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扣宇]抱抱

Work Text:

扣宇 抱抱
贝南
写给我最爱的狗老师😘和狗劳斯2.20相认,像地下dang对暗号一样对上了龙嘎💘,答应狗劳斯要给她写🐍文,结果憋了两个月。终于憋出来了!本篇按照狗劳斯的口味量身定做,希望狗劳斯喜欢。最后希望狗劳斯多画🐍图,我有两个肾,(我还可以. gif。
Warning:双性√ 自慰√ 蒙眼√ 捆绑√ 伪产乳√ 道具√ sm 灌肠√ 伪乱伦(爸爸)脏话√羞辱√
微量提及麦扣和前妻的戏份,无描写。注意避雷!!!

 

“你和你们郑教授,到哪一步啦?”
“男人哦,先要管住他的屌,才能管住他的心哦。”
“如果他不想碰你,那很有可能是不行或者不喜欢你呢!”
杨晓宇一边吃他家郑教授买回来的草莓,一边想今天南南姐跟他说的话。

郑麦扣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到他的小恋人一脸凝重地露着小兔牙慢慢啃草莓,像只苦大仇深的小兔子。
“晓宇。”
“昂?”
杨晓宇淡粉色的唇沾上了草莓汁,一脸茫然地转过头看他,郑麦扣突然就get到了他的女学生们在朋友圈发的“这个草莓红shai绝美!买它!!!”,寻思着回头问问那姑娘到底是个什么shai,好买给杨晓宇涂给他看。

杨晓宇越想越气,可不是嘛,这老男人,都同居了,还只限于摸摸抱抱,有一回他把半硬的鸡巴在郑麦扣身上蹭了蹭,老男人竟然躲开了!躲开了!都谈了一个月了,还不上三垒!
他又想起南南姐说,他和贝总还没在一块儿,就已经干了好多炮,贝总好厉害好厉害的,干一炮南南姐得躺三天,白纱衣根本遮不住被玩得又红又肿的小奶子。
杨晓宇给南南姐送了好多次饭,说是被操得外卖都没法拿。可不是嘛,一进屋子都是那股精臭味,开窗通了一夜的风都没法祛,也不知道贝总怎么有那么多来射。
“南南姐,那个贝总可不是什么好人!干完就把你扔在这儿…”杨晓宇一边给他南南姐喂饭一边心疼得骂狗男人,谁知南南姐竟羞红了脸,满面春情。
哼,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果然是阴道呢!
他和南南姐一样是双性,男孩儿那套他有,女孩子那套他也行,只不过南南姐长得漂亮纤细,平时都穿着白纱裙装女孩子,他杨晓宇则深受黑怕文化熏陶,喜欢穿露肉胳膊的背心和露嫩大腿的破洞裤。
男孩女孩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和爱人在一起快乐地生活。
杨晓宇一边给他南南姐洗被操肿的小逼一边觉得逼痒。
啊…郑教授已经征服我的心了,什么时候可以征服我的阴道呢?

“在想什么呢?”郑麦扣已经坐到他身边了,男人一脸疲惫,杨晓宇无论怎么闹别扭,多生他的气,只要看到郑麦扣大猫似的窝在他身边,就什么气都没了,只想抱抱他。
“在想你。”的鸡巴。
郑麦扣笑了,张开大手把他的小恋人圈在怀里。杨晓宇一米八几的大块头,郑麦扣还是能轻松把他圈住。
杨晓宇手上还有草莓汁,他好想紧紧地回抱郑麦扣,可是又怕弄脏他的衣服,于是在他怀里动了几下,想把草莓汁擦在自己背心上,再去热烈地拥抱他的爱人。

“别动,让我抱抱。”郑麦扣呼吸着杨晓宇颈窝的气味,青年人身上有刚运动完的淡淡汗味,旺盛分泌的油脂维,他们共同使用的沐浴液的柑橘味,还有阳光下的青草一样蓬勃的生命力。
郑麦扣真想完全拥有他,又怕破碎的自己无法承受这种美好。他想起从前杨晓宇疯了一样地追他,在教师宿舍底下摆爱心蜡烛,发情话短信,早晚打电话道早安晚安。最后实在被小家伙缠得不行答应在一起了,却发现自己真的陷进去了。
这么美好,这么真诚,就像刚出生的金毛小宝宝,满心满眼的只有你一个,谁能不陷进去啊?

