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hakedown 1988

Work Text:

他忘了八代很好看。
那天,當「老師」對他露出認可的笑容,他赫然一愣,冬日陽光的光線曝射在膠卷一般的視線範圍。不是他沒注意過圍在對方身邊的異性同學,純粹地,這一瞬間的鼓勵、讚許、激動,以陌生的方式溶進他內心。
後來他才想到,一個二十九歲的青年把小一歲的人當成父親的形象的確是件很奇怪的事。

八代一開始沒有特別注意悟。對方不太單獨行動,不是個容易下手的目標;他會出現在獨自一人的同學身邊但,(哈哈,)一個十一歲的孩子有什麼能力阻止自己?

他只想讓那傢伙感受到痛苦。水下窒息的,目睹母親、同伴消失在眼前的、無能為力的痛苦。與記憶一併回來的副作用。八代支著牆由上而下籠罩他的黑影,他下一秒毫無遲疑地起身撞上去,對方的輕心是他的優勢;八代總是挑上沒有反擊能力的受害者但他已足夠強壯。他用全身壓上昔日級任導師的身體,用十五年後重燃的恨意緊扣對方喉間,八代還在掙扎,遮擋面貌的鏡片不知掉到哪去了,睜著的眼睛現在清晰可見。他聽見手下輕微的碎裂聲。
腦海中不停播放的膠卷。他總是不斷地在迴圈中跑,現在迴圈出現了裂口。
「是我贏了,」悟聽見自己的吐息,一次、兩次,身下的人咳了起來,面色染上腥紅。「十五年對我來說只是一瞬,但你卻很孤單吧,只剩下我,知道真正的你……」
兇手、與倖存者、他痛恨這個身分,想想一九八八那年之前有多少其他的孩童死在對方手裡,因為一九八八年原本又有多少人會消失。他恨自己同時幾乎聽到對方刺骨的吶喊,喊著如果有誰……
如果有誰,可以取代那份無法忽視的空洞。
「而你也需要我,作為你的對手……」八代笑了起來。悟閉上眼,賢也、廣美、和、修、加代、中西彩、媽媽和許多許多人,那些自認圈外的孩子如今在互相陪伴中有著未來。
「我不需要。」
他扒下對方吸飽雨水變沉的西裝外套,解掉領帶,八代一頓一頓的呼吸有意無意地增快他的行動。當他的手碰上後腰,對方垂著的頭帶著熱度湊近,然後悟在嘴邊感受到灼熱:
「來吧。」

(他錯了。更精確來說,已經輸了。早該知道的,在發現那雙眼睛某天突然失去孩童單純的明亮,至少該在跌入每一次受阻撓的心領神會之前。)
(「跟戀愛有點像呢,」他聽見自己在載對方前往死亡的河岸的路上說。)
八代學決定留了下來。對方昏迷不醒,他在這無聊的十五年時不時去探望,可能出於對能在這場生死遊戲匹敵的對手的敬意,一次也沒有抱著殺人企圖。他沒有多想為什麼。
悟活下來了。
在下手溺死他之前,八代以為自己當晚也將一起消失。悟會是他在這個小鎮的最後一個(也是唯一成功的)案件,接著,處理痕跡、拋棄身份,尋找下一個城市。
八代學將從來沒有存在過。
他錯了。更精確來說,輸了。
悟進入他體內的時候他少見地沒說什麼,只是感受對方。悟就在這裡,不再是那個心裡的、想像的說話對象,他神遊的心神好奇對方理解多少,又被一波撞進官能的刺激裡。八代燒燙的雙眼望向上方,只想要知道……一隻手撩開他視線前的額髮,對方的嘴動了起來,而他只想知道能脫離這樣空虛的感覺多久、能如此確立自己的存在多久……
悟的聲音進到他意識裡:我會繼續活下去。
我也能為你留在這裡。
「你的決定呢?」
八代露出笑容,沒注意到眼角流淌自己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