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彩色(6)

Work Text:

 

§

 

惊蛰。

 

    方一凡这头正应付着爸妈遮遮掩掩的性教育,弄得啼笑皆非,玄关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喷嚏声。

 

  「诶磊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出声啊?」童文洁走到门口,林磊儿还背着书包,站在那儿和人面面相觑。

 

  「……你都听到啦?」

 

  「啊我就,就听到一点儿,那什么,小姨我想起来要跟英子讨论一下今天的题目,我过去一下哈。」说完就往外走。

 

    方一凡心里暗叫不好,拔腿就想追上去。可眼下父母刚刚教育完让他克制,又怎么可能放他从眼皮子底下溜去乔英子家呢。

 

    就这样,他眼睁睁看着林磊儿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在楼道里。

 

 

    晚上林磊儿回到家,表面上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但也只有方一凡看到了他眼神里的闪躲。

 

    自那天以后林磊儿的话就变得更少了,并且每天放学都扯各种理由借口,想尽办法不和方一凡一起,也不再像往常一样上杆子给方一凡誊笔记讲题目。连方一凡考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专业第三的这种好消息也没能多撼动林磊儿几分。

 

    这让方一凡说不出来地烦躁,就好像林磊儿在有意一点一点抹去自己的存在感。

 

    他当然尝试过开诚布公地去跟磊儿解释自己和英子只是迫于形势将计就计,是假装在一起负隅顽抗,可林磊儿的反应让让方一凡更是崩溃——他几乎就没什么反应,异常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连一般人会有的惊讶都不曾表现出来,还表示如果需要帮忙他可以一起打掩护。

 

    表弟闹别扭,表哥没辙,这心病算是给方一凡落下了。

 

 

  「晚上晚自习下了先别走,操场开个会。」

 

    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承认,季杨杨都从基因上完美承袭了他爹那个老干部做派,动不动就找人开会。

 

    等晚上方一凡到了老地方,英子和季杨杨都已经等在那儿了。

 

  「你弟呢?」季杨杨明知故问。

 

  「这都多少天了,他早就不跟我一起走了。」

 

  「你俩出什么问题了到底?」

 

  「我要是知道还能在这儿愁眉苦脸的吗?」

 

  「……不知道原因,契机你总该知道吧契机?是出了什么事儿他才跟你闹别扭的?」

 

  「诶不是,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弟了,吃错药了?」季杨杨的盘问让方一凡顿时心生不悦。

 

  「明明是你们全家都吃错药了,你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跟我妈商量好了要给我补习,我妈当然觉得好啊,他老人家倒是很坦率,直接告诉我是因为放学不想老看见你才阴了我这么一下,还道歉说给我添麻烦了过几天冷静下来就算了,那我要自救可不就得来找你麻烦吗少爷?」

 

    方一凡瞬间哑了火。

 

  「……我总觉得,是因为那天我爸妈在那儿教育我跟英子的事儿被他听见了,但我跟他解释了他也没什么反应,该不理还是不理……」

 

  「诶不你等会儿,您跟英子又什么事儿啊?」

 

  「就……那天我不开心,还哭了,方猴儿就在楼道里抱着我安慰,被爸妈发现了,说没谈恋爱他们非不信,我们一合计干脆将计就计假装在一起恶心我爸妈。」

 

  「……好让你爸妈放你离开北京?」

 

  「嗯。」英子点点头。

 

    季杨杨真是被气得一个头两个大。

 

  「你说你找谁演戏不好非找他?找我都比找他强起码我没他那一脑门儿烂官司!」

 

    他这话把英子也给说懵了。

 

  「这事儿和磊儿有什么关系啊方猴儿?」

 

    方一凡低着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样吧,猴子你今天先回去,我跟英子说两句我妈交代的事儿,你的事儿咱们过两天再商量看有什么办法,行吧?我等会儿负责把英子送回去再走。」

 

    可这种事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方一凡离开的背影很是落寞。

 

 

  「你妈今天还来接你吗?」

 

  「她单位有事。」

 

