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宿虎】玩物(R)

Work Text:

*血腥预警
*ooc预警
*完全没看过漫画只看了前六集动画完全属于激情稿如有OOC全是我的错
*如果以上没有问题那就GO

“啊,只是卸了你一条腿而已,干嘛露出这幅表情?”
两面宿傩蹲下,木屐在血水的倒影下沾满血液。他黑色锐利的指甲捏着虎杖悠仁的下巴,对方正怒视着他,双眼亮的惊人。
一副要杀了他的样子。

两面宿傩缓缓勾起唇,嘴角的弧度咧的疯狂。他手上稍微用力,虎杖悠仁的下巴便被他捏的细碎,血水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混……混蛋……”
两面宿傩听见瘫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少年这么说。

“呵……”
两面宿傩面上露出嘲讽的笑,明明是和虎杖悠仁一样的面孔,却只能感受纯粹的邪恶与疯狂。
他忽然感觉无趣,干脆利落的将虎杖悠仁的头捏爆,瞬移到王座之上,木屐踩在惨白的骷髅之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这样的场面在两面宿傩的生得领域已是见怪不怪。
转眼一个轮回,虎杖悠仁站在底下,仰望着骷髅山之上的两面宿傩,露出不忿的神情。
“我一定、一定会杀了你。”

两面宿傩随意地将他脑袋分家,踢出了自己的生得领域。
“不自量力的小鬼。”

他甚至懒得继续和虎杖悠仁谈话。
如果不是对方成为他的容器,又能随意将他抑制在这幅躯壳之内,两面宿傩从不会将目光投给弱小的蜱虫。
实力差距过大时,就连注视也是一种无谓的浪费。

……直至意外发生。

两面宿傩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生得领域能够让人随意进出了。
而对方只是一个弱小的可怜的未成年小鬼。

在虎杖悠仁意识到自己能随意进出两面宿傩的领域后,这小鬼愈发放肆,就连恐惧害怕感也日增消减,试图将他当做能够促进自己实力成长的陪练。

啧。真是吵闹。
两面宿傩扫过又一次闯进他栖息地的虎杖悠仁,烦躁地捏碎身边的骷髅。
这幅叽叽喳喳的样子真的想要让他永远闭嘴。
如果血腥的虐杀无法让对方恐惧退却,那……

两面宿傩缓缓抬眸,兴奋地舔了舔唇瓣。
啊,想到了。

说起来,他好久没有在女人的肚皮上发泄了。
勉强用一下好了。

——

面前的小鬼被他打折双臂,双手扭曲畸形地倒在两侧。
他依旧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有时两面宿傩会想这小鬼是不是有受虐的癖好。

两面宿傩压低了身子,身上刻画的黑色符咒使他浑身散发着邪恶堕落的气息。
他抓着虎杖悠仁的头发,在对方的后颈嗅了一口。
少年身上干净清爽的气味令他稍稍满意。

还算能下口。

这么想着,他张开嘴,尖利的犬齿深深刺进少年的后颈。
他用力的几乎要咬掉对方后颈最柔软的那块肉,试图将自己的气息侵入。
性欲与施虐感一起激发,他听到少年忍着痛苦闷哼一声,毫无意外的,两面宿傩勃起了。

虎杖悠仁身上蓬发的生命感此时依旧旺盛,而两面宿傩急不可耐地想要将其打压、撕碎,让虎杖悠仁对他的恐惧浸入骨髓,瑟瑟发抖。

明明双手被折断,虎杖悠仁依旧没有坐以待毙。
但任何挣扎都是无力的。正如以往的任何反抗一样,当虎杖悠仁试图发力将两面宿傩踢开时,对方干脆利落砍掉了他的双腿。
虎杖悠仁疼的面容惨白,他大喘着粗气,还未说出话便被两面宿傩捏住了脸颊。
对方尖锐的黑色指甲划过他的脸庞,轻易划开皮肤留下猩红的血液。

虎杖悠仁听到对方恶意轻蔑的笑,“喂小鬼,看清好了…你什么也反抗不了。”
他看到两面宿傩的眼睛,那眼神之中没有一丝人性的光芒,有的只是即将实施目的的兴奋狂妄。

虎杖悠仁被两面宿傩毫不留情地压在地面,脸颊磨蹭着粗糙的地面流下血丝。
生得领域的虐杀虽然恐怖,但虎杖悠仁从没恐惧过。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心慌。
当两面宿傩缓缓解开和服,庞大炽热的巨物抵在他的臀间,湿滑黏腻的触感在他臀缝摩擦时——
尚且懵懂无知的少年方才意识到什么。

他愤怒地咬着牙齿,浑身因为愤怒恐慌而发抖。
“混蛋!你敢…”

那巨物就在他的怒斥声中蛮横地闯入。
虎杖悠仁瞪大了眼睛,身体被贯穿撕裂的痛苦令他一瞬间失去了反应。

两面宿傩低沉着声音嗤笑,他手指穿过虎杖悠仁浅色的发丝,用力地纠扯着。
虎杖悠仁被他砍去的双腿创口还喷发着血液,他们交合的地方除了性液只剩下甜腥的血液。
少年被他揪着发丝扬起了头,纤细的脖颈尚且残留着他留下的咬痕,血肉淋淋。
虎杖悠仁的面孔尚且带着一丝稚气,却在身体被贯穿的疼痛中渐渐失去了生气。

两面宿傩不喜欢刚刚开始的性爱被中断。
于是他治愈了虎杖悠仁的伤势,畸形的双臂发出‘嘎吱’的归位声,空溜溜的断腿也快速生长了新的双腿。
就连虎杖悠仁脖间狰狞的咬痕,也随着治愈消失殆尽。

性欲所激发的占有欲令两面宿傩不悦地眯起眼睛。
于是他低下头,重新咬向少年纤细的脖颈,血液随着犬牙的刺入涌入喉间,甜美的血液让两面宿傩一而再吞咽。
两面宿傩挺腰,将性器钉入少年柔软潮热的体内。
虎杖悠仁如挣扎般的小兽呜咽着,深深取悦了两面宿傩。

他看到虎杖悠仁睁大眼睛,眼角流下生理性的泪水。
屈辱与恐惧令少年的身体一次又一次被贯穿时颤抖挣扎着,却被两面宿傩轻而易举地制止了。

“害怕吗?”
两面宿傩潮热的气息打在少年的耳畔,恶意与嘲笑近乎埋没了少年的意识。

少年的唇瓣是瑰色的,此刻抖得不像话。
两面宿傩舔了舔牙齿,毫不犹豫地咬住了少年的下唇,在少年的拼死抵抗下疯狂撕咬着。

啊,好像找到了对付这小鬼有效的方法了。

性欲抒发的快感令两面宿傩愉悦地胸腔震动,直至体液射入少年的生殖腔内,两面宿傩毫不犹疑扭断了虎杖悠仁的脖子。
他掐着虎杖悠仁的脖子将对方提起,随意扔到了一旁。
先前在两面宿傩胸膛留下的抓痕血印缓缓消失,两面宿傩慢条斯理地系上和服的腰带。

又是一个轮回。
生得领域再也没见虎杖悠仁的影子。

两面宿傩舔了舔唇瓣,方才残留的快感还未消失殆尽。
他侧过头,眼神带着兴味与找到新玩物的兴奋。

有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