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313/MN】禁止通行(pwp情人节炖肉)

Work Text:

不应该是这样的,但他没有时间思考更多。

马尔蒂尼一只手托着内斯塔的腰,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鼻尖贴过去磨蹭了一下怀里男人的后颈。内斯塔的症状比他要严重得多,如果说他仅仅是有些兴奋,还完全可以克制住亲吻内斯塔的冲动的话,内斯塔就几乎濒临失控了。

他怀里那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已经把自己蜷缩起来,手指攀着他的背,汗珠从额角滚落到涨红的面颊上,微微打着颤,整个人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肿胀的性器抵在他的小腹间无意识地磨蹭着。这是他的国家队队友,也是拉齐奥的二十三岁的小队长,亚利桑德罗·内斯塔,而他们的关系根本还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

这当然不是内斯塔的错,问题该归咎于在他橙汁里的强效媚药,那些带来刺激的东西冲垮了蓝鹰小队长的理智。马尔蒂尼没有饮用橙汁,所以仅仅是房间里散布的气态媚香还不至于让他失控,尽管他也觉得小腹紧绷,喉口发干,性欲一股脑地泛起来。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内斯塔身上,他并紧了两条腿,不停地出汗,白色衬衫湿漉漉地绷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他连眼睛里都泛着水汽,嘴唇被自己咬得又红又肿,因为强行克制情欲而将马尔蒂尼的背脊抓出一道轻微的刺痛感。

马尔蒂尼尝试着叫他的名字,用手捏捏他的面颊,但内斯塔只是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来看着他,从鼻腔里柔软又含糊地哼出几个单词,在马尔蒂尼听来就是“队长”和“我难受”。马尔蒂尼抱紧了他,抬起头去看挂在墙上的倒计时钟,上面显示还有两个多小时,底下的那行小字清晰又残忍:禁止射精。

他不敢真的让内斯塔射出来以测试这个警告的正确性,对方既然有能力把他们关进这里,就有能力让他们无法出去。马尔蒂尼只能按着内斯塔的手臂,将他禁锢在怀里,同时忍受着自己高涨情欲的折磨,连呼吸都渐渐滚烫起来。

内斯塔却很不安分,他无法发泄的痛苦远超马尔蒂尼,因此尽管被抓住了手臂,却还在挣扎着拧动手腕,双腿越绞越紧,脸埋进马尔蒂尼的颈窝间发出黏稠的喘息声。

马尔蒂尼实在没有办法,他将内斯塔按在床上,探手去把摆在床头柜子上的情趣手铐抓过来,利索地把内斯塔两只手压过头顶,铐在床头上。内斯塔四肢舒展,被他摊在床上,两条大腿无意识地绞紧,勃起的性器将他的裤子撑出非常明显的一团,既热又痛,那张过分英俊的脸露出苦恼而难耐的表情。热度焚烧着他的身躯,内斯塔挣扎了两下发现动不了,就转去看着马尔蒂尼。他的声音都带着滚烫的温度,又染着湿漉漉的哭腔,一直叫他“队长”。

马尔蒂尼本来也就靠着强大的自制力压抑住那些冲动,被他这么软绵绵地央求一句,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他想着至少把内斯塔的性器解放一下,别绷在裤子里,就伸出手解开腰带,向下褪掉内斯塔的长裤。脱到内裤的时候,内斯塔浑身都因为马尔蒂尼手指触碰到他的性器而发起抖来,生理性的泪水从他眼角滚落下来,硬是让这个大男人显出几分可怜。

马尔蒂尼掀开内斯塔的内裤,将它拽到男人膝盖处,那早就勃起的性器向上弯成一个值得夸耀的弧度,顶端溢出许多液体,顺着男人一起一伏收缩着的小腹和股沟的位置流淌下去,将整个屁股都染得湿漉漉。马尔蒂尼盯着那属于男人的性器官看了一会儿,又侧过去半伏身在内斯塔旁边,他有个从来不打算告诉内斯塔的秘密,那就是他对对方不单是那种单纯的队友之情,某种“问心有愧”,某种“不应如此”。

尽管是这样,就算没有这个不许发泄的条件限制,马尔蒂尼也清楚有些底线是不能越过的,他现在只想在这三个小时里把内斯塔照顾好,捱到出去就算完事。

但内斯塔中媚药的程度远比他要深,仅仅是躺了十几分钟,男人就已经开始为了能释放而什么胡话都敢说了。一会儿央求队长摸摸他,一会儿流着眼泪说队长我喜欢你,一会儿把手铐铮得直响,要用大腿去磨蹭马尔蒂尼的性器。

马尔蒂尼被他磨蹭得欲火乱窜,又被那几句喜欢和爱撞得头晕目眩,天知道他多希望这些话是内斯塔的真心话,但他更清楚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发泄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哪怕他现在让内斯塔签下赛季转会米兰的合同,内斯塔为了能射精也会立刻答应。