  「那去我车上说吧,一会儿保安该赶人了。等下我把你直接送进小区。」

 

 

  「……你还真开车来上学啊少爷。」

 

  「就一福特,我舅舅借我开的,我也就星期五的时候开一下,周末集训的地方远。」

 

 

    上车之后季杨杨还给她塞了一瓶水,这场面着实是不太像两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的主场,显得有些违和。

 

  「我也不跟你买关子了英子,你跟猴子到底怎么回事儿?」

 

  「刚不都跟你说了吗,我说我们俩没谈恋爱,他爹妈我爹妈都不信,正好因为去南大的事儿我正犯愁呢,干脆将计就计恶心恶心我爸妈,你还别说,真有效果,我爸差不多已经被策反了。」

 

  「那你就没想过,趁这个机会真的跟猴子在一起?」

 

    乔英子盯着挡风玻璃思索片刻,最后还是摇摇头。

 

  「没想过。不过我也跟你说实话,要说我一丁点儿也不喜欢方猴儿那肯定是假的,可就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性也早都被我爸妈扼杀了。我妈一个连我一整天干什么都要写排班表的女人,我跟谁谈恋爱她能不问?还有我爸,你别看他那样儿表面上什么都顺着我,其实他就是要他觉得好我才能继续挑,他也瞧不起方猴儿,就为这破事儿,我妈跟童阿姨那么多年的闺蜜说掰就掰了,天天跟防贼一样盯着我不让我们俩来往,还逼着我们俩当面亲口承认不喜欢对方,你说这要摊你身上你难不难受?谁乐意让自己在乎的人受这种委屈?」

 

    乔英子越说越难受,最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和我妈的斗争不分出个结果,别说方一凡,和谁谈恋爱我都谈不成。」

 

    季杨杨往前探身,英子赶忙往后躲。

 

  「好意我心领了你别抱我,我现在有被害妄想症就老觉得被我妈监视。」

 

  「谁要抱你了,我给你拿抽纸擦擦,那你自己拿。」

 

  「哦……谢谢。」

 

  「对不起啊,没想到……家家有本儿难念的经。」

 

  「没关系,能说出来发泄发泄也挺好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儿到底跟磊儿有什么关系啊?」

 

    季杨杨面露难色。

 

  「你快说啊,不会是磊儿喜欢我吧。」

 

  「……这都是我的推测,目前为止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但是我越来越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觉得磊儿喜欢方一凡。」

 

  「你指哪种喜欢?」英子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就……陶子喜欢我那种。」

 

  「不可能吧你别瞎说。」

 

  「作为一个和他俩同龄的高中男生,我很负责任地说,磊儿对待方一凡的感觉和普通男生很不一样,我不知道你们女孩儿什么感觉,反正我的这种异样感非常强烈。而且不光是磊儿,方一凡他自己也有问题。」

 

  「那怎么办啊这个,他是不是误会我跟方猴儿了?」

 

  「误会肯定有,但我估计他们俩之间的问题也还没解决,不然你跟猴子被家长拿住这事儿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生。目前……还真是不好办。」

 

  「是啊,他俩自己都闹不明白我们这些外人连插话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口。」

 

  「我是外人,你不是猴子名义上的女朋友嘛。」季杨杨打趣到。

 

  「去你的,我跟他能说什么呀?再说了,我现在除了在学校这种公共场合跟他说句话都难,手机都被我妈上缴了。」

 

  「真惨,为你默哀,要不要哥们儿接济你一个旧的?」

 

  「算了吧,省的到时候还要赔你手机。」

 

  「行吧,我看啊你也不用主动做什么,就注意一下跟猴子别演得太过就行,其余的……先静观其变。」

 

  

    季杨杨开车把英子送到楼下,临走前又降下车窗叫住她。

 

  「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属于你的自由。」

 

  「……借你吉言。」英子终于笑了出来。

 

 

§

 

 

    眼下方一凡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喜欢磊儿。他不想磊儿哭,想逗他笑,磊儿受伤了他睡不着无非都是这个原因。

 

