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圆滚滚的大团危机!

Work Text:

“所以说,拜托你了——”

名为荧的旅行者双手合十作出祈求姿态,一旁的白发小精灵也跟着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只是一点小事情而已,用不着这个样子吧。”

达达利亚看着两人的样子,不由感到几分好笑,但出于对伙伴的尊重还是尽力将笑意收敛。“地点是……璃月,任务是处理那里的魔物,我记住了。”

“真是麻烦你了,因为还要帮在蒙德的朋友驱赶丘丘人 实在是抽不开身……”

“帮伙伴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吧,再说了,我也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就当刚好出去走走。”

——早知道那时就不那么说了。

达达利亚握紧拳头,力道大得指节泛白,他开始后悔几个小时前答应那个金发的女孩子帮她处理任务,不过那时的他应该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一只史莱姆逼到这个地步。

平日里安分的水蓝色团状生物不知为何暴怒无比,他才刚露面就遭到猛烈的撞击,弓箭脱手掉落到一边的草坪上,一大团无机质黏液就这样压在他身上。怪异的液体沾了他满身,感到不舒服的同时他发现这只史莱姆的分泌物似乎还有一点别的效用。

黏液附着部分的衣服很快出现一块缺口,连一点碎布条都没有留下,与其说是被腐蚀,不如说是……被这只史莱姆吸收了?

得尽快脱身才行。

达达利亚凝聚水元素在手中幻化出刀刃,狠狠刺向身上的生物,本以为会看到一团凝胶爆裂开的场景,却没想到刀身直接穿过史莱姆表层的薄膜,被吞进半透明的体内。

“唉……?”

手中的刀不仅没有劈开史莱姆,反而被它完全吸收,吞食了元素力的史莱姆身体膨大了一圈,已经快变得和他一样大了。

元素攻击对这东西不起效果。意识到这一点的达达利亚开始挣扎着向弓箭掉落的地方挪过去,表面看上去轻飘飘的史莱姆对他施加的重量使却他寸步难行。

察觉身下压着的人体内富含元素力的史莱姆则开始尝试从他身上获取更多,由原本的团状转变为无规则的流体,覆盖在达达利亚的体表寻找元素力的来源。

碍事的衣物被尽数吞入体内,史莱姆的身体又稍微变大一些。但不是这个,它想要的不是这个。

皮肤与黏液亲密接触的感觉并不好受,达达利亚感觉一阵恶心,但史莱姆柔软无骨的构造让他难以挣脱,只能任由它在身上作乱。

「元素力……元素力……没有……」

「难道……要进到更里面去吗?」

于是史莱姆遵循着本能,开始寻找能够更加深入的地方。

「是这里吗?」

没有过多思考能力的生物在对元素力的渴望的驱使下直接挤进了那处小口。

“呜?!好……痛!”

达达利亚浑身一颤,从未被开拓过的地方突然被粗暴进入,哪怕入侵者是柔软且富有弹性的史莱姆也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被整个劈开。他受过很多伤,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所适从,也许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感受来自身体深处的疼痛。

受到刺激的内壁夹得极紧,虽然对史莱姆接近液态的躯体来说进入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这依旧引起了它的不满。

史莱姆又开始分泌液体,但与之前的不同,冰凉的分泌物很快被内壁吸收。

“哈啊……”

疼痛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自下半身蒸腾而起的热浪,热意很快就蔓延到全身。

正常的史莱姆……会有这种功能吗?

他还没回过神时,史莱姆的一部分早已沿着不知何时挺立起的前端缓缓向上爬动,不出所料在顶部又寻到一处细小洞口。

“唔……等一下,那个地方不可以——”

意识到史莱姆想要做什么的达达利亚挺起腰,意图阻止那东西伸进里面。但史莱姆当然听不懂人类的语音,它只是想要把更多的元素力从这个自刚才起就一直很不安分的猎物身体里找出来。

“呃、拔出去啊……可恶。”

不是堵住那个出口,而是进到敏感的里面去了。酸涩胀痛和难以言喻的快感一并传来,连腰都酥麻了。这时在后穴中探索的部分忽然触碰到隐秘的一点。

“啊——”