杨晓宇很听话,乖乖坐在那儿给今天上了9节课的大教授充电。郑麦扣不仅抱他,还要蹭,他头发搔得杨晓宇痒痒的,只好轻轻地往上坐一点,正巧把丰满的胸乳正对郑麦扣的脸。

好香…是什么味道呢?
郑麦扣在杨晓宇胸乳上蹭,越靠近乳沟处越香,不是沐浴露那种清新的香味,也不是洗衣液那种洁净的香味,更不是香水那种实验室合成的人工味道。是淡淡的幽香随着杨晓宇炽热的体温熏蒸出来的味道。
杨晓宇今天穿的背心领子比较大,又是弹性面料,眼看着郑麦扣就要把高挺的鼻子埋进他的乳沟里了,杨晓宇又害羞又期待。
哦,是乳香!郑麦扣想起来了,他前妻的乳罩上也有这种味道,或许女性的乳腺还有分泌香味的作用?麦扣不知道,但他真的对乳罩上的香味迷恋到变态的地步。没想到现在的小恋人也有这种香味,真想把他的奶子掏出来吸一吸看看能不能更香一点。
但他忍住了。
杨晓宇还是个孩子,他不能…不能把他拉进他肮脏的欲望世界里。
他故作镇定地停下了蹭动。“谢谢你,晓宇。恋人的拥抱真的能充电啊!”然后逃进了书房。
杨晓宇两颗兔牙咬着唇,臭麦扣!老男人!是不是不行啊!

杨晓宇是个行动派,信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郑麦扣不愿意操他,他就要自己操自己!他躲进自己的小房间里,没错,由于性生活的缺乏,他俩甚至没有睡一张床。杨晓宇打开pornhub,查找师生题材的黄片。
可是,并没有太多儒雅老师猛操骚货学生的视频,就算有,杨晓宇也还是不满意,不够帅,不够猛,不够麦扣…
唉,杨晓宇叹气,他可太喜欢郑麦扣了,没有麦扣元素都自慰不成了。他突然想起,郑麦扣回家洗了澡。
杨晓宇灵机一动。

郑麦扣的内裤和他本人一样,循规蹈矩,无趣。是宝蓝色的条纹四角裤,兜裆的地方比别人的要大些。
杨晓宇急切地脱了紧身牛仔裤,又脱了他的紫色蕾丝内裤,他杨晓宇的内裤和他本人一样,漂亮,恣意。他把两条内裤的胯部贴合到一起,好像他和他的郑教授正在交媾一样,顿时面红耳赤。刚才被郑麦扣蹭的时候杨晓宇就湿了,现在更是泌了点出来,沾在小内裤上,现在又沾到了郑教授的内裤上。
好害羞哦…
后来逼痒得也顾不得害羞了。杨晓宇躺在床上,双腿摆成M字,觉得有点儿冷又盖了一床薄被。他先是用郑麦扣的内裤包着自己的阴茎抚弄,郑教授的内裤好粗糙,磨得好舒服,然后调皮的手指就送进去了。
杨晓宇好久没自慰了,主要是他声儿大,怕在他家郑教授房子里自慰叫得太大声了被听见,怪害羞的。今天实在憋不住了。
小逼里面水液丰沛,中指在外面磨了几圈就吃了进去,好热,好湿,甫一挤进去就有香甜的淫水流了出来。
“啊…老师…麦扣…”
杨晓宇把内裤放在鼻子边,男人穿了一天的内裤有很重的尿骚味和汗臭味,杨晓宇却觉得好性感,是郑老师的味道…就像郑老师把他的原味鸡巴放在自己脸上磨…
郑老师…喂我吃大鸡巴…
杨晓宇迷恋得把裆部那一团布料含进嘴里,假装是在给他心爱的郑老师口交。嘴里的味道好浓,但杨晓宇一点也不嫌弃,因为这是郑老师的味道。
“晓宇?你叫我?”郑麦扣推开了门。
平日里小情侣两个虽然分房睡,但是进出也是不敲门的。平时杨晓宇戴着大大一个头戴式耳机打游戏,郑麦扣就把热好的牛奶放在桌子上,从后面抱住他。所以他没想到进来看到的是这样春意盎然的场景。
杨晓宇两条白腿大开着在被子底下,两只手在被子底下有节奏地小幅度抽动,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在干什么。最过分的是,那张漂亮的脸上盖着郑麦扣的老头四角内裤。
“晓宇?”
杨晓宇一把扯下脸上的内裤,火速从床上蹦了起来,还不忘把薄被拉好遮住自己光溜溜的腿。
“麦…郑…老师…”
“晓…晓宇…”
郑麦扣端着牛奶,整个人僵硬了。
杨晓宇好漂亮,脸上红扑扑的,气还没喘匀,露着两颗兔牙。郑麦扣好喜欢他的兔牙,亲吻的时候会轻轻咬他,然后兔牙就会磕到自己。
麦扣很合时宜地想到杨晓宇乖巧地跪在地上把小兔牙收起来给他吃鸡巴的场景…
他不知道该把牛奶放下还是转身就走。

