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五伏|性爱录像中

Work Text:

面前的五条悟刚洗过澡,俯下身和黑发少年抚摸亲吻,没擦干的水珠顺着头发时不时落到他身上,起初的两滴还泛着凉意,没一会就随着极其暧昧的空气升起烫热温度。这时候他的头发是塌下来的,细软的银白发丝浸出海盐柠檬的香波味道,没什么棱角的脸看起来极幼,弯起的水蓝色眼睛盯着伏黑惠。这让他想起第一次看见五条悟没有戴眼罩的时候,大概是九年前。

现在少年人的身体已经非常适应性爱了——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于五条悟。伏黑惠躺在他的身下,乖顺地把自己折起来,向着五条悟毫无顾忌地打开,柔软的肚皮脂肪挤出一点肉肉的痕迹,五条悟抓着他白皙的小腿挂在肩膀上。这是已经做好前戏了,途中勃发的阴茎逆着阴部的毛发慢慢翘起来,伏黑惠找出避孕套,手指团成圆圈状,顺势套弄一会阴茎之后给他戴上。

完全勃起的的阴茎很大,伏黑惠看得眼热。圆润的肉红色龟头抵在入口周围磨蹭,被戳得轻微凹陷的软肉感受到阴茎的热度,草莓味的润滑液体从已经扩张好的肉穴流出一些,跟着五条的那根东西蹭湿了他的屁股,这下四周又飘出一点甜腻的果味。伏黑惠觉得屁股里很痒,心里也被拨得发痒,但是面上不显,只是等不及想要被填满的后穴很诚实,泛着粉色的穴口不停地收缩,好像要隔着空气把面前的鸡巴吸进去。

直到看到五条悟的笑才知道对方在等他示意最后一步,小腿蹭了蹭对方的脖子把他压下来,凑到耳边含糊地说了句快点进来。

“惠自己撑开。”

伏黑惠听话地把手伸到后面,两指按在臀缝撑开穴口,方便五条悟单手压住他的大腿插进来,手指顶端因为发力泛着一点白色,另一只手稳当当地握着手机,早就打开的摄像头对着两人交合的地方,被撑开的肉红色的肉穴形成一个小小的圆,正在把五条悟的阴茎吞进去。这时候他们都忍住声音,房间内只有这根烫硬的阴茎搅着润滑液进入伏黑惠身体里的淋淋水声在响。

比起湿滑的甬道,更热的是生生凿进来的肉棒,才塞进来半根就变得更大了,这让五条悟得用腰部发一点力才能继续,还没能习惯更粗大的硬物的肉壁被迫夹得更紧。

变态老师。伏黑惠在心里忍不住骂。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里直白的超写实版性爱录像,像他平日里收到公务的文书一样表情严肃,如果不是他的鸡巴硬得要死、脸上还泛着奇异的潮红的话。

已经不记得他们做到第几次的时候五条悟开始录制视频,说要给性爱增添情趣,其实就是让有这种癖好的五条悟更兴奋而已。柱体碾着穴肉的每一个块神经都诚实清晰地传到大脑——五条老师的进来了、好胀,好热,好舒服。意识到这点的伏黑惠没办法否认,脸因此充血发红,泛起潮热的湿意,圆润的脚趾连着紧绷的脚背翘起可爱的弧度,两条腿想把五条悟夹的更紧一点。

无论多少次,这种熟悉又疯狂的、由饱胀的不适变成满足的快感,都让伏黑惠离自我的概念更远一点。两条胳膊都贴在床上抓住被单,尽可能压下喘息和害羞,试着讲话尽量来减轻下体被入侵的实感。

“老师,总是隔着镜头、做....看得清楚吗...”

说完又觉得很傻,人家好歹还有六眼,平时戴着眼罩也不会影响视物,估计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自己的那根东西该往哪里塞。

“很清楚哦,还能放大,我要好好拍下来。”

五条悟在奇怪的地方认真回答起来。整根埋入就被裹住的感觉太好,皱壁上充满弹性的软肉都在吸他,仿佛在催促着自己捅得更深更用力,稍微一动阴茎就感受到身下人的颤栗。

“说真的,这样很变态…”

“啊啦,惠君也是同意的...嗯.....”五条悟抬起他的腿,阴茎退出来一点,白嫩的股间连着看起来营养不太够的大腿,衬托他的粗大阴茎更加健硕。手机对准之后开始缓慢地、小幅度抽动起来, “这是情趣呀情趣。”

“嗯.....如果这些视频被人发现....你一定会被PTA告上法庭的。”

肉穴很快热烈回应着收缩起来,比五条悟抽插的频率要快,紧窄的甬道似是抚摸按压,又像是无意识地求欢。

“倒不如说惠会先社会性死亡吧....像我这样多金又帅气的好男人,到时候就会说是你先勾引我....每晚像这样、翘着屁股吃我鸡巴的视频就是证据哦....”

“无良老师......”

