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狗博】夜市(庆妖怪屋小段子)

Work Text:

“你真的没问题吗?”源博雅犹豫着问。

“没问题,”大天狗低下头不看他,“博雅快去吧,不是已经期待很久了吗。”

源博雅似是仍有些挣扎,忍不住过来牵大天狗的手。但手指方才相触,又想起什么一样,转身向后看去。

百鬼庙会的入口处,神乐撑着伞静静的等待,也不催促,只拿眼睛望着灯火深处。

忧郁安静的小姑娘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像是孤单冷清的处于另一方世界。

源博雅便又忍不住向妹妹行了两步。

两厢难以取舍。

是大天狗主动抽出了手,“你去吧。”

他催促的推了推源博雅的背。

源博雅被他的力道推的行了两步,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大天狗一眼,一咬牙,最终还是转身向热闹的庙会夜市口走去。他走到神乐身边,微弯下腰与妹妹交谈,喧闹的人声让大天狗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他只是望着兄妹二人,轻轻捻了捻指尖。

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源博雅温暖的体温。

大天狗在心中滔滔不绝默念,我不生气,我不难过,我是成熟的大妖了,我才不稀罕逛吵闹拥挤又无聊的小鬼夜市,我心中只有大义。

才怪。

他稀罕死了。

心中的小天狗难过的留着宽面条泪,哭倒在地,幼嫩的小翅膀愤恨不满的拍打空气。

他倒不喜欢甜点,但他喜欢博雅送他的甜点。

他也不稀罕吵闹拥挤的夜市,但他稀罕和源博雅一起逛吵闹拥挤的夜市。

两个人。

大天狗失落的垂下眼睛。

一片熟悉的竹纹裤脚撞进眼帘,大天狗惊讶的抬头,看源博雅带着奔跑后的微微喘息立在他面前。

“博雅?”他挑眉,上扬的语调中带着自己都未注意到的,逐渐升腾的希望。

“唔,突然想起,你没有夜市用的钱吧?”源博雅挠了挠头,将一个饱饱的钱袋放进大天狗掌心。

十分有钱的贵族少爷对着身无分文的山间大妖认真交代,“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突然被包养的大妖皱眉,嘴硬死撑,“无聊的夜市罢了,能有什么想买的。”

“你去看看啊,说不定能找到喜欢的东西。”源博雅对他露出一个甜丝丝的笑,“我也想陪你,可我五年前答应神乐要带她两个人逛庙会……”

“我知道。”大天狗说。

那阴阳相隔的五年沟壑给源博雅带来了绝无仅有的无力、悔恨、痛苦、绝望。兄妹两人今夜的庙会之旅,与其说是为了那个恍如隔世的承诺,不若说是一种仪式。

结束过去的挣扎、分离、失散,在今夜重新相聚。牵起妹妹的手,走完那段五年前未能成行的夜市之行,就可以释然,遗忘过去的悲伤悔恨,从此只看着现在和未来。

因此连晴明八百都借口今日有事不能同来,连小白都边吵着“小白是狐狸不是狗”边带走了爱缠着博雅的那些小妖怪。

连大天狗都可以强撑住厌恶夜市的样子,想要促使源博雅一个人去赴约。

那些人也多多少少是为了神乐。

但大天狗只是为了源博雅。

“谢谢你啊,大天狗。”耿直的好青年直率的说,“但是不用硬装出这副不在乎的样子!我知道你明明很好奇很期待。”

“我没……”

我那是好奇期待夜市吗?我是好奇期待和你一起……

大天狗还未来得及反驳,一个轻柔短暂的吻覆在他唇角,一触即离。

明明是他主动亲吻了大妖,源博雅却紧张的脸色涨红,眼神四处乱撇,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大天狗。

“博雅……”

平日他人面前高傲冷冽的大妖,此时脸颊上也飘上薄红,有些不知所措的喃喃。

“哎呀!你也去玩吧!”源博雅揉揉滚烫的脸,对着大天狗傻乎乎甜丝丝的笑。

“我会带糖给你吃的。”他最后嚷嚷了一句,转身急急忙忙跑了。

大天狗用源博雅牵过的那只手摸了摸钱袋,摸了摸脸颊,最后摸了摸被亲吻过的唇角。

有小妖兴奋的路过,看见一只大妖怪犯傻一样呆立在路中央许久,一手按着唇角,一手紧紧将钱袋按在心口。

大天狗听源博雅的话,进了夜市。

没找到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路上,只剩下了惊恐。

夜市喧闹,各色灯笼乱闪,招牌布幔摇摆,晃得从小喜静的大天狗头晕眼花。

在人多的地方和人类社会中,生长在山间的大天狗一向是依靠源博雅指引的。

他左看看不认识,右看看也不熟悉,既不能原地腾空而起飞走,也不能卷起一阵暴风将所有碍眼的东西吹飞。

他本能伸手向身边一抓,想要找到那个令他安心的依靠,却抓了个空,才想起今晚博雅去单独陪了妹妹。

我不生气,我不难过,我是成熟的大妖了,这种小事我不需要……

可是不行,周身的不适让之前大义凛然劝自己放手的大天狗甚至委屈到没法继续努力洗脑自己。

大天狗捏着钱袋和扇子被挤来挤去,好不容易走到个稍有些冷清的摊位前。

一个小纸人式神手起刀落,将石距一条还在挣扎蠕动的触手切成细丁,和着锅里的面糊做成丸子,还顺手将新鲜出炉的一个丸子塞进嘴里。

大天狗悚然而惊,冷汗瀑布下。

它!它居然活剐妖怪!还裹进面粉卖给不明真相的别妖相食!甚至自己吃进嘴里!那式神就是一张薄薄的纸,含着妖怪残肢的丸子却仿佛被卷入异次元通道般消失不见!