“那个,牛奶我放厨房了,待会儿你记得喝…”
转身逃出了杨晓宇的“淫窟”。

“老师…”
郑麦扣正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看文献冷茎一下,杨晓宇却不知好歹来敲门。
“老师你开开门好不好。”
“麦扣…”
“郑麦扣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赶紧开门!”
郑麦扣只好支楞着鸡巴拉开门,只见他的小猪崽上半身套着他最喜欢的背心,下半身只穿了根紫色蕾丝内裤就跑过来了,还光着两个白嫩的肥脚丫。
小郑支棱得更高了。
杨晓宇看到年长的恋人如此兴奋,不由得翘起嘴唇,然后把自己埋进他家郑教授的怀里,郑麦扣洗完澡了,身上都是杨晓宇最喜欢的柑橘沐浴液的气味。杨晓宇迫切的寻找爱人的唇,就像沙漠的旅人迫切地寻找水源。
在郑麦扣之前,杨晓宇也有过恋人,有男有女,由于身体的特殊原因,一直没有把自己完全交出去,故而练就一身接吻的好本领。只有麦扣,他真的想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弄坏也好,爱惜也罢,只要是麦扣,什么都可以。
杨小猪把他家郑教授带到了床边,郑麦扣喜欢捏着他的小肚子,叫他小猪,小猪崽,猪猪,猪猪宝贝,怎么腻歪怎么来。接吻的间隙,郑麦扣努力和杨晓宇保持距离,他那根长枪实在是太雄伟了,他怕顶到他心爱的小猪猪。小猪猪非常勇敢,他意乱情迷地一边吻他一边说,老师,麦扣,给我吧,我好想要…麦扣…我好爱你…你要了我吧…我是你的…
麦扣的眼镜早就被杨晓宇脱掉了,上次他们接吻的时候忘了摘眼镜,杨晓宇的高鼻梁被麦扣的眼镜硌得好疼。失去了眼镜的阻隔,郑麦扣的眼神明明灭灭,眼睛里似乎有欲念的火光在熊熊燃烧着。他温柔地回吻他的小猪,你真的想要吗?哪怕会很疼也要吗?
杨晓宇仿佛傻了一样,只会蹭他的郑老师,嘴里嘟嘟囔囔翻来覆去地说,想要,老师,给我。
“真的要吗?你想好了。”
“只要是郑老师你,我什么都可以。”杨晓宇的眼睛闪闪发光。
那好吧,这是你自找的。

“老师…你要做什么…”杨晓宇看着郑麦扣拿过来的粉色毛绒手铐、情趣眼罩,还有很多他不认得的东西。
郑麦扣从前和前妻在一起玩得很大,前妻是个很爱玩也很会玩的女子,即使出轨的她在麦扣心里死了,她的性爱习惯也还在郑麦扣身上活着。郑麦扣在她之前也有过女朋友,都是温文尔雅恬静可爱的女孩子,没有任何人能像她一样特别,在麦扣心里留下烙印。
可是杨晓宇…杨晓宇他更特别了。
“麦扣…我怕…”杨晓宇在眼睛被蒙上之前哀求他的爱人,宝贵的第一次,他想用眼睛完整地记录下来。
“你不是说,只要是我就可以吗?”麦扣的话很温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感。
杨晓宇抿了抿嘴唇,身体因为即将到来的性爱兴奋得颤抖,又因为未知的恐惧而战栗。
“交给我,好吗?”
郑麦扣俯身吻了吻他的小猪崽一双漂亮的眼睛。
交给他吧,只要是麦扣就没问题的吧。
杨晓宇闭上了眼睛,陷入了黑暗。

 

