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吴王三予晨风其剑

Work Text:

破神盟十一年,大丰,冬雪初至。 

晨风双手握剑,在廊间疾走。

“王止血否?”相被离问。宫女呜咽作答,难辨其词。

 

破神盟三年,姑苏重建。

王孕琼五月,不显。邀越公太湖议和。

至于舫中,王曰:“寡人盼与越王联姻,结吴越百年之好。”

越公大悦,允之。

王予晨风胥剑。

 

殿内廊间幽影阴重,殿外姑苏灯火辉煌。

晨风伫于门外,唯听少姜泣声。

 

至夜,王与越公交缠舫中。

是以越公上位于王,晨风箭击其胸。

越公重伤未死,咒:“诱吾叛吾,尔真卑鄙无耻也!”

王曰:“子胥谏寡人杀尔,寡人不杀。今寡人为子纳谏,杀尔以绝后患。”

越公大惊:“父为何人?”

王不答,令晨风以胥剑断其首。

次日,越卿皆随舫沉入太湖。

 

“凶时将至。”公孙圣说。

晨风推门而入。

 

破神盟七年,风调雨顺,太湖入海运河开凿。

王孕瑾七月,晨风侍左右。

王令:“传太宰嚭,寡人要同太宰商议运河度支。”

王予晨风属镂。

 

正寝空阔寒凉,血腥浓重。

少姜伏王身上,抽切不止。

 

晨风执伯嚭发,架属镂于太宰颈上。

王不听太宰哭:“子胥不愿杀尔,子胥错也。今子胥已去,寡人正之。”

晨风断太宰颈。

次日,王命王孙骆太宰。

 

晨风轻步上前。

王声如游丝:“莫悲。。寡人此去面见相国,复受教耳。”

少姜泣曰:“女子身,是否皆受此苦难?”

王不答,抚少姜发,如抚幼童。

 

破神盟三日,王命人遍寻城内宫中,寻获相国尸身,方得身首合一。

来悼者络绎不绝,姑苏城遍闻哭声。

王亲为相国守灵,令晨风取吴王剑。

 

晨风跪于榻前。

“王上,胥剑沉重,且由臣代持。”

“无碍。。胥剑之重,不及寡人思胥之重。”

 

王扶棺而泣。

晨风递王剑予王。

王自相国手中取胥剑,以吴王剑换之。

 “今汝持寡人剑。汝剑需待寡人送予汝也。”

 

待夷光扶少姜出,晨风置剑于王身。王握之。

晨风跪曰:“请王赐晨风殉葬。”

王不准,赐晨风属镂:

“寡人遗琼、瑾于世,由晨风代为守护。待二女成人,汝且来见吾。”

 

破神盟十一年,王孕璋。产时血崩。

 

伍相坐于榻前,取胥剑,交王剑于王上:“胥剑重矣,汝持不住半刻。吴王剑轻若无物,臣特为少君锻也,何来将其给臣。”

王曰:“见剑如人,寡人承血脉时,便能恨你。”

伍相执王手不语。

王曰:“寡人未负姬吴,却有负你。”

伍相曰:“少君从未负吾。”

王叹:“扶寡人起,寡人带你去见今日姑苏。”

 

凶时即刻,万籁俱寂,月辉满地。

晨风跪地而泣。

 

破神盟十一年,吴王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