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呼晰】国王游戏

Work Text:

周深那早上醒来脸都吓青了,自己赤身裸体不说,旁边还躺了个同样赤条条的王晰。照镜子,满身的吻痕,脖子、胸脯、大腿根,全都是,有的地方红肿得发痛。他想打王晰,这个已婚老男人像个草莓种植户。
昨晚的片段忽然像泄闸的洪水猛兽,周深既是脸红心跳,又有点后怕。
周深没想到,王晰做那档子事的时候,原来是这么温柔又霸道,让人有点着迷。

事情是这样的,最开始是普通地玩着桌游罢了,一桌十四个人,蔡程昱又要和谁拼酒量,率先被放倒了,睡倒在一边又是经典的油爆虾,剩下十三个人刚好玩狼人杀。没玩几轮,阿云嘎有点神秘兮兮地提出:“我说,你们想玩那个国王游戏吗,大晚上的,可以玩大点儿。”郑云龙一脸的嫌弃:“这个一群男人之间有啥好玩儿的。”看到阿云嘎有点失望,又给补了一句:“得,玩儿吧。大家没意见我就没意见。”
于是第一轮就开始了,国王游戏也没啥难度,扑克牌抽出这么顺次的十三张当序号,先抽一张序号牌垫底,然后另十二张加个鬼牌洗,大家人手一张,拿鬼牌的就是国王。国王可以干坏事儿,指定两张序号牌搞点关系,不过有时候也砸得到自己的脚,毕竟最开始的垫底牌就是国王自个儿的序号。
“噢,川子的国王。”王晰手还勾在周深的肩膀上,提醒了下周深。周深刚刚玩得高兴也喝了点酒,现在有点晕乎乎的。
“玩大点是吧,”鞠红川仔细想了想,“那就这样,1号和5号喝个交杯酒吧,然后7号可以向8号索要一个东西,嗯,银行卡什么的那种不行啊,就是索要身体那方面的。”
“喝交杯酒还玩得大?1号5号嘴对嘴喂呗。”王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在给鞠红川出谋划策。郑云龙脸都黑了,他说:“我五号,我不想要这牌了。”
“我抽A了。”总感觉阿云嘎有点窃喜,“A就是1号是吧。亲嘴反正也亲过了,交杯酒不算个啥。”
“谁稀罕和你喝?”
这两人也挺别扭,硬着头皮做着样子喝了交杯酒,坐下了就谁也不搭理谁。
“感觉看你们玩儿也没啥意思呢,”蔡程昱不知道多久醒了,在旁边瞎起哄,“玩大点儿嘛,老哥们,来点娱乐氛围。”
“我是8啊。”王晰怀里还搂着周深,“谁拿7了?来问我要东西啊。”谁知怀里的人软软地说:“我是7呀……”哎哟,不少人脸上都写满了惹字,也有人赞叹川子为什么手气这么准。
“那深深想要我的什么呢。”王晰笑眯眯地看着周深,像宠着只小猫。
周深喝醉了有点嗲,他一副认真的样子打量了王晰好久,一句话说得个风情万种:“那晰哥你,亲一下我呗。”
“卧槽!”瘫在沙发上的油爆虾惊坐起,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有节目效果了。”其实大家都当这是玩笑话的,只是平时里好兄弟互宠,没见过周深比较主动的样子罢了,大家伙儿还是比较有兴趣,都跟着起哄。
王晰笑眯眯地在周深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这局也就在惹声一片中结束了。后来又玩了几局,千奇百怪的搭配,还有人让郑云龙背《游子吟》的,闹腾得不行。
王晰看到周深一副犯困的样子,先和众人告了别,把周深抱着回房间了。

