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许墨X我】你听得到

Work Text:

 

 

“老板,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悦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拉开车门,小心翼翼地将肩头的男人扶进车内,又抬头看向驾驶座:

 

 

“师傅,麻烦您稍等一下。”

 

 

握着方向盘的中年人望了望后视镜的我,了然地点点头:

 

 

“小姑娘,不着急。”

 

 

我带着歉意笑了笑,正要转过身,手却被悄然拉住:

 

 

“别走。”

 

 

从未听过的,软绵绵的声线传入耳畔,空气中浓郁的酒气夹杂着淡淡的青草香。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靠在小臂上、男人略显凌乱的碎发:

 

 

“我不走,许墨。等一下我们一起回家,好吗。”

 

 

许墨眼睫微垂,眉宇间蹙起一座小小的山峰,仿佛在思考什么困难的课题一般。

 

 

无声地勾了勾嘴角,我抬起小指圈起他的几丝软发,百无聊赖地绕在指尖,耐心等待着许墨的答复。

 

 

短暂沉默后,他慢慢松开我的手,乖巧地点了点头:

 

 

“嗯。”

 

 

这个样子的他,倒是第一次见。

 

 

忍不住又摸了摸许墨的脑袋,我才关上车门朝悦悦走去。

 

 

和很久之前去Petrichor的团建不同,这一次的许墨,从头到尾似乎都很放松的样子。

 

 

这样也好。

 

 

至少在临别前,能多留存一些属于我们的美好回忆。

 

 

再和他所说的那样,好好带着这些记忆,与未来的我们重逢。

 

 

 

独属于女孩的柔软悄然离去,许墨半倚在冰凉的车窗上,抬眼望向不远处那唯一的色彩。

 

 

威士忌的微醺透过他温热的鼻息,与带着凉意的空气相撞,泛起一阵氤氲。

 

 

连同映于瞳孔的那抹身影,也逐渐变得模糊。

 

 

半晌,许墨坐直身躯,缓缓阖上眼。

 

 

他忽地想起以往自己所观察的,那些于深夜酒吧四处徘徊的人。

 

 

乙醇随着时间融入血液,逐渐代谢所带来神经上的麻醉感,悄然抑制了大脑皮层。

 

 

同时也使那些原本藏于许墨内心深处,本不该消耗时间去思考的问题,涌上心头。

 

 

失而复得的女孩,又一次要离开他的世界,独自面对未知的危险。

 

 

会担心吗,会害怕吗,会......想她吗。

 

 

与那次一模一样,甚至更为强烈的情感难以克制地汇聚于左胸处,牵扯起一阵陌生又熟悉的痛苦。

 

 

“呵.......”

 

 

许墨自嘲地笑了笑,侧头望向车窗外那抹熟悉的背影,映着色彩的瞳孔盈满眷恋。

 

 

问题的答案,早就很明了了。

 

 

半晌,他抬起手臂遮住眼帘,嘴角勾出一丝无奈。

 

 

他已经开始想她了。

 

 

 

“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听着我的答复,悦悦眼神不禁黯了黯:

 

 

“老板——”

 

 

“好啦。”

 

 

捕捉到小姑娘微红的眼眶,我笑着上前一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今天玩得开心吗?”

 

 

怀里的小脑袋轻轻动了动,半晌,悦悦抽了抽鼻子,露出一抹微笑:

 

 

“嗯,火锅很好吃,KTV也很好玩。还有,老板和许教授唱歌还是那么好听!”

 

 

听着她认真的语气,我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

 

 

“那还是多谢你们,一如既往地捧场了。”

 

 

顿了顿,我下意识地回头,望向不远处车内的许墨。

 

 

他的手似乎是搭在前额上......是哪里不舒服吗。

 

 

“老板,快去照顾许教授吧,他今天可喝了不少。”

 

 

回过神来,悦悦调皮地吐了吐舌,知趣地转过身准备离开。

 

 

“悦悦,谢谢你。也替我转告大家,谢谢你们每一个人......晚安。”

 

 

脚步顿了顿,悦悦朝我摆了摆手,却没有回头:

 

 

“知道啦......老板晚安。”

 

 

 

坐进车内,我匆匆向师傅说完地址,便凑向一旁的许墨:

 

 

“许墨,我回来了。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抬手碰了碰他泛红的脸颊,下一秒,我的手便被温热的掌心所包裹:

 

 

“怎么去了这么久。”

 

 

许墨凑向我耳畔,湿热的鼻息伴着微醺的酒香,若有若无地沿着耳廓勾勒。

 

 

与以往一般温柔的声线,带出几丝少有的缱绻,似乎还有些许孩童般的不满。

 

 

伸出另一只手贴上许墨的前额,他顺势缓缓靠在我的肩头。

 

 

发梢刺得脖颈一阵发痒,我不禁打趣道:

 

 

“怎么,许教授吃醋了吗?”

