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年少无为(15)

Work Text:

§

 

林磊儿把乔英子的现状告诉了方一凡。

 

「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不如现在就告诉你。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自责……要是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她。」

 

「……我知道了。」方一凡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过来,有些沙哑。

 

「这两天累不累?」

 

「累啊……每天不都差不多嘛。」他故意用拖拖拉拉的语气说着。

 

「诶对了,有个好消息要跟你说。」

 

「那别卖关子了快讲吧。」

 

「我……拿到冬令营的加分了。」

 

「真的?哇你应该当面跟我说的,让我开心开心。」

 

「怎么,电话里说你就不开心了?」林磊儿反问道。

 

「那倒不是,就……感觉不太一样吧。诶我也想起来了,下个周末我们在上海有个比赛,我第一次上场,你……有时间来看吗?机票我会给你准备好的。」

 

方一凡已经和俱乐部正式签约了,虽然还只是预备成员,但也算彻底变成了个有工作有收入社会人。

 

「……好啊。」林磊儿立刻就答应了。

 

「但是我也没办法陪你在上海玩儿什么……」

 

「没关系,就去看看你就行。」

 

听了这话,方一凡觉得面上一热。

 

「那说好了,一定要去啊,见证我第一次拿锅的光辉时刻。」

 

「嗯,一定。」

 

 

林磊儿在比赛当天到达上海,航班在北京起飞时就晚点,这已经够倒霉了。落地以后准备坐地铁去场馆,大概是快要过年了,劫匪迫于压力也要冲业绩,他刚出地铁站就被人抢了包。

 

他一个穷学生包里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个抢包的家伙也很快因为被路边电动车撞倒而被热心群众制服,但林磊儿也因此被一起带到派出所接受了警察的询问录了口供,这么来回一耽误,等他赶到场馆,比赛已经开始有一会儿了。

 

方一凡的单排决赛就是第一局,等林磊儿刚在座位上坐定,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已经吃鸡的画面。

 

林磊儿不明就里跟着鼓掌,眯着眼看才发现台上站起来被主持人祝贺的人不是方一凡。

 

单排的颁奖仪式很快接着举行,方一凡只拿了银锅,但肯定也是要被问获奖感言的。

 

他发言感谢俱乐部感谢工作人员的时候身后大屏幕正在放他刚刚的精彩击杀录像。

 

林磊儿注意到了他用的ID名,叫E32.

 

这并不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

 

「虽然你是个新人,也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但这次首战惜败会觉得很遗憾吗?」主持人问。

 

「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激励吧,说明我做得还不够……嗯更让我觉得遗憾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

 

「噢?」主持人示意他继续讲。

 

「我……本来打算要是拿了金锅就给人表白的。」

 

全场立刻发出了起哄的声音,只有林磊儿愣住了。

 

「你这小伙子还真狡猾啊,你这不就相当于还是说出来了吗。」主持人打趣道。

 

方一凡笑了笑,没再说话。他们这一场本就不是今天的重点,颁奖仪式很快就结束翻篇了。

 

林磊儿很快收到微信消息:【我可以提前走,你要后面不想看了就到后台入口等我。】

 

 

方一凡不参加后面的团战,但也要等后天和整个队伍一起离开。林磊儿回北京的高铁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五的,还有几个小时的富余,两个人先按照网上的推荐找了个地方吃宵夜,快十点的时候又去了外滩散步。

 

上海这两天虽然温度不算低,但一直阴沉,时而小雨,地面一直是湿的,十点多外滩已经没有多少行人走动了。

 

一顿宵夜方一凡吃得异常沉默,林磊儿权当他是没能赢比赛心情不好,自己心里的疑问也一直憋着没说。

 

但是他真的,对于事情的走向有一种莫名的、奇异又躁动的预感。

 

「我其实……去的时候迟到了,一进去刚坐下你那局就已经结束了。」

 

「是吧,大老远把你叫过来,比赛也没赢,真是搞得我没脾气。」

 

「你们经理有批评你吗?」

 

