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彩色(5)

Work Text:

 

§

 

立春。

 

  「这个时光明信片呢也算是学校给大家准备的新年礼物,这寒假刚刚结束,老师们呢也不希望大家有太大压力。每一张明信片上都已经分别印好了大家的名字,不用邮票就可以直接寄出,但默认是四年之后才会收到的。大家想参与的呢可以写上自己的梦想或者愿望,四年之后大学即将毕业之际再收到也是很有意思的,关系好的同学也可以换着写……」

 

    李铁棍儿在讲台上扯着嗓子解释学校的无聊福利,班长挨个儿发着明信片,台下冲刺班的学霸们显然是没什么兴致,这明信片印得一股子浓重新时期社会主义五好青年的气息,除了自己跟自己玩儿拿来干什么年轻人都瞧不上,林磊儿倒是听了一耳朵,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

 

    交换,他能找谁去换呢。

 

    晚上回家的路上方一凡一反常态的没什么话,像个霜打的茄子。林磊儿自然也不好主动跟他搭太多话。两个人就在月光和灯光交织的路上肩并肩走着,一言不发。眼看已经进了小区,方一凡终于耐不住性子开口试探。

 

  「磊儿你……上了大学以后,还会住在咱们家吗?」

 

    这句话算是戳中了磊儿的心事,还正中靶心。

 

  「……我还不知道,要看上哪里的大学,不过多数都是要在宿舍住的吧。」

 

  「啊……你,你肯定能考上清华的表哥相信你。」

 

    方一凡挤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而后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一样别过视线,林磊儿迫不得已转移话题。

 

  「啊对了表哥,今天你们老师有发那个明信片吗?」

 

  「明信片……噢发了发了。」后知后觉的人在书包里好一阵鼓捣,「这儿呢,找着了。」

 

    可磊儿明显是对转移话题这件事缺乏经验,支吾半天也没说出别的话来,老司机方一凡灵机一动,直接把明信片塞进林磊儿怀里。

 

  「你来写吧,自己问自己多没劲。」

 

  「啊……好。」磊儿望着上面方方正正印着的名字略微出神,「那我把我的也给你吧表哥。行吗?」

 

  「……行啊,为什么不行,给我吧。」

 

    于是林磊儿也赶紧把他那张找出来递过去。

 

    他估计是把东西放在书包的最里层,方一凡拿在手里甚至觉得还留有一丝温度,熏得人心里发痒。

 

    这还没到家,心里都开始盘算起要写什么了。

 

    林磊儿本来打算赶紧把明信片写了好投递掉,但很苦恼要写什么好。写太随意了自己觉得可惜,太放肆了又怕被人发现那点心思,着实是难办。地址也在犹豫到底是直接写小姨家的地址还是等将来写方一凡学校的地址。

 

    最终在偷偷参考了网上无数有的没的情书宝典情话大全以及王小波情书并内心天人交战之后,作为一个工科志愿的理科高中生,他选择了适时放弃。

 

    走心最重要,一切从简。

 

    他用他最最认真的字迹,在明信片上写下了发自肺腑的,对倾慕者的祝福。

 

  「我生活中唯一的色彩,你一定会很幸福。」

 

    不得不说打心底里喜欢一个人确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就像穿透云层的一道光,为寡淡无味的平凡生活注入生机与活力。虽然得不到会使人痛苦,但鉴于林磊儿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望太多,自然也没什么可失望的。

 

    这张暂未寄出的纸片一下成了林磊儿手边除方一凡本人之外的一大慰藉,有时候学累了就从抽屉里拿出来看一看。他明明才十八岁,就已经开始自顾自地猜测十几二十年之后当他想起这件事会是怎样的感受,是讳莫如深的孤单甜蜜,还是伤疤一样令人惆怅的遗憾?

 

    可这又有什么差别。

 

    他就唯独不觉得自己有一天能牵着收信人的手,再次把这张纸片拿起。

 

§

 

    事实证明,被放在阴影里的秘密永远都还是定时炸弹。

 

    这天晚自习下了有一会儿,其他同学差不多都走了,方一凡还没出现在冲刺班教室,王一笛倒是先找来了,站在他旁边晃。

 

  「要问题的话我晚上电话给你讲吧,我现在在做别的,等表哥过来就回家了。」林磊儿头也没抬,继续和手头的题目鏖战。现在他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方一凡每天上下学还是寸步不离地看着他,要求他慢慢走路不能跑。

 

  「……哦,诶这是什么啊?」王一笛完美贯彻了平日里她讨人嫌的事儿妈风格,什么事儿都爱掺一脚,就这样从林磊儿书堆里抽出了那张明信片。

 

  「哎哟这写给哪个美女……」方一凡的名字出现得太过突兀,王一笛吃惊都写在脸上。

 

  「还给我!」

 

  「……你这至于这么激动吗,心里有鬼啊?」

 

  「叫你给我放下!」林磊儿从座位上蹿起来一下抓住王一笛拿着明信片的手腕,这学霸平时看着文文弱弱,这怒发冲冠时的力气竟然握得她生疼,让人隐隐地脊背发凉。

 