 

 

许墨握住我略显冰凉的手,温热的脸颊与我微凉的掌心缓缓相贴:

 

 

“嗯。”

 

 

我正想调侃连女生的醋都吃,却听到他继续道:

 

 

“至少今天……”

 

 

许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声音戛然而止,身躯似乎僵了一瞬。

 

 

心尖泛起一丝苦涩,我抿了抿嘴唇,笑着问道:

 

 

“今天什么?”

 

 

肩头的男人没有再说话,呼吸愈发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这个家伙,今天大概真的有些醉了。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又小心翼翼地勾起几丝碎发,绕在指间转圈圈。

 

 

细软的发丝温柔地来回穿梭,若有若无的触感不禁使我微微失神:

 

 

“......对了,这样靠着似乎不太舒服。”

 

 

回过神来,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慢慢托住他的脑袋想让他躺在腿上。

 

 

“没事。”

 

 

慵懒的声线陡然响起,许墨撑起身子重新靠回我的肩头,如小狗般亲昵地蹭了蹭:

 

 

“这样,能听到你的心跳。”

 

 

呼吸微微一滞,一股暖流瞬间爬上耳尖,我惩罚似的捏了捏他的脸:

 

 

“又在逗我,还以为你早就醉得睡着了。”

 

 

许墨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般低声道:

 

 

“怎么舍得睡着......”

 

 

他微颤的尾音,悄然牵起我心房处的共鸣,泛起一阵酸楚。

 

 

我沉默地抬手抚上他的脑袋,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一下一下安抚着。

 

 

【感到害怕的时候,要摸摸头发。这样,下次就不会再怕了。】

 

 

脑海里下意识回想起许墨的话语,内心不禁浮上一丝酸楚的安稳。

 

 

至少,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好好陪在他身边。

 

 

夜色如墨,悄然将整片天空所晕染,与道路上唯一光亮的相互并行,逐渐蔓延至远方。

 

 

 

电梯里,身后的许墨忽地俯下身,用下巴歪歪扭扭地蹭着我的脑袋:

 

 

“抱歉......似乎真的有些喝多了。”

 

 

感受到压在身上的重量又多了几分,我撇了撇嘴:

 

 

“别闹,电梯里有监控。还有,我要被你‘压死’了。”

 

 

许墨顿了顿,似乎在思考什么。

 

 

半晌,没有得到答复的我仰起头,想看看他的状态:

 

 

“许墨,你还好——”

 

 

吗。

 

 

温热的绛唇蜻蜓点水般触了触我的前额,绛紫般的瞳孔逆着光,映出脸颊泛起红晕的自己。

 

 

足足愣了三秒,我才猛地低下头:

 

 

“有监控......”

 

 

“嗯,我知道。”

 

 

许墨轻声应了应,习惯性抬起手,揉了揉女孩的脑袋。

 

 

身体却无法控制地趔趄了一下,向一旁倒去。

 

 

“你——”

 

 

“砰。”

 

 

许墨即时撑住电梯的扶手,发出一阵声响。

 

 

而刚才发出惊呼的女孩,及时转到许墨趔趄的方向,伸出双臂正要扶住他。

 

 

此时却恰好,笼罩在许墨的阴影之下。

 

 

迷离的绛紫与清澈的琥珀四目相对,狭小的空间里,安静得只剩下彼此的心跳。

 

 

 

“叮。”

 

 

片刻后,楼层到达的声响悄然打破了电梯里微妙的气氛。

 

 

放松地呼出一口气,我从许墨的阴影下钻出,又重新扶住他的身躯:

 

 

“到家了,走吧。”

 

 

许墨似乎又有些不满,尾音微微拖长:

 

 

“嗯......”

