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迟到的白起生贺】归港

Work Text:

 

夏天的时光,一部分应该属于海浪沙滩。借着给夏日特辑取材的机会,你约了白起一起去海边放松。白起提着你并不重的行李箱,伸出一只手压了压你被海风吹起的大草帽,笑着看你用嘴接住快要化掉的冰激凌。捉住你另一只空闲的手牵在手心,带着你往港口走。你们早就在网上预订了一艘船,去看这片海滩著名的落日。你不知何时白起学会的开船,甚至已经去考了驾驶证。出示了行驶证之后,租船方便没有再给你们安排别的驾驶员,海上时间就是你们二人的。

 

海风夹着咸咸的味道拂面而来,吹起你纯白的裙摆。白色的裙摆随着风漾开,宛如船身划开的白色浪花。白起在驾驶室里看着抬头看着蓝天的你,有一瞬恍惚。记忆里,你就是这么站在银杏树下,看着纷纷落下的树叶,秋风吹起你的校服裙子,在他的心里荡起丝丝涟漪。你抬手拉住帽子,手上的银杏手链进入白起视线。自高中以后的第一次重逢过了多久呢,你们从一般学长学妹的关系变成如今他至今还不敢相信的恋人关系。你感觉到视线,转头望向驾驶室里分神看自己的他,亮晶晶的眼睛里有化不开的眷恋。

 

你回到驾驶室从背后环住白起的腰,他轻轻拽着你的手腕一带拉到身前松松一只手抱住,下巴轻轻放到你的发顶。你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手指在白起精瘦的小臂上轻点。“还有多久才到啊。”

“快了,现在过去刚好能赶上看落日。要不去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你摇摇头,逃离白起的怀抱,从包里拿出一台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正在掌舵的他。白起看着镜头眯着眼睛笑了笑,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你心头一动,脸颊染上微红,默默地移开了镜头,对焦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你盯着海面开始出神,没一会儿就被强度有些大的反光而照的眼睛酸痛。你关了摄像机,揉着眼睛朝驾驶室丢去一句去洗澡然后午睡后回了船舱。

 

你本就喜欢白色,因为白起的原因,你的衣柜里更是充满了各种白色。身上的睡裙也是亲肤的白色棉质布料,上面点缀着可爱的冰淇淋图案,颇有夏天的感觉。原本萌生的一点睡意却在洗完澡之后彻底消失,索性躺在大床上,右手托腮左手在平板电脑屏幕上滑动着夕阳观测的攻略,全然没发现白起进来了。

 

白起走进船舱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你暴露在阳光下的腿,白晃晃的像是灼了他的眼睛,匆匆往上转移视线便是腰间凹下去的弧度。细细的腰仿佛一只手就能握住,白起这么想着,一丝绯红悄悄爬上他的耳朵。手抵在薄唇上发出一声轻咳,你这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看到面前男人,却没有注意到他有些飘忽的眼神。你立马丢了平板电脑蹦到他面前抱住他的脖子,仰着头绽了一丝笑,“到地方了嘛?”

 

“咳……嗯。”他虚虚地环着你的腰,手指有些不安分的在腰侧的痒痒肉上摩挲着,引得你一阵笑,扭着身子逃离了他的魔掌跳下床。白起看着你赤脚才在地板上,眉头微蹙,绕过膝窝抱起你,手臂托在你的臀部,你被惊得连忙扶住他宽厚的肩膀。你从来不担心白先生会失手把你摔了,乖巧地坐在臂弯里看着他找不知道被你踢到哪里去了的拖鞋。看到你穿上拖鞋后眉间的结才慢慢松开,他叮嘱你女孩子不能光脚踩地会着凉。你就喜欢他紧张你的模样,讨好似的踮脚在他唇角啄了一下,“知道啦。”

 

你深知白起最吃这一套,果不其然他没有再说,无奈牵了你的手去甲板固定拍摄用的三脚架。微微的海风吹起他白衬衫的衣角,露出裹在黑色工字背心下的精壮躯干来。白起回头看到你盯着他身上的白衬衫看,以为是你冷也没多想就脱下来披在你的肩上。

 

黑色工字背心将白起的身材衬得极好,宽肩窄腰,恰到好处鼓起的肱二头肌和前领露出的锁骨,这些地方无一不让你着迷。你最喜欢的还是那双琥珀色的瞳孔,工作时凌厉的眸子在看向你的时候总是盛满快要溢出来的爱意。你情不自禁的扣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直起身,轻吻上那双眼睛。

 

白起怔了怔,但很快就回过神,他捧起心爱的女孩的脸,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你没有闭眼,近距离地看着他轻颤的睫毛和上挑的眼尾。你突然很想看这双清亮的眼睛染上情欲的样子,大着胆子地用舌尖碰了碰他的牙。敲门很快得到应允,原本浅尝辄止的吻突然变得火热。他像是极喜欢你的主动,勾着你的舌一步一步地占领城池而并不着急等你的回应。捧在双颊的手有一只渐渐地移到脑后,另一只顺着往下扣住你的腰,用不容忽视的力道将你按向他。

