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海全员】illegal value(完结)

Chapter Text

帝国军事学院的食堂里,真田正夹起一块牛肉,忽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牛肉掉回餐盘,真田挣扎着回过身,看来人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幸村?!”他看看来人,又看看他身后,压低声音惊吓道:“那么远,你自己跑来的?!”
“当然了。”幸村挤着在旁边坐下,搂着真田的胳膊凑近悄悄道:“警卫队要是知道了整个学院就都知道了,到时候院长老师挨个等着我接见,我还怎么见你?”
“咳……弦一郎,这位是?”
坐在真田对面的人忽然开口,幸村这才发现原来真田不是一个人在吃饭。他换上礼貌的微笑,在真田开口前自我介绍道:“你好,幸村精市。”
对面的文静男生听到这个名字微微露出惊诧的表情,真田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与这样一位大人物熟识,“原来是王储殿下,失礼了。我叫柳莲二,是弦一郎的朋友。”他的声音很轻,显然是看出幸村并不想制造轰动。
幸村转头对真田道:“好饿,我没吃饭就直接来找你了。”
“食堂的饭对于你来说不安全吧?”真田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因为曾经出现过针对皇室人员的投毒事件,所以后来规定皇室成员的饮食都要提前进行检验,但是现在去买一份饭再找人验毒显然不现实。
“哪有那么多麻烦……”幸村嘀咕一句,把真田那份吃到一半的牛肉饭直接拽到自己面前,“我吃你吃过的总不会有问题吧。”
真田还来不及抗议,幸村已经迅速开吃了。
这样的气氛下,柳起身对真田道:“我去帮你再买一份吧。”
“有劳。”真田向柳道了谢,谁知柳才转过身,幸村立刻兴致缺缺地放下了筷子,哪还有刚刚饿狼似的样子。真田知道幸村喜欢吃鱼不喜欢牛肉,所以刚刚幸村往嘴里大口塞肉才有些奇怪。
幸村的表情好像有点不高兴,拉过真田的胳膊道:“真田性格古板还这么凶,从小到大除了我都没人愿意和你亲近,什么时候背着我认识的新朋友?”
真田无奈笑笑,“我哪有你说的这么糟糕啊,好歹在学院里也算是个名人呢。”
他说完这话,幸村果然发现周围有些视线一直在偷偷往这边瞟,但在他扫视一圈后都乖乖躲开了。
真田没有察觉到这些细节,继续道:“至于柳呢,是我在机甲操作课上认识的,他是机械专业的第一名,专攻军用机甲设计方向,听说好多时候连老师都要请教他。前阵子他对正在服役的‘神奈号’进行了改良,只把驾驶舱的位置向外调整一点七毫米,就能让燃料箱多装下维持航行一百公里的燃料,而且因为调整了内部结构,逃逸仓的启动时间减少了足足三秒钟,为此还得到了军部的嘉奖,提前得到了去研究院工作的机会。”
真田说得起劲,可这些都是幸村听不懂的内容,但他还是抓住了关键之处,“减少逃逸启动时间就能让我们的战士多一点生还的可能,对吧?”
“对。”真田见有所回应,继续讲起其他课程上的内容。
那些,幸村就一个字都听不懂了。但是柳应该懂,幸村心想。
为了日后继任皇位掌管帝国,幸村在距离这里百公里外的立海皇家学院攻读社会学和经济学,仅有的空闲时间辅修了自己喜欢的古典艺术和他认为未来的立海帝国必须要发展的人工智能。
可惜前面那些学得再多仍然和真田的专业毫不相关,而唯一可能有关联的人工智能却让他和真田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在这件事上,思想偏向保守的真田站在了一个新成立的机构“道德伦理委员会”那头。于是后来幸村索性也不再主动说起。
他隐隐有种感觉,真田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真田。”他打断了真田的滔滔不绝,“今天晚上有个晚宴,你陪我一起去吧。”
“今天晚上?”真田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怎么?”
“我答应了柳,陪他去参加一个学术讲座。”
“什么讲座?”
“应用数学……”
“和你的专业有关系吗?”
真田张了张嘴,数学讲座的确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去了也确实听不懂。但是……
“晚宴是几点?我看来不来得及……”
“你就不能和我一起去吗?我特意偷偷跑来找你。”幸村的眉心蹙起来。
“嗯……在说什么呢?气氛好像有点奇怪?”柳温和的声音打破了僵局,他看了看那盘自己走后应该就没再动过的牛肉饭,还是把新买的这份放到了真田面前。
幸村盯着真田一言不发,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真田只好有些为难地向柳解释道:“今晚皇宫有个晚宴,幸村想……让我陪他去,但是……”
“这样啊……皇宫的晚宴应该很重要吧。”柳笑笑道,“没关系,讲座我自己去就好了,反正弦一郎去了也不一定听得懂不是?”
真田被揶揄一番,仍对柳递去感激的眼神。
忽然,幸村腕上的通讯仪震了起来,他手指一抹脸色大变,慌了神似的道:“不好了,我老爹派人来逮我了。”他起身一拉真田的胳膊,“快跟我一起走。”
真田忙道:“我下午还有一节课。”
军事学院对学生的考勤管理是出了名的严格,无故缺课一节就要被开除,幸村没办法只能撒开真田的胳膊,但还是道:“那等下课我派人来接你回家换衣服,时间很紧,下了课一分钟都不要耽搁。”说完他见真田点了头这才放心离去。
幸村走后,柳有些好奇地问道:“弦一郎和王储殿下住在一起吗?以前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真田“嗯”了一声,缓缓道:“我家人都走得早,是皇室收养了我。”
柳知道真田的父母曾经工作在由军部出资建立的基因工程研究所,也知道那个研究所和它所有的研究人员都在一场原因不明的火灾中化为灰烬,而他的祖父真田弦右卫门则是当时军部赫赫有名的战区司令,却在回到中央区准备参加机密委员会扩大会议的途中遭遇爆炸身亡。
“抱歉……”柳本无意揭开真田沉重的过往。
“没事,都过去了。”真田表示不在意,出事的时候他还不怎么懂事,而这二十几年的光阴也早已抚平那时的伤痛。
柳换了个轻松点的话题,“那……你和王储殿下算是青梅竹马了?”
真田用一种思索的表情回答道:“不,这个词不太恰当……但的确是一起长大的。”
柳笑道:“弦一郎难得会扣字眼。”
“对幸村……我根本没想过那方面的事。”
“可王储殿下似乎对弦一郎……有些过分在意呢。”
真田摇摇头否认道:“只是因为一起生活久了,我又比他大一岁,所以有些习惯性的依赖吧。”
“是这样吗……”
柳的轻声细语直接问到了真田心坎里。他虽然对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比较迟钝,可有些事他还是能感知到一些端倪。比如幸村时常做出的那些在年幼时候无可厚非,却随着年龄增长已经被赋予另一层含义的亲密举动。再比如,对所有接近自己的人展现出的攻击性……生活中许许多多小事就像是床被里的一根小刺,总在不经意间让他从舒适中惊醒,想要追根溯源却又觉得微不足道。
真田开口道:“不过说起来,我其实是一直在受幸村的照顾,从小到大他有的一定会让我也有,知道我立志进入军部,就央求陛下请了最好的体能老师来提前给我们训练,结果他自己没好好上过几次。我的学费也是以他生活费的名目出的,毕竟皇室的每一笔开销都要有账目,没有理由给我这个非皇室成员使用。我在想,毕业以后说什么也要真正独立,总不能这样被照顾一辈子。”
柳消化了一下真田这剖白,问道:“那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到战区去。”真田说。
他和柳已经面临毕业,而军事学院则一向是分配制,只是在最后分配前会以填报志愿的方式征求学生的个人意见,他早就做好了填写去战区服役的打算。
“战区?那边可是相当危险。”
“有危险才有机会,我想凭自己的本事闯出些名堂。”
“我想……王储殿下应该不会希望你去的。”
“可这是我自己的事。”真田不想再深想下去,转而问柳:“你呢?是不是已经确定要去研究院了?”
柳一笑,说:“我也打算去战区。”
真田有些惊讶道:“你刚才还说战区危险。而且你一个专攻机械设计的天才,不在研究院继续深造去战区做什么?”
“你不是说了‘有危险才有机会’?做研究设计最怕脱离实际,实际参与了才会知道我们的战士真正的需求。”
真田点点头,觉得柳说的十分有道理,“那就……一起报战区?说不定还能分在一个编队。”
“好。”柳欣然允诺。
他把已经快冷掉的牛肉饭向真田面前推了推,“以我的推测,你在晚宴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是吃不到东西的,现在不吃的话到时候小心饿晕过去。”
说到晚宴,真田才放松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但他没有拂柳的好意,拿起筷子吃了个精光。

