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Chapter Text

——
黄渤和黄磊离婚了。

离开的时候黄渤自己的东西一样也没留下,黄磊的,准确说是属于他和黄磊的,只带走了蛋蛋和一张二人合照。至于为什么是二人合照,因为黄渤离开的时候黄磊甚至不知道有蛋蛋的存在。

——
黄渤离开已经有一年多了,一年来杳无音讯,到真的走得决绝。而黄磊在公司应酬,朋友聚会时,会放纵自己泡在酒吧,有时候酣醉一场,有时候只是透过杯子里澄澈的有色液体看酒吧的驻唱歌手,盯着玻璃上失真的人影突然笑出声。

临近年底,在外地出差的黄磊被同事拉到附近一酒吧庆祝洽谈圆满结束,黄磊被也没想多喝,只是越喝越觉得这个酒吧的驻唱像黄渤,本想上去打个招呼,结果等黄磊靠近舞台时人早就没了,于是黄磊越想越郁闷就喝多了。这一醉到了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黄磊酒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他晃晃快炸了的脑袋,抬手抹了把脸——

“卧槽!!!”这是内心活动。

“喵!!!”这是实际动静。

黄磊试探性握拳,惊恐地望着自己的“肉爪”一张一合,四肢都成了猫的形态,连他从没用过的部位都觉醒了早已退化的神经,此刻正一甩一甩着那条毛茸茸的粗尾巴。黄磊踉踉跄跄地爬起,本能地成了四肢站立。他抬起头,近乎绝望地想:这垃圾桶可真高。

他低下头,更加绝望地发现:卧槽我怎么还这么胖?!

——
黄磊的衣服钱包钥匙通通不见了,醒的时候只剩一具猫的身体,人的灵魂。好在他还能认出这就是他喝多的那家酒吧,就想进去看看能不能遇到同事或什么线索。结果被保安拎着后颈扔出来了,边扔嘴里还嘟囔:“这肥猫可真TM重。”

敲里吗!!!!!

前门不能正大光明走了,只能从后厨溜进去。黄磊虽然体型胖,可好歹作为人的时候也有“功夫熊猫”的外号,他几步跳上垃圾桶,再是窗台,最后稳稳落在案板上,一只脚还踩着菜刀。

饶是黄磊再熟悉厨房这种环境,看到放大了几倍的菜刀还是一阵寒颤。他飞快跑出厨房往前厅去,并在众多腿和鞋间穿梭。此刻酒吧里热闹非凡,音乐灯光都开启狂欢模式,黄磊极尽小心,还是在堪堪躲过一只高跟鞋后一头撞上了一条牛仔裤包裹的小腿。

“先生请你放手——卧···什么东西?”

“哼这下没地方躲了吧·······”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一手扣住矮个男人的腰,一手抓住手腕拉向自己,调笑着要凑上脸去,被他制住的男人使劲挣扎,一张脸涨得通红。而那张脸黄磊再熟悉不过了,登时一股火气混杂着各种汹涌情感爆发出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醉鬼脸上手上满是抓痕咬痕和橘色毛发,一边嚎叫着一边和突然跳到脸上的东西作斗争。

黄磊没有丝毫松懈,在被狠狠扔下去的时候还咬掉了对方半个食指,痛的男人满地打滚。黄渤看起来吓得不轻,全程呆呆地注视着一猫一人,实际上是猫单方面虐人。直到店长怒火冲天地拎着棒子朝始作俑者挥去才反应过来,下意识护住了替自己出气的橘猫。

“喵!!!!!”棒子打在黄渤左手上,立刻泛起青来。黄磊顿时急了眼,张牙舞爪要扑店长,被黄渤牢牢抱在怀里顺毛。

熟悉而温和的触感和气息让黄磊的气下去一半,他都快忘了小渤的拥抱是什么感觉了。

“店长您没必要和一只猫过不去,可能是这位先生喝醉了只顾着动手动脚,没留神就踩着它了,再说当着这么多顾客的面也别把事闹太大了。”黄渤丝毫不在意手上的乌青,语气不卑不亢。旁边几个关系好的服务生也表示亲眼看见是那位先生先动手骚扰的。众目睽睽下店长也不好再发作,扔下句“给我到办公室等着”,便亲自把那男人送去了医院。

黄渤端端正正地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不自觉拽衣摆的手指泄露了此刻的紧张。黄磊乖乖卧在黄渤脚边,时不时蹭蹭裤腿,好似无声的安慰。一人一猫就这么坐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快亮店长才回来。打开门就看见那团橘黄色的大猫,冷哼一声:“还留在这?”