 

当两具年轻的躯体终于贴在一起时,你也小心翼翼地学着开始回应他。耐不住他的攻势猛烈,腿软险些站不住,终于在你忍不住漏出一声娇吟的时候放开了你。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你的颈窝,侧头就能看到他红透的耳尖,本来拥着你的身体现在倒是有些远离,当你再贴近时察觉到不可避免的变化。白起直起身,手扶上后颈避开了你探究的视线,一双眸子染上情动。

 

这时候你自然不会放过他,但你更想看他一步步沦陷的样子。欲擒故纵的远离他,借回船舱取摄像机为由,使了点小心思换上了之前披在身上的白衬衫。穿在白起身上还算贴身的白衬衫到你这儿就成了一条裙摆有些短的裙子,刚好没过大腿根,抬手堪堪遮住臀部。你拿着摄像机重新回到甲板上,在他灼灼目光下安置好了设备。

 

白起本来站在甲板上试图转移注意力,他的女孩一会儿还要拍摄夕阳,现在不是好时机,动用evol往脸上吹了好几阵海风才压下心头的那阵欲火。可当他转身看到你的那一刻,白起就知道自己是压不住了。他的女孩娇小的身躯上套着他的衬衫,黑发散落在肩头,晚风吹过细细地勾勒出玲珑曲线。你站在他眼前,看着他眸子中开始翻涌起暗流,颇为满意的笑了笑,还未等你迈开腿朝他走去,他就快步过来把你抱起就往船舱内走去。

 

你纤细的手臂环上白起的脖子,感受着他微热的掌心,抬眼就看到藏在栗色头发下微红的耳尖。起了恶作剧的心,你悄悄的凑上去呼了口气,白起的步子一滞,手指扣你膝弯扣得更紧了。侧身撞开虚掩的房门,把你压在门上就是一阵亲吻。白起的唇有一丝海风的凉意,欺身压上来的气势宛如海上风暴的前兆。你仰着头和他的舌纠缠在一起,连吞咽的机会都未曾得到。

 

当唾液快要从嘴角溢出时白起停止了这个湿哒哒的吻,指腹轻轻摩擦着唇上的水光。你被亲得脑袋晕乎乎的,鬼使神差地舔了舔他的手指,白起眸色沉了沉,托着你的膝弯抱起来,你没有任何支撑点只得把一双腿盘上他的腰。这个姿势你难得能俯视一下这个比你高了快一个头的男人,你却没时间好好看看他就又吻上来。与之前的激烈相比这个吻有点安慰的意味,轻轻地吮着你的唇瓣。慢慢的他一一亲吻过你的鼻子,眼睛,绕到耳后,在小巧的耳垂后面留下了一个暧昧不清的吻痕。自从你打了耳洞之后白起就特别钟爱你耳垂后的这一小片皮肤,红痕和他配对的情侣耳钉一起明晃晃的宣示着主权。

 

吻渐渐往下移动,鼻息喷洒在颈间带来痒意,他尊重你,不让你尴尬,从不在脖子之类明显的地方留吻痕。倒是你每次都在他的脖子锁骨上留下好一片,当他羞于解开扣子的时候总能从警队新来的实习生里收到崇拜的目光。你情不自禁的弓了背,小腹抵上硬物,唰的一下红了脸颊。白起把你彻底压在门上,异物感越来越不可忽视,你眼神飘忽不知道该看哪里,”嗯?看哪儿呢。“白起看着他怀里女孩没聚焦在他身上的眼睛,恶意挺腰顶弄了一下。你一惊呀地叫出来,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的看着白起。白起其实在刚刚听到你可爱的声音的时候就想转移阵地了,可他再看到你娇嗔的样子时一向自信的自制力竟有崩塌的迹象。

 

总能带给你安全感的手掌覆上你的眼睛,白起一手托着你的臀轻轻把你放在床上。你有幸见证了美男脱衣现场,他利落的脱掉上身仅剩的黑色工字背心搭在床头柜上。接着软软的床垫开始塌陷,你的心也随着床垫沉入他那双只装着你的瞳孔里,顺着他手扶上肩的动作倒在床上。吻重新落在你的肌肤上,被他触碰过的地方都开始发烫,脸是烫的,唇是烫的,心也是烫的。白起的手带着滚烫的温度从衣摆下钻入,流连过他钟爱的腰部曲线,一路向上竟未曾遇到阻碍,被情欲染上的嗓音有些喑哑,轻笑一声引得他的女孩下意识的夹腿,被锻炼得极好的反射神经给白起充足的时间在他的女孩双腿并拢前挤一条长腿进去。

 

微带薄茧的手指来回于下胸,细细勾勒着那并不算傲人的弧度。你曾因为白起胸围比你大而大受打击,他却不在意这些,当你嚷嚷着要往衣服里塞棉花的时候他会告诉你现在这样就很好。整个手掌覆上去盖住,刚好,手指收缩嵌入胸前软肉,鲜少受到太阳洗礼的皮肤格外白皙,不出意外地和白起的手形成了肤色差。白起不轻不重的捏着,胸前敏感点在他粗糙的掌心变硬,胸腔的鼓动也越来越明显。就在你渴望白起更多抚摸时,手掌划开擦过敏感来到另一团软肉前。轻微的疼痛带着快感席卷了你,在又一次夹紧双腿时开始分泌湿意。