 

 

他眉间微蹙,直到我将他半拖到客厅的沙发上,仍然一言不发。

 

 

拿着蜂蜜水从厨房走到客厅,我望向用手臂遮住眼帘的许墨,走上前轻声问道:

 

 

“许墨,哪里不舒服吗?”

 

 

循着声音来源,许墨朝我的方向抬起手臂,精准地拉住我的手:

 

 

“过来。”

 

 

下一秒,手中的蜂蜜水和我整个人一起,顺着惯性倒向许墨的方向:

 

 

“小心——!”

 

 

独属于女孩的温暖,意料之中地撞入许墨怀中,也带着一些意料之外的潮湿。

 

 

许墨疑惑地睁开眼,与被迫跪坐在自己身上的女孩四目相对。

 

 

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几颗晶莹的水滴正调皮地滑至脖颈。

 

 

女孩小鹿般的瞳孔,此时却充斥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抱歉。”

 

 

许墨的嗓音微微沙哑,又伸手拿过我手中的杯子,将只剩一半不到的蜂蜜水一饮而尽。

 

 

“喝完这个的话......可以原谅我吗?”

 

 

将杯子放在一旁,许墨不由分说地环住我的腰,垂下脑袋似有似无地蹭着我的胸口。

 

 

抿了抿嘴唇,我抬手将许墨原本乱乱的软发,草草地整理了一番:

 

 

“好啦,原谅你,衣服都打湿了......”

 

 

我一边无奈地哄着,一边准备起身去换衣服。

 

 

下一秒,环在腰间的手臂却微微发力,略显强硬地阻止了我的举动。

 

 

“......许墨。”

 

 

我唤着眼前人的名字,可他却像没听见似的,埋在胸前的脑袋变得一动不动。

 

 

“许墨,衣服湿了,我要回家换——”

 

 

“不要。”

 

 

闷闷的声音从胸前传来,似乎还带着一丝委屈。

 

 

这个家伙,喝醉之后怎么这么可爱。

 

 

强忍住笑意,我的声线下意识变得十分柔软,打趣道:

 

 

“那要怎样,许教授才能放我走呢?”

 

 

 

走......

 

 

捕捉到这个敏感的字眼,许墨的身躯明显地颤了颤。

 

 

半晌,又以极慢的速度摇了摇头:

 

 

“......不要走。”

 

 

环于腰间的手臂忽地收紧,许墨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

 

 

心底一直被理智所压抑的情感,在威士忌的晕染下,于无声处悄然爆发。

 

 

“不许走。”

 

 

他低声嘟囔着,抱着我的手臂又用力了几分。

 

 

“许墨,许墨......”

 

 

伸手温柔地抱住许墨的脑袋,我不断唤着他的名字,一下一下轻拍后背:

 

 

“乖......”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男人呼出一口气,缓缓抬起头。

 

 

不久前的迷离仿佛消散殆尽,淡紫色桔梗花一样的瞳孔,变得如水一般清澈透亮。

 

 

我愣愣地注视着那双眸,一时竟忘了眼前的他该是喝醉的模样。

 

 

“不走,好不好?”

 

 

好不好……

 

 

熟悉的温柔声线,却令我心底泛起一阵苦涩。

 

 

“好……听你的,不走了。”

 

 

抬手抚上许墨的后脑,我慢慢闭上眼,主动吻上他温润的绛唇。

 

 

至少今晚,不走了。

 

 

 

女孩的主动,如同第一张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悄然释放了许墨压抑许久的内心。

 

 

下一刻,他单手托住女孩的身躯,又侧身将她压在沙发上。

 

 

“咚咚……咚咚……”

 

 

空旷的客厅中,只剩下二人愈发错乱的心跳。

 

 

以及唇齿交互间,此起彼伏的喘息。

 

 

许墨抬手按上女孩的脑袋,用力地加重了这个吻。

 

 

他的舌肆意侵占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感官随着呼吸的升温被无限放大,愈发浓郁的威士忌气息,不断刺激着许墨的神经。

 

 

按住女孩的手时不时地发颤,许墨能清楚地看到她因呼吸困难、逐渐变得通红的脸颊,甚至瞥见了隐隐发红的眼角。

 

