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阴阳师】爱如暖风(1)

Chapter Text

大天狗来这个寮的时候,它还很破,可以感受到这里的灵力还不稳定,这个寮的主人是位很普通的女子,不算年轻的脸上满是激动。
啧……这样的寮怎么能让我去追求大义?
他皱眉。
但是眼前的女人却满是开心,拉着他的手将自己介绍给寮里的人和妖怪,她笑盈盈地说,你来了真好,家里终于有个顶梁柱了。
大天狗不是现世里的人,即使是也不与女子同一处,她说的话他还不是很懂,“顶梁柱”她说的时候满满的期待,他似懂非懂只是跟着点点头。
“名字?”
女人发愣,大天狗耐着性子又说一遍问题,她想了一会儿说,“你叫我鹿子吧。”
“虽然寮里现在还很破,但你来了,我就觉得还有希望。”
后面的日子很平淡,寮里的小伙伴都很好相处,在大天狗到来时,家里的式神大多是女孩子,第一个来的是雪女和萤草小姐姐,大天狗对着她们喊不出“小姐姐”,但初降临之时看到了女人身旁的雪女,他还是颇有同乡人的感触。
“你不去追求大义了吗?”
雪女愣愣地看着树下正与桃花妖他们一块儿玩木头人的鹿子,好似没有听到大天狗的质问一样,好一会儿她抬了头,用着熟悉的语气说,“这里没有我要的大义,但是有我想一直守护的东西。”
说着,她挥了挥手,用灵力化出了雪,在这樱庭里覆了一层,不远处同样坐在樱花树下的三尾狐大姐姐看着她们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一点也不魅惑。
“带你去熟悉熟悉他们,跟我来。”
雪女无声无息地飘在前头,大天狗不是很想去,鹿子召唤出他以后想了半天要把他交给谁照顾,她看着手里的式神名单嘟囔了一句“要是鸟妈妈在就好了”,想来想去最终将他交于雪女,被叫做“鸟妈妈”的式神并不在,后来大天狗曾悄悄翻过她的式神名册,这个式神名字下面还是黑暗一片,他明白了为何鹿子会烦恼,那位式神不是“不在寮里”而是“从未出现”。
“这是三尾狐大姐姐。”
三尾狐抬了他的脸,“嗯……是个美男子。”
大天狗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只好僵硬了身体等待着她将手指撤去,三尾狐笑了笑收回了手,“不逗你了。有事来找我就行。”
他总算松口气,放松了身体,“谢谢……额……姐姐。”
“乖。”
那一天他被雪女领着看了一圈寮里,认识了一些他以前从未想认识的妖怪,一直很安静躲在贝壳里的椒图,咋咋呼呼总是撞树上的山兔和她的坐骑魔蛙(虽然她不承认这是坐骑并且一直认它是朋友),很美但不太好亲近的三尾狐,平时看着很清新可人关键时候特别凶残的萤草小妹妹,两个都是粉色系喜欢跳舞的桃花妖和樱花妖,等等。
在这个寮里的第一晚,大天狗睡不着,从房里出来打算去庭院里的樱花树下坐着,到了那里发现樱花树下同样有睡不着的妖怪在。
萤草跪坐着,她的草球有点乱,她正给它梳理,见到大天狗来了便热情地招呼着,把她身边干净的一块空处让了出来。
“来,坐吧。”
大天狗听话地坐下来,大翅膀刷一下张开,将小小的萤草圈住,萤草收起了她的草球,她特意靠近了翅膀,翅膀一扇一扇的很有规律地动着,时不时有羽毛落下。
“这个,能给我吗?”她捡起一枚羽毛小心翼翼地问。
“啊……你拿去吧。”
大天狗不太明白,萤草要他的羽毛做什么,但眼前的女孩子很高兴地收了起来,她亮晶晶的眼里满是欣喜,哦她很开心,那就行了。
“你睡不着吗?”
“嗯……这里……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因为很破嘛。我刚开始来的时候你们还没来呐,没有灯也没有这树,黑乎乎的好怕人呀。”
“那……可以走的吧,为什么会选择留下。”
“主人她啊,很爱我们。爱着身为妖怪的我们。”
妖怪生于自然,有的是草木成精,有的是山怪,他们诞生在这里却不被人世所接受,漫长的岁月里,无人能发觉他们的存在,偶尔,偶尔有人类能够看到,那却是灾难,阴阳师来了将他们抓住以供驱使。
与现下的状况一样。
大天狗敛了神情,静静听着萤草讲述这里的过往,他仿佛能看到那位温柔的人牵着这里的女孩子们一步步创造出这里的种种,心底被掩埋的东西隐隐有破土的趋势,消失的睡意渐渐爬上来,他背靠着樱树伴着花香入了梦乡。
来到寮里的日子过的飞快,鹿子也没有像他从别处听来的消息里那样强迫他长大,她将自己安置于结界里,丢了几个傻乎乎的呆达摩,说怕你孤单拿去玩儿吧。
大天狗很生气,虽然他现在还是孩童模样,但他也是个活了很久的大妖怪啊,给我达摩几个意思?
但是不得不说,这里的达摩是真的很逗,戳一戳它它会摇晃着躲来躲去,也有的戳一下会在头顶冒出烟花,他最喜欢蓝色的达摩,经常飞累了的时候就收起翅膀,单腿站在它的头顶与它一起配合,扮作稻草人,一动不动。
“嘛现在你还是个孩子,还是请多玩一会儿吧。”
虽然也有要求鹿子让他能够尽早上场,不过对方拒绝了,又给他送来了更多奇怪的达摩,白色的蓝色的还有黑色的,任凭他欺负起来也不说话,大天狗有时候无聊了便躺在达摩身上看着结界的天空发呆。
鹿子的灵力不是很稳,大概是将大部分的灵力都用来维持了这个结界,结界里是一片透明的湖,一条巨大的金鱼在这透明的湖里游来游去,像是来到水下龙宫,鱼儿都在自己周围,大天狗盯着那鱼想,这要是炖汤该能煮多少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