「那倒没有,我真的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能干掉那孙子了。」方一凡语气里全是悔不当初。

 

「没关系啦,第一次正式比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而且就算是第二名,也会有一点奖金的吧?」

 

方一凡有点想笑:「我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财迷啊?」

 

「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发现,电竞选手收入上限可是很高的,你可别让我失望啊。」林磊儿打趣道。

 

他笑着,背后是江对岸斑斓的霓虹灯。

 

方一凡没有再说什么。

 

「你之前颁奖的时候说……本来要表白,是要和谁表白啊?」林磊儿这样问,语气平常。

 

方一凡却有些不自在。

 

「欸我就……随口胡诹的,没话找话,搏眼球而已。」

 

「是嘛……」

 

林磊儿低下头去,踢开脚边一个小石子。

 

「……我还以为会是我呢。」

 

方一凡这回算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脸上写满了震惊。

 

「我可没有信口开河随便乱说。」林磊儿补充道。

 

「你不会……不会觉得……」平日里舌灿莲花的方一凡总算体验了一把语无伦次是什么感觉。

 

「不会。」林磊儿抢答得很快。

 

他眨眨眼,很轻快地说:「我也喜欢你。」

 

如果这时候外滩有烟花就好了,方一凡想。

 

那样多少能掩盖一点他心中锣鼓喧天的雀跃。

 

江风在耳边轻轻拂过,他伸出紧张到僵硬的手臂,牢牢抱住了眼前的人,感觉到林磊儿像曾经那样,把下巴搁在他肩头。

 

又轻轻吻了他的脸颊。

 

 

§

 

其实喜欢林磊儿这件事情,对于方一凡来说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他从未奢望过真的能有什么结果,所以当这一切真实发生的时候,他连续几天,直到回到北京,他还感觉跟做梦一样。

 

比赛刚结束,俱乐部给了方一凡一天的假,上午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索性穿上校服,下午跑到学校去久违地过了一下学生生活。

 

这个时候还是补课阶段,只有高三在上课,学校里自然显得很冷清。他们班上其实也是这样,季杨杨一头扎进训练里肯定是不来了,王子马上就要远渡重洋也不来,烧酒为了准备专业课考试最近也不来学校了,不过万幸是乔英子已经在努力恢复,在学校里看上去状态还不错。

 

李萌看见这个捣蛋鬼又重出江湖脸上十分嫌弃,但也实在没理由阻止人上学,也就随他去了。

 

反正方一凡也听不进去课,无非就是在课本上写写画画,或者盯着第一排林磊儿的后脑勺。

 

 

晚上放学,他久违的和林磊儿一起走在了回书香雅苑的路上,方一凡一个人在那傻乐。

 

「你笑得好傻。」林磊儿说。

 

「不瞒你说,我现在还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既然你这么不想相信,那要不算了?重新读档一下?」

 

「诶诶不是不是我特别相信,我很清醒,清醒得很。」

 

两个人一路笑笑闹闹回到家里,父母也刚刚进门。

 

方一凡时隔好久回到家里,童文洁却没有什么热切的反应。

 

「都吃完饭了吧?」她问。

 

两个男孩子一起点头。

 

「……磊磊你过来一下,小姨有话跟你说。」

 

林磊儿乖乖去沙发上坐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方一凡去厨房倒水,其实也竖着耳朵关心客厅里的动向。

 

「最近学习感觉还好吧,累不累啊?」

 

「我都挺好的,和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

 

童文洁顿了顿说:「你长这么大,除了老家和北京基本没去过什么别的地方,上大学又是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小姨想了想,还是……想送你出去读书。」

 

林磊儿怔住了。

 

方一凡跟点了火的炮仗似的一下从厨房里窜出来:「为什么啊?!」

 

童文洁白了他一眼:「你这么着急上火干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反应过来的林磊儿赶紧拉住方一凡的袖子想让他冷静。

 

「我在北京呆得挺好的小姨,高考对于清华我也是有信心的。」林磊儿说。

 

