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J禁/智翔】愛(R18)

Work Text:

  「——智くん?」

  大野智被戀人帶著著急語氣的呼喊給喚回神時,兩人正在溫泉裡頭並肩而坐。熱氣蒸騰使得兩人都滿頭大汗,令人舒緩精神的溫泉旅行沒有讓目前緊張的氣氛舒緩下來,反倒加深了兩人這幾天來的尷尬。
  「……智くん,我有話要問你。」櫻井翔的眉頭緊蹙,不知該怎麼把話講開的每分每秒都讓大野智窒息,實際的原因卻也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兩人久違地排到同一個周末的三天休假,本就喜歡小旅行的櫻井翔便迅速決定去溫泉會館好好放鬆,大野智也同意了,帶著最小型的斜背包便跟著戀人的腳步出發。
  雖然他並不知道櫻井翔有沒有意識到,但旅程的第二天正好是他們的交往周年。平常總是忙碌的兩人一向是不會特別慶祝節日,然而難得有段空閒時間小小慶祝,大野智便不禁自己煩惱起來——該送什麼樣的禮物給翔くん好呢?
  現在要臨時準備得太周到也是有點困難,然而若是太隨便似乎又顯得沒有誠意,他在副駕駛座與這趟小小旅途的路上便一直煩惱著。

  煩惱過頭,以至於他的戀人似乎誤會了什麼。

  「智くん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櫻井翔方才還豎起的眉尾現正軟軟地垂下、雙唇也因為委屈而噘起,白皙的肌膚、訓練有素而姣好的身材,朦朧的霧氣中大野智彷彿喝了醉酒,明明該直接了當地回應對方的問題、否決這個過於簡單的答案,他卻沒有這麼做。
  明知道半開放式的泡湯浴場可能會有人來,大野智仍然忍不住撫上對方的面頰,在闔上眼、咬住最熟悉的柔軟唇瓣時,他忍不住這麼想著:
  有時候櫻井翔其實比他想得還要鑽牛角尖。

  滾燙陰莖在內壁狠狠擦過敏感點時上竄的快意讓櫻井翔忍不住發顫,掐著他的腰往內裡頂的男人深知自己最無法承受的弱點,便往那塊突起猛攻。
  「翔くん、翔くん、翔くん。」
  大野智每頂入一次,就啃咬他的耳廓,以氣音呼喊他的名字,櫻井翔早已被過於猛烈的插入給弄得無法思考,對方黏膩的聲線卻仍然像是不知情一樣,讓他仍未得到答案的問題逐漸落空。
  「さ、とし……嗚、」
  但其實答案不也已經展現在大野智的行動裡面了嗎?他只是想聽到對方說出口罷了。
  那些小小的不安隨著自己高低起伏的呻吟而吐出,垂著的眉頭與無法控制而不停滑落面頰的淚水都令人心疼。
  「翔くん要小聲一點,這裡可能有別人會來的。」
  話雖如此,兩人的身體相互拍擊的聲音卻早已迴盪在不大的空間哩,大野智勾起嘴角看著櫻井翔試圖壓抑自己的呻吟卻是徒勞,刻意伸手撫慰對方的下身。還未射過任何一次的陰莖硬挺而不停滴水,彷彿再多磨擦過一次頂端、甚至多喊一次對方的名字,便足以讓櫻井翔高潮。
  他伏下了身子,在肩頭印上吻痕,然後強迫自己可愛的戀人轉過身來,看見泛紅的眼尾時,大野智的心臟也跟著抽痛了一下。
  以唇瓣舔舐過那些淚珠,溫泉的熱氣讓兩人都汗流浹背,他們卻只是享受這場性愛的宴席,深沉地、不可自拔地。

  「翔くん,我愛你。」

  好似泡沫一點即破的不安瞬間全都消散,大野智滿溢溫柔的語氣乘著字句,身下的動作卻是一次比一次還要粗魯。單手掰開了唇瓣,兩人的接連處早已泛紅,而滴著水的陰莖則仍掌握在大野智的手哩,櫻井翔哭了出來,嗚咽的喃喃像是隻小貓,可憐地撒著嬌。
  「嗚、智くん、……要去……!」
  將要高潮的瞬間腦中是一片空白,大野智握緊了對方的陰莖,意圖使人無法射精卻仍得到高潮,自己也用力地頂弄了好數十次,將白濁全數是放在對方緊緻而溫熱的體內。

  大野智看著因為乾性高潮而失神,久久無法言語的對方,忍不住呼呼地笑了出來。他想,他早已將下輩子奉獻給對方,而周年的紀念禮物——便是這場淋漓盡致的性愛。

  「翔ちゃん、周年紀念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