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凡士林】年少无为(9)

Work Text:

§

 

临近高考,学校以关爱备考学生和家长心理健康为由组织了一些活动,请到了心理学专家来校为大家宣讲。

 

学生和家长是分开进行的,下午整个年级的学生被招到体育馆站了几个小时。台上的专家说了半天原生家庭,又布置了几个活动,其中一个叫什么拥抱疗法,原理方一凡也没太仔细听,总之就是按照指示分别抱了一下左边和右边的同学,也就是乔英子和林磊儿。

 

这是他第二次抱表哥,上一次是在机场刚重逢的时候。现在过了好几个月,林磊儿身上已经有了和他自己一样洗衣液的味道,更要命的是林磊儿还把下巴搁在他肩上。

 

方一凡表面沉着冷静,内心慌得不行。

 

放学后林磊儿和黄芷陶说要去找老师答疑,就让方一凡和乔英子先回家去。路上方一凡喋喋不休地吐槽学校今天让他们罚站一下午的操作,乔英子却一反常态地没有骂他聒噪。

 

从学校一直到了楼门口,方一凡终于忍不住问:「又出什么事儿了啊姑奶奶?愁眉苦脸的。」

 

「……你爸妈要是离婚了你觉得你会怎么样?」

 

「这……这还能怎么样啊,都成年人了,该发展的都发展了该长歪的估计也没救了,有没有他们估计也没区别吧,如果非要离我也没办法。而且我爸妈应该……到不了那个地步。」方一凡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乔英子自嘲般的笑了:「你还真是一如既往想得开。」

 

「唉呀都怪下午那什么鬼专家,说好的给考生解压非说什么原生家庭,废话一堆。」方一凡小心翼翼地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继续说道:「再说了,你妈和乔叔叔分开都这么些年了,你现在拿出来伤心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你知不知道大学冬令营的计划马上就要出来了?我想去南大,但是我……我几乎就能预见到我妈不会同意,每天我只要一想到这个事情就郁闷,就好像被捆住一样,怎么都挣不脱你明白吗?」

 

乔英子越说越不对劲,眼泪夺眶而出。

 

方一凡在自己身上也没摸到纸,于是给手哈了口热气,用手给大小姐擦眼泪。

 

「哎哟多大事儿啊……不哭了不哭了。」

 

乔英子站在那儿,咬着牙绷直着身体,涨红着脸流泪。

 

方一凡把她揽进自己怀里,轻轻怕打她的肩。

 

「不就是上哪个大学的事儿嘛,你要是实在逃不脱可以忍辱负重几年再跑路啊,办法总比困难多,别瞎想了。」

 

乔英子手上紧紧抓着他的羽绒服,没有说话。

 

只是他们俩不知道,这些画面全都被碰巧跟在后面进楼栋的童文洁和宋倩看在眼里。

 

 

方爸、方妈、乔父、乔母,四个家长围坐在乔英子家的客厅里,如临大敌。

 

「怎么回事儿啊到底?」乔卫东问。

 

「……方圆你说,我这出差刚回来真气死了头都是大的。」

 

「就是呢……文洁和宋老师刚在楼栋里碰见这个……方一凡和英子俩人拥抱。」

 

「还不只呢。」宋倩补充道:「刚英子一回家还没坐下就说要去找林磊儿,我跟着她偷偷下去,就看着方一凡在那拿外卖分奶茶,还跟英子用一个吸管喝,哎哟真是急死人了。」

 

「什么玩意儿?」乔卫东气得脸都绿了,「方圆我跟你说你们家是儿子这事儿必须得负责!」

 

「诶诶老乔你先别着急,这不是还没完全搞清楚嘛。」

 

「都用一个吸管儿喝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宋倩你说是不是?」

 

「英子手机没拿下去,我刚试了试密码,打不开,电脑也打不开,目前除了咱看到的也没什么别的信息……确实不好跟孩子当面对质。」宋倩着急上火,把自己手都搓红了。

 

「你偷看闺女手机被发现了咋办那不又要吵架啊?」乔卫东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这个,我是她妈我什么不能看啊?」

 

「我倒是觉得如果俩孩子反应很强烈的话,咱们可以各退一步,先稳住他们,高考完了之后再做打算。」方圆说。

 

「以后也不能跟方一凡在一起啊。」乔卫东在一旁嘀咕。

 

「我看是不是要先跟班主任沟通一下了解了解情况,让她也盯着一点儿?实在不行就转个班。」宋倩说。

 

「我觉得你也别太紧张了。」童文洁说,「我们现还没法确定到底怎么回事儿,现在就让老师施压搞不好孩子犟起来更麻烦,而且凡凡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是人品我还是能保证的,他肯定不会乱来。」

 

宋倩犹豫了一下说:「我还是觉得不能松口,必须得给它扼杀在摇篮里,你说咱要是说高考前不行之后就不管了,英子要是为了能跟方一凡一个学校头脑一热故意考不好怎么办啊,方一凡能上个什么样的学校啊?」

 

宋倩越说越离谱,乔卫东刚想拦着,童文洁先开口了。

 

「总之……咱们先回去探探口风,看孩子怎么说吧。我们家还有一个孩子呢,磊磊比较单纯,说不定能问出什么东西来。」童文洁这么说,方圆也在一旁附和。

 

「行吧……如果没什么进展,明天一早上学之前我带英子去你们那儿,必须得尽快把这个事儿掰扯清楚。」宋倩说。

 

 

§

 