2
Sara以前会跟郑麦扣玩很多性爱游戏,但主要都是她主导。郑麦扣看着床上玉体横陈的雪白小猪崽,握着吸奶器的手激动得微微颤抖。
他把小猪崽被他好好地绑在床上,双手用粉色的毛绒手铐拷住了,双腿则被大大地分开绑在床架上,麦扣还在他腰上垫了一个柔软的羽绒枕头——怕待会儿肏得狠了。杨晓宇的薄背心卷成一条,推到锁骨上,更显得格外色情,仿佛这只可爱的小猪马上要被他敬爱的老师强奸。因为寒冷和激动,杨晓宇的胸部皮肤起了细细的鸡皮疙瘩。
“猪猪,如果不舒服,要和我讲噢。”麦扣又亲了一口杨晓宇露在外面的嘴唇。杨晓宇的嘴唇半张着,露出不知所措的小兔牙。郑麦扣最爱他的兔牙了。“交给我,老师会让你快乐的。”
杨晓宇长了一对好奶子,郑麦扣心想。粉褐色的奶头像是从来没被使用过,衬着奶白色的皮肤更显粉嫩,此刻因着主人的兴奋而坚挺起来,等着人吃呢。
“老师…好奇怪…”郑麦扣给杨晓宇接上了吸奶器就出了房间,徒留杨晓宇一个人在床上承受被吸奶的快感。
好奇怪,可是好舒服…痒痒的,麻麻的。杨晓宇觉得自己好像一头乳牛,被主人拷在牛棚里吸奶,要把奶全都榨出来献给主人。
门响了,郑麦扣回来了,没过一会儿,杨晓宇感受到奶头上一阵冰凉。
“麦扣…这是什么…好冰…呜…”
如果他能看到郑麦扣此刻在做什么,一定会疯掉:郑麦扣取了冰箱里的奶,用注射器打进吸奶器里面,好像真的在榨奶一样。榨出来的新鲜牛奶一滴不漏进了郑麦扣嘴里。
“奶牛不要乱动!”郑麦扣狠狠地揍了一下杨晓宇的肥屁股。杨晓宇嘤咛一声,并没有很疼,他是个乖孩子,老师说的话都会认真执行。杨晓宇忍着奶头上的瘙痒给他心爱的郑老师喂奶,郑老师吸一下,吸奶器动一下,吸了快十分钟,杨晓宇忍不住了,甜腻腻地发骚,“郑老师…奶头好痒…可不可以帮我咬一咬?”
郑麦扣从吸奶器上抬起头来,“骚母牛要说,求主人吃吃骚母牛的neinei吧,骚母牛的骚奶头好痒,想要被主人吃吃。”
杨晓宇被吸得脑汁都没了,哪里记得住,挺着一双大奶,无与伦比地喊,“骚奶头,不是,骚母牛好痒,求主人吃吃neinei,neinei好痒,主人吃吃,吃吃好不好?”
郑麦扣好像生气了,又赏了杨晓宇一巴掌,转身就走,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郑麦扣又走了回来,“既然骚母牛不会说话,那就把嘴巴闭上吧。”
于是杨晓宇又被上了口枷。
被剥夺了视觉和话语权的杨晓宇觉得自己真的像一头母牛了,主人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什么都不能说,不能反对,也不能拒绝。
“骚母牛,看看主人是怎么吃你的奶的。”
突然的光亮,让杨晓宇无所适从。等他重新聚焦,只见郑麦扣握着一个奶嘴在吸,奶嘴另一头连着他的吸奶器,源源不绝的冰牛奶从他奶头流向郑麦扣的嘴里。郑麦扣吃奶的样子纯洁又正直,只是眼睛里闪着邪恶的欲念。他吸一下,奶头就被吸奶器挤弄一下。
真是一头母牛了。
奶头更痒了。杨晓宇戴着口枷,口枷里还有一个口球,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呜呜咽咽地小声叫。
屁股又被揍了一下。
“别吵!没有规矩!等主人吃完奶。”
郑麦扣卖力地吸起来。杨晓宇恍惚间觉得自己真的涨了奶,丰硕的乳房胀胀的,要男朋友给自己吸出来。
一小杯奶郑麦扣吸了好久,等他把小母牛吸干净,脱下吸奶器,小母牛的奶头已经胀大充血,还挂着残留的奶滴,纯洁的白衬着淫靡的红。乳晕也大了一圈,红艳艳的,好看极了。
杨晓宇看着自己的奶头心想,明天不能穿薄薄的背心了,肯定会顶出一个奶头的印子。
唉,可能还要找南南姐借乳罩…
郑麦扣大概是口唇期一直没过,对于乳房和乳头有着近乎变态的执念。他和杨晓宇第一次拥抱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少年蓬勃的生命力和软绵绵的奶子,穿过他的胸壁直击心脏。
甫一扯下吸奶器,郑麦扣的嘴巴就凑了过去,长舌一卷舔干净奶头上残余的白色液体。心想,小宝贝奶子这么大,下次要让他挤着奶子乳交,把精液都喷在他奶子上才好,然后再叫他一点点刮下来舔干净,剩一滴就打一下。
杨晓宇被他撕咬得又爽又疼,早在被当成母牛的时候就硬了,现在被玩了这么久更是硬得发疼。可是他又没法说话,只能用鸡巴去蹭他主人。
郑麦扣被顶得不得不吐出甜蜜的奶头。
“没规矩!”
杨晓宇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郑麦扣,像做错事还想吃肉骨头的小狗狗。
这样甜蜜的小猪猪,谁舍得继续和他生气呢?郑麦扣想,以后再慢慢教他规矩吧,遂伸手拿床头柜上的灌肠器。小猪硬得流水,那根大家伙顶在轻薄的蕾丝内裤上,几乎要探头出来,内裤已经湿透了,郑麦扣越摸越兴奋,“小母牛真骚啊,只是被玩奶子就流了那么多水吗?”
杨晓宇没法说话,只能用力点头表达好想被玩得意思。
“你乖一点,主人给你灌好肠就可以了。”

