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Chapter Text

————
转眼黄磊变成猫已经有三个月了,再过两个月蛋蛋就要满周岁,黄渤却没由来地犯了愁,经常抱着蛋蛋发呆,或是不自觉皱眉头绞手指。这晚黄渤放下照片揉揉酸痛的眼睛,刚准备关灯就瞧见自家橘猫端坐在床下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和这只猫熟了以后,越发对它有种特殊的亲近感,尤其是它的眼睛。弯腰把猫抱起,忍不住鼻头蹭鼻头,黄磊面对着近在咫尺的薄唇心怦怦直跳,刚想主动凑上去就被人从腋下抬起,两脚腾空,居高临下地看着半躺的黄渤,黄磊悄悄咽了口气。

黄渤没有察觉橘猫眼里暗藏的精光,像是问黄磊又仿佛在自言自语:“大黄,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黄磊眨眨眼,晃晃尾巴表示没听懂。

“一,二,三,嗯你的尾巴晃了三下,单数是不要的意思,那好吧······”

黄磊忽然明白了小渤指的是什么,开始大幅度挣扎,黄渤“哎呦呦”埋怨自己的体重一边把猫放在了被子上。黄磊扒拉过照片,用爪子拍拍照片上的自己,又拍拍胸脯,黄渤没理解,以为大黄要跟自己握手,欣然握住了那只那胸前晃悠的爪子:“你好你好!大黄你跟谁学的?”

什么呀!黄磊气咻咻地甩开爪子,急得在被子上打转。闹了一会黄渤也困了,留下黄磊一只猫坐在床上生闷气:小渤平时挺聪明的脑子怎么就卡壳了?

结果黄渤拿着电话纠结了几个星期也没能下决定,看的黄磊也急得慌。他自然不想让黄渤拨出那个号码,因为那样黄渤只能接到无人接听的回复,只会让小渤更受伤。然而说实在话,黄磊内心小小地期盼着黄渤能联系他,那就代表着小渤有重修旧好的意愿,于是这几天他开始思考到底该怎么处理这种尴尬局面,使得他既能了解到小渤的心意,也不会让小渤难过。

然而黄渤没给黄磊这个时间。

那天黄渤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阳台上,无视了准备迎接要抱抱的大橘猫。蛋蛋也听见了门锁响动,探出半个脑袋看见爸爸直接从面前走过都没看一眼自己,失落地扁扁嘴。黄磊捧住蛋蛋的脸蛋一边一个吻,这才让被冷落的孩子心情好了些。

搞定了小的,还剩下一个大的。黄磊趴在阳台玻璃门上,任凭他怎么敲窗户推门都没用。黄渤背对着他手肘支在栏杆上,时不时冒出袅袅白烟。黄磊气的不行:小渤又吸烟了!

终于被身后持续吓人的砸玻璃声给惹火,黄渤掐灭烟,打开阳台门,拎起橘猫后颈,放在花架最高层,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等黄磊反应过来时身后就是窗户打开的28层楼的边缘,吓得他僵直身子不敢动。

黄渤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下次还敢不敢了?”

使劲摇头外加可怜兮兮的“喵喵”求饶。好汉不吃眼前亏,小渤这些你迟早要双倍奉还的,在床上。

黄渤叹口气,呼噜一把自己的头毛,有些愧疚地抱下黄磊:“对不起大黄,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自己去玩吧。”说着回客厅坐在了最角落里,一言不发。

黄磊太清楚黄渤的脾气了,不跟别人生气就爱和自己较劲,出什么事也不愿意说,自己一个人躲起来消化。有时候黄磊真不知道这是黄渤太过柔软还是太过坚硬,但只要他在就不会允许黄渤这么跟自己硬耗着,至少他还可以提供一个柔软温暖的怀抱,而现在看到的黄渤脊背笔直得濒临崩断。

于是黄磊做出和一年前一模一样的决定,就算不能拥抱他也要陪伴他,这时的黄磊迫切的想回到人类,好让小渤不再一个人顶着一切。尤其是在黄渤点开手机通讯录食指停在“黄磊”两字上方时。

不好!!!黄磊当机立断打翻手机,在黄渤要发作前用吻堵住他的嘴。

这完全是出于他作为人类时的本能,但现在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黄渤瞪大眼睛看着扑上来的橘猫,一脸懵逼。同样懵逼的还有黄磊,如果是人类,这时候应该伸舌头了,现在······

黄磊斟酌了一下,以猫咪的方式伸出舌头舔舔黄渤嘴唇,做出一副撒娇的样子,在黄渤怀里各种打滚卖萌喵喵叫,连沙发另一边的蛋蛋都放下了玩具。过了好久黄渤才慢慢反应过来——

“大黄你······是不是发情了?”

