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年少无为(13)

Work Text:

§

 

新年伊始,可高三学生大都还过着和去年别无二致的生活。寒假还没来,高校冬令营的录取结果率先出炉。黄芷陶和林磊儿都顺利入选了清华的海外冬令营,而乔英子站在公示板面前,看着自己的名字明晃晃地挂在南京大学之下。

 

这是她瞒着宋倩苦苦哀求找乔卫东签字得来的结果,但今天公布过后老师肯定会把结果发到家长群里,这就意味着什么都瞒不住了。

 

她唯有为狂风骤雨做好心理准备。

 

下了晚自习,宋倩果不其然没有出现在校门口,回家的夜路似乎都比往常安静了不少。

 

乔英子用钥匙打开门,像无事发生一样脱鞋、挂外套、去卫生间洗手、去厨房倒水。

 

她看到宋倩就坐在沙发上,低头喊了一声妈。

 

「你过来。」宋倩明显脸色不好,乔英子顺从地走过去,保持了一些距离。

 

「你自己说吧。」

 

「……说什么?」

 

「跟我装傻?今天冬令营的报名结果公布了吧?人家清华要你了吗?」

 

「……没有。」

 

宋倩怒极反笑道:「我打电话去一问,你倒好,压根儿就没把清华的报名表交上去,我之前还上赶子请好几个熟人吃饭帮你问人家清华北航的招生情况,笔记写了一大堆,该分析的都跟你分析了,你就非要当妈妈的话是耳旁风是不是?」

 

「妈,我是真心想去南大。」乔英子紧紧盯着母亲的眼睛,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

 

「那你就骗我?字是你爸签的是不是?你之前讲你想去南大,妈妈不是不尊重你,苦口婆心地跟你说了那么半天就换来你和你爸合起伙来骗我这么个结果?不想去清华你就直接说啊。」

 

宋倩站起身,怒气被压抑在眉间。

 

「我难道没说吗?我说了你会同意吗?」

 

「我当然不能同意了。」宋倩说得非常坦然。

 

「那不就得了!」

 

乔英子终于控制不住喊了出来。

 

「……好,很好,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到底中了南大什么邪就这么死气白咧要去?就因为南大天文好?我看你就是翅膀硬了非要离开北京离开爸爸妈妈!」

 

「对!我就是要离开你!」

 

终于说出了这句话,她本以为自己会不争气地流下眼泪,但是她没有,尽管还被甩了一耳光。

 

宋倩愣在那里,满脸写着无尽的愤怒和难以置信。

 

乔英子摸了一把脸,这是她第一次被打,宋倩也不是个熟手,其实没有想象中的疼。

 

年轻的女孩儿看着自己的母亲,缓缓地说:「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早就呆得苦闷、压抑,厌烦疲倦,就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或者闲的时候能去天文台看星星。」

 

这话是可信的,毕竟她也把情绪显在了脸上。

 

该说的话说完了,乔英子抓了外套,穿着拖鞋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

 

「饿了,吃宵夜。」

 

哐当。

 

她把门带得不轻不重。

 

 

§

 

好朋友都住在附近的一大弊端就是,离家出走的时候几乎无处可去。

 

方一凡和季杨杨都住在自己家楼下,黄芷陶住同一个小区,家里还有他舅舅潘老师,乔英子更是不可能去自投罗网。就这么一筛,她在出租车上给王子打了个电话,紧接着就跟司机报出一串地址。

 

司机车开得不快,晃晃悠悠,路上还有些堵,但乔英子愣是一丁点睡意都没有,盯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出神。

 

一进王子家的门乔英子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人平时在外面装得高大英俊人五人六的,眼下穿着宽大的居家服,顶个鸡窝头,还有那掉到下巴的黑眼圈,着实令人咂舌。

 

王子一看就没把乔英子当外人,他一个人住,客厅里乱得跟被扫荡过似的,连一丝紧急挽救的痕迹都没有,乔英子好不容易才在沙发上开辟出一块能坐下的地方。

 