郑麦扣一手捏着灌肠器的头高举着,另一手扯下杨晓宇湿答答的内裤,年轻人茂盛的阴毛中,硕大的鸡巴先跳了出来,接下来是滴滴答答流水的肉唇。
“噢,”杨晓宇听见他的爱人发出了快乐的感叹,“看来不用灌肠了。”

因着身体的特殊性,杨晓宇从小就不大爱和别人有太亲密的接触,谈笑打闹可以,搂搂抱抱不行。青春期那会儿更甚,勾肩搭背都觉得慌张,总觉得被人摸到了皮肉就会被发现这个令人羞耻的秘密。直到南南姐Antonio他们出现在杨晓宇年轻的生命里。他们都一样,但他们又不一样。南南姐说,这是上天的恩赐,要他们享受双重的性乐趣;Antonio说,这是检验他她是否真的爱你的标准,如果这都接受不了,如何携手并肩走过漫长岁月。杨晓宇想,他们说的都是一个意思,要爱自己,才能爱别人,别人才能来爱我。
真好,他不嫌我,麦扣也喜欢我啊。杨晓宇看着他的男人,心里甜甜的。

杨晓宇的腿根肉得很,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沾满了淫水的内裤卡在大腿根,脱不下去,郑麦扣俯身压在他身上轻轻问他要不然把内裤剪了吧?老师再给你买,杨晓宇却呜咽着拼命摇头。郑麦扣还是心疼他,起身去解他的两条大白腿,终于顺利地脱下了那条狼藉不堪的内裤。脱下来摸了一手淫水还不够,他还要拿到鼻子边闻,杨晓宇看着他,想起来自己刚才闻郑麦扣的内裤,还要…还要吃了进去,更加羞得不行。等他闻够了,想重新把小猪腿绑起来,却发现杨晓宇大大方方摆成了M字,任君采撷呢。
“真乖!”郑麦扣表扬他的小猪。
水红色的肉唇羞答答地绽放,阴蒂大得阴唇根本包不住,想必是刚才玩了很久,平时也玩得不少,不然不会充血肿胀至此。郑麦扣欣赏了好一会儿,杨晓宇都急得要哭了,即使是被爱人看那里也好羞耻,更别提郑麦扣温热的鼻息打在敏感的肉唇上。
好想…被郑老师摸摸…插插…被操进来…被弄坏…
手指不够吃…要郑老师肏进来才行…还没在一起就想着郑老师自慰…揉阴蒂…插小屄…
杨晓宇好想叫出来,但是老师要他做守规矩的乖孩子,不能叫出声。
只要做乖孩子,老师就会奖励乖孩子晓宇最想要的大鸡巴吧!
“晓宇真漂亮!”郑麦扣奖励地亲亲他的小肚子。杨晓宇肚子上也肉肉的,不像Sara。Sara是个典型都市女性,健身撸铁晨跑瑜伽一样不落,腰腹间硬梆梆的,没有一丝赘肉。晓宇不一样,晓宇的肚子好软,阴毛长到了肚脐眼下面,这样柔软的身子才适合性交,适合被肏。
被郑麦扣亲了几下肚皮,杨晓宇又抑制不住喷了点水出来,也不知道是尿还是淫水,喷到郑麦扣手上。
“晓宇把水喷到老师身上了,坏孩子!”郑麦扣又拍了几下他的肥屁股,如愿以偿听到杨晓宇甜美的痛吟。“老师要罚你…罚你…自己洗干净。”
什么洗干净?他的逼除了自己从没人碰过的,不干净吗?杨晓宇很疑惑。
随后抵在后穴的冰凉物体解答了他的疑惑。
“晓宇乖一点,老师要帮你洗干净咯!”灌肠器的入口很窄,轻松地捅进了杨晓宇的菊穴。
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好奇怪…胀胀的…啊!
汩汩的水流被挤进初次迎接访客的菊穴里,郑麦扣贴心地用了温水,一手捏着灌肠器,一手抚摸杨晓宇软乎乎的小腹。白净的皮肉,浓密的毛发下面是堆积的内脏脂肪,厚厚的内脏脂肪保护着大肠小肠,或许还有子宫和卵巢…
