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特调

Work Text:

凌肖x原创女主

 

——以下正文——

01
“是不是早就想这样做了?“
凌肖的手按在我的头顶,他的半掌手套摩挲着我的发顶,沙沙的声音擦过耳膜,很清晰,让人心尖儿发麻。
我无法回答他,因为我的嘴正被他堵得严严实实。
男生扣在我头上的五指用了点力,我知道他想让我加快点吞吐的动作,但他肯定也看得出自己的尺寸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困扰”。
这个混蛋。
平心而论,他的味道还不错,但我没让他如愿,慢条斯理地退了退,放开他的时候,舌头故意敷衍地裹住他的性器,湿润的舌尖在他的马眼上轻轻顶了下。
不出所料,头顶传来男生的闷哼,银亮的一丝牵在我被他操肿的唇瓣和龟头之间,牵出一道银色的弧线,然后断掉。

Live house的男士卫生间,墙上荧光粉绿两色的霓虹灯管亮度有限,在男生俊俏的脸上映出的颜色暧昧又好笑。

02
Isolated乐队今晚在这里有演出,预售的票早在刚放出的时候就售罄了,现场早早就来排票的也大有人在——作为一个刚刚在这里工作了一周的新员工,可以单独“享受”到这位贝斯手,简直是意外之喜。
原本,吧台才是我今晚的岗位。
Isolated表演的最后一首歌结束的时候,舞台上的这位贝斯手指了指我,远远做了一个举杯喝水的动作。
作为Isolated的乐迷,我当然能够解读他的信号。
不过一旁的老板也好心地多嘴:“那小子要他的‘可乐特调’。“
不就是可口可乐加百事——
塑料杯里滚入冻成红唇形状的冰块,我将冒着甜蜜气泡的液体注了进去。

分开眼神透露着爱慕的狂热人群,来到吧台的贝斯手同老板点了下头就当打过招呼,然后从我手里接过那一大杯“可乐”,一饮而尽。
紧接着,修剪精致的断眉皱了起来,他问我:“这什么东西?“
我挑眉回他:“可口加百事,基底是我特调的。“
“难喝。“
他拧着眉头下了评语。
我不甘示弱:“但效果也许不错。“

男生浅色的眼睛里光影变换,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这五个字的意思。
双手按在吧台上,Isolated的贝斯手凑近我,音量降低,笑容危险又诱人:“来吧,趁我心情不错。”
他笑的时候隐约露出尖尖的虎牙,像鲨鱼捕猎时的微笑。

03
忘了说,迷你裙是今晚所有女生的dresscode。
膝上17cm。
嘶,按照刚才的目测和“口量”……凌肖应该也有17cm吧?
“想什么呢?“
那位贝斯手用手背拍了拍我的脸:“时间有限,等下进来人,你不怕?“
“没关系啊,正好让他们羡慕一下。“
我承认我嘴硬,也承认我更贪恋和他作乐的机会,所以嘴上还击,身体还是诚实的,男生的双手扶在我腰侧,抱我坐上了洗手台。

大理石的台面冰凉,背靠的镜面也冰凉,我有点不适地扭了扭屁股,但我相信,很快我和他就能热起来。
迷你裙短到坐姿就足以走光,凌肖动作自然地跻身在我张开的双腿间:“套呢?”
“没有。“
我笑眯眯,食指尖在他那根正在我大腿根上厮磨的粗大顶部点了点:“还敢来吗?”
“怕你?“
他眯眼,学着我的食指的动作,在我的衬衫第三颗纽扣上点了点,然后灵巧的指尖轻易解开了那颗扣子。
黑色蕾丝胸衣包裹的饱满胸脯好像暂时没有获得他的青睐,男生并起食指和中指,从我的胸罩里夹出一片铝箔包装的小玩意。
“我自己来,还是你帮我戴?“
我啧了一声,手口并用撕开了套子的包装,“你怎么知道在这儿?老手了吧。”
“笨,”凌肖瞄了一眼我的超短裙:“你浑身上下没别的地方能藏了吧?唔……快点儿。“
套子上的润滑油被体温熨热,我很容易就帮他穿戴整齐,也沾了自己满手的润滑油。
双腿被他强硬地分得更开,迷你裙的裙摆翻在小腹上,我拨开底裤,早就露出早就湿淋淋的小穴,挑衅地邀请:“试试能不能在被别人发现前,把我干到高潮。”