「你修仙啊?昨天没睡?」

 

「搞创作。」说着王子随手拿起马克杯喝咖啡。

 

「你喝什么?我这儿好像就只有咖啡和白水……」

 

「酒有吗?」

 

「……我找找。」

 

王子在冰箱里一阵鼓捣,翻出两听啤酒,拿到茶几前坐下。

 

「怎么回事儿啊?离家出走这可不像你啊。」王子把啤酒打开推到她面前。

 

「刚跟我妈吵完,呆着也难受,出来透透气。」

 

「此情此景,真想给你点播一首习惯就好。」王子做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又抿了一口咖啡。

 

「你……真的好几年没跟你爸说过话了?」

 

「是啊,他说我要是去学音乐就决裂,我只好听他的话决裂咯。」

 

「……说干就干,佩服佩服。」

 

「但我还是有个仙女小姨给我兜底,愿意支持我的人还支援我的钱包,这已经比别人幸运太多太多了。」

 

乔英子低头不语,手上一下下抠着易拉罐的拉环。

 

「我说真的,英子,只要你能承受得了选择的代价,选什么都是你的自由,完全没必要自责,一丁点儿都不需要。」

 

「知道……我知道,道理都懂……就是明白起来需要时间。」

 

王子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说:「我还有事儿要忙先进去了,你随意,想点外卖就点,有事儿叫我。」

 

「去忙你的吧。」乔英子抬头笑了一下。

 

王子在原地迟疑了一下说:「要不把猴儿叫过来算了?还能陪陪你。」

 

「哎呀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都这么晚了方猴儿要出门又得扯谎,他最近还在忙会考紧张得很,你快进去吧。」乔英子满不在意地说。

 

「真不用?」

 

「不用,滚进去滚进去别让我看见你。」

 

王子这才抓着头发回了自己房间。

 

 

宋倩这天晚上没再联系她,乔英子自己发了个消息,说自己在就同学家呆着,也没得到回复。

 

她躺在王子的沙发上,对着静音的电视半梦半醒耗了一夜。

 

第二天得上学,她早早打车回了家拿书包,甚至还给妈妈买了早饭放在桌上,虽然她并不确定宋倩是不是愿意吃外面卖的早点,一直到她出门也没能在家里见到妈妈。

 

现在临近期末,老师上课无非就是做题讲题,循环往复,没意思得很。乔英子心里又装着事情,频繁走神,几节课下来几乎就是行尸走肉一样在座位上枯坐。

 

本来想着放学回家该怎么面对妈妈,没想到这么快两人就在学校见了面。

 

她课间就看到李萌和宋倩站在走廊上说话,李萌率先看到了她,便招她过去。

 

「妈你在这儿干什么呀?」

 

她问得很平和,就像无事发生一样,而宋倩大概还在气头上,明摆着想让她难堪。

 

「哟,现在知道跟我说话了,昨天不是还一晚上没回家呢吗。」

 

「我本来也没想跟你吵架……是有什么事儿吗李老师?」乔英子转而去询问李萌。

 

「你妈妈就是来问冬令营的事情,问还能不能改……你之前不是跟我说和爸妈都商量过了嘛。这件事儿我们学校方面也没办法做主啊,得问大学那边看他们怎么处理。」李萌看上去也有些犯难。

 

「……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自己会解决的。」乔英子给班主任道歉,赶紧拉着宋倩就想离开。

 

没走几步宋倩就甩开她的手,两人僵持在熙熙攘攘的走廊上,引来不少侧目。

 

「你解决?你倒是跟我说说打算怎么解决?」

 

「南大的名也报了钱也交了,清华也不可能说加塞儿就让我加塞儿不是?妈,我就只是想去南大而已又不是要断绝关系,您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能不能理解理解我?」

 