手下的肚皮渐渐鼓起来。
“晓宇猪猪好漂亮啊!”郑麦扣又情不自禁亲了亲他鼓胀胀的肚皮,“晓宇会怀孕吗?给老师生个宝宝好不好?一定会是和晓宇一样漂亮的小小猪…老师希望是个女儿…”
肚子好胀,杨晓宇的漂亮小脑袋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渐渐听不太清郑麦扣说什么。只听见了什么长头发,扎辫子,小公主。
800ml,这是晓宇的第一次,还是要温柔一点。
“晓宇真棒,灌了800毫升呢。”郑麦扣用一根胡萝卜按摩棒塞住了菊穴。“夹紧噢,乖孩子,漏出来一滴就打一鞭子。”
杨晓宇马上把臀夹得紧紧的,漂亮的臀大肌显示出狰狞的弧线,肚子高高地挺起来。

这是可爱的小妈妈躺在床上,郑麦扣心想。杨晓宇太年轻了,就像一阵风一样:像一阵南风,给麦扣无趣枯燥的生活带来了春意,死去的贫瘠的心里播下了爱情的种子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巨树;像一阵秋风,干燥凛冽噼里啪啦地让老房子的火越烧越旺。
可谁又能抓住风呢?
得让风给他生孩子,用孩子绑住他,让他哪儿也去不了,只能帮麦扣一个接一个地生孩子,挺着大肚子还要挨肏,肏完腿还软着就得去给小儿子喂奶,郑麦扣为了让辛苦的小妈妈睡个好觉,就带大女儿和二女儿去小区踢球疯跑…
现如今小妈妈肚子里还没有孩子,得把老郑家的种下进去,让他怀孕,郑教授亲自给他办休学。等生完孩子差不多就够年龄结婚了,生日一到就必须把证领了,双重保险…

“呜呜呜…”小猪猪的肚子想必是涨得紧了,括约肌快夹不住胡萝卜,眼看着肚子里的水就要流出来…
但是不可以。要做好孩子,不能漏出来。
郑麦扣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解开杨晓宇的手铐,半抱着他去厕所,又洗了好多次,直到排出的水变透明。
杨晓宇被郑麦扣清洗着,脑子里不住地想:他给他前妻做过这种事吗?他和他前妻也是这样玩的吗?他前妻厉害还是我厉害?肯定是我厉害一点了,我两套都有…杨晓宇胡思乱想着,有点儿生气。
“老师把小骚猪的骚屁眼洗干净啦!”郑麦扣亲亲他,杨晓宇却还在自己跟自己生气。
不行!要把那个坏女人比下去!
杨晓宇被解开了所有禁锢,重新放到床上,郑麦扣吭哧吭哧地喘气。
“晓宇,你是不是又胖了呀?”
杨晓宇红着脸轻轻踹了郑麦扣一脚,肥白的肉脚刚好蹭到郑麦扣勃发的裆部。
好大…好硬哦!
老男人笑着俯身轻吻他的小杨,“胖了好,好生养。”说着意有所指地拍了几下杨晓宇的圆臀。
此时,郑麦扣硬梆梆的鸡巴隔着睡裤顶在杨晓宇流水的小屄上。
“老师…主人…杨杨,羊羊想要…”杨晓宇被拷得太久了,一双手八爪鱼似的缠绕在郑麦扣后背。不能拥抱麦扣,是对他杨晓宇最大的惩罚。
“咩——”
郑麦扣压着他低低地笑出声,“主人的小母羊是发情了吗?”
杨晓宇用力点点头。
“可是…主人是小羊羊的爸爸呀!”郑麦扣故作苦恼。
“可是!主人!爸爸!小羊好饿…”可不是嘛,杨晓宇的水都把郑麦扣的裆弄湿了。
“求求你了爸爸…我们做一次吧!”
“那…好吧。”

