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搞了半天不是穿越是重生啊!

Chapter Text

四季流转,又是一年春天。
春光明媚的一天,沈清秋窝在穹顶峰的榻上看书。
他是喜静的性格,虽然重生后亲近人了不少,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喜欢待在安静的地方,穹顶峰的掌门那里就很合适。
平时沈清秋在穹顶峰研读书目,而岳清源就在一旁处理门派的公务,碰到问题就互相询问对方的意见,事半功倍。
在岳清源看来,像是养的小猫在自己工作时总喜欢窝在自己身边,十分可爱。
而且实际上沈清秋来穹顶峰,也确实一多半也是因为想和岳清源待在一起,尽管本人没有意识到。
沈清秋看了一会儿,目不转睛地盯着书页,伸手去够茶杯,却抓到了一个糯米团子,还没留神便塞入了口中。
“呜...”
岳清源问:“好吃吗,小九?”
沈清秋这才细细咀嚼了几口,道:“很好...十分香软。七哥是哪里弄的?”
“前几日柳师弟去紫云镇除魔,让他给你带了份点心。”
“啊...”
柳清歌对他口味倒是很了解。
“再尝尝?”
岳清源见他喜欢,便拿出了一盘。方才也是他把沈清秋的茶换了,逗他自己来吃。
“...嗯。”

沈清秋吃得开心的时候,又有一个人笑眯眯的进来。
“沈师兄。”
沈清秋抬了抬头,把没吃完的团子咽下,眨着眼睛看着进来的木清芳。
“去清净峰没瞧见沈师兄,便猜你是来掌门师兄这儿了。”
岳清源问: “木师弟来诊脉?清秋的药方有哪儿不对?”
“不必,昨日方才看过的,沈师兄恢复得很好,今天是为别的事前来。不过掌门师兄担心的话,我便再看看。”,木清芳说着,手便搭上了沈清秋的脉搏,“沈师兄,你清净峰的弟子同仙姝峰首席在切磋呢。”
沈清秋气道:“我怎么教的?怎么去欺负人家溟烟小姑娘?”
虽然清净峰那些个战五渣书篓子也打不过!
“啊,那倒算不上,下战帖的是你家宁师侄...”
宁婴婴??
木清芳收回了手,笑道:“掌门师兄和洛师侄养得不错。”
沈清秋摇了摇折扇掩盖微微泛红的脸颊。
“沈师兄要不要去观战?柳师兄叫你快点过去,看他妹妹怎么收拾你们清净峰的...啊,莫同我生气呀,我只不过原话传话。柳师兄也真是,好歹宁师侄也是女孩子,怎么能用‘收拾’来说...”
沈清秋听了这个八卦之魂就燃起,对岳清源拱手道:“掌门师兄,清秋不放心,得去盯着点儿。”
“小心看着点弟子们。”
“是。”
他打开窗户,扔出修雅,御剑飞行,对木清芳说:“木师弟,上来。”
木清芳摆摆手:“我就不去了,来都来了,我便和掌门师兄商讨几句药石采办之事。”
岳清源点头:“那事是拖了许久了。”
“额...好吧。”
“沈师兄路上小心点飞。”
“知道了!!”

 

武斗现场。
柳溟烟与宁婴婴之间,若是论修为功力,是柳溟烟要好许多,但宁婴婴如今进步神速,剑风利落,竟也不落下风。
沈清秋握着折扇仙气飘飘地下来,便见着齐清萋拍拍身旁的座位:“给你留着座呢,快过来。”
沈清秋还在慢悠悠地往观战台上挪,柳清歌便冲他喊道:“溟烟胜过宁婴婴三招了!”
“...”
不愧是柳清歌,关注的重点完全在胜负上。
沈清秋就不一样了,他主要是为了过来看热闹的。
他坐下之后,扫了一眼身后的清净峰弟子,看见了明帆,便向他吩咐道:“明帆,茶水。”
“是,师尊!”
接着便接过茶水开始仪态端庄地喝,和身旁嗑瓜子的齐清萋一起温柔地看着一旁分析招式无比认真的柳清歌。
这时宁婴婴注意到了观战台上的沈清秋,惊喜地喊道:“师尊!”
沈清秋风度翩翩地微笑,心想这场景似乎有点熟悉。
宁婴婴的这个表情,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两人又你来我往了十几回合,柳溟烟几道剑风击中了宁婴婴,宁婴婴退至武斗台边缘。
“好——!!” (←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柳清歌)
“师妹——!!” (←清净峰诸弟子)
沈清秋按了按额头,总算想起这场景和什么时候的经历类似了。
他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一把折扇指着台下,喊道:“你在做什么,宁婴婴!”
被打得摔落到地上的宁婴婴惊讶地抬起头:“师尊!”
“我可是把清净峰的荣辱,修雅剑的名号,都押在你身上了!”
大概是因为沈清秋这番发言情感过于真挚,清净峰其他人也大受鼓舞:“师妹,师尊在看你呢,加油啊!!”
齐清萋:“...”
她还不像沈清秋这般驾轻熟路,随时随地就能抛下颜面哄弟子。话说沈清秋这不要脸的哄骗弟子的手法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宁婴婴旋即精神拉满,几道快切狠的剑招攻向柳溟烟,杀回了武斗台中心!
沈清秋看着她的动作,心中大为赞许。他本人武力值一般,属于被柳巨巨和七哥吊打的程度。清净峰以藏书万卷闻名,清净峰峰主沈清秋除了“金屋娇”“春山美人”“清秋君”这些他不太愿意提及的诨名之外,也确实是“修雅剑”和修真界第一的行走的百科全书。宁婴婴这套剑法就是他先前翻遍了苍穹派和其他正道大派的剑招总结出来给她练的,现在看来成效极好。
资历修为都在宁婴婴之上的柳溟烟反而节节败退,柳清歌终于坐不住了,也站了起来,大喊道:
“柳溟烟!!给我赢回来!!你若是赢了,我上次从你那儿收的东西全还给你——!!!”
嗯嗯嗯??
沈清秋喵喵喵,什么时候柳师弟也和自己这般不要脸了?
话说他到底没收了他妹妹什么,怎么突然间柳溟烟的气场就变了——
仙姝峰首席的气场全开,跃至半空,使出了一招“摘星取月”——仙姝峰绝杀。
齐清萋:“过了,溟烟——”
但到底柳溟烟还是个非常讲道理识大体的人,只是靠着灵波将宁婴婴震出了比武台,便收回了招数。收放自如,修为境界可见一斑。