到了房门口,王晰开始在周深身上找房卡,摸得周深浑身痒痒的,像猫一样发出了类似呻吟的哼哼声。
“深深,那哥把你放下就走了哦,你好好休息。”王晰说这话的时候,刚抱着周深进房门。
“别呀……”周深忽然攀上王晰的脖子,用手指摸着王晰的嘴唇,“晰哥今晚上就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吗。”赤裸裸的性暗示。
说实话王晰对周深是动心的,他疼周深,跟对兄弟朋友的感情不一样、跟对妻女的感情也不尽相同,他从不要求周深对自己的感情有回应,就好像周深是至高无上的珍宝,而自己是守护他的勇士。周深在平日里也从来是分寸得当,鲜少主动,对王晰除了尊敬和年下兄弟的粘腻,也不泄露别的感情。但这时有的欲望快要决堤了,勇士或许会对珍宝起了邪念,弟弟或许对哥哥暗藏着缠绵悱恻的情意。
王晰腾出手来摸周深的小脸:“你跟哥说什么呢。”
“什么说什么了?”周深嗲声嗲气的,“其实我想要的不仅是王晰哥的一个吻哦。”他在王晰怀里软得像水,眼角都是媚态。
“你这个小坏蛋……”王晰心里暗叫不好,本能却让他愈发兴趣盎然,“那深深告诉哥你想要什么,哥都给你。”
“我呀,想要王晰哥的戒指……王晰哥给我戴上,把我娶回家呀……”周深撩拨着王晰,“但是王晰哥不能娶我呀……因为他就会犯重婚罪了呢……”
“你这家伙,我没法娶你还不是因为你是个爷们儿啊,”王晰惹火烧身,被撩得浑身血液都在逆流,“你别逗我了,小心我真的搞你。”
“晰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哦……”周深才没去管王晰的拼命克制,仰着脑袋凑上去亲王晰的嘴巴。王晰理性的弦断了,他再也不想压抑,反客为主,把周深抵在墙上,狠狠亲吻,就像要把整个人吃进肚中一样。
“晰哥,你想要我吗……”
“想啊,哥忍了多久了……”王晰把戒指脱下,戴在周深手上,吻着他的手背,“嫁给哥吧……”
身体相碰的每处都在点火一般,二人似乎达成了一致,急不可耐地开始扒下对方的衣服。王晰重新把周深抱起来,鞋、外套、衬衣、裤子,走过一路就零洒掉了一路,包括王晰戴到周深手上的戒指——周深的手指比王晰的还要纤细,那戒指戴不稳的,就像有的爱也太沉重了,反倒不如换成性更轻松。等王晰把周深按在床上吮吸他的脖子,两人都是赤身裸体。
周深在今夜格外主动,挑逗王晰,始终是邀请的姿态。在他终于得到王晰的时候,两个人是面对面的姿势,王晰的眼神那么坚定,让周深有了这个男人独属于他的错觉。耸动、研磨,肌肤相熨,周深的背在不停地与床单摩擦,当他最舒服的时候,他那具小小的身体和偌大的黑夜都在痉挛,逼得王晰也缴械投降,此时有烟火划破夜空,迸发、绽开,然后殆尽,点点火星落在了夜的深处,而王晰最动情、最性感的表情落在了周深高潮的迷乱过去逐渐清透的眸子里。

这才有了最起先那一幕。周深变成了受伤的小猫咪,从里到外被人欺负了个遍。 不过没人知道周深内心的真实想法,当成闹剧呢,带着负罪感呢,或是甘之如饴呢。谁知道呢,缘分弄人。他把王晰的戒指从地上捡起来——一路脱的衣服就是昨晚的罪证吧——重新放回男人枕边,看不出周深的情绪。
后来王晰也醒了,那人大清早就色迷迷,看见周深站在落地镜前检查伤势,像只可怜巴巴舔毛梳理的小猫咪。王晰站到周深身后搂住他,周深感觉有什么硬热的凶器抵着自己的屁股,立马耳根就红透了:“王晰哥大清早的你干嘛啊……发,发情吗大冬天的……”
“晨勃了……”王晰吻着周深的光裸的背,从肩胛到脖颈,一寸一寸。手也没闲着,开了昨晚上用的润滑涂在手上就往周深那里探去。
“嗯,您自己的东西……关我什么事……”
“深深……你好乖啊,哥有点忍不住,”王晰不停撩拨,手占着他的身体,嘴上也要逞能,“哥还想看看你扭腰的样子,再扭给哥看看好不好。”
“嗯……嗯……胡说八道,我从来……从来没有那样过啊……” 手指进出的频率越来越快,把周深逼的溃不成军,最后只是双腿大开地被贯穿、填满,上面的嘴也被擒了去,王晰的手托着周深的后脑勺,动情地与他接着吻。
意乱情迷之际周深看着镜子里交缠在一起的身体,率先投了降。

整理好衣着与朋友们汇合的时候,周深有点心虚。
鞠红川看着周深,笑得很八卦:“深深,昨晚上我们玩国王游戏了,你晰哥亲你了你知不知道。”
周深刷地脸就红了,满脑子十八禁场面的回放,扭头向王晰求救:“是吗你……”
王晰坏笑着没说话,又使坏地在周深额头上亲了一下。李琦“哎哟——”了一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