郑麦扣跪在杨晓宇面前,看他的小羊虔诚地把他的阳具纳入嘴里。杨晓宇舔得很认真,从下到上卷过龟头,再从上到下照顾两颗大大的囊袋。郑麦扣的鼻子诚不欺他,阳物也大得吓人,颜色又深,一看就很会干屄。要是在远古崇阳时期,郑麦扣一定能凭着这根恩物做上部落领袖——这么大的鸡巴这么大的蛋,能给多少女人下种!
杨晓宇又有点嫉妒了,郑麦扣绝对!绝对不可以和别的女人交媾!只能和他杨晓宇在一块儿。无论是哪个平行时空的郑麦扣,都终将属于他杨晓宇一个人!
晓宇会很努力哒!很努力地给郑老师生孩子,让他做部落里最多子嗣的男人!怀着孕也不能松懈,每天都要挺着肚子给郑老师套鸡巴,可不能让他有机会出去乱搞…
“嘶!在想什么呢!吃鸡巴都不专心!学习怎么可能搞得好!”郑麦扣把鸡巴从杨晓宇嘴里扯出来,杨晓宇还不让,包着兔牙狠命地嘬,最后抽出来的时候发出啵地一声,淫荡极了。
郑老师把骚货学生翻了个面,让他趴在床上翘起屁股。肉红色的阴阜水光粼粼,洗干净的屁眼红粉绯绯。
终于…要来了吗!杨晓宇激动极了,即将要被心爱的郑老师破处,心里充盈着爱意,鼓胀胀的。
他翘着圆白的屁股趴着,所以看不到郑麦扣拿来的散尾鞭,假如他能看到郑麦扣穿着衬衣光着屁股挺着鸡巴拿着鞭子,肯定会兴奋得喷水。
没想到先迎来的不是郑麦扣的鞭子,而是郑麦扣的鞭子。
“啊——”
“羊羊,知道哪里做错了吗?”
“呜…”
又是一鞭子,直接打在流水的阴户上。那饥饿的小屄不但没有因为疼痛退缩,反而觉得更饿了,张缩着小嘴想要被破处呢。
“羊羊,羊羊不应该…”
“嗯?不应该做什么呢?好好想想。”郑麦扣耐心地引导他,作为一个优秀人民教师,他有的是耐心教导他最疼爱的学生。
“不应该…给主人吃鸡巴的时候走神…呜…”
“真乖!下次可不要再犯了!”郑麦扣又拍了拍他的肥屁股。
杨晓宇真美啊,身上每一处都是白皙的皮肉,圆润地裹着脂肪,让人一眼能够看见,藏在这副白嫩的躯体里旺盛的繁殖能力。特别是最好生养的屁股,上面布满了来自他最敬爱的老师的恩赐。
“小屄真会夹…晓宇真是个好孩子!”郑麦扣的手指像老旧的树枝,细长曲折,此刻,食指和中指正全部没入湿热的小屄里,拇指也没闲着,逗弄刚写得干干净净的粉屁眼。
“老师…麦扣…呜…快给我吧…”
“真的可以吗?晓宇真的要把第一次给我吗?”郑麦扣说着正人君子的话,手上却做着最下流无耻的事情:小屄被插开了,随着手指的抽插噗嗤噗嗤地发出动听的声音。
“晓宇…真的要老师给你破处吗?”
“要!老师肏我吧…求求你…晓宇好想要…晓宇受不了了…啊——”
刚才口交的时候差点噎到他的龟头破开穴口的嫩唇,楔进杨晓宇最隐秘的花心里。
太大了!杨晓宇被操得话都说不出来,虽然疼,但是被爱人填满,心理上的快感充盈了他的心脏。
不愧是处啊,真紧!郑麦扣在紧窄的处女屄里举步维艰,掐着杨晓宇的圆屁股,抽出来一点,又更重地操进去。
第一次就后入还是艰难了一点,郑麦扣不管穴肉的挽留,退了出来,毫无意外看到鸡巴上的处女血。
“宝宝,转过身来,爸爸看着你操你…宝宝,怎么了?”
杨晓宇满脸泪痕,哭得有点缺氧只好张口呼吸,露出郑麦扣最爱的小兔牙。
“宝贝,是太疼了吗?”郑麦扣心疼极了。