难道这就是许多妖鬼失踪的真相?!被阴阳师活剐然后命纸人式神吞入异次元?!

每日在晴明庭院洒扫整理的小纸人们是不是就是那个伪善之人隐藏起来的尸体处理器。

式神背后的人类真是太恶毒可怕了!阴阳师真是太恶毒可怕了!

除了博雅!!都不是好人!!

大天狗落荒而逃。

逃着逃着,他却停下了脚步。

眼前终于掠过了熟悉的东西,小小的摊位上,摆放着圆滚滚白乎乎软糯糯的甜点。

这是山野大妖大天狗今晚见到的第一件熟悉的小吃。

许多年前,小博雅宝贝一样捧着一颗大福来找他,言说是宝贝妹妹最爱的甜点,从每日给巫女的份例里留了一颗给哥哥。傻哥哥高兴感动的一塌糊涂,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吃,捧着跑了好远来找最好的朋友共同分享喜悦。

“好吃吗?喜欢吗?”小博雅问他。

那是小天狗第一次吃人类的点心,他将小博雅喂进他嘴里的半颗大福细细咀嚼,被不熟悉的甜腻齁的嗓子发疼,口里发粘,只想去喝水。可他看着源博雅高兴的望着他时脸上傻乎乎的笑容,还是脱口而出……

“喜欢……”

全怪那笑容太过明朗清澈,就像今夜源博雅亲吻他之后……

大天狗猛地捂上滚烫的脸颊,只想去找个面具戴一戴。

惹得看摊子的甘蔗精奇怪的看他,“客人你还买吗?”

随后拍着胸脯推销道,“买吧买吧,我这大福,保证一颗就甜进心里”

但甜进大天狗心的,被他喜欢的,又哪是那半颗已记不得填馅的大福呢?

源博雅抱了满怀的小东西小零食,右臂上还不忘缠了一张崭新的面具。

神乐撑着伞在旁边看哥哥东张西望,似乎正在寻找下一个目标,不禁问道,“博雅哥哥,还要买吗?”

“嗯嗯,还有很多东西他见都没见过呢……还有糖没有买齐……”源博雅点头,随后又回过神来,好哥哥人设总算不倒,真诚关怀到,“神乐,还有想吃想玩的吗?跟哥哥说!”

小姑娘也露出真诚的微笑,“能跟博雅哥哥一起逛夜市我已经很高兴了,今晚玩的很开心。”

“但是,如果哥哥想给大天狗哥哥看这么多东西的话,刚刚叫他一起来不就好了?”

“那怎么行,虽然确实想给他看很多……但神乐不是说了,今晚是‘兄妹之夜’”

“虽然五年前确实是盼望着能跟哥哥两个人来,但如今大天狗也算是变成我的兄长了吧……如果哥哥邀请他一起来,我也会很高兴。”神乐善解人意的从源博雅怀中取下摇摇欲坠的糖果袋挂在伞上。

“咦?为什么?大天狗一直是大天狗啊。”源博雅疑惑。

神乐眨眨眼,“哥哥,虽然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但我看见你吻大天狗哥哥了……”

“你看到了啊……”源博雅脸涨的通红,

“所以他现在是哥哥的恋人,不就也是我的兄长吗?其实之前,我和大家就早就觉得你们……”

“不要这么说神乐,”神乐的话被源博雅焦急的打断,“大天狗只是我的好朋友。”

神乐总是显得忧郁的小脸上缓缓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虽然我确实……确实喜欢他……但他说不定只当我是朋友,或者战友……他那个人好面子又固执,要是被他听见你误会他是我的恋人,肯定会躲着我。”

神乐迷茫,“可是哥哥,你今晚吻了他啊……你不怕他‘误会’……”

“唔,那是因为他不高兴了嘛!大天狗从小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小时候他只要不高兴,我亲亲他就好了。虽然我现在确实有了不一样的心思,亲他的时候总是会紧张……但那只代表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他不会误会的。”

源博雅正义无比的解释。

自家亲哥哥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和源赖光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神乐深深地,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仿佛承担了这个年纪不该有地觉悟和重担。

“好吧,哥哥,我不会让大天狗哥哥知道我的‘误会’的。”

“你们两个开心就好。”

 

后记:傻狗狗,傻博雅, 可可爱爱!

沙雕怪我,可爱怪他们。

狗狗第一次吃到大福是博雅送的剧情,是百问牌的官方剧情,狗狗亲口说博雅傻乎乎的。

kswl!网易,明人不说暗话,妖怪屋也给我狗子博雅整点啊!

阴阳师众人被闪瞎的日常:

在游戏里:盯梢(指狗暗搓搓跟踪博雅),转换立场如风(指狗因为博雅一句话卖黑清明位置),合奏,记得和彼此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时不时在任何对话里cue对象出来秀(狗狗跨游戏上蜃气楼打牌都不忘提博雅),为保护对方堵上觉悟和性命。

博雅: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啊!

众人(尤指雪女神乐):爬!狗男男快爬……去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