    他顾不上去想这应不应该、合不合情理,他只想让弟弟开心起来。

 

    可难就难在他并不知道林磊儿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磊儿究竟是为了什么在故意疏远他。

 

    被季杨杨放走之后方一凡也不想回家,他不知道此时该以怎样的心情面对爹妈,更不知道怎么面对磊儿。背着书包在小区里游荡许久,干脆坐在楼下长椅上思考人生。

 

  「……凡凡?」

 

  「阿姨好。」刘静认出了他,方一凡赶紧站起来打招呼。

 

  「放学了吧,怎么不回家呢?杨杨他今天不在的。」

 

  「啊我不是来找杨杨的,就……暂时不想回去。」

 

  「噢……有心事?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跟阿姨说说?」

 

  「……这么晚了打扰您不太好吧。」

 

  「没关系,你季叔叔出差去了,今天杨杨也不在,家里就我一个人。进去说吧,外面也挺凉的。」

 

    进门以后方一凡局促地站着,刘静招呼他随便坐,还给他倒了热水。

 

  「是不是和爸妈闹什么矛盾了?」

 

  「不是……是我自己的事儿。」

 

  「像你们这么大孩子的烦恼,归根结底不就是家庭、学业和情感嘛。」

 

    可不是吗,方一凡现在可是全面崩盘哪头都不灵。

 

  「那个……如果季杨杨谈恋爱了,您会支持吗?」

 

    看刘静了然于胸的样子,方一凡还有些紧张,害怕把季杨杨的事儿真给漏出去。

 

  「如果从做父母的角度来讲,我肯定是不支持的。虽然高考的结果对于杨杨来说没有你们那么重要,但他训练压力也不小,我不想他因为别的事情分心。但是话是这样说,这道理我们懂,你们难道就不懂吗?我也年轻过,我明白情窦初开是什么感觉,这谁都拦不住的。」

 

    方一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所以啊我只能跟他说,妈妈不拦着你,但是你要明白恋爱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要先学会整理好自己的生活再去考虑两个人的事情,没人会喜欢连自己日子都过不明白的糊涂蛋,你说是不是?」

 

  「是啊……可是我现在其实还在自我挣扎,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我喜欢的人说。他好像在这件事上有很深的顾虑,我……我其实也有。」

 

  「凡凡,等你到了阿姨这个年纪就会发现,青春时代的感情其实是最简单的,因为你们的感情产生之初就没有束缚,很多问题只要在适当的时候说出来就迎刃而解了。你看,你不敢说无非就是害怕你喜欢的那个孩子不喜欢你,可你想想,你的心情已经被这件事影响了,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去着手解决而不是逃避。你跟那孩子好好沟通,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被拒绝,这样大家都可以早点收心投入到学习当中去,而不是不明不白地耗着浪费心力,你明白吗?」

 

    听着刘静地话,方一凡脑袋里闪过无数磊儿喜笑颜开的样子,他猛然发现,比起被拒绝,自己似乎更害怕就这样在犹豫中失去。刘静不可能知道方一凡口中这个喜欢的人就是和他有着四分之一血缘关系的表弟,但方一凡觉得她所言非虚,的确他指了一条明路。而最终答案,还是得他自己来解。

 

  「那我说之前,是不是得拿出点儿行动表示表示?」

 

  「想法不错呀,你得让那个孩子知道你是在认真对待,会为你的言行负责。不管结局如何,最重要的就是心要诚。」

 

    方一凡突然想起了林磊儿当初搪塞他的那个约定。

 

    这不正是天赐的破局良机吗?