杨晓宇不好意思说是爽哭的,装作委屈地扁扁嘴。“你都不抱我…”
“什么?”说话声音太小了,郑麦扣没听见。
“我说,你都不抱我!”含泪的眼睛气鼓鼓地瞪着郑麦扣。“难怪那个女人都不要你!”
“好好好宝宝,来,躺好,腿分开,对,宝宝真棒!”
郑麦扣压住他的小恋人,让他抱住自己,胸膛相贴,心心相印。
“晓宇,我要操你了。”
还是疼,杨晓宇很紧张,夹得很紧,郑麦扣一边操他,一边伸手下去揉他的阴蒂,杨晓宇被双重刺激,流了不少水,浇在郑麦扣的龟头上,爽得要命。不多时,杨晓宇得了趣,嗯嗯啊啊地敞着腿让他大开大合地肏。
“啊!老师…好舒服…操操那里,晓宇那里…啊…老师好厉害!”
“第一次就这么骚,是不是在宿舍都被操熟了,装处女骗老师呢?”
“没有没有!”杨晓宇急得快哭了,“晓宇从来没让人知道…呜…老师信我!”
“好,老师信你。来,再打开一点儿,对…”
太舒服了,心理和身体都被麦扣征服了。杨晓宇迷迷糊糊,被操出血了还追问施暴者。
“老师,老师,晓宇的屄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晓宇真棒。”
“老师,我和那个女人谁厉害?我让老师更舒服是不是?”
“当然是啦。”郑麦扣亲亲他汗湿的额头,杨晓宇现在乱七八糟的,又脆弱又甜蜜,一想到这样的杨晓宇只属于他郑麦扣一个人,郑麦扣就更加雄风大起。
“老师老师,那以后都只操晓宇好不好?晓宇好爱老师呜…老师不能离开晓宇…”
“好。晓宇也不能离开老师…”
那柄阳具在杨晓宇的处女屄里畅通无阻地抽插,好爽,好舒服,太舒服了。从前自己自慰,揉屄,指奸,都比不上郑老师的鸡巴。郑麦扣肏得很猛,几乎全部抽出来又整根凿进去,杨晓宇的屄真的很软又很有弹性,才第一次就能吃下这么大的鸡巴,天生就是给郑麦扣做鸡巴套子的。
“老师…太爽了…肏死我…啊…”杨晓宇自己揉着鸡巴,猛烈的快感从女阴直达中枢刺激他的大脑,特别是郑麦扣还不怀好意地磨他的子宫口。娇嫩的子宫哪里经得住男人操,宫颈口都张开了,就等着男人把种下进去,让杨晓宇做一个幸福的小妈妈。
“老师!太快了…要到了…晓宇要被老师肏吹了啊啊啊啊!”杨晓宇喊着郑麦扣吹了水。紧窄的小屄因为高潮抽搐着,仿佛要把郑麦扣的鸡巴全部吸进去,嘬着鸡巴要榨精。郑麦扣没能挨过这阵子吸精大法,狠狠地凿了几十下送进最深处射满了杨晓宇的小子宫。
浓白的精液打在肉屄里,杨晓宇几乎要被被内射的快感再弄吹一次,但他不敢,万一把老师的精液吹出来,就不能怀孕了!
郑麦扣射干净了还要再插几下延长快感,等他捏着半软的鸡巴要退出来,杨晓宇却用肥大腿勾住他不让走。
“要,要留在里面才能怀孕哒…”

 

杨晓宇很满意,不但做到了那个女人能做的事情,还做到了那个女人做不到的事情。
他让郑麦扣做爸爸啦!
杨晓宇摸着微微显怀的小腹,郑老师去给他办休学了,要做好饭在家里迎接他。
———————end———————
总是搞万字长车,我不肾虚谁肾虚🚬
小男孩和老男人的爱情真的好难写。好想写出那种,循循善诱年长爱人和甜美乖宝小男朋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