她的话不知触发了什么开关,宋倩竟当下捂着脸,情难自禁地哭了出来。

 

这时上课铃刚好响了,两人身旁穿梭的人流如同百鸟还巢一般涌入一侧的门里,留下一个通透宽敞的走廊。

 

「……是,我承认我脾气不好,老管着你还批评你,可我为了什么呀我?你现在十八岁了,你有一群小伙伴儿理解你,整天开开心心的,不顺了还能一起抱怨父母不好老师不好,可我呢?谁来理解我?妈妈陪你走了这么多年,现在身边就只有你了……」

 

宋倩声音抖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乔英子看她哭得如此伤心,心里五味杂陈。

 

「唯一一个剩下的好朋友也因为你跟方一凡的事儿闹掰了,可是妈妈从来都没后悔过你知道吗,我为了保护我的女儿跟谁闹掰都可以……就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落了一身埋怨。」

 

乔英子无言。

 

这时她手机响了,对方自称是负责南大冬令营的学生干事。

 

「我们今天早些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你母亲,咨询可不可以取消报名,请问这个事情是你本人的意愿吗?」

 

「是不是我本人的意愿……很重要吗?」乔英子问。

 

「这个……当然重要啦,而且你钱都已经交了……」电话那头的男声听上去稚气又认真。

 

「……如果取消,费用能退吗?」

 

「不好意思退不了的,这个缴费之前已经说过了。」

 

「那我考虑考虑行吗?」

 

「那请尽快电话告知,如果确定退出我们可能会把机会顺延给另外的同学。」

 

「我知道了,谢谢你,特地打电话来问。」

 

「没关系应……」

 

没等那人说完乔英子就把电话挂了。

 

「你走吧。」她对母亲说,「我还要上课。」

 

 

§

 

宋倩一个人走了,乔英子也没心思上课,又熬到下一个课间,她拎着包想着溜出去算了。

 

楼梯上一个身影从后面窜上来,撞掉了她手上的保温杯,骂了句脏话又慌慌张张地帮她拾起。

 

「你要出去吗?」她问眼前面色不佳的季杨杨。

 

「有急事儿。」他明显一秒都不想耽误,转身就要走,却被乔英子拉住。

 

「你有车是不是?带着我出去吧,随便去哪里都好……算我求你。」

 

季杨杨要去办私事,乔英子跟着一起掺合本来就很奇怪,但她那如丧考批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忍拒绝。

 

两个人书包丢在后座上,乔英子坐在副驾驶,季杨杨一言不发地开车,面色凝重。他虽然一直都不爱笑,沉默寡言,但今天明显是有什么事情压着他,让他紧张焦躁。

 

「去哪儿?」

 

「医院。」

 

乔英子心里一紧。

 

季杨杨继续说道:「我早就觉得我爸妈不对劲了,刚一个朋友跟我发消息说在北大肿瘤医院看见我妈准备做检查……我今天非要把这事儿搞清楚。」

 

「我能跟你一起进去吗?」

 

季杨杨没做声,算是默许了。

 

 

停好车以后季杨杨怒气冲冲地冲进门诊大厅,乔英子就跟在他后面几步,她作为刘静瞒着自己儿子的帮凶大概比季杨杨此时此刻的心情还要忐忑。

 

他们就站在人潮汹涌的大厅中央,乔英子看着季杨杨拨通电话。

 

「妈?你在哪儿?」

 

「别跟我扯!我现在就在肿瘤医院一楼,你们到底在哪儿?」

 

电话那边似乎沉默了许久。

 

「……一起上去吧。」季杨杨回过头跟乔英子说。

 

 

刘静和丈夫在楼上的一个休息室里,想必也是医院为季区长和夫人提供的一点额外服务。

 

季杨杨刚刚还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眼下进了门却没什么过激的反应。

 

夫妻俩看到乔英子有些惊讶,面面相觑,但也没多说什么。

 

