人看得并不真切。他迈步走到近前,把手里的一摞纸质文件甩在桌上。
因为不想和真田七年后的第一次会面是在公事的场合,所以特意把明年才实施的授衔仪式新规则临时改成了从今年开始。因为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推掉了除了和那件事有关系的其他所有行程,只是希望能和真田好好叙叙旧。他其实已经在门口站很久了,在看着真田端详照片的时候,他都以为这场旷日持久的冷战能在今天终了,满心欢喜地只等真田问上一句这些年自己过得好不好,可是等到最后的却是一个军礼,一句那么生分的话。
他在办公桌后落座,冷冰冰地抬头道 :“时间宝贵,直接谈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