他当然不会这么做。马尔蒂尼只是抱着内斯塔,手指摩挲着对方汗湿的额发,尽可能冷静地思考,然后询问。他的问题也没什么逻辑,一部分关于拉齐奥的青训营,一部分关于内斯塔喜欢吃的东西,一部分关于内斯塔在国家队的生活。内斯塔的回答更加混乱,他几乎把那些问题的答案混杂进了更多的喘息和求饶声中。他们混乱地交谈了一会儿,到最后内斯塔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就只是哭着,发着抖,叫他队长。

马尔蒂尼想再安抚他一下,但手掌贴过内斯塔那件被汗水浸湿而紧贴在皮肤的衬衫时,他发现内斯塔两粒乳头都红肿硬挺起来,把几乎湿成透明的衬衫顶出明显的红晕,在他麦色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色情。马尔蒂尼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他已经和那些烟雾里的催情药剂对抗多时,稍一松懈就无法克制自己解开内斯塔衬衫的行为。

他粗糙的手心贴上了内斯塔柔软的胸膛,一只手攥着那不太突出的胸肌,拇指压在那粒硬挺红肿的乳头上揉了揉。仅仅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刺激,就让内斯塔发出一个短促的小动物似的哀鸣声。他的小腹抽动了几下,肿胀的性器喷出一大股透明的前列腺液,把自己下体染得一塌糊涂。

马尔蒂尼没想到他已经敏感到这个程度,赶紧收回手来。只要再刺激几下,或是摸摸内斯塔的下体,他恐怕就会射出来,那他们这几个小时的等待就宣告终结。但内斯塔的身体哪会这么轻易就满足,反而变本加厉地发烫,男人用力挣扎着,手铐把手腕勒出一道道血痕。

马尔蒂尼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转去床头柜上看了半天,拽了一截红绳子过来,把内斯塔的性器牢牢绑住,又抽了根棉签从那勃起顶端的小口伸进去,堵住内斯塔可能发泄的余地。然后他才赶紧去解开那手铐,内斯塔一获得自由,就胡乱伸手去抚摸自己的阴茎,马尔蒂尼握住他的手腕下压,俯身过去含住他另一侧的乳头。

内斯塔挣扎着,腿根痉挛着,眼泪大颗大颗流淌出来,两条腿向上夹紧了马尔蒂尼的腰,含糊着央求队长让他射。马尔蒂尼则不应,他咬了咬内斯塔的乳尖,又向上去亲吻他的锁骨和喉结,希望能让他缓解一点情欲。然后是亲吻,马尔蒂尼的嘴唇贴紧了内斯塔的嘴唇,仅仅是迟疑了几秒钟,内斯塔的舌尖就主动探了过来,卷住马尔蒂尼的舌用力吸吮。

这个吻足够深也足够热情,结束的时候内斯塔都有些缺氧,他的眼神有几分涣散,过度的情欲折磨已经让他开始受不了了。马尔蒂尼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见内斯塔挣扎的力度变小,小腹痉挛的频率却增加,连呼吸都变得深浅不一,被束缚住的性器更是肿成深色,眼看着离失去意识不远。

马尔蒂尼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倒计时,明晃晃地还有二十分钟,内斯塔几乎已经坚持不下去了,而他也兴奋得厉害。他必须想个办法,马尔蒂尼将两根手指探进内斯塔后穴里,那里本来不是容纳的地方,但经过刚才那段时间的折磨,内斯塔肠穴里又热又软,稍微刺激一下就往外淌水,吞了他两根手指犹觉不足,翕张着想要更多的刺激。

马尔蒂尼胡乱揉了他后穴几下,俯身过去亲吻内斯塔的胸膛,手指就往里面探,循着那前列腺附近的敏感带揉搓,指尖毫不留情地重重撞上去。

内斯塔浑身一抖,口中发出啊的一声,后穴一下就湿了一片。马尔蒂尼却不给他放松的机会,手指顶着那处深浅刺激,并了三指进去用力撞击,指尖粗糙处尤其用力,下下顶在内斯塔体内最脆弱的地方。这下内斯塔彻底失去了呼吸的频率,被撞得反复呻吟,过分强烈的快感让他无法忍受,手掌绕过去在马尔蒂尼背上隔着布料抓出几道血痕。

后穴的折磨,前列腺里刺激,媚药带来的敏感,过度的刺激和性器无法发泄的痛苦一股脑地交织起来,内斯塔只觉得自己就在失去意识和快感高潮的边缘,无意识地发出啊啊的喘息。最终在马尔蒂尼的手指撞到他体内被反复折磨的某一点后,内斯塔浑身绷紧,大腿发抖,小腹抽搐着,拼命抱紧了马尔蒂尼的身体,连眼睛都有些微微上翻——他的后穴喷溅出大量明晃晃的透明液体,达到了没有射精的高潮。虽然是强烈刺激下分泌出的肠液混杂的前列腺液,但看起来就像是女性到达极致快感以后才有的潮喷一样。

两个人都重重地喘息着,马尔蒂尼几乎要忍耐到疯了,他抽出手指,牙尖贴在内斯塔的脖颈上用力啃了啃。内斯塔则一直在哭,他浑身都在无力地发抖,漂亮的脸湿成一片,两条腿松松地盘在马尔蒂尼腿上,仍然在一下一下地抽搐。

马尔蒂尼抬起头来,看到那个倒计时钟只剩下了三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