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肖杜】无妄之灾

Work Text:

龙虞衍生,肖鹏×杜荫山,军统au

  文风挑战×  混乱写法√

    你也犁,我也犁,肖杜亩产二百七√
 -------------------------------
      完全失败的文风模仿(无奈微笑  我也不知道我杂糅出来了个啥……

 -------------------------------

 

    平心而论,这事儿于杜荫山真可谓是无妄之灾。作为军统特训班负责总教官,他关注踏进特训班的每一个学员,评估他们的优劣与用处,挖掘他们的阴影与渴望,接近他们,影响他们,有时彻底地掌控他们。这套养蛊手段多年来行之有效,杜少将稳踞军校如盘踞巢穴之蟒,谁料这届新生中偏出了个肖鹏,莫名其妙将他从树上一把拉下蛊场。

 

    肖鹏——杜荫山第一眼见他便觉出趣味,你看这一头混迹鬣狗群中吠吠的小狼。他很聪明,也很凶狠,被压抑太过的茫然的凶狠使他在同学间格格不入;这小狼在巴掌大牢笼里左冲右突撞得烦躁不堪,杜荫山看得有趣,随手给他开了一道门。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一切都发展得很好。肖鹏想要关心,杜荫山就给他关心;肖鹏渴望被认可,杜荫山就给他认可。老狐狸惯会把笼络心思遮掩得了无痕迹,年轻人浑然不觉只知投桃报李,很快显现出非凡天资,的确是干他们这行的良金美玉。只是杜荫山慢慢发现自己好似辨错物种,面前不是狼崽原是狼种犬,对着人倒是凶悍非常,对自己怎就两眼晶亮任由摸下巴捏脸,就差躺地摇尾巴主动将肚皮献上。于是三分真心逐渐变作五分,五分又变作七分,后来全军校上下都晓得这是杜荫山格外爱重学生高徒,重到一日三餐叫人同桌同食,光明正大给爱徒开起教官小灶。

 

    可不知从哪一天起哪一处出了岔子,杜荫山按以往模式与学生相处,未见亲密反倒日益疏远。他直觉有事脱离掌控,几次主动关怀却遭前所未有之冷遇,终于失去耐心,不再贴上去自讨没趣。本以为又是出养将白眼狼戏码,那几日杜少将签公文都比往常杀伐凌厉些;不料特训班新开课程,训练学员们酒后慎言别什么大实话都瞎往外抖,姓肖小子四两半红酒下肚,梦游般磕磕绊绊一路摸到总教官办公室,报告也不喊推门而入,六七十公斤娇躯把惊愕起身的少将直接扑倒在桌面,险折了杜荫山一把年近不惑老腰。

 

    老师,老师……喝醉的肖鹏力气奇大,牢牢压制住老师挣扎双手犯上作乱,红通通眼神既伤心又凶蛮,老师原谅我,我喜欢您……我真的喜欢您……您别不理我……

 

    好,真相总算大白:杜荫山没闹农夫与蛇笑话,他一手栽培起来的学生乖得很,只满心想给他添点桃色新闻。

 

    杜荫山——杜荫山简直头疼欲裂,觉得肖鹏还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只为好。他向来鼓励自己的学生存一点无伤大雅的野心,有能耐舞到他杜某人眼皮子底下也无妨,反被视作彼孺子可教,值得期末算总时加上额外的一分。可肖鹏这“野心”实在走偏,把主意明晃晃打在老师身上……下半身上;老狐狸不惧毛未长齐幼崽小爪子小牙,可未曾想会遇到此种妄图偷心狂贼,一时都拿不准该为此奖他还是毙他。迟疑间倒叫肖鹏觑得机会,喷着鼻息胡天胡地乱啃一通,甚至妄图扯开觊觎已久领扣,总是扣得严实不知掩住何等宝贝。杜荫山最后黑着脸把被敲晕小贼醉鬼拖出门外,回屋对着镜子里下唇老大一个怎么也遮不住的渗血牙印,气得两手发抖,恨不得往孽徒鼻青脸肿面上再补一枪:这可叫他明天怎么去见那位戴老板??

   他妈的肖鹏——最后气急败坏总结——真他妈的,无妄之灾!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