  「林、林磊儿要打人啦……」她这一咋呼闹来的不是别人,正好就是方一凡。

 

    表哥一出现林磊儿就松了手,并扭过头去避开他的视线。可方一凡还是先上去关心他,问他有没有事。

 

    这下自觉受了委屈的王一笛更是恼羞成怒。

 

  「好啊你个方一凡,明明是他要打我你还一上来先抓着他关心。」

 

  「不是那你也得先跟我说说你俩为什么发火吧?我也很懵逼啊大姐。」

 

  「问我为什么?让你的好表弟自己跟你说去吧。」王一笛把捏在手里的明信片狠狠拍在方一凡胸口,随即扬长而去。

 

    看到明信片上字迹的那一刻方一凡承认自己迷茫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看着方一凡脸上复杂的表情,林磊儿彻底被搞得心乱如麻,抓起书包就往外跑,也不管后面反应过来追着他的方一凡。

 

    他觉得自己小心翼翼保护着和方一凡的关系,就要这么毁于一旦了。

 

  「磊儿,磊儿你等等我!」方一凡万万没想到磊儿这个小身板儿跑得还挺快,自己又比他晚了个红绿灯,一进小区人就没影了,耐着性子打了五个电话才有人接。

 

  「磊儿?你在哪儿呢可急死我了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

 

  「……我在小区一进门儿左边15栋小花园这儿。」

 

    电话那端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方一凡一听就知道坏事儿了。

 

    等他赶到磊儿身边,那个小可怜鼻子红红的缩在那儿,书包歪在地上也不管,怕不是已经哭过一轮。

 

    此时的方一凡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他拿不准林磊儿突然爆发的情绪究竟是从何而来,对接下来的走向五分惶恐五分期待,坐在磊儿身边酝酿许久才开口。

 

  「到底怎么了?你也得跟表哥说说我才好帮你想办法吧,嗯?」

 

  磊儿没有回答他,只是迟钝地摇头。

 

  「我没事儿,还有……今天晚上的事情表哥你不要告诉小姨和小姨夫。都忘了吧。」

 

    见他还不肯坦白,方一凡那火气也是噌地一下就往上蹿。

 

  「没事儿?你这明摆着是有委屈让我怎么装没看见?这都装瞎我还是人吗我?」

 

    林磊儿被他突然这么一吼吓得一激灵,方一凡立马就后悔了。

 

  「这……是表哥不好我混蛋,明知道你心里不舒坦还吼你,对不起啊磊儿。」

 

  「不是,我……」林磊儿的状态好似处在崩溃边缘,他按下方一凡想为他顺气的手,摇着头总是欲言又止,声音颤抖。

 

  「我只是……只是真的说不出口。」

 

    磊儿终于抬头直视着方一凡,他红着的眼眶饱含泪水,眼神里好似有着无限的挣扎与不舍。

 

    此情此景,方一凡实在是开不了口继续逼问,只能叹气。

 

  「好……好我不问了,不想说就算了,没事儿的。」

 

    半晌,磊儿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能……能让我抱一下吗,表哥。」

 

    这问题问得奇怪,明明林磊儿平日里没少被方一凡勾肩搭背搂搂抱抱,他从来没说过什么,可方一凡的反应更奇怪。

 

    他心里竟真的有一丝迟疑。

 

    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主动环住表弟那瘦弱的肩膀。

 

    林磊儿把下巴搁在方一凡的肩上,双手抓着他的书包。

 

  「要手冷可以放帽子底下,暖和。」方一凡补充到。

 

    可磊儿并没有照他说的做,也不讲话。

 

  「……还难受吗?」

 

  「有一点儿吧。」

 

  「哎这事儿闹的……对了,你会说闽南语吗。」

 

  「会,但是我妈妈说不好,所以我也不是很经常说。」

 

  「行吧,反正你别嘲笑我就行,表哥给你唱首歌。」

 

    方一凡清清嗓子,就在磊儿耳边小声唱起了歌,还用手拍着他的背打拍子。

 

   「尚好的青春拢是你

 

       没有片刻不想你

  就算能真在对的时间

  遇见对的你

  遗失的青春怎能回得去

  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你

  风再疾再狂我也不放弃

  愿为你

  直到有一刻能守着你的心

  就算你不会懂也不会可惜

  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待

  路程再多遥远不要不回来

  不去想

       不去计量你的心有多明白

  前往幸福的路有多少阻碍

  就算给你的爱

  石沉大海

  青春飞逝就再

  找不回来

       ……」

    

方一凡唱歌真的是有两把刷子,他本意是想安慰人家,结果林磊儿反而哭得更凶了。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歌到底是唱给磊儿还是给自己听的,就是单纯的、发自内心的羡慕那种勇敢。

 

    这两个人心里各自都藏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风波也就在磊儿的眼泪和方一凡浅浅的歌声里草草收场。为了应付回家后童文洁女士的排查,哥俩想出的搪塞方法是,磊儿装作脚疼,疼哭的。做戏做全套,最后方一凡干脆就背着磊儿,一步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看似归于平静,可他们其实什么都还没有解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