 

她那双清澈的琥珀色瞳孔,也随之盈满晶莹的泪光。

 

 

 

抛开一切其他因素,人终究是遵循本能的造物。

 

 

其次,才是理性。

 

 

许墨似乎一直是理性的,或者说,他将理性视为自己的本能。

 

 

理性使他在每一件事上,都精确地计算代价与收益,从未考虑内心的自私与本性。

 

 

自从女孩失而复得后,许墨开始不断询问自己的内心,而那早已写好的、唯一的答案,也悄然浮出水面。

 

 

关于她的一切,他都在意。

 

 

他也舍不得,让她陷入危险与纷争。

 

 

而产生这一系列情感的原因——

 

 

是爱。

 

 

可他似乎从来没有向女孩直观地表述过,这些不知该如何开口的话语。

 

 

如果她能听到……

 

 

似乎,又有些来不及了。

 

 

 

末世于大多数人而言,付出任何代价所能获得的收益均为零。

 

 

因而理性彻底失去支配的作用,人的本性得以释放。

 

 

对于许墨来说,末世最后几天所付出的代价,收益并不是零。

 

 

将世界上每一种生物的数据进行备份储藏,人类文明的星火得以留存。

 

 

这是最高生科所的许教授,以及Black Swan Ares,能为世界所做的事。

 

 

那么许墨自己呢。

 

 

无论是遵从理性或本性,他付出的代价都是一样的——

 

 

画家眼中唯一的色彩,终究要再次离开他的世界。

 

 

既然代价相同,这一次……理性和本性的抉择,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

 

按压在我后脑的手掌愈发用力,不断相交的唇齿甚至溢出几丝金属气息。

 

 

许墨的身躯时不时地发出一丝微颤,不断起伏的胸膛伴着越来越快的心跳,仿佛无声地诉说出他的不安。

 

 

我伸出手臂抱住许墨的上半身,一边努力回应着深吻,一边沿着他的脊骨不断抚摸。

 

 

渐渐地,压在身前的许墨呼吸逐渐平缓,眼里浮出几丝清明。

 

 

他撑起上半身,迷离的绛紫忽地在我的嘴角处定格。

 

 

微微犹豫地抬起手,许墨慢慢擦去那里的一丝血迹:

 

 

“对不起,我......”

 

 

“傻子。”

 

 

我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搂住许墨的脖颈,起身凑向他的嘴角:

 

 

“受伤的明明是你。”

 

 

舌尖轻柔地抚过他薄唇的那处伤口,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我又一次陷入那个熟悉的怀抱。

 

 

如往日般温暖,却也泛着一丝苦涩。

 

 

许墨轻声一笑,抱着我站起身,鼻尖蹭了蹭红得发烫的耳垂:

 

 

“别担心,不疼的。”

 

 

 

走到落地窗边,许墨抱着我一起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

 

 

“可以吗。”

 

 

低磁的声线于耳畔回荡,微微上扬的语调,竟让我听出一丝撒娇的意味。

 

 

正准备回答,侧颈处忽地传来熟悉的重量,我无奈地笑了笑:

 

 

“喝多了怎么跟小孩子似的......

 

 

许墨,还记得我说的话吗?你想要的,我也会给你。”

 

 

“好。”

 

 

许墨低声应了应,侧过脸凑向我的耳尖:

 

 

“不能反悔。”

 

 

“嗯......跟许墨小朋友拉钩,好吗?”

 

 

将手伸向许墨,他了然地将其牵起放在身侧,尾指互勾:

 

 

“拉钩——呃......”

 

 

话还没说完,一抹温热忽地吻上十分敏感的耳朵,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薄唇沿着耳廓细细地亲吻,所过之处带起点点灼热。

 

 

许墨吻得很慢,小心翼翼又带着些许克制,似乎想把每一寸肌肤都印上独属于他的标记。

 

 

“......许墨。”

 

 

脖颈处的绛唇微微一顿,我趁机抬起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

 

 

“喝醉的小朋友,可以再任性一点。”

 

 

身后的许墨呼吸微微一滞,我用指尖摩挲他柔软的皮肤,继续道:

 

 

“你也不用对我有任何迁就,好吗?”