早上林磊儿睁开眼睛,摸出枕头下面的手机一看,才不到六点,方一凡果然已经坐在书桌前在打游戏了。林磊儿戴上眼镜,静静地等他打完一局才翻身下爬床,拍了拍方一凡的肩。

 

「哎哟你吓我一跳,这么早醒了?」方一凡摘下耳机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

 

「我有事情跟你说。」林磊儿下意识看了门的方向,又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你说?」

 

「你……最近有没有瞒着老师家长干什么事情?」

 

方一凡想了想说:「没有吧,选拔赛刚过我连网吧都没去了安分得不行好嘛。」

 

「谈恋爱没有?」

 

「没有,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方一凡像个受了惊的猫一样全身毛都竖了起来,硬是把林磊儿逗笑了。

 

「你紧张个什么我重点不是这个。」

 

「到底有什么事儿你直说吧。」他对表哥说。

 

「昨天下午我不是比你们晚回家嘛,在楼道里小姨和小姨夫把我拦住,问我你最近在学校有没有和什么女生走得近。」

 

「靠……那你怎么说?」

 

「我肯定不能随口胡说吧,而且我也确实不知道什么内情,就说英子,我看他们当时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我睡觉浅,昨天半夜被什么吵醒了,结果是小姨和小姨夫偷偷跑到咱们房间里看你手机。」

 

「我艹……看见什么了?」方一凡气得火冒三丈。

 

「我不敢动,只能偷听,他们应该是用FaceID解锁了手机,但微信还有应用锁,他们应该是没看成。」

 

「谁知道其他东西翻没翻……真是无语。」

 

「所以他们到底为什么突然这样?」林磊儿问。

 

「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昨天下午活动结束之后英子心情就不好,楼栋里还哭了,我就抱着她安慰了一下。」

 

「那就有可能是被谁看到了。」

 

「但是我跟英子……你也知道我们俩做哥们儿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谈恋爱啊我去……」

 

「为什么不可能?」

 

林磊儿这算是把方一凡问着了。

 

「哎呀反正……反正就是不可能。」

 

「行吧……总之你这两天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你要不再上去睡一会儿,这还早呢。」

 

「不了,反正也没睡好,越睡越困,其实今天咱们也可以早点走去外面吃早饭,免得和小姨打照面。」

 

「行,你去洗吧,我收拾收拾。」

 

被偷看手机,生气之余方一凡心里其实还有一丝窃喜。毕竟自己爹妈应该怎么也想不到乖巧听话的表哥其实和自己是一个战壕里的。

 

 

变数总是来得很快,并且怕什么来什么。

 

童文洁夫妇也一早起来,在出门前叫住了方一凡,并打发林磊儿先走。而林磊儿一出门就撞见宋倩夫妇领着一脸不耐烦的乔英子堵在门口。他几乎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即将要发生什么,转过身去向表弟投去担忧的目光,却被乔父推着往外走。他朝方一凡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那人只是点点头。

 

「怎么回事,你们自己先说说吧?」

 

「我这一大早还没睡醒呢就被拉到这儿来,倒是先给我解释一下吧?」乔英子的烦躁全写在脸上了。

 

「那好,我和童阿姨昨天下午亲眼看见你们俩在楼道里抱在一起,怎么解释?我还看见你们用一个吸管儿喝水,太过分了!」

 

「……你们不会以为我跟方猴儿谈恋爱吧?」

 

「不然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方一凡你解释也可以。」宋倩说。

 

乔英子被气笑了。

 

「是,我跟你们承认我俩关系好,两肋插刀在所不辞的那种,但是我把话放在这儿,谈恋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我跟谁谈都不可能跟他。」虽然这话听上去稍微有点儿损,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里方一凡只能选择战术性点头。

 

「你也说两句!」绯闻男主角被妈妈点了名。

 

方一凡清了嗓子,耐着性子满脸认真地说:「爸妈,叔叔阿姨,你们这真的是误会了,我们俩这么多年朋友了就是纯哥们儿,不分性别的那种,昨天她就是……下午参加完活动心情不太好,我安慰安慰她而已。」

 

「安慰也不是非要抱着嘛,小孩子还是不懂事。」方圆插话。

 

「我们昨天活动那个专家刚讲了说拥抱能让人分泌什么多巴胺,心情会变好,所以才想着要抱一下的嘛,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和同学都抱过了,是不是?」方一凡捅了一下身边的人。

 

「就是,不信你们打电话问李萌老师看是不是这样。」乔英子没好气地说。

 

宋倩冷着脸思索了一会儿,其余几个大人也都没说话。

 

「那好,既然是这样,英子你就在这儿跟爸爸妈妈做个保证,保证你们俩永远都不会喜欢对方。」

 

「不是……凭什么啊妈?我都跟你说了我们俩没谈恋爱了还要怎么样啊,非要发个天打雷劈的毒誓吗?」

 

「你刚如果说得都是真话保证一下怎么了?」

 

「……好,既然你就是不信,那我就真喜欢他怎么地了?我们俩就情投意合山盟海誓山无棱天地合了!」说着乔英子一个起跳挂在方一凡身上,方一凡虽然内心很无语但怕她掉下去只能拖住她两条腿。

 

现场顿时乱成一锅粥,乔英子被生拉硬拽着下地,又挣扎着跑出门去,宋倩在后面追着要送她去学校,方一凡想跟着出去又被乔卫东堵住。他看看表,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爸妈,喊道:再不走我真要迟到了!

 

「走走走你快走快消失!」童文洁郁结在心,一秒钟都不想再看见自己这个倒霉儿子。

 

「方圆你把他送过去!」

 

方一凡这才成功走出了自己家门。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