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血來潮的垃圾產出

Work Text:

天地那麼廣大,機緣就那麼剛好,一個Alpha一個Omega正在荒郊野外湊一塊。

「所以你的抑制劑呢?」尼祿的語氣有如大難臨頭。

「放在車上,」阿維里奧笑得很勉強,如果不是痛到站不起身他會在內心對眼前荒謬的情景放聲大笑──然後拿刀朝最靠近的脖子捅下去。

「但你記得帶六罐鳳梨罐頭!」

事情還可以再複雜許多。

***

歸途。

「為什麼尼祿(那傢伙)還活著?」克魯提奧不可置信地發問。

阿維里奧右手一攤,「那個時候不得已,我只好讓他給我……」

「……嗯哼?……」

「……咬了脖子。」

「喔好喔。」

「所以說我的抑制劑在哪裡,」阿維里奧表情凝重。

「出門前你早就把櫃子掏空了!」

「該死。」

***

「所以殺了我吧,」尼祿說。

***

「喔,我還以為連結需要其中一方死亡才會消失……」尼祿回答。宇宙知識的廣博再次驚艷到沒怎麼接觸ABO知識、過了太久單純日子的二十一歲男性。

「多讀點書吧,年輕人。」阿維里奧壓上對方,「那個我平常按時吃藥就退了。」

「……那現在?」略微發抖的聲音很驚恐。

「現在,你只需要放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