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年少无为(14)

Work Text:

§

 

丁一死了,甚至没有留下一个被送进医院抢救的机会。

 

小区里的监控录像显示他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恰巧就是乔英子,她也因此在学校被警察问了话。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一个课间方一凡靠听墙根听到了李萌和别人的对话,并告诉了乔英子,说丁一高考分数很好,却被父母逼着学金融,最后抑郁症退学。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虽然残忍,但在乔英子眼里就都解释得通了。

 

李萌上课之前在全班正式说了今早发生的这个悲剧,并跟所有人强调,就算社会一直在强调高考重要,但跟生命比起来它依旧什么都不是。

 

这话不难理解,乔英子觉得自己是懂的,但好像没人能真的理解丁一的痛苦。

 

她想,如果自己当时能跟他多说几句话,结果会不一样吗?

 

 

因为这个事情,晚上童文洁特意把两个孩子找来,语重心长地跟他们做惜命教育,方一凡听得哭笑不得,反过来好声好气安慰他精神脆弱的妈,倒是林磊儿语出惊人,一下把表弟和小姨都给吓住了。

 

「之前妈妈病危的时候,我倒是有想过干脆一了百了。」

 

他面色沉静,童文洁却不淡定了,抱住林磊儿偷偷抹眼泪。

 

「不过现在都没事啦,我现在挺好的。」他轻拍小姨的背安慰道。

 

「……你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跟我说。」方一凡沉默许久,最后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林磊儿笑着朝他点点头,下巴不小心磕在小姨肩上。

 

「我一定。」

 

他毫不犹豫。

 

 

清华今年在新加坡为期两周的冬令营时间比较早,学期还没结束林磊儿就被打包送上了飞机,这也意味着他注定要缺席期末考试,以及方一凡的结业会考。临走前他千叮咛万嘱咐,让方一凡在最后关头千万不能懈怠,方一凡当然是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自己肯定能行,让他准备一回来就迎接好消息。

 

童文洁很担心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的林磊儿能不能在异国照顾好自己,像个鸡妈妈一样整天提心吊胆,每天到点就开始查岗,吃没吃饭呀,回宿舍没有啊,冷不冷啊,累不累啊,用这种问题轮番轰炸林磊儿的微信,林磊儿只得好声好气地回应小姨的关心。

 

把这些看在眼里的方一凡忍不住在一旁吐槽:「妈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他去的是新加坡,咱们冻死了他都不可能觉得冷的,他英语好还会说闽南话,比咱俩去了都顶用好吗。」

 

虽说林磊儿只是去一个和他老祖宗同根同源的地方半个月,方一凡也不是完全心大到毫无挂念。可和他妈不同,他几乎每天都和林磊儿通电话,汇报一下自己的复习状况顺便唠唠家常,虽然一般情况下都是他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讲,林磊儿也没有打断过他,经常一通电话一打就是小半个小时,直到被童文洁女士大声制止让他不要打扰哥哥学习才收手。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在牵挂中过去,林磊儿回来的那一天正巧和方一凡会考出成绩是同一天,童文洁当天特意请了假,带着儿子去机场接人。

 

在到达大厅里方一凡整个人如芒刺背,一秒也坐不住,握着手机不停刷新那个查分页面,时不时抬头盯着有没有人走出来。

 

「磊磊!在这儿呢!」林磊儿拖着箱子在那东张西望,童文洁赶紧喊他,这一嗓子也成功把方一凡的心吊了起来。

 

他那见鬼的分数竟然还没刷新出来。

 

林磊儿一边应付着小姨无比关切的各种询问,一边眼神不自主地往方一凡身上瞟,看他站在不远处急得原地打转,也不上来和自己打招呼。

 

童文洁把宝贝侄儿前前后后检查一遍,确认全须全尾之后准备领着人回家歇息,也没想起那个茬儿去骂自己儿子不跟哥哥打招呼。一家人两前一后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直掉线的方一凡好似突然被注入灵魂,不顾场合就在那仰天长啸。

 

「过了过了我都过了!」

 

林磊儿走在前面,并没有看到看到方一凡那一瞬间的表情,可他也知道今天是出结果的日子,瞬时喜上眉梢,只是没想到自己一转身就被冲过来的人抱住腰,还顺势双脚离了地。

 

方一凡笑得不见眼,兴奋的情绪一点点感染着他,可他也来不及细想,本能地撇了一眼身旁的小姨。

 

他很快回到了地面,方一凡把手搭在他肩上,滔滔不绝地说着等下要怎么庆功,入营训练之前好好再浪一把。

 

看着方一凡的表情,林磊儿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生活里真的有可能发生这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他也真的感觉特别开心。

 

 

普通意义上的寒假开始后没多久,大家各自的生活就又进入了另外的轨道。普通高三生还在学校补课、烧酒又去了国外参加比赛、王子彻底放了羊准备春季开学就去美国、方一凡和季杨杨都顺利通过了会考,全身心投入到了各自的训练当中,而乔英子则刚刚启程去往深圳参加冬令营,林磊儿和同样从清华冬令营归来的黄芷陶倒是真放了假。

 

虽然早早做过心理准备,青训营的变态强度真压到身上的时候方一凡还很消化了几天才适应,每天过着不知道那个国家的时间,中午起床,一直打一直复盘,天亮才睡觉。

 