 

白起的指尖带着灼人的温度在你胸前的敏感点轻搓按压,酥麻感顺着脊柱直达大脑,你花了好大力气才咬住唇没有让呻吟漏出来。突然他的拇指压上你的下巴,带着不容忽视的力度阻止你继续咬唇,另一只手捉了你的两只手腕压过头顶。身上的白衬衫还没有脱下,受到爱人抚慰的两点在白衬衫上格外醒目,温热的舌尖绕着凸起缓缓打转,时而用牙齿收了力度轻咬。为什么隔了衬衣会比没隔衬衣更敏感呢,你这么想着,呼吸渐发急促起来。白起终于如愿以偿再次听到他的女孩的声音,软乎乎的声音在收尾的时候总有一丝上翘,勾得他心痒痒,想要听到更多他的女孩甜腻的,只有他一人听过的声音。

 

事实上在几次你试图收拢双腿时他已经发现你的身体已经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你没有发现,毕竟应对白起已经让你贡献出所有精力。当他的手指隔着一层棉往里按压出水声时,你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这么湿了。指骨分明的手从那小块布料的边缘入侵,探入那隐藏清流的小小洞穴。穴壁很快向那孤军奋战的手指挤压,一张一翕吸得手指往更深的地方去。拨开花瓣蹭上花核。你被猛地刺激溢出一声叫,身下用水流欢迎第二根手指的进入。白起的眼角早已泛起动情的红,他松开了束缚你手腕的手,脱掉了你身上碍事的白衬衫扔在床下。两根手指根本无法满足你,嘴里嘟嘟囔囔着白起的名字,手扣上白起的裤子始终没有成功扒拉下来。

 

白起牵着你的手脱下裤子,他的分身带着滚烫的温度弹到你的掌心。顶端已有些液体冒出,他领着你把液体涂在柱身,你不得要领的撸动了一下,换来白先生性感的低喘。他亲昵地吻上你的唇,扶着已经胀大的欲望深入。即便是已经做了足够的前戏,白先生的尺寸一时之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你下意识地绞紧了嫩肉,手紧紧地搂住了白起的脖子。白起被你绞得嘶了一声,把两条白晃晃的细腿搬上肩头,慢慢向前进入。落在胸前的吻让你应接不暇,终是整根埋入。

 

起先是浅浅地抽插,你还有力气逗他,白警官,白队,白哥,什么称谓都叫了个遍。他用唇堵住你的胡闹,有些无奈,后来你勾着甜甜的笑叫他白起学长,他的狼性才一发不可收拾。掐着你的腰就开始大动作起来,最后一个长字音还未落下就被激得拐了个弯,变成甜腻的娇吟。白起动作凶猛,撞得你叫他的声音支离破碎,还穿插着不少抑制不住的喘息。躺在床上摇摇晃晃地,你几乎以为船舱外的风引来了巨大的浪才会像有现在一样的感觉。一头黑发散在白色床单上,生理性泪水挂在泛红的眼角,细碎的声音和潺潺水声回荡在房里。

 

白起突然抬着你的腰把你抱起来,你坐在他腿上只觉得那巨大往更深地地方探了一些。丝毫不留换气的时间,他托着你的臀快速运动起来,小穴吞吐着男根带来的痛感与快感并存,每次卡着头抽插得又深又快的动作让你不得不哭着讨饶。白起不说话,只是舔舐掉你的泪水用一个个亲吻安抚你,并把你汗湿的鬓发挽到耳后。你报复性的咬上他的喉结,舌头包裹着那片皮肤胡乱地噬咬着,得偿所愿听到一声闷哼后被轻拍臀部,“乖一点。”

 

情事中的白起总是不爱说话,每次都是被你挑逗得忍无可忍了才蹦几个字眼。嗓音低沉得像在耳边呼啸的狂风,你不可自已地被吸引。像是一艘海上的小船,在风浪中逃无可逃。你靠在白起的肩窝,手环住他精瘦的身体,随着起落迷失在风里。不断被碾过的敏感点终是把你送上高潮,肉体拍打的声音犹如风浪拍打船身。白起重新放倒你躺在床上,手握着膝窝将大腿向你胸前压,你十指抓紧床单快要拧出朵花来,内壁再一次收紧惹得白起加快速度。

 

你哆哆嗦嗦地感受到一瞬停滞,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微热。白起退出你的身体,伸出手臂将累坏的你笼在怀里拉过被子盖上。你困得不行仍是抓着白起的手不肯放,轻柔的吻落在你的指尖。睡梦中的你感觉到有人轻轻拍打你的脊背,往白起怀里缩了缩,找到最舒适的地方沉沉睡去。

 

小船,穿过风浪,终于归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