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言白】尋守

Work Text:

清風拂起碎草,鳥語花香昭告著無可計量的平和,幾個年幼的小花精圍繞在少女身旁,早已經成年多時的少女是這附近難得一見的成熟花精,她在數千年前還只是地面上一株不起眼的藍玫瑰,得貴人相助才得以化形,她活了很久很久,見證人類引領的世界無數的朝代更迭,也目送了來來去去的生離死別。

「花姐姐!今天要講什麼故事?」

這似乎已經成了午後的慣例,沒有花茶、沒有甜餅,只有嘰嘰喳喳的小花精們閒來無事不願與太陽為伍,躲在樹蔭下聽這位花精姊姊說古。

「欸……我想想……就來說說黑龍尋愛的故事?」

「黑龍!是那個黑龍嗎!」

「這也是花姊姊看過的故事嗎!花姊姊看過黑龍?」

幾乎是那個名詞出現的一瞬,小花精們立刻群起亢奮,抓著少女淡彩的衣襬就差一點手勁大到可以扯破個尾巴,這怪不得他們,年幼本就心性活潑,更不用說黑龍這個詞代表的已經是個象徵,神一般奇蹟的存在。

只要是仙、妖、獸、精都知道,五千年前的仙妖大戰,並非神仙與妖魔的戰爭,而是仙獸與妖獸的戰爭,帶來災厄與疾病的凶獸們衝破了千年萬年的結界一舉擾亂人間,不過寥寥數時,天地變異,民不聊生,守護百姓的仙獸出山平亂,在人類們不斷祭祀祈禱的日子裡,仙獸與凶獸的廝殺未曾止息。

黑龍便是在那場戰役裡流為傳奇的人物。

幾乎沒有人見過傳說中的黑龍,對他引為流傳的奇蹟是他召來大水天河鎮壓被困起的凶獸,那日海天一線,久遠不見的蔚藍天空籠罩著散不去的烏雲密布,卻在升騰的水靈之下,衝破濃雲,晨曦如聖光般打在半空中的一尾黑龍身上,那刻,普天之下的眾人無不如見證神蹟般跪拜。

但這傳說中的黑龍,卻在那日之後再也不見蹤影。

黑龍並非消失無蹤,實際上鮮少人知道的是,在這場戰爭之間,黑龍也曾經險些沒命,當時在深林裡一隱蔽泉水,浸在冷泉裡的黑龍緊密著眼,身旁的神獸妖精們守著被災厄侵蝕的男人,半身人形半身龍形的男人喚不回意識,冷汗遍布他的面龐,英氣也被蒼白削出痛楚與扭曲。

該如何是好?

上古凶獸造成的傷絕非善類,搜刮來的靈藥靈草大肆用下也不見幾分效果,濃重的瘴氣無時無刻磨滅著漫長的生命,每一聲壓抑不了的呻吟都加劇著不安與無助,空氣中被窒息的無力感束縛。

黑龍是這次戰役中仙獸方最強大的存在,諒誰也無法想像少了他不單單論戰況的危急性,更是整體士氣的低迷,到那個時候,才真正是天崩地滅。

「可是花姐姐!後來黑龍不是出來拯救了整個世界嗎?」

「對啊!那一定是有辦法救了黑龍吧!」

沒錯,必然是有人想出了法子救了瀕死的黑龍。

那是黑龍的戀人,世界上層精的最後一隻瑞獸麒麟。

「黑龍有戀人?」

「明明所有人都說黑龍是個孤僻又神秘的英雄,他有戀人為什麼沒有人知道?」

他有,他真的有,不然這個故事也不會是黑龍尋愛了,但是他弄丟了他的戀人。

尋常途徑救不回黑龍,但總有些借命借劍的手法,麒麟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隻麒麟,在那個災厄的年代,象徵祥瑞的神獸多耐不過日漸衰退的世界,依循著天道而逝,那隻麒麟是其中唯一的例外,他走到了戰爭的最後,在哀鴻遍野中咬緊牙抵抗天命撐了過去,卻見不得戀人痛苦難耐的消亡。

瑞獸象徵的是和平,他可以帶來福運、安康與新生。

捨不得黑龍就這麼喪命,若總該有一個人死,麒麟由著性格與守護的天性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自己,這不僅是私心,也是為了仍在水深火熱之中的世界得以平息,帶來新生的麒麟換來了黑龍的安康身健,卻葬送了這個世界上最後一隻瑞獸的存在。

「欸──!麒麟就這樣死掉了嗎?那黑龍要去哪裡找他?」

「花姐姐妳騙人的吧!這樣的結局我不要!」

慢點,總是有辦法的,總是有辦法。

終結了戰亂的黑龍跑遍了大江南北,天高海深,尋了神佛、尋了古獸、尋了仙妖,試了秘寶、試了仙丹、試了禁術,他忘不了當自己久違地感受到通體舒暢,睜開眼卻見著戀人即將消散的模樣時有多心痛,他來不及碰觸哭得一蹋糊塗的人,來不及擁抱他、親吻他,錯過了彼此最後一瞬的交心。

