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彩色(完结)

Work Text:

 

§

 

夏至。

 

    方一凡在爱情的鼓励和童文洁的鞭策下又玩儿命学习了一个月,高考终于如期而至。

 

    几个孩子稳扎稳打,感觉都不错。考完家长们专门看着不让孩子们对答案,强行推出去玩儿去。表哥拉着弟弟先昏天黑地打了一天游戏,又去商场滑冰,之后甚至去后海酒吧街听歌,玩儿了几天实在想不出别的招儿了,几个孩子一合计干脆趁初中生还没放出来,出去旅游。季杨杨求他舅舅给弄了一个性价比超高的澳大利亚十日游行程,准备五个人一起出去放飞自我。

 

    方一凡使出浑身解数给童文洁女士摆事实讲道理自己有多努力,就是为了有这么一天能去遥远的南半球净化心灵巴拉巴拉,再加上磊儿在一旁吹耳边风,家里的大会计终于还是盖了章。

 

    遗憾的是英子没去,她说自己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想等志愿弄完了再玩儿,具体原因也不愿意讲。大家本来还很担心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但看她状态也没什么不对,也就抛诸脑后撒丫子玩儿去了。

 

    从黄金海岸机场坐大巴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酒店,一进房门方一凡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满嘴惊叹。

 

  「可以啊季老板,无敌海景房啊这个。」

 

  「这是希尔顿,妥妥的五星,再说了你看海滩边上那一溜高楼,全是酒店,这儿的酒店就没几个不是海景的。」

 

  「那我们定了几间房来着?」

 

  「三间。」黄芷陶说「那就不说了我一个人一间,剩下的你们三个看着办吧。」

 

  「那我肯定要跟磊儿一间。」说完方一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熊抱住身边的磊儿不让他拒绝。

 

    林磊儿只好红着耳朵点头。

 

    经过十个小时长途飞行的摧残四个人都饿坏了,放下行李就跑到附近的海景麦当劳大快朵颐一番。吃饱喝足之后几个人想着就在附近散散步消食,虽是晚上,旁边的步行街倒是聚集了不少人,还有歌声。循着声音找过去,方一凡提议在酒吧买几杯喝的就在这儿坐坐,看看表演。

 

  「那我去买吧,怎么样要不咱们来扎啤酒?磊儿你呢?」

 

    异国他乡,买东西的任务当然只能时常交给能基本顺畅交流的学霸二人组。

 

  「那我自己去旁边星巴克买吧,就不喝酒了。」

 

    两个学霸离开后方一凡又开始不怀好意地调侃起他的兄弟伙。

 

  「你那个……晚上克制住啊,色即是空。」

 

  「……有病吧,和对象住一个房间的是你又不是我,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我这……我们俩感情这么好,不就一层窗户纸的事儿嘛。」

 

    季大少甩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饮料都到位之后正巧台上的人换了一首三拍子的慢歌,配上徐徐的海风,听上去慵懒又浪漫。

 

    不知到是不是被音乐感染,旁边坐着站着的一些情侣起了范儿,有的浓情蜜意深情对视,有的交换着吻。

 

  「我靠这么刺激的嘛……」方一凡有点儿坐不住了。

 

  「诶这好像是猫王的……叫什么来着?」季杨杨抓耳挠腮地想不出来。

 

  「哦哦我想起来了我还学过这歌儿,叫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怪不得都这么来劲……」

 

  「听上去还真挺浪漫的。」磊儿说。

 

  「那你也给我来一下儿呗?」方一凡不要脸地凑上去。

 

  「不要,好多人。」

 

  「哎呦牙都酸倒了,方一凡我告诉你秀恩爱,那什么啊,注意点儿影响。」

 

  「略略略略,有什么好怕的。」方一凡还是趁机在磊儿脸上偷香一枚,「这儿又不是家里,就是要去扯证也没人敢拦着。」

 

  「真的假的……」陶子对方一凡的那张嘴表示很不相信。

 

  「真的……不是直系亲属就没问题。」这句话他倒是说得格外沉稳。

 

    半杯啤酒下肚,磊儿拉着方一凡去了沙滩,留下季杨杨和黄芷陶继续对饮。

 