到了晚宴,果然不出柳的所料,真田全程都在端着酒杯陪同幸村和各种人会面交谈,根本没有机会坐下来吃些东西。从小到大他没少陪幸村在各种宴会上走过场,但那时全场的焦点是雍容华贵的帝后二人,他俩跟在后面随时都能摸一块饼干塞到嘴里。可是随着年龄增长,幸村总要学着亲自和这些看起来就不是善类的官员政客打交道,事实上他在这种场合下的确能游刃有余进退自如,这是本性刚直的真田怎么也学不来的事,连笔挺精神的西装穿在身上都箍得他十分不自在。
晚宴过半,沉默寡言的他除了少数时候附和幸村的话就是替幸村挡酒,哪怕喝的是度数不高的香槟,接二连三地喝也让他有点头晕。他正在想晚宴何时才能结束,幸村忽然拉着他开口,甜甜地叫了面前的中年男人一声“叔叔”。
压轴出场的人物总是不一般,真田认得这个人是新上任的财政部长,按血统追溯勉强算得上是幸村家的表亲,家族中已经多年没有人担任高层的重要职位了,这回高升算得上是皇室有意为之,但能不能成为心腹还需真正让其归心,不过这些就是真田不知道的了。
男人谦恭地和幸村客套了几句之后看向旁边,问道:“这位是?”
幸村自然而然地挽住真田的胳膊笑道:“真田弦一郎,我的未婚夫。”
男人惊诧又了然,“原来是真田家的俊杰,未来肯定要继承真田上将的衣钵吧?”
“那是当然了!”幸村一脸自豪,根本没注意到身边的真田已经全身僵住了。
真田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何种模样,只觉得自己胸口快要炸开,他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胳膊,向对方道:“抱歉,王储殿下可能有些喝醉了,晚辈先带他回去。”说完竟是不顾礼节地拉起幸村掉头就走。
幸村被连拉带拽地出了晚宴大门,还没站稳脚就听到真田的质问。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幸村的怒气也瞬间被点燃,“我还要问你是什么意思?!当着外人拂我的面子,故意让我难堪吗?你知不知道那番话对于那个男人有多重要。”
真田听了更加愤怒:“你在意的居然只是‘面子’?随随便便就让我成了你的‘未婚夫’,这是谁做的决定?”
幸村愣了愣反问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理所当然’?!那是你的理所当然。”真田愤怒地抢白道,“你什么时候问过我的意见?!”
幸村有些不知所措地问:“你难道不想吗?”
他终于明白了,真田根本没有想过和自己结婚。
为什么?为什么……他从小就想要和真田结婚,和他永远在一起,让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只为自己一个人哭一个人笑,可是为什么真田不想呢?
幸村锲而不舍地又问道:“是因为那个柳莲二吗?”
“不是。”真田一口回绝,“和别人没有关系,只是我不想和你结婚而已。”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击碎了幸村沉浸了二十年的美梦。