他总是最厉害的诡辩家,伏黑惠上面的嘴说不过他,报复地用下面的嘴使劲夹了他一下,被紧紧箍住的快感刺激得他前段流出一点腺液。

“唔.....惠等不及了吗....抱好大腿,”把伏黑惠的腿从肩膀移下来,“我也忍不住了,让我好好操你。”

伏黑惠用手扶起自己的腘窝,屁股跟着吃对方性器的肉穴抬得高高的,五条悟提着他的大腿,半跪在床上开始发狠地顶弄,整根抽出又没入。胯骨撞上臀肉的交媾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啪啪作响,后穴分泌的液体混着润滑糊到五条悟的阴毛上,酥麻的感觉从粗鲁的抽插中绽开,他有点抱不住发软的腿,和刚进入的被填满的快感不一样,爬坡似的传到四肢百骸。

其实要录像的话后入会比较方便一点。还没发育完全的男孩稍微有点瘦弱,一只手也能抓着腰疯狂顶入,又肥又软的臀瓣凑上来的时候就能听到伏黑惠埋在枕头里的呜咽,那一听就是爽得要死,还扭着腰吸得都要把阴囊塞进去,最后射在腰窝上的话会让他再硬一次。

不过这样会看(录)不到伏黑惠的脸,想了想还是这样比较好。

没有人抚慰伏黑惠的阴茎,他自己似乎也忘了面前还有那么一个能让他近乎能双重高潮的东西。随着五条悟的粗暴的顶弄已经完全翘起了,滴着透明的前列腺液,跟着他整个人一撞一撞的晃着,甩到两个人的腹部。五条之前说他不仅是咒术很有天赋,用前列腺高潮也很有天赋,毕竟他现在已经只用后面就会被插射了。

 

“老师.....呜呜...要、要射了.....”

五条悟次次都顶到他敏感的地方,活塞运动很快能让伏黑惠投降,夹着他的地方更热了。知道他快要高潮,又把手机摸回来,一下又一下往那块凸起的软肉进攻,伏黑惠抬着屁股迎合,又被他撞得快要散架,眼泪都挤出来,大力地呼吸,两个人交合的地方被撞得发麻。

竖起的阴茎只稍微射了一小股精液,剩下的精液是流出来的,五条悟撞一下就流出来一点。快感到巅峰的时候伏黑惠浑身痉挛,后穴潮吹出更大一股透明液体,热流浇在五条悟还在抽插的阴茎上,铺天盖地的快感疯狂入侵,只得胡乱地呻吟,把五条悟抓得紧紧的。

“呜.....老师....哈啊....好、射....射了......嗯啊.....”

“年轻人就是活力满满呀,”精液顺着半软的阴茎滑下来,五条悟帮他撸了几把,榨出最后一点精液,身下的人不停地颤抖。

“哈啊.....我还以为老师.....人到中年,射精障碍了....”

射过的伏黑惠爽完了,自己屁股后面还埋着五条悟没射的阴茎,刚高潮过的后穴正处在不应期,觉得这个突兀的东西又硬又烫,有点大过头了,伏黑惠扭着腰,手摸到交合的地方抚上根部,想把阴茎从身体里拔出来。

“这是持久力呀持久.....刚刚还吸着我的东西流水,现在用完就不要了,这样老师可是会很伤心的....”

“.....那你....等一下再动,稍微有点....”

“算了....这次老师我有好好戴套,让我射在你的脸上好不好?”

熟悉他的伏黑惠非常清楚,这半是询问的调笑语气并非请求而是通知,总之今天的五条悟可能在为没有口交感到遗憾,也可能是没有中出他的机会,性爱录像的时候他会想到很多花样。

“好吧....”

得到允许的五条悟退出来,一把搓下乳胶制的透明套子跪在他前面,抬着脸张开嘴的伏黑惠像等着投食的乖巧小狗,不过面前的主人只能给他白色的浓稠精液。射精边缘的阴茎泛着红亮水润的光,贲张的柱身浮现出一点筋络,鼓胀的龟头昭示着主人的性能力,饱满的囊袋里装的就是他要给伏黑惠的亲密礼物。

熟悉的腥膻味扑面而来,随着对方的套弄直直地打在脸上,不算热的精液让伏黑惠有种被烫到的错觉。说实话比起自己的精液味道他闻的更多的是五条悟的,但通常口交是在插入前,完事之后五条老师就会帮他扩张后面,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让他目前空虚的后穴又有点蠢蠢欲动,不着痕迹地挪动屁股下意识收缩穴口。

“不好,都怪惠,我好像又要硬了。”

面前这个平日里不怎么听他话的学生总是意外地配合他的性事,包括他拍完整个颜射的片段,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他刚刚射出来的新鲜精液,射到嘴里的精液被舌头一卷直接吞掉了,还有一些顺着流下来的张嘴接住了。五条悟看得脑子和下体一起充血,看着他又在扭腰,非常明白这是在邀请自己。

“再做一次吧,这次我会帮老师口交的,”黑发少年弯了弯眼睛,脸因为做爱被熏成粉红色,绿色眼珠透出一点狡黠,伸出的肉粉色舌尖还挂着没有吞下去的精液,乳白色的非常刺眼。手圈成平日里扶着阴茎口交的圆圈状,习惯性翘起一点小指,“不射的话就可以再插一次哦。”

“没问题哦惠。”

连五条老师也拿他贪吃的学生没办法,这次他打算放下手机好好喂饱伏黑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