尘埃落定。
宁婴婴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站起来,双目含泪地望着台上:“师尊...”
沈清秋轻叹了口气,飞至台下,摸了摸宁婴婴的头:“你进步很快,为师很是欣慰。”
“对不起,给师尊丢人了...”
“不丢人。”
怎么说溟烟师侄本来就比你强许多,能打成这种程度,沈清秋已经很是意外了。
毕竟也不是人人都像洛冰河那开挂一般的存在——他靠爱的鼓励是真的能无敌的。
不知为何沈清秋又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视线,一扭头发现溟烟师侄正盯着自己,面纱之下的白皙肌肤透着绯红。
“...?”
柳清歌这时也跃到台下,对柳溟烟说:“想不到你的功法已经练到这层了,很好。日后也要多加精进。”
“哥哥。”
“?”
“哥哥说的可还算话?”
“...知道了,全还给你,今晚自己到我屋里去取。”
他那妹子的那些‘著作’他也不是没翻过,看了几页就直呼辣眼伤风败俗,因此此刻还看了一眼浑然不觉的当事人沈清秋,一阵同情。

沈清秋揉着和洛冰河手感稍微有些不同的可爱的女弟子的脑袋,问道:“不过婴婴,你今天是怎么心血来潮找溟烟师侄比武的?”
“前些日子阿洛同我说,仙盟大会快到了,他想多多磨砺,我也不想落下。”
“...”
“修炼的时候碰到柳师姐,和她坦明想要锻炼的心意,她提出可做我陪练。”
沈清秋目瞪口呆。
这还没忘记呢!!
还记着这事儿呢!!
总..总之,还是先装傻吧,到时候看看冰河那里能不能蒙混过去。
清净峰观战的弟子蜂拥至他身边,他也一一询问他们的修炼进度。
看着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睛,沈清秋想起了自己最宝贝的那个徒弟,不知道今天又在忙些什么呢。
最近沈清秋也学了几道菜,总是让冰河做饭他也挂不住脸。
等冰河回来的时候就去给他做新学的清炒竹笋,然后再问问他今日的感悟。他近日来四处巡视魔界的疆域,每天都有很多新鲜的见闻。
那孩子总是有很多事想对他说。

 

.
..
...
....
.....
过去刻下的伤痕在这具身体上已经不见。
前生的事,沈清秋仍偶有梦到,但每次洛冰河都会抱着他,陪他度过长夜漫漫。
此刻,苍穹山群峰之上,春意正浓,生机勃勃。
沈清秋想起了在他面前揭露真身的「系统」,以及那个「本尊」。
那个仙人慵懒又华贵,没说几句话便着要走,轻轻搭上徒弟伸出的手,头都懒得回,剩一挽青丝在身后摇曳。
反倒是来接他的那个徒弟,搂着真仙,回眸看了沈清秋和洛冰河两人一眼,眼梢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
“...”
那对现在的沈清秋而言,还是非常遥远的未来。

 

“师尊——”
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沈清秋的思绪。
柳清歌顿时怒了:“洛冰河!”
只见洛冰河穿着青色的练武装——那对于魔君洛来说其实是已经有些太小了的,清净峰的弟子服,御剑往这边飞来。
“柳师叔——冷静!!”
“阿洛,小心啊——”
“柳师叔加油,收拾他这个欺负师尊的逆徒!”
沈清秋头疼地用折扇戳了戳脑门。
“主上——”
“主上小心啊——”
啊,仔细一看纱华铃和洛冰河的魔族跟班也来了。许久不见的飞机大大被漠北君拎着,和沈清秋打了个招呼:“瓜兄,别来无恙!”
“你还知道回来啊!!”

随着魔族的加入,一旁摩拳擦掌的百战峰弟子和仙姝峰弟子便按奈不住,就连沈清秋引以为傲的清净峰弟子都一个个跃跃欲试,纷纷冲到武斗台中!
不是反复教他们清净峰要知礼明仪、先文后武吗!
还特地交代了别伤害洛师兄/师弟的!
罚抄,除了洛冰河统统罚抄!回去一人抄十本文史典籍,后日早堂小考!!
看着越发混乱的局势,以及破坏度达到新高的 洛冰河VS柳清歌 战局,沈清秋终于忍不住,掏出修雅剑,向那两人飞去。
“洛冰河,到为师这里来——!师弟,不是说了不准欺负我徒弟吗——”
苍穹派和魔族两边的人都玩得尽兴。
唯一的局外人便是柳溟烟了,她痴迷地看着沈清秋护着洛冰河逃跑,柳清歌在后头追的画面,心里和吃了蜜糖似的。就连纱华铃又娇蛮地缠上来都不管不顾,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二人。
春山恨,新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