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假如一扇門關上了而沒有人聽見

Work Text:

 

 

「第一次是什麼感覺?」

 

尼爾側身躺著,一隻手壓在枕頭底下,捲在凌亂的被單裡說話。身旁的男人轉過頭來看他,他們靠著從窗簾空隙透進室內的一點光線看清楚彼此的表情,尼爾看到一絲調侃的笑意,像他每一次問些笨問題時他會有的表情,相處幾個月後他總算意識到那種笑容代表的意思,但有時他還是會不太甘心。

 

尼爾看著他的手伸向自己,手指插進他的頭髮裡,輕輕為他把頭髮往後梳理。尼爾發出一陣舒服的咕噥聲。

 

「你說跟男人上床?」那個人語氣有趣地問。

 

「我說逆轉機器。」尼爾翻了個白眼,但沒阻止那隻按揉自己的頭皮的手。「你第一次踏進去是什麼感覺?」

 

尼爾沒馬上得到回應。男人的手滑落來到他的臉頰,食指在他的眼角微微磨蹭,尼爾將臉頰靠得離他更近。他不時會像現在這樣,突然地在對話裡沈默,視線穿過自己的身體,像在他身後看著另外一個人,一個存在於過去的、存在於他心裡的人,或許就是剛才他問題的答案,帶領他進入這個世界的人。

 

他一邊思索著,一邊想把這種不成熟的妒忌趕出自己的腦袋。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一會兒後男人說,重新回到屬於他們的現實。「那時情況很緊急,我根本沒時間做什麼心理準備。反正要適應的是之後的環境,而不是剛過去的那一剎那。」

 

「你知道這聽起來也像跟男人上床的答案吧?」

 

他面前的男人大笑起來,而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見過他這個樣子,尼爾一有了這個念頭,就傾身過去親吻他的脖子,接著一雙手握住自己的腰,他在膝蓋頂住自己的臀部時吐出一口氣。他身後的那個人或許會,尼爾舔過他的耳朵時想,那個不在他們未來的人,那個縈繞在他心裡的無名的幽靈。尼爾重新迎接他的視線,男人專注地看著他,現在的他,寬大的雙手捧著他的臉頰。

 

「你又在胡思亂想了。」

 

「我沒有。」

 

尼爾知道這聽起來毫無說服力。而因為那是他無所不知的上司,完美無缺的性伴侶,他毫不費力地就把尼爾重新壓進床鋪裡,親吻他的嘴唇。尼爾悶哼一聲倒回枕頭上,四肢伸展開來,讓男人專心地描繪他的身體,舔過自己右胸口結痂的疤,在腰際留下咬痕。他們赤裸的身體緊緊貼著彼此,規律地相互擠壓撞擊,疲軟的陰莖重新挺立。他再次被一股濕熱的溫度包裹著,尼爾仰頭喘著氣,想在一場近乎完美的口交裡保持理智。

 

「我們明天有訓練營——」尼爾掙扎著開口,床單在他手裡揉成一團糟。「在雷克雅維克,一百多個人,得在那邊待四十天。」

 

男人從他腿間抬起頭看他。「所以,」尼爾看他的雙腿被往兩側扳開,親吻他的膝蓋。他的鬍子掃過他的大腿內側,讓他的下腹興奮地發緊。「剩下二十個小時,你打算做什麼?」

 

尼爾發出一陣乾笑。「我真的不覺得我現下有什麼選擇。」

 

那是一句玩笑,因為尼爾真的沒有想離開這張床的意思。但他眼前的男人瞬間就緊繃了起來,嘴唇離開他的陰莖,他爬到自己身上來,雙手撐在身側,整個身體籠罩著他,奪走他對其他事物僅存的一點注意力,例如時間,例如那道早已不算早晨的光線,例如他們有四十多天不會見到面,而尼爾甚至不知道當他回來時這個男人會在哪裡。每一次重逢對他而言都是不能多得的幸運,至少在這個行業裡;尼爾總覺得自己有天會把這些運氣用完,然後失去他,或他失去自己,他不知道哪個選項比較糟糕,他們從沒談過這算什麼關係。

 

「我情願你自己做出選擇。」那男人說,用那種和其他人說話時也會帶上的嚴肅和神秘莫測。尼爾看著他,一隻手掌貼到他的胸口,看它隨著兩人的呼吸而上下起伏,像一艘平靜航行的船。

 

「我選擇留下。」他說,嘗試從他表情裡挖出一點他能懂的東西。「只要你也想要的話。」

 

尼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給了正確的答案。男人的確放鬆下來了,但隨之而來的是一頓狂亂而絕望的吻,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他叫著尼爾的名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來的破碎,好像他料想自己總有一天會違背承諾離開他,而他只能盡所能抓住他能擁有的。所以尼爾重新跨到他身上去,握住男人的陰莖,忍住身體所有的不適感讓它進入自己的身體裡。男人抱著他坐起身,讓他的雙手能扶住他的肩膀,他在每一個身體下沉的動作裡呻吟出聲,他直到男人再次親吻自己時才發現自己死咬著嘴唇到出血。

 

尼爾想起那個平凡無奇的夜晚。他倒在自己上司的副駕駛座上,根本沒醉,卻還是假裝酒精把自己搞得一團糟。我要來做一件可能會毀掉我們工作關係的事情了,他說,你最好趕快阻止我,然後鼓起勇氣湊上前去。他那時也和現在一樣,用一種明亮而著迷的眼神看著自己,所以尼爾敢在車上吻他,敢每一次敲響飯店房門,或為他打開自己的門,因為無論他從自己身後看見了什麼,他的視線最終都還是會回到自己身上,好像他有能耐點亮夜晚裡唯一的燈火,好像自己已經在他的生命裡待了很久的時間。尼爾把臉埋進他的頸側,閉上眼睛,感受男人往體內挺進的速度逐漸加快,痛楚與快感交織而來,他已經沒能再把意識飄往床的其他地方。

 

高潮後尼爾倒在他身上,頭倚著他的肩膀。尼爾的手被帶到他的胸口,男人將他們的十指交纏,摩挲他的手心,帶到他的嘴邊細細地親吻。

 

「你無法想像。」男人說。而直到睡意襲來時,尼爾才意識到他是在回應自己剛才所說的話。

 

這或許他能得到最好的事情了。尼爾滿足地閉上眼睛,在背後溫暖的懷抱裡沈沈睡去。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