 

 

 

“嗯……”

 

 

许墨抬手松开衬衫的前两颗纽扣,露出微微发汗的一字锁骨。

 

 

取下脖颈处的领带,他将我的手腕合于胸前,用领带将双腕相系在一起:

 

 

“这样,可以吗?”

 

 

我咬了咬下唇,努力侧过脑袋望向许墨:

 

 

“为什么还要打蝴蝶结?”

 

 

许墨低声一笑,抬手碰了碰我颈部的项链,又将它轻轻托于掌心:

 

 

“还记得吗?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蝴蝶。”

 

 

望着那只镂空的蝴蝶和最下方的紫皓石,我了然一笑:

 

 

“知道啦,我的画家。”

 

 

许墨低下头,继续不断亲吻我的脖颈。略显冰凉的唇吻至锁骨时,许墨忽地用牙尖开始细细啃噬一处软肉。

 

 

“呃。”

 

 

细微的痛感激起一丝酥麻,使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吟。

 

 

下半身的穴口不知何时流出几抹润液,悄然浸湿了底裤。

 

 

不停用齿尖摩挲那处柔软,许墨带着薄茧的指尖沿着腰侧缓缓向上,悄然卸下我胸前的防护。

 

 

下一瞬,拇指和食指猛地捏住顶峰嫩粉的乳首,中指肆无忌惮地开始在表面摩擦:

 

 

“啊......呃!”

 

 

电流般的快感沿着血液袭向整个身躯,我不受控制地打了个颤。

 

 

下体的小穴自动一张一合,不断抽动吞吐淫液。

 

 

我情不自禁地侧过脑袋,想向身后的男人索要更多。

 

许墨轻捏起我的下颚,薄唇默契地唇齿交接,缠绵辗转之际带起几根淫靡的银丝。

 

 

落地窗上的倒影,悄无声息地记录下穿戴整齐的男人,与蜷缩在他怀中、微微发颤的女孩。

 

 

 

“啊哼......许墨......”

 

 

我无力地在地毯上扭动腰肢,强压下不断呻吟的冲动。

 

 

浑身的衣物不知不觉中被许墨脱至一旁,他的食指与无名指紧贴阴唇两侧,中指向上屈起,肆意按揉顶端敏感的阴蒂。

 

 

“嗯......!啊......许——”

 

 

唇舌间忽地卡入许墨的指节,他捂住我的嘴,凑向耳畔:

 

 

“嘘——你现在的声音,我可舍不得让别人听见。”

 

 

说罢,他继续温柔地蹂躏着愈发肿胀的阴蒂,抬眼望向面前的落地窗:

 

 

面色潮红的女孩,一丝不挂的在地毯上难耐地扭动着身躯。

 

 

被束缚的小手下意识探向她自己的下体,却被许墨的手背所阻挡。

 

 

她低声呜咽着,如小猫般抬起脸,讨好地蹭了蹭他的胸膛。

 

 

许墨松开捂住女孩的手,抬起拇指指腹,悄然抹去她眼角溢出的一滴泪:

 

 

“......别着急。”

 

 

他压下心头源自本能、且愈发汹涌的冲动,绛唇温柔地点了点女孩的脸颊:

 

 

“这个夜晚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

 

 

语毕,许墨深邃的紫瞳里闪过几抹微光。倏然间,无数如萤火般的光点,于客厅各处悄然浮现。

 

 

它们忽明忽暗,逐渐向落地窗前的二人聚拢。

 

 

镜面反射处,那些光点形成一堵淡淡的光晕,悄然将许墨与他怀中的女孩珍藏。

 

 

“现在,只有我们听得到了。”

 

 

 

许墨的指尖或揉或捏,不断刺激着穴口上方的阴蒂,每一次蹂躏都带出如电流般的酥麻席卷全身。

 

 

“啊......!呃.......许墨.......”

 

 

下体的空虚感愈发强烈,我无力地向前送出腰肢,每一次却都与许墨的指尖差一丝距离。

 

 

“怎么了?”

 

 

许墨低头含起我的耳垂,用齿尖惩罚似的咬了咬:

 

 

“这么心急,是想要这个么。”

 

 

下一秒,一直在穴口徘徊的中指,猛地插入空虚已久的甬道。

 

 

“哼......许墨!我......”