“呃嗯……“
我被他顶得一窒,肉壁下意识地缩紧。
看来刚才大话说得有点早,男生操进来的时候太凶,像他在舞台上的时候一样,锋芒毕露一点没有收敛的可能。
他好看的眉又皱起来了:“啧……别那么使劲夹我。“
我伸指勾住他脖子上的choker,把这个混蛋扯近了点:“你是不是差点秒了?”
“你话真多。“
男生捧住我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深顶:“怎么才能堵住你上面的嘴?”
回答都是多余的,我伸臂圈住他的脖子,堵住他那张同样话多的嘴。
真奇妙,唇舌交融的时候,门外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像被一只无形的手调低了音量,耳朵里只剩下我和凌肖交换口水的声音,色气而湿润。

他闭着眼吻我的样子简直性感得一塌糊涂。
大脑因为接吻开始缺氧,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他的唇瓣,全世界都变成了荧光粉和荧光绿色,在他抽插的频率里混成一团美妙迷幻。
实在是太刺激了,不是吗?
——和我的偶像在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公共场所做这样快乐的事。
——一想到这个,我就兴奋得想要高潮。
我再一次抓住他的choker:“凌肖……“
每个人多少都有些不可说出口的性癖,比如我……天知道我有多少次意淫着戴着这条黑色皮质choker的凌肖,在演出的后台和我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今天美梦成真,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肉穴绞紧了凌肖,他被我的紧缩迫得发出长长的鼻息,半是警告半是提醒:“喂,不许这么快高潮……“
男生说完忽然放缓了动作,然后居然整根退了出去!
“你干什……“我气得想咬他近在我眼前的喉结。
“干你,别急。“
衬衫被他解开了,胸罩有些粗鲁地被推了上去,凌肖俯身咬住我早就挺立的乳头。兴奋的粉红色肉珠被他恶意地叼住扯动,快意非常。
凌肖显然是想延长我们这场临时起意的作乐时间。

五指插入他的发间,可我只觉得胸前的慰藉无法填补发痒寂寞的肉穴。伸手握住那根仍旧直挺挺的凶器胡乱撸了几下,我舔了舔唇,喘得自己都觉得脸红发烧:“呜……凌肖,进来……”
我骗他的。
几乎是他再一次进来的瞬间,我就将腿紧紧盘在了男生的窄腰上。
因为靠得近,皮衣上的铆钉映出我变形的脸孔,高潮来得又快又猛,这种眩晕感能让人体味传说中的“小死”滋味。
“……靠。“
发现被我骗到,贝斯手的低咒竟然让我觉得有些好笑,可他也不得不加快了操弄的速度,贪恋享受我正在高潮痉挛的甬道。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我想要向后靠上镜面,稳住被他用力快速顶撞的身体。
然而出乎意料地,一只手抚上我脑后,隔开了我和那扇冰凉的镜面。
我睁开眼——
他用这个姿势,操我操得额角渗汗然后射精的样子,居然比刚才吻我的时候令人心动一万倍。

04
“Isolated一会是不是还有返场啊?“
“会的吧, 毕竟人气那么高。“
门外传来两道男声交谈的声音。
“……来人了。”
凌肖的嘴角挑了起来,他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拍了下:“……搂紧我。“
“你……呃嗯……!“
他刚刚“首发”过的肉棒还插在我的身体里,就这样从洗手台上抱起我,闪身进了卫生间最里面的隔间。

“诶,对,今晚吧台那个妹子,你看见了么?“
“早打听过了,新来的,不好搞。“
外间那两道男声叽叽咕咕,两人“放了水”,紧接着“啪”地一声,是打火机点燃的声音。
“刚才看她好像跟Isolated的人走了,你说他们干嘛去了?“
“还能干嘛?指不定上哪打炮去了!啧,那胸,那屁股,眼馋!“

