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铠武同人-戒紘/紘戒:橙,夕阳

Work Text:

戒斗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做甜品,而且最擅长水果系。

其实也不能算是特意隐瞒的秘密,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别人。没有特意想要做给谁的意愿,单纯私下个人爱好,要说吃的话一般人都会去Charmant或者芭菲有名的Druperd。

戒斗独自去了Druperd,那是Beat Riders交换情报的地方。偶尔戒斗也不会和其他队员在一起,来这里吃个甜品享受片宁静。

只是显然这一天注定不宁静。当他浑然不知一屁股坐在自己喜欢的位置时,递过来的菜单却出自紘汰的手。两个人霎时一愣,那句“欢迎光临”也被紘汰硬生生吞入肚子里。

戒斗反应过来,自己被对方盯得很不爽。”怎么了?对客人盯着看干嘛?”讽刺完二话不说抽过来菜单。毕竟都进来了,也不能因为看到个人就拍屁股走人吧?

“呃…哦…欢迎光临…”紘汰是很想吐槽来着,但他此时穿着Druperd的制服,现在在临时打工。自己始终要记得,即使那个是戒斗但他也是客人!

戒斗点了他比较喜欢的一款,虽然店里人不算多,但紘汰行动起来却显得慌慌张张的。此时他发现老板不在,前台的妹子烨不见了踪影,只见紘汰一个人忙前忙后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对着客人道歉赔笑。

算了,管自己什么事?戒斗转回头拿出来杂志翻阅。但是,当他点的甜品送上来时,杂志差点从他手上掉来。如果说以前店里送上的圣诞宛如盛开的花朵,那么现在就是花掉在地上被踩烂的画面。

“这是什么?”戒斗声音瞬间变成零下摄氏几度。

“唔………你要的草莓巧克力花生碎圣代…”

“你哪只眼睛看到它像草莓巧克力花生碎圣代了?!”

“……对不起。”紘汰很直接诚挚的低头道歉。

戒斗发现紘汰满脸倦容,以往那股乐观的干劲已经被无奈包围。

但是发现戒斗不停射过来的目光,鸿汰似乎怕误会一样的赶忙解释:“这个是我做的!老板临时和进货那边出现问题于是去面谈了!所以是我——”

“怎么想都不可能是他做的吧。你的技术还真是不敢恭维。”戒斗冷哼了一声,勺子碰也没碰。虽然可以看出来紘汰努力让圣代变得好看而做出来努力,但是反而让材料混在一起一坨乱。

紘汰已经不去在意戒斗嫌弃的脸色,看了看周围没客人看过来,于是凑近戒斗小小声解释道,“老板本来说这个点客人不太多的,我一个人没问题。但是没想到就进来了一桌客人。后来半天他都回来,客人多起来,我只能按照食谱做了…”

虽然戒斗一脸“告诉我干嘛”的表情,但他多少理解紘汰苦着脸的理由,和刚才客人抱怨的情景。索性这个店大部分来的都是老顾客,所以大家多少宽宏大量一点。

“你也真敢做。”戒斗皱褶眉头做回位子上翘起腿。

“因为有几位客人说很想吃要等老板回来,但是他不回来…怕等久了…”

“你是笨蛋么?”戒斗无视被这句击中瞪大眼睛的对方,拿起来勺子舀了一口送入口中,“你都没切开…”本来切成小块的草莓没想到连刀了,而且没有去除底部的蒂,他就懒得吐槽了。其他,比如奶油打的不好,材料比例不对,等等戒斗看都看的看。

他放下了勺子,紘汰还没说什么就被客人叫走了。看来是等的太久,他们让紘汰送点水果蛋挞。紘汰本以为蛋挞有库存,结果发现唯一的一小盒刚才用完了…

没办法,紘汰再次操刀奋斗。可是削皮的水蜜桃太滑,直接飞到地上。橙子不光水要被挤光了,连皮带肉都要被削掉一大部分。

戒斗看着都想砸桌子,他抛下了才吃了两口的圣代走上前去。顺手取下一边备用的围裙系在腰间,不等紘汰多问,戒斗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不光快速完美的完成步骤,必要时戒斗还会简单说明给紘汰听。比如怎么把水果削的美型,材料比例如何测量,怎么烘烤等等。

第一次看到那么擅长做甜品的戒斗,紘汰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他早忘记脸上因为自己失败溅到的汁水,半张着嘴眼睛直愣愣盯着戒斗手里的动作看,在他眼里那简直是艺术品。

结果戒斗以为紘汰很饿,毕竟盯着自己手里的食物半天了。无语叹气之下,他往紘汰张开的嘴里塞了一大块剩下来的橙子。

“唔——?”紘汰一愣吃了下去。

不过戒斗没注意到,而是很职业绅士的把蛋挞送给客人,赢得一片女性欢呼。

“戒斗你好厉害!”吞下甜甜的橙子,紘汰也忍不住欢呼起来,被戒斗白了一眼。

很快剩下的人也下了订单。看着愁大发的紘汰,戒斗抛下一句“欠我个人情”便接下了订单。

看着戒斗有顺序游刃有余的操刀,紘汰再次看呆。

“你傻站着干嘛,还不来帮忙?”戒斗狠狠瞪了一眼紘汰,紘汰忽悠后退了半步,毕竟此时的局面一边倒。戒斗递过去一把刀,“打下手,我教过你了吧?处理橙子还有切哈密瓜。”

“啊…啊………是!”回过神的紘汰赶紧帮起忙来。对于他来讲,根据戒斗的方法的确好了很多。外加送餐和收拾都归紘汰管,这是他擅长的领域,很快就清理干净。

等后来老板赶回来道歉时,惊奇的发现店里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反而看似一片和平。

“对不起!在那里无法妥协差点吵起来,都来不及打电话给你。倒是最开始收到了老客人抱怨的短信……后来倒是没有了……发生了什么?”老板一边机械性的说着,一边奇怪的回应笑着离开的客人。“看着大家似乎吃的……很满意?这是怎么回事?”

紘汰看向透过窗户被夕阳打红的空座位,上面摆放着空掉的圣诞杯子。

“因为有人来帮忙,出乎意料的奇迹。”

“哈?你何时那么文艺。”老板吐槽,但紘汰只是笑笑收拾了那张桌子。

看着手里的杯子,紘汰撇着嘴无奈的笑着,“明明化了,那么难吃就不用勉强吃吗。”虽然那个人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