「老季,你出去等我吧,我跟孩子说说话。」

 

「行,那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季胜利说。

 

乔英子本想也出去避嫌,却被刘静叫住。

 

「英子也一起进来吧。」她说。

 

刘静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的状态比乔英子上次见她差了不少,脸色苍白,疲态掩饰不住。

 

「过来坐。」她笑着,招招手让两个孩子过来。

 

乔英子被拉到了她身边,季杨杨则拿了把椅子,三个人促膝而坐。

 

刘静拉过儿子的手放在膝上。

 

「我……前不久刚诊断出了乳腺癌,现在需要治疗,之前瞒着你,对不起啊。」

 

说完她撇了身旁的乔英子一眼,好像在说自己知道她很好地保守了秘密。

 

「您……知道错了就好。」季杨杨过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这样别扭的话。

 

「那您现在情况怎么样啊阿姨?」乔英子在一旁问道。

 

「挺好的,发现得早,只要好好配合治疗,肯定不会有事的。本来就想这两天告诉你们,结果提前露馅儿了。」

 

她说得很平缓,明明自己才是患者,语气却好像是在安慰别人。

 

「人这一辈子本来就短,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所以一定会积极配合治疗,我希望你们俩能跟我保证,不要受我生病这件事情的影响,该考试考试,该训练训练,注意好身体,好吗?」

 

「……好。」季杨杨说。

 

刘静拍拍乔英子的脸:「你呢小丫头?」

 

「……我……我一定。」

 

 

最后刘静嘱咐两个孩子回学校去,可季杨杨下午本来也不去学校上课,开车把乔英子放在小区门口就走了。

 

但乔英子也没有回家,随便买了点面包裹腹便回了学校,熬过了下午的三节课她便跟班主任说自己不舒服,晚自习就不来了。

 

回家时宋倩正在做饭,听见她进门就在围裙上擦擦手,凑上前来。

 

「刚李老师跟我说你自己请假了,不舒服啊?要不要上医院看看啊?」

 

她语气平常,就好像早上的事情根本没发生一样。

 

「……应该休息休息就好了,晚饭妈你自己吃吧,我晚上要是想吃了会自己热。」

 

「诶等一下。」宋倩拉住她说:「冬令营的事儿妈妈又想了想……妈妈也做得不对,不应该打你……既然现在已经没办法改变了,那南大冬令营你就放心地去,妈妈支持你,但是之后高考选志愿的事儿……我们还是再好好商量商量,行吗?」

 

说来说去还是这件事情,乔英子心里乱得不行,一个字都不想多说,胡乱「嗯」了两声就逃一样地钻进自己房间,书包随手一甩,靠着门坐在地板上。

 

「饿了就出来喝汤啊。」母亲的这句话被挡在了门外。

 

她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腿间,反复抓揉自己不长的头发,很是无措。

 

活了这十几年,她从没觉得哪一天像今天这样漫长难熬。算起来她也有整整两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有没有那个运气做梦。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阿姨,我之后能去医院看你吗?】

 

刘静很快回了她消息。

 

【你忘记今天跟我保证了什么了?要说话算数啊。】

 

【哦……对不起。】

 

【而且我也不是要一直住在医院呀,一个疗程结束之后要是没什么问题还是会回家休息的。】

 

【嗯嗯。】

 

乔英子发了一个好好休息的表情贴图过去。

 

【阿姨看你今天状态不太好,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乔英子犹豫了很久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选择跟刘静说实话。

 

【就是跟我妈吵架了,心情不太好。】

 

就在这时她收到了乔卫东发来的一条语音微信。

 

「英子啊,那个冬令营的事儿呢爸爸本意是想让你开心,那点儿钱爸爸也不在乎,不能退就算了,妈妈一个人照顾你也不容易,你还是跟她好好谈谈,别闹得不愉快,听见没有?」

 

【你要是心情不好,随时都可以来找阿姨,知道吗?】

 