 

 

不断亲吻着我的侧颈,许墨压下愈发沉重的喘息,低声问道: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顿了顿,他的手指忽地停下动作,静静呆在甬道中。

 

 

“是这里?还是——”

 

 

另一只手忽地捏起早已肿胀得罂红的乳首,变本加厉地用指腹不断摩擦:

 

 

“这里。”

 

 

还未答复,胸前和下体同时的刺激使我断断续续地呻吟:

 

 

“啊哼......好难受......热......想要呃......许墨......”

 

 

盛满淫液的甬道,无法克制地不断收缩,紧紧吮吸着许墨的中指。

 

 

下体毛茸茸的地毯早已一片潮湿,半透明的润液将绒毛粘合在一起,时不时反射出客厅中那些泛着氤氲的光点。

 

 

许墨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娇嫩的乳首甚至传来一阵刺痛。

 

 

我难以克制地不断呻吟,下体收缩的频率也随之变快,整个身躯抵在许墨的胸膛前,不受控制地痉挛。

 

 

“要来了么。”

 

 

许墨松开蹂躏乳首的指尖,转向女孩下身的阴蒂。

 

 

另一只手悄然加入两根手指,不断扩张她紧致的甬道。

 

 

“......啊!啊哼......哈......哈......”

 

 

食指和拇指用力提起肿胀的阴蒂,下一秒,女孩意料之中地发出一阵愉悦的呻吟。

 

 

一股热流随之撞向许墨的掌心,润液顺着她光洁的臀部缓缓而淌,留下一抹淫靡的痕迹。

 

 

许墨将浑身发颤的女孩抱起面对自己,解开她手腕处的领带。

 

 

又释放出胯间按耐已久的炙热,慢慢抵上她的小腹:

 

 

“现在......请你多帮帮我了。”

 

 

 

撕开包装,我垂着脑袋抵在许墨胸前,满脸通红地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为昂扬的巨物套上防护。

 

 

冰凉的掌心不断与那根炙热相触,许墨仰起头,难耐的发出一声低喘:

 

 

“呃......你做得很好。”

 

 

我沉默地点点头,咬了咬嘴唇。

 

 

或许,那样做可以让他更舒服一些。

 

 

片刻后,我抬手握住那根柱体,开始不断上下撸动:

 

 

“这样,是不是做得更好?”

 

 

“......呃!”

 

 

下体突如其来的快感,使许墨下意识发出一声愉悦的喘息。

 

 

似乎是没料到我会这么做,他单手捧起我的脸颊,不断摩挲:

 

 

“乖......快一点。”

 

 

温润的紫瞳泛起一阵迷离,我轻轻应了应:

 

 

“嗯。”

 

 

我微微用力地握住许墨昂扬的硬物,加快频率。

 

 

“哈......哈......”

 

 

充满磁性的喘息不断回荡在空旷的客厅,许墨垂下脑袋靠在我肩头,一滴汗珠悄然从侧额滑落。

 

 

所有的感官仿佛被无限放大,下体随着女孩的每一次上下,传来浪潮般的快感。

 

 

“......”

 

 

许墨阖上眼,一遍遍重复她的名字,不断亲吻女孩脖颈处的每一寸肌肤。

 

 

客厅中漂浮的点点光晕,也随着他心潮的波动,于明暗间不断徘徊。

 

 

“许墨......”

 

 

女孩轻轻唤了唤他的名字,声音透出一丝委屈:

 

 

“我没力气了。”

 

 

许墨勾了勾嘴角,轻松地将女孩抱起,又拿过自己的衬衫为她披上。

 

 

他抱着女孩一起走到落地窗旁,小心地将女孩的背部贴上窗面:

 

 

“没关系,接下来交给我。”

 

 

把你的一切,交给我。

 

 

 

隔着许墨的衬衫,我的后背悄然抵上微凉的玻璃窗,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吟:

 

 

“嗯......许墨。”

 

 

“我在。”

 

 

许墨低声应了应,凑向眼前的罂红乳首,舌尖沿着乳晕不断打圈。

 

 

温热的柔软,有意无意地一次次滑过敏感的乳头,每次都带动我的身躯发出一阵痉挛。

 

 

他宽厚的手掌托住我的臀部,却使湿润的穴口完全悬空。

 

 

不知什么时候起,许墨叼起我肿胀的乳头,用舌头与牙尖不断挑逗。

 

 

“啊呃......哼......许墨......”

