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彩色(7)

Work Text:

 

§

 

立夏。

 

    本来为了照顾高三考生的情绪,五月份学校是不会再安排统一考试的,但考虑到部分孩子的需求,就还是会再出一整套新的考卷,发下去让学生选做。

 

    方一凡自然是不可能放弃这大好的加试机会,特意花了两天周末时间自己在家考完,星期一恭恭敬敬地拿到学校去找老师批改。

 

 

    下午体育课,果不其然冲刺班的学霸们几乎全窝在教室里该干嘛干嘛,方一凡鬼鬼祟祟地把林磊儿叫到天台上,在他面前拿出一沓批改好的试卷。

 

  「运气好,552。你看看?」

 

  「……恭喜你啊表哥,我就不用看了。」林磊儿看了他一眼又马上低下头,笑得有些不自然。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吗?你心里的人到底是谁?」

 

    此时两个人的心跳声仿佛都在耳边鼓动,杂乱不堪。

 

  「这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重要的?」

 

  「因为我喜欢你!不重要吗?」方一凡着急上火,表个白还一脸凶相。

 

    林磊儿呆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片刻之后豆大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自己拿手擦了个小花脸。

 

    方一凡一下就慌了,恨不得给自己俩耳帖子清醒清醒。

 

  「诶我不该凶你的,都是我不好,这要是大姨在天有灵瞧见不得托梦给我妈抽死我啊,看这哭得这么伤心。」

 

    他身上也没带纸巾,只好赶紧抱住磊儿,哄小孩儿似的拍打他的背。

 

  「好啦好啦不哭了,是不是吓着你了?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就只当没听见,这事儿就过去了。」

 

   林磊儿把下巴搁在表哥肩上,强烈的情绪使他呼吸紊乱,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带着浓重的鼻音缓缓开口。

 

  「……你知道小时候我为什么总被我爸打吗,除了他脾气臭以外,就是因为他和小妈都觉得我瘦弱胆小,不像个男孩儿才总是被人欺负,给他们丢人。我自己心里也清楚我跟别人不一样,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女孩儿……」林磊儿抽抽嗒嗒地说着,方一凡就感觉到有两滴水滴在自己后脖颈上,还带着体温。

 

    听他这些话方一凡真是心疼死了,只能把人眼镜轻轻拿下来,上手给林磊儿抹眼泪。

 

  「你真的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吗?」

 

  「不奇怪,我都说了我喜欢你还奇怪个什么我。」

 

  「我觉得我对不起小姨……」

 

    方一凡自己虽然没怎么把这四分之一的血缘关系放在心上,但说到底还是个绕不过的顾忌。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想吧,无论如何你要相信你小姨她是很爱我们俩的,只要我们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活着……总能想通的,别担心了,嗯?」

 

  「……那你有一天会像放弃陶子一样放弃我吗?」

 

    方一凡思考片刻,收起他往常那副二世祖嘴脸看着磊儿,眼里是让人无法拒绝的真挚。

 

  「我方一凡,用我那本来就不多的分数发誓,你林磊儿是我活了这十八年里最喜欢的人,绝不轻言放弃。」

 

    此话一出,林磊儿那早就溃不成军的心理防线彻底没救了。

 

 

  「诶诶祖宗你怎么又哭了,我这儿深情表白呢怎么又招你了……」

 

  「你别说话让我哭一会儿!」

 

    方一凡心想,这不讲道理起来还颇有些我妈的神采是个什么事儿……

 

 

    晚上林磊儿是说什么也睡不着了,方一凡倒是一如既往的心大,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手机也不看了题也不做了,沾了床倒头就睡。半夜磊儿偷偷起身,站在床边借着朦胧的月光偷瞄表哥睡觉的傻样。

 

    方一凡,我也喜欢你。

 

    他小声说。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这件事的确是青春期里无与伦比、至高无上的幸福。

 

 

§

 

 

小满。

 

    和表弟在一起之后方一凡由衷地觉得,如果林磊儿生在武侠片儿里,绝对就是当仁不让的禁欲派掌门。在有第三人的场合林磊儿绝对是手都不会让表哥碰一下的。要不是方一凡以往一早就在在群众心里打下他就是喜欢动手动脚的心理基础,肯定得把自己憋死。

 