达达利亚的身体像触电一样弹起,被史莱姆硬生生拖拽回原处。不具有高级智能的生物误以为自己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于是用力朝那一带撞去,希望能借此打开元素力的出口。

“啊……那个地方、不要再……”

暴风骤雨般的顶撞让达达利亚连话都说不清,只能仰起纤细的脖颈沉溺其中,精瘦的腰肢在空中勾出一道诱人的弧线。

「为什么还没有……到底藏在哪里?」

史莱姆的动作越发粗暴了,久久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让它怒火中烧,于是一股脑发泄到可怜的猎物身上。

本来随意附着在达达利亚裸露肌肤上的黏液汇作一团,显现出类似于章鱼触手的姿态,接着揪住胸前乳粒,有些用力地向外拉扯。

“噫啊、不要……扯……”

他应该感到痛才对。

但是身体传达来的信号是快感,过电一样难以启齿的麻痒,被玩弄胸部到这么有感觉让他羞耻到无地自容。

明明是男人,反应怎么可能会那么大?是刚刚的液体?那效果也太强了……

“呜……哈啊……”

想不了那么多,身体承受的快感已经到达了极限。高潮时他的性器哆嗦着,本应射出的精液带着体内蕴含的元素力被闯入者全盘接收。史莱姆误打误撞取得了它渴望已久的元素力,不过它还是不满足,生物原始的贪欲让它蠢蠢欲动。

「再多一点……」

史莱姆又按着刚才的方式在达达利亚体内动作起来,原本的快感对处于不应期的身体来说与折磨无异,达达利亚难受地哼哼几声,没有做出什么回应。

史莱姆不懂得人类的生理构造,也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方法在这里行不通了,在经过一会儿的静默过后,触手状的凝胶聚合物伸到了达达利亚口中。

达达利亚用尽力气想要咬断那根讨厌的东西,反而被侵犯到喉咙深处。进到里面后史莱姆又开始分泌刚才的液体,这次达达利亚知道了它的味道,甜腻到令人作呕的气息充斥整个口腔。

之前只是吸收了一点,身体就敏感成那个样子,那这次被灌入了这么多……究竟,会变成怎样?达达利亚久违地感到了恐惧。

而这个答案很快得到了解答。

“啊啊……不行了……”

史莱姆不再粗暴顶弄那块被它认为是开关的地方,转而使用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手段——模拟某些海洋生物的带吸盘的触手紧贴其上,移开时被吸盘吮吻的敏感点就会被狠狠刺激。

原来平坦的胸脯被恶意挤压出一条贫瘠的沟壑,双乳被揪弄着强行产生源源不断的快感,身体先于意识在快感中堕落。

周遭的温度好像越来越高,他只能通过磨蹭包裹住自己大半身躯的史莱姆来降温,但又在无意间迎合了它的动作,看上去倒像是主动求欢。

向史莱姆求欢?那是得有多欲求不满?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达达利亚的大脑清醒一瞬,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不堪。更别说这里并不是什么私人住所,而是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的空旷草坪。

要反抗……

被遗忘许久的念头终于又浮现出来。

达达利亚艰难地向四周张望几眼,却意外看见草丛中露出的一角。

那个是……他刚刚掉落的弓箭。

得到充分爱抚的敏感身体很快就射了出来,第二次得到元素力的史莱姆暂时性地放松下来。虽然依旧裹着达达利亚的身体不放,但不再做其他动作,变回团状消化摄入的元素力。

这是最好的机会。

达达利亚费了一番力气取回弓箭,史莱姆察觉到他的动作,但因为幅度不大而没有在意。

搭箭,扣弦,瞄准……

最后,脱弦。

箭头划开软乎乎的躯体,粘稠的液体从裂口喷发出来,史莱姆的半个身子顿时像泄了气一样,肉眼可见地塌下去。

成功了吗?

以为终于摆脱这只可恨魔物的达达利亚正想把自己从那堆凝胶中解放出来,却发现包裹自己身躯的史莱姆似乎还未丧失活性,死死抱住不让他离开。

喂……开玩笑的吧?

