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没有题目的超级小短篇

Work Text:

1.

黄渤是喜欢黄磊叫他的名字的。

“黄渤儿。”“小渤儿。”

渤海的渤之后一定有一个地地道道的儿音,把青岛的海浪和北京胡同串子里面的烟火完美地融了起来,总有些令人恍惚的时空交叠感在里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

粉丝们总是喜欢推测他们的关系,揣摩他们的心情,演绎他们的交集。

但他总觉得所有那些事情说复杂确实复杂,但是说简单也很是简单——就都在那一声“渤儿”里面了。

就像是大海卷起波浪,甩出的却是街巷小孩儿最爱的那种透明弹珠儿。扑扑簌簌地滑落在皮肤上,记忆就这样被降灵。

 

2.

说来也怪。极挑这个节目很多期的主题都是关于记忆的。

那些记忆有时候很大。他还记得他们穿着灰土土的军大褂溜达在田埂子上的时候,黄磊就像是背过稿子一样不停地给他们讲述着1978年的高考对于那一代人来讲是多么重要的一个集体记忆。

但更多时候,他会觉得,所有那些大的记忆最终不过还是落在每一个个体的身上,就像是不管黄老师的科普再怎么详实生动,他们的话题最终还是会回到自己当年艺考时的模样上。

孙红雷揣着唯一的一份推荐信,在黄磊和王迅的目送下走出村头时对着摄像机说,我当年从老家出来去考表演的时候完全就是和现在一模一样的场景。真人秀啊,真是个神奇的事儿。

而他拿着诗稿站在舞台之上,为他当年的老师朗诵诗歌时,无疑也是同样的感受。

当年那个两年艺考才成功入校的年轻自己似乎又一次回到了现在这个所谓“影帝”的身上。他磕磕绊绊几度错词,就像是那些记忆里面的断续与坑洼。

他想起前一天晚上录制时,他们挤在乡村一间破黑屋里。几个年轻人耐不住困意沉沉睡去,而只有黄磊举着油灯,对着墙上的“高考复习范围”说要帮自己和孙红雷两个“应考生”进行“复习”。

他在微弱的火光下看着黄磊的眼睛。

目光交叠之间就是两个人几十年的过往。

他想,录制真人秀并不只是“展现”某种记忆,而是其本身就已经是记住和忆起的一个部分。

就像是人生。

 

3.

他也有想过,如果他真的忘记了曾经的一切,就像是大电影里面那个黄铁牛,因为一些意外就再也不会因为小猪装疯卖傻的“berger——”而笑着回一句“大傻子”,那么他还能算是他吗。

但是后来,他也就放弃了思考这些无解的问题,而是一边听着黄磊给他念叨着是如何在另外一档综艺里面给来做客的小姑娘做出了老北京的糖葫芦儿,一边在大油锅里面下了一大把爆油的花蛤。

“小渤儿。”

他的师爷在油烟之后唤他,清亮的眼光之中就有海水味道的玻璃弹珠儿顺着皮肤落进了锅里。

炝出了一锅的苦辣酸甜。

 

4.

他不知道他和他的师爷是会像在山洞中那样,他的师爷先消失在火光之后;还是像在大桥上那般,他的师爷拥抱完他之后继续向前走。

但不管怎样,他希望他可以再打开自己那份时间胶囊时,仍能笑着喊出每一个人的名字和爱称,并能想起每一个人都是如何称呼自己的。

“黄渤!”——“孙红雷!”

“渤哥。”——“迅子。”

“渤哥~”——“小猪。”

“黄渤哥。”——“艺兴。”

 

还有

 

“——渤儿。”

 

黄老师。师爷。神算子。老狐狸。

 

“黄磊。”

 

海浪。榆槐。

梦幻泡影。

刻骨铭心。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