这两条消息乔英子都没有马上回复,她坐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一下克制不住地无声流泪。

 

 

§

 

这天晚上乔英子再一次失眠了。

 

她之前强打着精神潦草完成了一些作业,觉得万分疲倦,现在躺在被子里闭着眼,努力地想让自己睡过去,可她的神经不知为何就像有应激反应似的,窗外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能传到脑子里刺激她,墙上挂钟的走针声似乎比曾经夜里的电闪雷鸣还有存在感。

 

当她第不知道多少回按亮手机查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反正横竖也睡不着,她索性穿好衣服,到楼下去透透气吹冷风。

 

她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又从楼梯走下去,刚把大门打开就被一个黑影吓了一跳。

 

好像是有个人扒在一楼院子,也就是季杨杨他们家的围栏上。

 

那人也听到了她的动静,但转过来看到她却没有做贼心虚一样拔腿就跑,反而凑上前跟她打招呼。

 

乔英子本能地往后缩。

 

「你好,乔英子吧。」

 

这是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孩儿,看上去特别腼腆。

 

「你你你谁啊,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她以为自己遭遇了什么歹徒,紧张得要命,脑子里一团浆糊。

 

「哦,我是你妈妈前两年的学生,在你家补过课的,我叫丁一。」

 

「丁一……哦我想起来了,你不是已经毕业了上大学去了吗?我记得你好像考得还挺好来着……」乔英子这才想起来眼前的男孩子是季杨杨家这个房子的上一个租户。

 

「哦我……我退学了。」丁一很是局促地抓了一把头发。

 

「啊……为什么啊?」

 

「我……失眠,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读不下去了。」

 

这个回答让乔英子哑然。

 

「你这么晚出来,也睡不着?」丁一小心翼翼地问。

 

「……是啊,不过你在这儿干什么?」

 

「哦我有……有东西忘在他们家了。」他指了指季杨杨家的窗户。

 

「你要找东西可以找我或者我妈跟他们说啊,不然你还打算留门撬锁啊,这鬼鬼祟祟的怪吓人的。他们家……现在有人身体不太好,你这太不合适了。」

 

「哦……对不起啊……我就觉得你们……你们找不到的。」

 

还没等乔英子再出声,丁一久率先开口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赶紧回去吧,注意安全。」

 

男生还没走出去两步,又转过头来对她说:「祝你……睡个好觉。」

 

乔英子愣了一下,随后朝他点点头。她的确是想要对他笑一下的,但也不确定自己勾起嘴角的弧度会不会实在小到让人无法察觉。

 

 

丁一离开之后不久,乔英子也回到了房间里,她没有继续躺回床上,而只是抱着枕头在窗边靠着,时而闭着眼,时而盯着窗外漆黑的天色,就这么一直靠到了天光微亮的时候。

 

她被允许去冬令营了,却还是像被放在温水里熬煮一样,心里有着抹不去的厌恶和恐惧,几乎要把她拖垮。

 

快到早饭时间了,估计宋倩过不久就会进来叫她起床。她正闭着眼睛,却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从眼前闪过,紧接着窗外传来一声闷响。

 

「艹,跳楼了!」外面有人喊道。

 

外面很快骚动起来,乔英子和宋倩出去的时候楼栋的一侧已经有了一些围观群众。而乔英子从人群的缝隙里认出了那件朴素的黑外套,断掉的黑框镜,以及血泊之中那张年轻的、早已让人分不清表情的脸。

 

今天一早变了天,刺骨地寒风吹得一旁的灌木沙沙作响,也毫不留情地从她脸上擦过。她本能地反胃,但又吐不出内容,只能扶着墙干呕,可把后面追出来的宋倩急坏了,赶忙要扶她进去。

 

这样死掉该得有多疼啊,如果自己继续睡不着觉,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这样?

 

她这样想着,头昏眼花之间艰难地跟随拉扯的力量往前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