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iven to the Wild

Work Text:

他們亡命天涯已經太久,久到不確定現今是何年何月了。山洞幫或是奔馳在荒漠間的快車都已遠去,只有錢和夥伴是身邊僅存的穩定物事。Butch在營帳外生起火來,他有時候會想著要對Sundance的不管事抱怨,但總愛講個不停的他最後總是沒說出口,反而不著邊際的跟他談一些玻利維亞、小鎮的白癡警長、或是酒吧裡女人的溫言軟語之類。

Sundance走到他身邊坐下,脫掉手套烤火,手肘挨著他的。然後他轉過頭來對著Butch就是一句「能不能去洗個澡?」Butch還來不及回話就又被堵了一句「閉嘴。」

他身上的確是難聞--但他不知道這會對Sundance造成影響。他們兩人都睡在一起那麼多個晚上了,這可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還不是因為這趟路半個女人也沒,汪洋大盜什麼不會最擅長替自己找藉口,事到如今他仍不想承認自己就是被Sundance Kid漂亮的臉迷得要死。

Butch隨便替自己抹了點水順了順頭髮就想交差,Sundance皺起眉頭,倒是什麼也沒說。今夜其實沒那麼冷,他邊想邊注意到Sundance開始解自己的襯衫釦子。「嘿!」Butch大叫,「Kid!你好歹也進帳篷吧。」

Sundance把Butch壓在地上,膝蓋撞進他雙腿間把他分開,「你太臭了。」彷彿要實證這句指控,他的臉和嘴唇離他遠遠的,卻也絲毫不浪費時間的褪下他的長褲,粗魯又蠻橫。Butch永遠不會承認他喜歡這個,但他迅速充血變硬的性器也差不多表示了心意。Sundance一隻手扶著他的腰,另一隻覆上他的硬挺,槍繭來回磨過敏感的頂端,絕對飽含惡意。Butch喘了一聲,他看不見但感覺到自己逐漸濡濕。

粗糙的手指讓觸感放大數倍,Butch還沒有回神過來,Sundance的觸碰就又移動,手揉囊袋用指尖刮過上頭的紋路,幾乎可說是細心的撫弄每一寸皺褶。這種搔不到癢處的挑逗感要把Butch逼瘋,偏偏他的姿勢除了伸手打人之外很難做出什麼抗議,最後就變成他扭動腰臀試圖閃躲Sundance的手,反而讓他看起來像個欲求不滿的婊子。

Sundance果然蓄意的會錯意,他笑了出來,啞聲啞氣的說:「急什麼,我會好好上你。」Butch想回罵,但他「該死的」都還來不及說完,Sundance沾著油膏的手指就已經壓進他的後穴,整句髒話尾音陡然收成嘶的氣音。

他們的確不是第一次在無人的野外做起來,但Butch的身體仍未習慣被侵入,從入口處襲來的刺痛讓他滿頭大汗。他盯著Sundance被情慾沾染上水色的藍眼睛。當男人塞入第二指時,Butch的陰莖已經因疼痛而半軟,但他們從不暫停動作,一切都是硬碰硬。

Sundance判定他的擴張大業已經完成,把槍套解下來放到一邊--當然不會丟遠,Sundance Kid就算在做愛也能瞬間槍殺才準備要開火的任何人--手撐住Butch的大腿根部,粗暴的進入他。Butch低喊了一聲,腸道依然緊咬著男人粗長的性器,在對方猛力的開拓之下逐漸舒展開來。

Butch被折騰過了這一陣,上衣已經變得亂七八糟,他猜想可能背後都被磨破了。這下可好--他的分神立刻被注意到,Sundance不滿的往他深處頂弄,逼出他的呻吟,再讓他聽見自己衝出口的聲音被搖晃的支離破碎。

「看著我。」Sundance命令。他操幹的動作非但沒有緩下來還越來越深入,每一下都凶狠輾過他已經濕潤的甬道。他壓低身子,氣息全打在Butch臉上。Butch終於再沒忍住,手箝住Sundance的後頸把他拽向自己,狠狠咬上他的嘴唇。血絲和鐵鏽味在他們的口腔中逸散開來,Sundance放棄堅持回吻他,吸住他的舌頭拉扯著,兩人在唾沫的交換之間共享情慾,呼吸不到空氣也沒關係。疼痛和快感幾乎是同一件事情。

然後Sundance擦過了他體內的敏感點,讓他一陣顫慄。Butch的性器在兩人腰腹之間搖晃,尋求著關愛,他握住自己開始套弄,多重感官刺激讓他感覺已接近臨界點。Sundance咬住下唇,又用力的抽插起來,手指緊掐Butch大腿,囊袋打在他臀瓣上啪啪作響。

Butch率先釋放出來,白濁液體濺的到處都是,把兩人的襯衫都弄髒了。伴隨著高潮的是腸道強烈收縮,Sundance低吼一聲後射了,他們下半身貼在一起的部分因劇烈顫抖而碰撞,喘息也互相纏繞,似乎是這曠野裡最大的聲響。

Sundance穿好衣服的速度之快讓這場性事彷彿沒發生過。他緊握手槍,警覺的目光掃過四周,謹慎地確認自己和夥伴的安全,然後才回到Butch身邊躺下。

「你信神嗎?」Butch的手懶洋洋掃過Sundance的金髮,然後輕吻他的嘴角。好像有點太溫柔了,他想,這不適合我們。

Sundance瞟了他一眼,問:「有什麼差別嗎?」沒有停下清理手槍的動作。Butch聳聳肩,「我們這樣,上帝之火,那類的。反正我也能在地獄射倒好幾個魔鬼,你就好好看著吧。」

兩人一起笑了出來。他們不管去哪,都能看顧彼此背後的,這樣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