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虞衍生|袁野】那个Omega他超能打

Work Text:

        特一营营长潘野,在全营士兵心目中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Omgea就算了,关键是还长得好看;长得好看也就算了,关键是还很会体贴人;长得好看又体贴都算了,关键是偏偏还贼他妈能打,简直叫无数Alpha怀疑自己怀疑人生。每年选新丁入特一营,照例有那么一两三四个犊子不服被Omega领导,潘野总是笑眯眯上下打量他们一番,说行,那咱俩单挑?这时他身后一众老兵油子们就开始暗搓搓眉来眼去,从各处摸出自己珍藏的瓜子薯片小饼干,然后找好最佳隐蔽位置,和谐愉快地欣赏起营长在拳击台上暴锤愣头傻A的盛世美、呸,英姿。

 

       ——什么?你问他们为什么这么熟练?

 

       “嘿嘿嘿,”某老兵捧着瓜子偷笑:“想当年,咱也是被营长这么揍过来的呢……”

 

       “是啊是啊,”旁边的人附和,“当时给咱们留下了多么深重的心理阴影啊……”

 

       “可潘营长揍人的样子真的好飒。”不知是谁小声感慨了句。

 

       空气突然安静。一众年轻单身Alpha面面相觑半晌,心虚地低下头,继续磕起自己的瓜子薯片小饼干。

 

 

       常言道:在军营里,没有揍一顿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揍两顿。

 

       常言又道:在特一营,没有揍一顿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肯定不是潘营长亲自动手揍的。

 

       营中唯一的Beta马当先对此表示:呵,Alpha。

 

 

       总而言之,潘野就是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Omgea。据说他曾有次在演习中突然发情,不仅淡定地撑完全场,期间居然还带人剿了红军一支精英小队,把那些质疑Omega上战场的声音都臊得没脸。也正因为如此,特一营的Alpha们完全没觉得搏击败给潘营长是一件多么没面子的事情,反而乐在其中,即便累瘫了,躺在训练场里了,也要在地上,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

 

       啊——!营长刚刚是抱着我的腰把我扔到地上的!!我死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仰慕归仰慕,特一营上下都知道潘营长已名花有主,尽管他手上并没有戴戒指。马当先出于好奇问过一嘴,潘野笑得意味深长,只说他的另一半喜欢低调。没人知道他的另一半到底是谁,也没人亲眼见过他的另一半,因此一种说法悄然传出,即这位“另一半”只是潘营长自己编出来的,他实际根本还没有结婚。

 

       就在这个传闻流传开大半年后,某日训练时间,特一营的士兵们忽然看见一个陌生的身影,穿着陆军作训服,大咧咧晃悠悠地就往营里走。

 

       “站住!“有人警惕地喝问,”你谁啊?”

 

       “我家属!”

 

       “谁家属?”

 

       “你们营长家属!”

 

       ……啊???

 

       “啊什么啊。“那人懒洋洋地指了指自己,“家属,爱人,另一半——懂吗?“

 

       全营一片哗变……哦不,哗然,虽然也差不多了。无数铁打的汉子抱着破碎一地的芳心嗷嗷直哭,一边哭一边长嚎:营长,营长您眼睛不要可以捐给别人的!!这个又矮又挫、一看就很弱的Alpha,到底是哪一点比我好啊!!!

 

       “一看就很弱”的Alpha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们一眼。

 

       于是等潘野过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他仨月没见的另一半正站在训练场上抽烟,身边灰头土脸坐着一圈士兵,仿佛某种大型邪教传教现场。

 

       “哎,你怎么来了?”

 

       袁朗闻声转过头,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热情地伸开双臂:“家属,抱一个!”

 

       潘营长神色有些无奈,但还是伸手抱了抱他,纵容的表情如一顿子弹狂扫,将地上那些年轻士兵刚刚黏好的少A心再次轰杀至渣。

 

       “你们刚刚这是,干啥?训练呢?”结束拥抱后潘野问。

 

       袁朗满脸无辜:“是啊,我帮你练练他们。”

 

       说着眼光往下一杀,瘫坐在地上的Alpha们赶紧点头如捣蒜。潘营长看着地上这群鼻青脸肿的兵,“呵”地笑了一声:“行,那你们练着,我先走了。”

 

       说完背着手,溜达溜达走了。士兵们巴巴地望着他的背影,像小鸡看着渐行渐远的老母鸡。

 

       “好看吧?”袁队长笑眯眯的,语气宽容得令人发指:“多看几眼,这我爱人。”

 

       那意思就是你们随便看随便看反正也只能看看,其恶劣程度直逼把自家胡萝卜高高吊在别家驴眼前的农夫。刚被摁在地上反复摩擦的Alpha又惨遭狗粮毒打,敢怒不敢言,只好恨恨地捶着地板,从胸膛发出怒火万丈的咆哮——

 

       这桩婚事,我们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