縱然是救世的仙獸,黑龍也是有私心,他不放棄地走至忘川盡頭又無功而返、哪裡聽聞大喜之事便遠觀凝望有無一抹白影,他耗費了數個千年在各個地方迴盪,他用每一個夜晚同不知何處的愛人述說日夜的點滴。

傳說中的黑龍就像消失了一般,卻在自己的時間裡迷走,他只願再見麒麟一面,卻深刻明白僅僅一眼儼然不足。

直到有一天,有一株在許多年前偶然被黑龍的淚喚醒的小花,跌跌撞撞地找到了幽走各地的黑龍,告訴他千迴百尋仍無果的辦法。

幽深秘谷、百花齊放,藍色的花在谷底映出幽光,圓圓的蛋在強大的靈力下逐漸成形,微弱的心跳鼓動著失而復得的心,神秘的小花告訴黑龍,這是只有花界才知道的祕法,如若花果們願意感動綻放,便能扭轉乾坤。

「所以……黑龍找回了麒麟?」

「麒麟是卵生的?」

「找回來就太好了!接著就等麒麟孵化出來,他們就可以長長久久的在一起了!」

黑龍也的確是這麼想的,他帶著麒麟蛋回到了兩人的家,一處深山雲海中的木屋,屋前一潭清泉澄澈、屋後綿延雲海繚繞,他將麒麟蛋放在房間內每日用靈力細心呵護,他給麒麟蛋用布搭了張小床就放在他們的大床上,他日日對著只會偶爾晃動回應他的麒麟蛋說著無傷大雅的日常小事。

仙獸的日子太過漫長,他們的每一天都尋常無異,彷彿是被圈在一個輪迴當中天天過著百般相似的生活,但黑龍不膩,他只怕麒麟膩了,於是他帶著圓圓白白的一顆蛋出遊,他們走過初次相遇的地方、走過告白的紀念地、走過首回約會的場所、走過爭執又和好的角落,他說了他們見面時的故事、說了被捷足先登讓麒麟告白的無奈、說了第一次約會的無措、說了吵鬧的幼稚事兒。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走遍了整片大地,直到繞了一大圈,走回他們的家。

長年沒有打掃的屋子在靈力的掃蕩下很快又恢復了整潔,幾千年的時間無法改變黑龍望著那顆蛋的柔和,他將麒麟蛋放在那張溫暖的小床上,指尖輕輕點了點還會晃動回應的蛋殼,硬梆梆的觸感冰涼,他就像每天午夜時分一般對著這顆蛋說話,柔情似水的聲音絲毫不像傳聞中肅穆冰冷的仙獸黑龍。

『破殼吧,我知道你等很久了。』

低沉的嗓音嘶啞著溫柔,像是要回應他的話一樣素白潔淨的蛋發出啪的一聲,頂端處的一抹裂痕隨著更多聲脆響蔓延開來,有什麼在努力掙開蛋膜的守護,溼答答黏呼呼的小腦袋嘆了出來,雛鳥情結一般地對著第一眼見到的人發出無知的親暱。

黑龍抱著初生的小獸破卻了他冰霜般的面具嘶聲力竭地哭吼,整片山林的河水夜露都彷彿受到他的感召起了漣漪,不曉得為什麼眼前的人要哭的小傢伙輕輕啄了啄把自己抱得緊緊的黑呼呼的傢伙,上古仙獸的淚水彷彿沒有盡頭,也許天底下哪條一夜之間降臨的河水便是由他闢成。

「為什麼黑龍要哭?他找回麒麟了不是嗎?」

「他是不是開心到哭了?那麒麟還記得他嗎?」

「所以花姐姐,黑龍和麒麟現在還在哪個地方一起生活嗎?」

少女拍了拍幾個好奇的小花精,指了指天邊已然昏黃的夕陽,暗示了故事時間的結束,在群起耍賴不成下,午後的故事時間淡漠,昔日被點化的小花坐在石頭上,回想著那隻傳奇的、聰明過分的黑龍。

他或許在看到遍地盛開的藍玫瑰時就已經看破了最後的結局,距離麒麟存在的年代太久的花精並不知道麒麟並非卵生,她依舊記得抱著那顆蛋離開時向來面無表情的人眼底溢滿的溫柔有多麼綿長,一場延續百多年的騙局成了美好的黃粱夢。

被眼淚點化的花精是因著對眼淚的主人心心相惜的感動才成形,單純的藍玫瑰接收了眼淚、蒸發了悲傷。

她不知道當年助了自己一臂之力的黑龍如今身在何處,也許他還在尋覓著又或者等待著下一場太平盛世引來一隻嶄新的麒麟再續前緣。

但她記得自己被賦予的意義:

她是他相知相惜的宿命,

是奇蹟與不可能實現的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