在那之后两个人很久都没有再见面,直到一个学期结束,真田拿着被修改的志愿单怒气冲冲地找上幸村,两个人的矛盾在家里彻底爆发了。
“你为什么要私自改我的志愿?!”
幸村正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剥着橘子,眼睛都没抬道:“之前就说好了,毕业之后留在中央区做我的警卫团团长。”
“谁跟你说好了?!”真田发觉幸村似乎不想理自己,绕到沙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道:“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
幸村根本不和真田对视,“你答应和我结婚,我就让你去战区。”
真田他缓了缓情绪,无力道:“幸村,为什么一定要结婚?我受皇室恩情长大,这我不能否认,而且我也真的感激陛下和皇后的养育之恩,感谢你一直以来处处为我考虑周全,我一直想报答你们,可我有我自己的方式。”
“你的方式,就是离开我吗?”幸村抬起头,露出一双淡漠又空洞的眼睛。
真田发现说不通,干脆也不再多言。上楼一股脑地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扔进行李箱,再下楼的时候幸村终于有了反应,他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问:“你要去哪儿?!”
“去学院申诉。”真田站在门口说。
幸村看了着那个鼓鼓囊囊的行李箱,知道不只是去申诉这么简单了,他对真田下了最后通牒:“你今天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这不是真田原本希望的结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幸村会以这么惨烈的方式收场。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拉着行李箱离开了。
幸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又坐回沙发继续剥起橘子。
他一瓣一瓣地把橘子塞进嘴里,塞完一个继续剥下一个,直到嘴里再也塞不下,被酸出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

幸村没想到真田这一走就是居然真的遵守诺言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期间不知从何传出皇帝有意退位但皇室无力再拉拢军部的流言,一时间中央区暗流涌动。而真田去了战区之后,立刻参与了边境几场大规模战争,凭借过人的能力和战功竟是一路高升畅通无阻,短短三年就已经连续破格升到了少校。幸村心想,如果不是因为少校以上的军官需要皇帝亲自授衔,说不定还能升得更高,就是不知能力战功和“与王储不和”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主因了。
两人再相见,已经是四年之后幸村的继位典礼。然而当典礼结束,幸村问起真田的行踪,秘书的答复却是“战事紧张,少校已经返回前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