 

    他匆匆忙忙道别了刘静阿姨,疯了一样从楼梯爬上二楼。进门后连看都没看父母一眼踢掉鞋子就跑回房间。

 

    房间里磊儿果然坐在书桌前,一脸疑惑地看着方一凡。

 

  「出什么事儿了吗?」

 

   方一凡还浅浅地喘着气,他一下把住磊儿的肩膀,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说:「等着我给你考五百五十分儿。」

 

 

§

 

 

    自那之后方一凡用功起来就跟不要命一样,鸡也不吃了快手也不刷了,游戏漫画全部束之高阁,每天做的题比刷题狂魔林磊儿还要多,老师办公室要是有门槛儿估计早就被他踏平了。

 

    明明离高考就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方一凡还是个已经拿到艺考院校高位文考证的人生赢家,按理说根本用不着在文化课上费神,可他就像被换了人格一样瞬间从良,和学习称兄道弟。早上起床晨跑,白天在学校用功,中午吃饭都在听听力,晚上回家继续用功,林磊儿还曾经听到,他这个之前做梦都要八倍镜的表哥梦话内容硬是变成了 “Could you please fetch that bottle for me?” 

 

    老师纷纷都旁敲侧击地问童文洁女士她儿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可童文洁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每天紧张兮兮地盯着儿子不要过劳死。

 

    方一凡在家和林磊儿的对话也逐渐从「磊儿吃个苹果吧、磊儿来两盘儿王者吧」变成「磊儿笔记再借我看看、你看着卷子能不能给我分析分析」等等方圆看了会沉默童文洁女士看了会流泪的内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四月调考方一凡扶摇直上,考出了五百二十七分的历史新高,林磊儿继续霸占年级第一,童文洁女士可以说是乐不可支,直接大手一挥带全家出去下馆子,吃完了还顺带去KTV唱歌。

 

    大家都很尽兴,可庆功宴主人之一的方一凡却显得郁郁寡欢,话少不说,还净唱些土嗨歌曲强颜欢笑,很是异常。晚上回到房间里,林磊儿也忍不住开口询问窝在床上的人出了什么事。

 

  「……我就只有高考一次机会了。」

 

    虽然林磊儿是真的闹不明白自己那个价值五百五十分半开玩笑的承诺对表哥究竟是有什么魔力让他如此执着,眼下也只能先安慰着。

 

  「表哥,你专业考试第三,五百多分儿已经是稳得不能再稳了,何必这么较劲呢。」

 

  「不行,我一定要考到。」

 

  「……行吧,那我等会儿帮你看看卷子?」

 

    林磊儿一脸无奈地看着方一凡,刚想走又被拉住。

 

  「那什么……能让我抱一下你吗?」

 

    方一凡抓着他手腕的手很热,似乎热到让人不住想要挣脱。就在他犹豫要怎么办的时候,小姨夫的出现成功解救了他。

 

  「那个,磊儿你帮小姨夫去便利店买两罐儿啤酒,这钱剩下的你就自己拿着。不着急啊慢慢儿走。」

 

    林磊儿赶忙接下那一百块钱,临走前还局促地多看了方一凡一眼。

 

 

  「我说儿子,人家能有你这超级大进步都乐得不见眼,你怎么还郁闷上了?」

 

  「我废寝忘食这么些天,这辈子都没这么努力学习过,结果还是没达到目标。」学渣倒在床上作颓废状。

 

  「那你这不能想着一口吃成个胖子不是?你才废寝忘食一个月,人家努力好几个月都不见得有你这进步,你让人家怎么办?这做人呐,凡事不可操之过急……」

 

  「哎呀爸你不懂……」

 

  「而且啊我告诉你,人怎么才能幸福?要学会满足才会幸福。你看看你啊,家庭和睦、兄友弟恭,长得还一表人才,大学录取通知书几乎就是囊中之物,而且你这个……小恋爱谈着,是吧?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得,英子那事儿还翻不过去呢。一提谈恋爱的事儿方一凡更郁闷了。

 

  「那行行行,就算你是有上进心不满足,那咱们也得一鼓作气不能这么点儿小挫折就气馁吧?」

 

  「嗯……我知道了爸……」

 

  「那知道了就出来陪爸爸看会儿电视,过来休息休息。」

 

 

 

    等爷俩从房间里走出去,林磊儿也正好从外面回来,还拎着大包小包。

 

  「要你买两罐儿啤酒好家伙拎这么老些回来,这实诚孩子。」

 

  「嗯我还买了零食,吃一点儿吧表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