童文洁没有马上接侄子的话,反而是冷着脸看了方一凡一眼。

 

「……这样吧,方一凡你回房间去,磊磊跟我过来。」

 

林磊儿被童文洁领进卧室密谈,临走前故意把手机放在背后挥了挥。

 

童文洁坐在床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你坐。」

 

她又踌躇了好久才开口。

 

「去香港的话,三月份就可以开始上港大的预科,我已经帮你准备得差不多了,只要你点头马上就可以走。」

 

「……为什么突然急着让我去留学呢?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嘛?」林磊儿问。

 

童文洁垂下眼,叹了口气。

 

「……我不跟你兜圈子了磊磊。方一凡他毕竟……毕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这么长时间以来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总有一种感觉……他应该是,喜欢男孩儿。」

 

林磊儿低着头,不自觉捏紧了裤袋里的手机。

 

「我……我也不介意这个啊,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走呢?」

 

「但是我介意。磊儿,我能看得出来他不喜欢英子他喜欢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将来变得不可收拾你知道吗。」

 

童文洁说着说着带上了哭腔。

 

林磊儿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窟窿,血管都被冻住了。

 

「……可就算我走了,哪怕我永远消失,又能改变什么呢?」他问。

 

「凡凡那边的工作我会想办法去做,今天我跟你说的话你就记在心里,谁都不要讲,可以吗?」

 

林磊儿沉默了很久,他的面色渐渐从刚刚的紧张苍白恢复了沉静。

 

「小姨,不管你想送我去任何地方,现在的我都没有办法说不。但是我也想告诉你,有些事情,注定是不会是一厢情愿就能改变的。」

 

他说话的时候直视着童文洁的眼睛。

 

「我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

 

说完,到客厅拿上外套,一刻不停地走了。

 

 

§

 

方一凡收到了林磊儿的消息。

 

【三十分钟后来你们训练中心,我在楼下等你。】

 

这三十分钟他过得比被架在火上烤都难熬。

 

刚一碰面方一凡就冲上去把人紧紧抱住,好一会儿才撒手。

 

「……别走。」他说。

 

刚刚和童文洁的谈话林磊儿用语音电话让方一凡全部听到了。

 

林磊儿碰了碰他的脸说:「带我进去找个地方坐下说吧,外面好冷。」

 

方一凡把人带进去,找了间没人的小会议室,还给林磊儿倒了杯热水。

 

这个时间楼里大部分普通员工都下班了,队员和训练生都集中在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刷战绩,办公区周围静得可怕。

 

「你刚都听到了吧。」林磊儿问。

 

「……嗯。」

 

「血缘亲情这个东西……有时候真挺神奇的。这么长时间以来小姨的表现都不会让我觉得她有多了解你,可她偏偏就是能看穿你喜欢我这件事。」

 

林磊儿捧起手里的水,浅浅抿了一口。

 

「……咱们还是天真了些。」

 

「对不起。」方一凡不禁捏紧了拳头,恨自己派不上用场。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林磊儿说。

 

「可是我连你都留不住。」

 

林磊儿放下杯子,用刚刚回温的手牵起了方一凡的。

 

「你又怎么留得住呢?」他反问。

 

「小姨她其实不想伤害我们,也不想伤害她的家庭,她只是选择了她眼里唯一的那个选项。我们两个十八九岁尚且没能自力更生的人在她眼里完全就是少不更事的孩子,就算挑明了跟她赌咒发誓说我们俩要长厢厮守海枯石烂永不分离她会信吗?有说服力吗?」

 

「那难道要就这样算了吗?」

 

方一凡眼睛发酸,几乎要哭出来。

 

「你是不是傻?我只是暂时离开这个地方,不是要离开你啊。」

 

林磊儿捧住他的脸,抵住额头。

 

「总有一天,等我有得选了,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林磊儿轻轻地说

 

方一凡吸了吸鼻子,把头埋进他的颈侧。

 

「那我一定会在你前面赶上这一天,我保证。」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