  「刚我不在的时候,你跟方一凡说什么了呀?」

 

  「啊……他就瞎说呗,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嘴,没什么重要的。」

 

  「哦……」

 

    在周遭喧闹声的衬托之下,两人的沉默显得尤其突兀。

 

  「……你要是想,我明天就开始吃药。」

 

  「吃什么药?」

 

  「避孕药。」

 

  「……那不是之后吃的吗?」季杨杨是真的有此疑问,一点儿不假。

 

  「……是之前之前!一个月还得连着吃二十几天呢你这都不知道我生气了啊!」

 

  「诶不是我……我错了我错了,我一定这个……好好学习,查漏补缺,咱们也不急在这一时你说是吧?我保证一定好好学。」

 

  「切……这还差不多。」

 

    季杨杨终于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向女孩儿伸出手。

 

  「我错了,抱一个?」

 

§

 

    夜晚潮汐退去,露出了一大片平坦的湿沙,磊儿兴冲冲脱了鞋踩上去,没走几步却又觉得埋在沙里碎片和砂石挂脚,方一凡怕他被割伤,干脆把人背起来,缓缓地走在沙滩上。

 

  「你说你怎么这么轻啊,有一百斤吗?跟半年前比感觉根本没长。我以后一定要跟我爸学几个拿手菜,把你养胖一点儿。」

 

  「好啊,我喜欢吃小姨夫做的红烧肉和酸菜鱼。」

 

    磊儿侧脸贴着方一凡的后脑勺,说起话来有点含糊不清。

 

  「得嘞,你还挺会吃啊都是大菜。」

 

  「……表哥,你说如果十年以后再来这里,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这才刚落地几个小时啊你就惦记着下次再来了,爱如潮水汹涌澎湃吗?」

 

  「我虽然在福建长大,以前却没怎么见过海,而且在我原来的印象里海水都是灰蒙蒙的颜色。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就感觉……像是抓住了自由的衣角,特别激动,但是又总觉得又点儿惆怅,心里酸不拉唧的。」

 

    带着两个人的重量,方一凡在结实的湿沙上顺着海岸线踩出一个个清晰的脚印,他们一侧是灯火通明的街道,一侧是向黑暗无限延伸,深不见底的夜海,而他脚踩的沙滩就像是抵御暗夜侵蚀的唯一防线。

 

    林磊儿始终觉得自己的世界阴暗、清冷,和老家的空气一样潮湿,总带着海水蒸发出来的腥咸。

 

    他总是本能地有些畏光。

 

  「我跟你说磊儿,你表哥我呢就是一个特别乐天派的人。无论将来是被谁发现,被谁阻挠,只要你不说放弃的话我就永远有自信。以后咱们肯定一个是红透大江南北的大明星一个是炙手可热的科学新星,赚好多好多钱以后咱想干嘛就干嘛,别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你想再来这儿我也陪你。不准胡思乱想听见没有?」

 

    方一凡能感觉到背上的人在笑。

 

  「明天早上咱们起来看日出好不好?我有个朋友跟我说这儿的海边日出特别好看,天际线的云都是粉紫色的。」

 

  「好啊,哥你可别赖床。」

 

  「可别小瞧我的毅力,咱这就回去睡觉去。」

 

    方一凡把磊儿颠了颠让他抱紧自己,铆足了劲向灯火通明的路上跑去。

 

§

 

    第二天四个人商量好分头行动,互不干扰。

 

    方一凡和磊儿早早起床去海滩看日出,拿着单反好一顿拍。拍完又双双回到房间睡了个回笼觉,磨到十点多再下楼吃一顿Brunch,过得那叫一个惬意。

 

    下午天气特别好,名义上是冬天,可也就穿一件单衣的程度,总是艳阳高照的。两个人沿着海岸线公路漫无目地走,看见什么好玩儿的就停下来拍照,方一凡拍了照就在Instagram上疯狂刷屏。

 

    走着走着到一个便利店买水,两人看到沿路摆放着色彩斑斓的彩色拱门,附近聚集了不少穿着同样T恤的人,还同样都浑身脏兮兮的。

 

    林磊儿站在店门口小口喝水,方一凡就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黏糊,甩也甩不掉。小学霸好奇心旺盛,壮着胆子想用他一百四十五分的英语向旁边一个浑身「挂彩」的女孩子搭话,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对方倒是先发现了他的意图。

 

  “You need help?”