这让黄磊怎么回答呢,承认也不是否认也不对。

于是接下来黄磊被黄渤无情地赶进了卫生间而且不准他再碰蛋蛋。黄磊觉得这时候再不证明他的身份就真的活的不如一只猫了。然而拿不到的手机,靠不近的小渤蛋蛋,被划得七零八落的白纸,都宣告黄磊的行动失败,反倒更加坚定了黄渤要给自家橘猫做绝育手术的决心。

蛋蛋透过门缝观望外面胶着的战局,一地的猫毛和惨烈的叫声让蛋蛋抖了抖,怀着同情可怜的心情爬回自己的玩具堆,不再理会外面。

“大黄别跑了!这也是为我们一家人好啊,听话啊”

瞎扯!就是为了一家人才不行!黄磊气势汹汹地叫板,一个前扑窜进沙发和茶几之间。

“嘶!卧槽······”黄渤一手扶着沙发扶手,一手按着膝盖坐下。黄磊见黄渤磕着了,立刻跑回去看伤势,冷不丁被一双手掐在腰间牢牢按在地上。

“喵——!!!”小渤你骗人——!!!

手机这时候适时响起,来电显示孙红雷。黄渤心咯噔一下,黄磊趁机跑远。

“没有啊·····我想,问问他愿不愿意来蛋蛋的周岁庆祝·······这你甭管!你到底什么事?有话直说行不行?”

黄磊意识到什么,悄悄靠近黄渤,勉勉强强听见了话筒里两人的对话。

“小渤我不知道还应不应该告诉你,但你们都有孩子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

“孙红雷你什么时候这么磨磨唧唧的?”

“黄磊失踪了。”

“你说什么?!!”

“真的,已经失踪半个月了,家里没人,公司也没去上班,甚至没有任何消费记录。只有他的手机最近有你给他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孙红雷你个大傻子!这么大的事现在才说!!!”

“对不起小渤”电话那头顿了好久,傻大个说话都带了颤音,“因为之前黄磊有说过他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正巧刚做完一个项目,我以为他去度假了,直到最近才听说他无故旷工被老板炒了鱿鱼。看到你的消息我以为他和你私奔了······”

“放屁!!!你脑袋是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我告诉你孙红雷,黄磊要是有什么好歹,我······”

黄渤哽住了,一手紧紧捂住嘴巴,眼泪决堤而出。

“小渤?小渤?对不起小渤,不用你说,如果黄磊真的出了事,我第一个不放过我自己!小渤你没事吧?”

黄渤用力摇头,他无论如何都不愿相信黄磊会出事,更不想听到这几个字眼。他说不出一个完整字,只能恼怒地把手机摔在一旁,缓缓弯下腰,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说不清是恐惧,自责还是绝望。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只有痛感是真真切切的,铺天盖地的。

真正的黄磊听到了全过程,心里把孙红雷翻来覆去骂了个遍。看到爱人为自己承受这样的打击却无法让他安心,这种无力感伴着黄渤的眼泪哭声像一座山把他压进海底最深处,胸口要炸裂般的疼。

——
窗外雷电交加,疯狂的雨水劈头盖脸地砸下,雨幕将世界隔离开来,牢牢锁住狭小空间里的孤独逼仄。时针指向10,蛋蛋还在翻来覆去不肯睡觉。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黄渤了,今晚任凭黄磊怎么摇摇床也强撑着,他十分害怕在一觉在陌生的环境里醒来,害怕黄渤不要他了。黄磊也烦躁,他拦不住黄渤没日没夜地在外寻找自己,有两天晚上黄渤甚至没有回来,吓得黄磊差点犯了心脏病。终于在黄渤被疲惫低血糖和心理压力的三重打击下晕倒后,黄磊决定冒险试一试。

他第一晚变成猫前喝了很多酒,这一次他想用酒精试试。辛辣刺激的味道在猫的味蕾上变本加厉,烧的他一阵阵犯恶心。他不知道他喝了多久喝了多少,浆糊似的大脑恍惚忆起他向黄渤求婚的那个午后,他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在门口笑得灿烂,小渤扑抱住他洒落的泪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世界骤然失色。

滴答,滴答·······

黄磊缓缓睁开眼,梦里的泪就落在了自己的瞳孔上,裹挟着阳光的热度,黄磊反射性的闭了眼,剩余的一颗颗砸在眼睑,滚过心坎。

“小渤······”

意识到自己恢复了语言功能,黄磊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手,下一秒空荡荡的胸口撞进一团柔软,撞得他一懵,特有的清甜气息争先恐后地唤醒记忆。黄磊认真回抱怀里的人:“我回来了,小渤。”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