把我放坐在马桶的水箱上,凌肖把套子打了个结扔进纸篓,我瞄了一眼,发现他刚刚发泄过的性器好像并没有获得完全的满足。
溜下水箱,我贴近凌肖的耳边,呼出的气息拂过他的耳垂:“你在台上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我?”
问题出口我就有点后悔,这是什么蠢问题啊?
——现场有那么多人。
——他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更不会知道,Isolated的每一场演出,我都会到场。
胡思乱想很快被打断,接下来我也没有时间发问——
凌肖的食指和中指探进我口中,他的指尖有松香的气味,那是操弄弦乐器的人独有的味道吧,可我不喜欢。我还是更爱他嘴里刚刚喝完可乐的味道,甜甜的碳酸饮料滑进喉舌,丰富的气泡在口腔里密密麻麻地跳跃。
“唔唔……“
被我含在口中的两根指头挑逗地捏住我的舌尖,津液因为没有即使吞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但……谁怕谁啊?
我像刚才给他口交一样,含吮着凌肖的手指,很快,挤进我并拢的双腿间的坚硬就在告诉我,他刚才果然没有尽兴。

浓郁的烟味飘进单间,外间吞云吐雾的两个家伙还没走。
“我跟你说,那妞儿娇娇小小的,抱起来顶在墙上操,绝对爽!“
“让你说得我都要硬了,一会出去看看她回来没,要是那个贝斯手没喂饱她,咱们俩……“
“在这儿就能给她办了,让她跪在马桶上,从后面上她……“
“……好玩,要不要试试?“
下一秒,凌肖抽出了手指,他翻转过我,让我并起双腿跪在了翻下来的马桶盖上。他居然是想按照外面那两个男人的下流意淫来和我做爱——
拨开我因为高潮过还没完全闭合的两片花唇,我知道穴嘴一定会很快因为他的亵玩泛出水光,凌肖玩儿似的拨弄了一会儿,虽然没直接插进来,可他挤进我股缝的肉棒,显然已经再次兴奋起来。
外面的男声还在继续:“奶子那么大,做的时候肯定晃得厉害,手感绝对一流!“
“……嗯,手感确实不错。“
贝斯手用最低的音量附和着那些淫秽的妄想,然后他俯身,用力掐握住我的双乳,乳肉在他指掌间变成了香暖的雪堆,乳头从他指缝里露出来,被皮革手套的边缘刮擦得硬实殷红。
没办法,这种怕被人发现的紧张心情和偷情的肉体快感叠加在一起,实在是太爽了。
腿心被他磨蹭得酥软难耐,不用看我也知道自己湿到什么地步,我咬住唇瓣侧首催促他:“凌……呜……“
“嘘……别出声。“他捂住我的嘴:“你还真想让他们进来和我一起玩你?”
我一窒,他唇边的笑容恶质得很,摆明了在说如果真的被人发现,他也根本没在怕的。
混蛋。
数不清是今晚第几次腹诽着骂他,我却将双腿分得更开,阴核还因为兴奋肿胀着,食指和中指分开肉瓣,露出翕动的水穴。
我有脱毛的习惯,光洁的下体不会有阻碍视觉的困扰,我很确定,这个姿势,他能清楚地看到我有多渴望他。

外间的交谈声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我并不知道,也许是耐心用尽了,凌肖在欲望的催促下顶得又快又用力,膝盖被坚硬的马桶盖硌得生疼,“啪”地一声,是他的手掌拍在我的臀肉上——
不疼,我感觉不到疼,因为所有的感官都汇集在了我们交合的位置,大脑皮层因为这场性爱战栗兴奋得颤抖狂喊。
也许卫生间外的人都能听到我的叫声,到后来他真的把我抱起来抵在墙上操,那个时候我已经管不了那许多,理智早就被挤压出了大脑,我根本记不清自己在这小隔间里到底高潮了几次。

05
理智回笼,我坐在马桶盖上,伸脚在他膝上踢了踢:“你该出去返场了。“
发出声音的时候,我才惊觉自己的声音因为刚才做爱时的呻吟浪叫而变得又软又哑。
“不着急。“
他蹲下来看着我,我很好奇,因为那双浅色的眼睛里的热情并没有熄灭。
“下个月底我们在Legend有演出,你的票,我直接寄到这里。“
我愣住:“你怎么知……”
“你这是什么蠢问题?“
凌肖用拇指抹了下唇角:“我的每场演出你不是都会来吗?”
“……“
原来他……
我抿唇,努力不让唇角上扬的幅度被他发现。

不再等我的回答,凌肖站起身,戴着半掌手套的大手再一次轻轻按在我头顶。这一次他故意揉乱了我刚刚整理好的发型:“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走了。”
推开单间的门,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弯身按住我的后脑勺,在我唇上响亮地啵了一口,露出一个能看到尖尖虎牙的笑——
“你的特调,还少了这个。“

 

——「特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