达达利亚几乎是惊恐地发现,不久前被他破坏的那一部分,正以惊人的速度修复。

一般的史莱姆并不会有这么强的再生能力,但也许是因为吸收了大量的元素力,这只史莱姆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达达利亚正要再次拿起弓箭,自我修复到一半的史莱姆突然改变方向向上延伸出一部分,像海浪一样压下来,将达达利亚整个吞进身体里。

史莱姆的内部是半透明的,还能隐隐约约看见外面的草坪,溶解在史莱姆半液体状内置物中的氧气让他不至于窒息,但也不好过。

他刚刚的行为显然惹怒了这只脾气不怎么好的史莱姆,在身体完全修复的瞬间,暴怒的史莱姆就开始惩罚反咬一口的猎物。

达达利亚的内部被迅速填满,那团软泥一样的东西在里面肆意撑开,被史莱姆灌下的液体还在发挥作用,敏感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对待。他张大嘴想要呻吟,史莱姆便随着进到里面,照着在后穴抽插的频率使用那里。

“呜呜……”

发不出声音,所有的吟喘都被堵在喉咙里,敏感点被一次又一次地碾压过去,过度累积的快感让他颤抖。被激怒的史莱姆更加无情地加大对那里的攻击,轻易让他攀上欲望的顶峰。

因为修复身体用掉了许多元素力,所以要从猎物身上夺回来。

怀抱这样潜意识的史莱姆没有停止动作,就连几秒钟的休息时间也没有施舍给达达利亚,未从高潮中反应过来的甬道立马又被大举进犯。背离意愿的身体因为快感不断抽搐,像是要坏掉一样。

又高潮了。

浪潮一样,一波刚刚落下,另一波又朝他打来。接连不断的高潮让达达利亚完全没有了反抗的欲望,连思维都逐渐模糊。

好舒服……和任何的一个人类做爱都不可能会像现在这样舒服吧?

一个可怕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大脑。

在史莱姆的内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达达利亚的前端已经彻底射不出来了,不论史莱姆怎样压迫他的内壁都无法让那里吐出多一点东西。

那就只剩最后一个选择了。

“呜……呃……”

口中的史莱姆慢慢退出去,脖颈处突然缩紧,史莱姆毫不留情地挤压脆弱的地方,氧气无法进到身体里,肺部传来痛苦的信号。

他要被一只史莱姆杀掉了吗?

在这濒死的时刻,深埋于后穴的部分史莱姆又开始抽送,被开发到极致的身体因为缺氧而爆发出隐秘的快感开始痉挛。

真的太舒服了,再这样下去会上瘾……会死掉的。

大脑一片空白。

“哈啊……咳咳……”

在昏过去的前一秒史莱姆放松了对达达利亚的桎梏,大量涌入肺部的氧气让他剧烈咳嗽起来。

原本应该没有东西可以射出的性器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勉强吐出一点稀薄的精液。

已经到极限了,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但史莱姆自以为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方法,兴奋地准备再尝试一遍。

就在这时,不知何处抛出的长枪重重砸向巨大的史莱姆,一只手从破开的表层伸进来,一把将达达利亚拉了出去。

“钟离……先生?”

达达利亚好不容易辨认出来人,因为疲惫连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

在确认被岩石砸成一堆凝胶的史莱姆没有办法再自我修复以后,钟离走到他的身边。

“是我。”

在被一只史莱姆侵犯了半天之后,又被自己之前算计过的人救下了,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丢脸的事情吗?

达达利亚不再说话,钟离打算怎么对他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也没法反抗。

出乎他的预料,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被布料覆盖住——是钟离的外套,然后他被拦腰抱起。

“你这个样子没法走路,我送你回去。”

不带任何多余感情的陈述句语调。

这家伙果然是块石头吧,他难道真的感觉不到这个姿势不太对劲吗?!

不过这个样子,似乎也不错。

达达利亚往钟离怀里蹭了蹭,属于人类的温度让他安心不少。

“……麻烦你了。”

至于事后旅行者为了补偿达达利亚究竟做了多久免费苦力,那就不得而知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