原本在打盹的黄渤一个激灵,愣了几秒后安静地把黄磊一把捞起放在店门口,蹲下身揉揉橘猫脑袋:“记得下次可别这么暴躁了,真被打了怎么办?”黄磊摇摇头,不停往黄渤跟前凑,结果落了个空。

黄磊注视着黄渤转身进店,没出一会就出来了,脸色很不好,低着头插着口袋急匆匆的样子,根本没看见黄磊热切的目光。黄磊就紧紧跟在黄渤后面,一步也不敢拉下,累得都没能喊一声“小渤”,虽然最多也只能发出“喵”。

好在目的地并不远,黄磊跟着黄渤进了一个小区,他意识到这是小渤的家。默默记住了小区的名字,路线,单元号门牌号,在大门即将关上的一刹那钻了进去。

小渤的家还是那么干净,黄磊盯着低头换鞋的黄渤,刚想出声,却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叫唤,吓得黄磊以为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婴儿。

······卧槽,婴儿。

——
7个月的蛋蛋已经初具“美男子”的优势,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像极了他亲爹。黄渤是个货真价实的颜控,最喜欢空闲时候望着儿子的小脸蛋发呆,而且蛋蛋极为乖巧,除了想爸爸时会哭,平时很少让黄渤费心,就算饿了也只是温柔地叫唤,这让黄渤对蛋蛋的愧疚又深了一层,只能更加拼命地挣钱拼命地挤时间,恨不得将一个人掰成几个用。

顾不得一夜未眠的疲惫和接连的打击,黄渤强打起来的十二分精神给蛋蛋冲好奶粉,细心喂食,哄着睡觉,但他发现蛋蛋连喝奶的时候眼睛都始终盯着一个点,顺着目光看去,这才注意到被他忽略了很久的橘猫。

“这事真奇了,你怎么在我家?”

当然是你带我回来的。黄磊盯着黄渤怀里的蛋蛋,马上就确定了这一定是小渤和自己的娃。愧疚自责和悔恨立刻翻涌上来,小渤这一年来肯定过的很辛苦,自己太混账了,连小渤身体异常都没有发现,甚至还提出了离婚。

出于父亲的本能黄磊走上前去,黄渤却腾地站起来躲得远远的。“你别过来,毕竟是野猫不干净的,我儿子才7个月呢。”

黄磊低低呜咽一声,黄渤顿时就心软了。无家可归的感觉很不好受,从某种层面上黄渤能理解这些小动物的亲近行为。他把蛋蛋哄睡了以后和橘猫面对面坐在地板上,尽管他已经筋疲力尽,但怀藏了二十多年的温柔和善良不许他就这么把猫扔出家门或是冷漠地置之不理。

“你是不是饿了才跟我回家的?那我把你喂饱后把你送到动物救助站去吧,可以吗小,额,大猫咪?”

“喵!”不要!黄磊使劲摇头,要不是怕小渤的洁癖很引起反感他这时候就扑上去了。接下去黄渤努力做着猫的思想工作,谁知这猫软硬不吃,最后实在熬不住它了黄渤身子一歪直接靠在墙上睡了过去。

梦里他看到黄磊为他轻柔地盖上被子,满眼宠溺:“大傻子。”醒来时身上的确多了条毯子,让黄渤心里一跳,余光瞥见卧在手边的橘猫,苦涩地笑笑:也是,怎么可能。

尽管如此,心里还是感动的。黄渤看着睡得正熟的橘猫,丝丝密密的柔软铺盖了心房。这猫也帮过自己,陪过自己,也许真有段缘分也说不定。更何况······黄渤眼前又浮现出梦里黄磊的温柔眉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累了,还真有几分相像。

黄磊是在颠簸的出租车上醒来的,以为黄渤真要趁它睡着送去救助站,在车里闹腾了好一会。黄渤怕给司机添乱,“好了是带你去体检办领养手续的,别折腾了。”说着揉揉瞬间乖巧的橘猫,心里好奇难道这猫听得懂人话?

于是黄磊的猫爸生活开始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