林磊儿偶尔趁他中午吃……早饭的时间去训练基地看过他,能看出人是真的憔悴了,不过方一凡等了好久才等来这样的机会,他对此没有怨言。

 

寒假本来就短,方一凡也不在家,林磊儿每天就是看看书做做题,日子过得闲适又平静。

 

可这本该波澜不惊的生活终究还是起了涟漪。

 

这天下午林磊儿刚从LOTO的训练基地回到家,在电梯口碰见了宋倩,他虽然知道小姨和她之前闹掰了,但出于基本的礼貌肯定还是要和她问好,宋倩也点点头,并没有故意给他什么脸色。

 

电梯还没到,宋倩接了个电话,只是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

 

她那种失措的表情具象得几乎让人无法形容,林磊儿大概一辈子都会记得。

 

宋倩夺门而出,把后面刚进门栋的住户吓了一跳。

 

 

§

 

宋倩和乔卫东马不停蹄赶去了深圳,见到了病床上的乔英子。

 

医生告诉他们,乔英子今天上午在湖边不慎落水,被救起后送到医院接受了进一步的检查,目前身体并无大碍。

 

「但是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建议你们让她和心理医生接触一下,做一下测评。」

 

「是吓着了吧,毕竟这鬼门关走了一回呢。」宋倩说。

 

「根据我以往和病人接触的经验……建议你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毕竟孩子还小,如果有任何问题最好是能早发现早干预。」

 

听医生这样说,乔卫东连连称是,立刻着手让助理做好安排。

 

病房里,乔英子还是醒着的。

 

宋倩立刻上去试试她的额温,又握住她的手塞回被子里,问她有没有什么什么不舒服,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乔英子摇摇头,面色不佳,却也很是沉静。

 

看着孩子这遭了大罪的憔悴样子,宋倩忍不住要抹眼泪。

 

「都是妈妈没照顾好你……」

 

乔卫东看宋倩这么难过本想出声安慰,却看女儿抬起手,擦掉了妈妈的眼泪。

 

乔英子看着母亲的眼睛,缓缓开口:「妈,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父母不明所以,直到几天后乔英子回北京确诊了抑郁症,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孩子是真的出了问题。

 

 

得知了英子的情况,童文洁和刘静不约而同来到了宋倩的门前。

 

开了门,宋倩看上去状态很不好,甚至比不久前刚结束化疗的刘静还要憔悴,茶几上还躺着一堆被撕烂的卷子。

 

「……还好吧?」童文洁问。

 

宋倩顿了顿,摇摇头说:「算过得去吧。」

 

「……都会过去的。」刘静说。

 

宋倩去厨房倒了水,这时刘静问她英子是不是睡下了。

 

「刚吃了药,躺下了。」

 

「……那我进去看她一眼,可以吗?」

 

宋倩想了想,点点头。

 

刘静把门推开一条缝,悄悄挤了进去。乔英子借着药效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看着这孩子这么遭罪,刘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她觉得英子这么信任自己,如果自己当初不要有所顾忌,而是把话再说清楚一些,是不是就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走过去,跪坐在床边,握住了女孩压在被子底下的手,在心里默默说出自

己的歉意。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乔英子最需要听到的其实不是对不起。

 

 

童文洁完全把之前的矛盾抛诸脑后,任宋倩抱着自己失声痛哭。刘静从房间里出来,拍拍两人的肩,坐在一旁。

 

「好了好了,孩子现在病了,最需要家长配合,你不要因为自责把精力都浪费了,不值当啊。」童文洁说。

 

宋倩转过身,随便拿手抹了眼泪。

 

「你们知道确诊之后英子说了什么吗?她说她连续失眠快一个月了,做什么都感觉没力气,甚至掉水里的时候觉得就那样死了也好,我真的……我听着心里滴血啊我……」

 

「都是做妈妈的,我们都明白。」刘静又抽了两张纸递上去。

 

「我真的从没想过会把她逼到这个地步……」

 

「人无完人,哪有不犯错的呢,你现在知道症结在哪里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怕她哭岔气,童文洁还给宋倩顺背。

 

「刘静,我……我们之前都没机会好好聊一聊,我之前……看到过英子在楼廊里和你聊天,她也提过,我知道她喜欢你愿意跟你说,你能不能……能不能教教我?」

 

宋倩用极低的姿态祈求着,看了让人于心不忍。

 

「言重了宋老师,我不过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罢了。」

 

「可是我这个妈当得……当得的确不称职啊。」

 

刘静想了想说:「我觉得……可能你恰恰就是太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称职的母亲,才会出现问题。」

 

「是啊……」童文洁接过话说:「我前段时间也跟我儿子大吵一架,后来你猜怎么着?还是磊磊站出来好声好气地劝我,让我放方一凡去试一试他真正想做的。」

 

「……他们孩子之间能轻易看穿的事情,我们看了十几年还是看不懂。」宋倩用手捂住脸,叹了口气。

 

「他们其实……已经不是孩子了。」刘静说。

 

「其实他们想飞走的时候,就放手随他去,反而比较不用担心他们不回来。」

 

刘静握住宋倩搭在腿上的手,眼神掠过了她身后乔英子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