 

  “Oh hi, I just emm…Do you know what are these people after?”

 

  “That’s The Color Run, see? Running event.” 女孩儿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Okay…So what is the purpose of that?”

 

  “Well…I don’t know, to me it’s just for fun, I think that’s enough.”

 

    林磊儿一瞬间有点卡壳。

 

  “Couple?” 那女孩儿冷不丁问这么一句,眼神指了指他身后的方一凡。

 

  “Yeah…yeah we are.”

 

  “Alright, the main event is about to close but there’s a festival yard just over there, you see the stage tent? They’ve got live

performance. You guys can come if you want.”

 

  “Oh…thank you then.”

 

  “No worries, have a lovely day.” 说完那女孩儿还把头上兽角样的纸壳头饰拿下来送给了林磊儿。

(译文传送门)

 

  「哇你可以啊老弟,以前看你在班上自我介绍都说不出两句话来呢,她跟你说什么了?」

 

    林磊儿看着手上的头饰略微出神。

 

  「噢……她说祝我们幸福。」

 

  「……啥?诶就算我读书比你少很多也不能这么忽悠我吧。」

 

  「切,你不信算了,好了好了我们快去看看吧,有表演呢。」

 

    两个人身上这两套衣服算是彻底报废了,晚上还被季杨杨狠狠嘲笑了一通,说滚得像炫彩小汤圆。

 

    不过林磊儿倒是疯得很开心。

 

尾声

 

    等大家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回到家里,离高考出分只有不到八个小时了。虽然方一凡并没有在怕的,童文洁女士还是把两个大鸡崽从床上拎起来坐在电脑前守着分数。

 

  一到点,一台电脑查哥哥,一台电脑查弟弟,分数在差不多的时间一起显现了出来。

 

  方一凡五百六十七,林磊儿七百三十五。

 

  高兴是很高兴,理智告诉方一凡他应该高兴疯了,可生理上实在是扛不住周公的召唤,抱着磊儿蹦哒没几下就感觉自己要不行了。

 

  父母更是开心得无法形容,方一凡稳进北舞,很有可能是文化课第一,磊儿十有八九也就是状元没跑了。

 

  等童文洁女士楼上楼下分享完喜悦之后再回家一看,兄弟俩正靠在沙发上支着脑袋做梦呢。

 

   方一凡在这场仓促的梦里梦见了许多,有李铁棍儿的怒吼、乔英子的揶揄、童文洁的叮嘱、林磊儿的眼泪、两个人厚厚的两沓录取通知书,还有那天在异国的土地上,在漫天的彩色烟尘里林磊儿顶着脏兮兮的脸开怀大笑的样子。

 

END

 

 

关于英子没去旅行是在干什么:

 

【空间裂缝】

 

 

§

 

    乔英子跨坐在楼顶的围墙上,一侧是脚底坚实的水泥地,一侧是闷热空气里浓郁的黑夜,和小区里被黑夜映衬的零星灯火。

    这个时间,本就不会有多少人是醒着的。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妈,到楼顶上来。」

 

  「英子!英子你快下来有什么话和妈妈好好说啊!」

 

  「别过来,就在电话里说。」她的声音听上去异常冷静,面无惧色,也没有别的情绪。

 

  「你有没有想过,我究竟为什么那么想去南京?」

 

  「你害怕得没有错,我就是想离开你。」

 

  「我的人生本不需要你来负责,更何况未来的事情没人知道对错。说到底人的感觉并不能相通,你想我好,我都明白,可是你始终不明白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说了一遍又一遍,你们全都置若罔闻。」

 

  「现在我不想再重复了。」

 

    妈妈正跪在她面前失声痛哭,她却看上去无动于衷。

 

  「你放心,我不会跳下去的。」

  

  「事到如今,你早就已经失去我了。」

 

    乔英子转过身,朝母亲走去。她跪坐在母亲面前,用冰凉的手一点点拂去母亲滚烫的泪。

    她好像感觉到有阳光照在她背上。

 

  「妈,天亮了,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