    当然这些方一凡都能理解,毕竟他俩的地下情属于高危种类,小心一些总是好的。而且另他甚是欣慰的是,林磊儿属于理智害羞类型,在明确没有风险的情况下还是很大方的。

 

 

    两个人初吻的那天是童文洁和方圆结婚纪念日的一个星期六,给兄弟俩点好了汉堡炸鸡做晚餐之后夫妻二人就双双出门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这种父母出门儿孤男寡男一同在家的场合可谓是千载难逢。

 

  「那两套卷子做完了吗?」

 

  「做完了做完了,这儿呢。」

 

  「我给你的英语作文儿背了吗?」

 

  「背好了我还默写呢。」

 

 

    很好,今天的额外学习任务都已完成。

 

    方一凡赶紧拉着弟弟跑到客厅,拉上窗帘,打开空调和电视,随便调出个什么片子放着,桌上再放一点儿没吃完的零食,最后在玄关背靠着门坐下。

 

  「咱们为什么要窝在这儿?」

 

  「这你就不懂了吧,」方一凡拿出一副老司机的做派「这叫灯下黑,说好了,等下一有开门的动静就赶紧撤,我说看电视你说在厨房倒水喝,记住了?」

 

  「记住了。」林磊儿点点头,眼镜片后面小鹿一样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得方一凡嘴角疯狂上扬。

 

    方一凡挽住人家的手十指交握,林磊儿顺势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倚在表哥肩上。

 

  「你说,上大学以后是不是就很难见面了?」

 

  「哎,刚开始肯定是,光军训就一个月,真是光想想你哥我都寝食难安。要早知道我喜欢上你这么一个超级学霸,我从娘胎里开始咬牙努力也说什么都得考上清华,把异校恋扼杀在摇篮里。」方一凡捂住胸口,作痛心疾首状。

 

  「那陶子也是清华的苗子呀,那时候也没看你努力诶。」

 

  「你看你这说得,她能有你重要吗,那肯定不能啊。」

 

    方一凡这张抹了蜜的嘴,什么时候都能把人哄得眉开眼笑的。

 

  「不过说真的,老分开也不是个事儿,我觉得等第一年咱们把学习生活各种状况都摸清楚了,攒点儿钱,再找爸妈接济接济,就在海淀租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住一块儿,你看怎么样?」

 

  「好啊,那一言为定。」

 

  「……好。」

 

 

    方一凡犹豫好久,终于还是掰过磊儿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

 

  「那个……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磊儿……」

 

  「什么事儿你说。」

 

  「……我想亲你。」

 

    林磊儿看面色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点点头表示同意。倒是方一凡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慢慢凑过去,马上就要上垒了又突然停住。

 

  「那什么,我把眼镜给你取下来。」

 

    他这皱着眉头畏畏缩缩的样子算是把林磊儿逗笑了。

 

    解除了眼镜封印的林磊儿更好看了,虽然眼神有些涣散,但也产生了某种迷离的微妙魅力。

 

  「我……稍微有点儿看不清。」

 

  「那就把眼睛闭上。」

 

 

    不知道是谁说过,初吻是甜的。方一凡很是同意。

 

    对他来说,磊儿的嘴唇就像软硬适中的流心糖,甜得让人不舍得那么快让它化掉。明明都是毫无经验的菜鸟,可方一凡就是知道去撬开人的嘴,轻轻舔舐他的上牙。

 

    林磊儿也一点都没有拒绝他。

 

    第一次如此亲密接触的两个人都食髓知味,缠在一起越久越是来劲。方一凡让弟弟跨坐在自己身上,细长的腿盘在腰后抵着门,眼看着情况愈演愈烈,咸猪手都已经掀开了单衣在腰间摸索,林磊儿这时才惊觉要刹车,赶忙按住表哥胡作非为的手。

 

    两个人抵着鼻子进退两难,方一凡犹豫着要不要给自己多来两巴掌清醒一下,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好似平地一声惊雷把两名地下工作者吓个半死,磊儿差点原地起跳。

 

    飞奔到厨房就位以后磊儿探出小脑袋示意表哥开门。

 

    方一凡从猫眼一看,人家是送外卖的。

 

    爷爷我再也不点肯德基了,差评!