 

 

我不断呻吟着他的名字,下体的小穴又开始下意识收缩,渴望眼前人的进入。

 

 

前胸随着许墨的吮吸,泛起一股股热流流向下体的甬道,与后背微微冰凉的玻璃形成鲜明对比。

 

 

冰火交织的欢愉,使我的眼神逐渐迷离。

 

 

本能地勾紧他的脖颈,我的腰肢主动贴向等待许久的炙热。

 

 

似乎是感受到我的主动,许墨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单手托住我的身躯,右手握住昂扬许久的炙热,直直插入早已盛满润液的甬道。

 

 

客厅中原本萤火般的光晕,不知何时竟变化为一道道流光,如星辰般坠落又悄然消散。

 

 

许墨稳稳托住我的臀部,将整根阴茎尽数插入,直达甬道深处。

 

 

每一次用力的抽插,都使我无法克制地呻吟出声:

 

 

“哈......哈......啊哼......!”

 

 

客厅中回荡着淫靡的水声,点点润液从交合处溢出,又顺着我的腿部缓缓流淌。

 

 

 

“乖......”

 

 

保持着交合的姿势,许墨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地毯上。

 

 

他起身靠近我的脸庞,身下的炙热随之抵达阴道深处:

 

 

“许墨......”

 

 

我无法克制地收缩着下体,好似向体内的阴茎发出无声的邀请。

 

 

“嗯,我在。”

 

 

许墨轻声应了应,将我的双手压向两侧,十指紧扣:

 

 

“傻瓜......我一直在你身边。”

 

 

“嗯,我知道......”

 

 

鼻子无法克制地发出一阵酸涩,我强忍住眼眶中的泪,匆忙凑上前吻上许墨的唇珠。

 

 

许墨不断摩挲我的脸颊,唇齿毫无顾忌地来回流转。

 

 

不经意间,丝丝咸味悄然被舌尖所捕捉,却无法辨认是谁的眼泪。

 

 

我抬手勾住许墨的脖颈,努力跟着他的节奏,主动抽送腰肢:

 

 

“许墨......许墨......许墨......”

 

 

一遍遍呼唤这个名字,想连同关于他的一切,尽数融入骨血之中。

 

 

许墨没有说话,只是以更有力的撞击回应着我的呼唤。

 

 

昂扬的顶端,不断摩擦藏于阴道深处的敏感,潮水般的快感逐渐将我尽数淹没。

 

 

阴茎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许墨的视野逐渐泛起一阵氤氲。

 

 

唯独带着色彩的女孩小鹿似的瞳孔,依旧如初见时那般清澈透亮。

 

 

“哼……啊……!”

 

 

“……呃……!”

 

 

下一刻,女孩和许墨近乎同时发出愉悦的低吟,客厅中最后一抹流光随之消散。

 

 

许墨靠在女孩胸口低低的喘息,半晌,他撑起身子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辛苦了,我的小傻瓜。”

 

 

 

细细清理后,窗外虽然依旧暗无天际,却已是拂晓时分。

 

 

许墨将我圈入怀中,用下巴蹭了蹭我的脑袋: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我点点头,仰起脸望向许墨棱角分明的下颚:

 

 

“嗯,你呢?”

 

 

闻言,许墨低头与我四目相对,微微颔首:

 

 

“喜欢。”

 

 

听到他不假思索的回答,我不禁来了兴趣:

 

 

“为什么?”

 

 

气氛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数秒后,许墨轻声道:

 

 

“你。”

 

 

喜欢,你。

 

 

我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我听到了哦。”

 

 

迅速从许墨怀里钻了出来,我转过身搭上他的双肩,借着身体的重量将他压在地毯上。

 

 

望着他疑惑的神情,我吐了吐舌,抬手抚上许墨左胸处:

 

 

“好巧,许墨。

 

 

我也喜欢你。”

 

 

咚咚......咚咚......

 

 

掌心处心跳的频率意料之中地增加,望着许墨微微呆滞的神情,我主动凑上前,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他的脸颊。

 

 

关于未来,即使前路没有星星,源于你的点点萤光,也足以照亮一切。

 

 

心脏跳动的答案,我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