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宙鸿荒】我不是真熊,你是真虎

Chapter Text


田鸿杰抱着四个快递奔向胡宇桐的时候,一路喊着:“老胡老胡,衣服终于到啦!”
胡宇桐喜上眉梢的同时还有点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小孩就是小孩,我这种成熟男人才不会买什么幼稚情侣装。”
那时,熟读晋江文学的胡总还未可知,在炎热的南方夏日扮成毛茸茸的跳跳虎是件多么考验毅力和脸皮的事。
斯到普,我明明拿的是纯爱剧本男主角,怎么变成了少儿节目主持人?
“为什么有四件?”胡总垮着脸,“怎么的,还得换洗?这大夏天的…”
“不是啊,我们宿舍有四个人啊。”小熊满脸天真。
哦,合着别人也有。
说出来的话也变得酸溜溜,“我俩怎么不是一部动画片儿啊。”他揪了揪自己的老虎尾巴。
“我找不到Winnie the Pooh的睡衣,这个颜色已经是最像它的了…”小熊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
泰乐抱着比他人都高的快递盒子,未见其人只闻其声:“小熊,小熊!先别告诉付子健我要送他小恐龙!我准备放他枕头下面给他个惊喜!”
小闪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什么小恐龙?”
小熊笑得趴在他大腿上,眼睛闪亮亮的。
“老胡~”
“嗯?”
“你说这算不算情侣装呀?”
小智总在睡觉前端着茶缸子路过太湖闪电熊宿舍,再有意无意往里探个头。
主要是胡宇桐顶着颗蒸笼头穿着跳跳虎加绒睡衣蹲在电脑前头编曲的样子,常看常新。
一公上台前,胡宇桐拽着小熊的手,想把他从灌木丛后面拉出来:“别怕,我们好好表现。不管你在哪哥都会把你抢回来。”
田鸿杰用没被拉住的手堵着耳朵继续奇奇怪怪的开嗓,胡宇桐只好蹲下来划拉地上的草皮,思忖着如何让小孩放下心理包袱。
没来得及想出什么好点子,脸颊却落上只蝴蝶,震颤着翅膀,一张一翕。
“不会输。”
再一抬头,小孩红着脸站在三米开外的地方冲他招手:“老胡,快来!”
熊孩子。
不听话的东北小孩比赛跳雪窝,捞鱼砸冰河,回了家红通着小脸被亲妈倒拎着腿打屁股:“熊!让你熊!你咋镇能耐呢!”
 “能”加上俩胳膊俩腿就是“熊”,汉字的魅力。
“没事小熊,第四次公演哥再给你打鼓。”
二公失利面临拆队,胡宇桐在后台抱着哭得鼻尖红红的小朋友柔声劝说的时候,忘了这个世界上有种神秘力量叫Flag。
被小熊拒绝。
被昨天躺在他被窝里的小熊拒绝。
被昨天躺在他被窝里要求他履行诺言抢人的小熊拒绝。
台上台下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人人都喜欢看热闹。
他顾不上管四面八方的摄影机,疾走两步到他面前:“你跟哥说,怎么了,是不是谁逼你。”此刻他能想到的理由只有那些成年人世界惯常使用的手段,任何可能性都令他不安。
熊孩子犯起轴最气人,眼皮向下耷拉不肯看他:“没有,哥,我想试试。”田鸿杰没叫过他哥,语气里暗藏着祈求。
胡宇桐只能退回属于胜利者的位置,选择权顺延。
这一幕多像时间回溯,他走上故事最初的另一个岔路。
想试试什么?全新的伙伴,更多的可能性?无论是哪样都令人火冒三丈。
公演录制结束后,他拒绝了小闪的挽留连夜搬出宿舍,行李箱装得乱七八糟。打上车在不大的园区里兜圈,从小雨转到瓢泼大雨。
他终于让司机在离宿舍最近的酒店门口停了车,搬行李下车的时候他恍惚间回到十年前。
十七岁的男孩坚持脱离队友去住一夜酒店,烦恼不过是想冲个澡。在浴室里骂几句脏话,然后洗得干干净净神清气爽,第二天就能精神百倍地回到阴暗的地下室敲鼓。
胡宇桐想,是不是十几岁的小孩都是这样,心性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