 

§

 

 

  【今天铁棍儿留的那个大题你做出来没?】

 

  【没呢,有点儿思路还没完全做出来。】

 

  【那你能不能过来一趟,咱俩讨论讨论。】

 

 

    晚上宋倩还有几个学生在也没顾得上,是英子亲自给林磊儿开的门。

 

    两个人窝在房间里想了大概二十分钟,终于拼凑出了一个可行的思路。正事解决了英子才想起来调侃林磊儿的新眼镜。

 

  「你怎么现在想起来换眼镜了?」

 

  「哦之前那个被表哥不小心搞坏了,就为这事儿被小姨好一顿骂呢。」

 

  「那这个新的是你自己挑的?」

 

  「是表哥挑的。」

 

    方一凡趁此机会给磊儿挑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金丝边圆框复古镜架,完美满足他自己对小学霸的各种幻想。

 

  「那还不错算他有点儿审美,挺适合你的,颜值一下就上去了。」

 

  「是吧,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乔英子这样说林磊儿当然是觉得心里很甜,笑得可开心了。

 

    但他的这种反应还是勾起了英子心里盘踞已久的疑问。

 

  「磊儿我问你啊,方猴儿……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林磊儿僵住一瞬。

 

  「……为什么这么问?表哥要是谈恋爱你应该第一个就知道了吧。」

 

  「就是他什么都没说我才奇怪啊。」乔英子往前凑了些,神神秘秘的样子。

 

  「他最近特别反常,症状包括但不限于对着空气傻笑以及想跟我勾肩搭背又把手收回去,最近咱们身边也没出现什么新人,也不会是网恋,这家伙要是网恋肯定得吵吵地大家都知道,更不可能是我或者陶子,那我只能怀疑到季杨杨头上了,虽然我去问他他骂我有病。」

 

  「……那可不吗,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福尔摩斯说过,在有限的选项里排除掉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那个无论多么让人难以置信,它都是真相。你说对吗?」

 

    乔英子故意压低声音对他说,灼灼的目光中带着些审视的意味和聪明人的狡黠。

 

    林磊儿双手起了冷汗。

 

  「……是我,是我跟他在一起了。」

 

    良久的沉默过后,英子反倒先松了一口气。

 

  「没事儿,放手去爱挺好的。」她安慰似的拍拍林磊儿的肩。

 

  「你完全不吃惊吗?」

 

  「猜到了,不过不是我,是季杨杨先猜到的……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就很想采访采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就……看你平常的性格,不像是会答应这种……嗯……不太常规的事儿的样子。」

 

    林磊儿低着头整理了一下思绪。

 

  「应该是我喜欢他在先,一开始也没打算怎么样,小姨小姨夫在最难的时候收留了我,对我那么好,我却整天对着他们唯一的儿子想入非非,任谁听了都会觉得白眼儿狼吧?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所以打算一上大学就搬走,彻底退出这个本来就不属于我的家庭。当初我听到他们说你和表哥谈恋爱了,我虽然谈不上高兴,但当时是由衷地希望你们俩能一直好好在一起,这样我就又多了一个理由克制自己,多好啊。但我没想到,最后会是他先跟我表白,他说他喜欢我,你能想象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吗?一份从来没奢望过的感情,就这样把选择权摆在你面前,那种……心花怒放的感觉,我敢说就算现在清华招生办的人就站在我面前说要降一百分儿录取我,都不会再有了。他说得那么认真,我怎么忍心就一意孤行,辜负他的心意?」

 

    乔英子静静听着磊儿倾诉自己的心路历程,他表情真挚,眼神里好似有着温暖的火。

 

    她从未想过林磊儿能有如此坚定的时候,就好像他从来没想过要退让。

 

  「……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么多话。」

 

  「情真意切罢了。」

 

  「真好啊。」

 

  「好个什么呀,永远见不得光。我偏偏还选了个地狱模式。」

 

    说起这个林磊儿多少还是有些落寞。

 

  「就是这样我才羡慕你们,多勇敢啊,不向命运屈服,这才有点儿十八岁的样子。」

 

  「那你呢英子,你认命吗?」

 

    乔英子突然被戳到痛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仓皇间用手挡住脸不看林磊儿。

 

    但半晌之后她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不认,这个坎儿要是认下,我就不是我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