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otel Secret

Chapter Text

 

 

 

 

Claire扒著門框探頭進來說有一個"又高又帥"的客人要給他的時候Colson是沒當一回事的。畢竟這種地方,哪有什麼真的"又高又帥"的人會光顧,多是些路過的中年男人或無所事事的老頭,又高又帥,Colson從鼻子哼出一口氣,學校裡倒貼的女生都沒空處理吧。

Claire看他沒反應,還在破旅館的爛床上吃著零食,髒兮兮地完全沒有要收拾的意思,她走過去一把搶走一片不剩的洋芋片袋,阻止Colson想把粉末都舔乾淨的舌頭,"是真的!"她說,"我剛剛趴在欄杆上看到了,Sofia接的客,她朝我打手勢了說是要給你的,你快收拾收拾!",Colson原本趴在床上,他翻了個身滾下床,"真那麼帥,"他舔著沾滿洋芋片鹽分的手指說,"她不自己吃掉,還轉給我,什麼時候成大聖人了啊?"

Claire又跑出去從二樓的欄杆往下望,見Sofia正帶著人從停車場往裡走,她回頭催促,"你管那麼多,搞不好人家指定你呢,"Colson作勢要拿枕頭打她,她又眨著眼說,"她三個小時前月經來了,倒楣吧,"她把手裡洋芋片的袋子壓扁丟進垃圾桶,"Sofia領他走來不用多久,你要準備什麼趕緊弄一弄,我等一下就走了,你多大聲都沒關係啦~"Colson這回真拎了枕頭打在Claire身上,"你知道我不做的!"他咬著牙把大笑著的女生趕了出去。

 

 

他確實是不做的,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他還沒缺錢到什麼都得做的地步。他甚至有餘裕去選擇什麼要接什麼不接,全憑自己的心情和意願,生生把一個不友善的行業做成了玩票性質。也因為可以選擇,他從來沒真給人操過後面,有不少人看上他算得上出眾的臉、身材和長腿,他樂得用幾個打手槍和股交打發一切。特殊性癖他也接過,他回想,足交也有那麼幾個,怎麼玩他不介意,但他總選一些臉看得過去、或身材還可以的做客人,其他女孩子笑他出來賣還這麼挑剔,他就會做著鬼臉說我又不是很需要錢我當然能挑剔。

不急需錢,在這行許多人耳裡聽起來很奢侈,但這就是Colson的現況。為什麼跑來幹這行其實並沒什麼悲傷的理由,至少他不像那些他認識的女孩子,有的是為了養活未成年時生下來的孩子,有的是為了籌住進加護病房親人的醫藥費,有的是為了湊離開毒蟲男友後的墮胎手術錢,然後在這裡又搞出另一個新生命。

真要說的話,他就是那個毒蟲男友。從小被趕出家後就沒人管他了,自生自滅倒也一路活了下來沒什麼大礙,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他抽大麻,而達到某種需求量後的大麻可不是什麼學生正常支出範圍內可以輕鬆負擔的額外生活娛樂。所以他想抽卻又沒錢的時候就來這個破旅館,跟姐妹們打聲招呼,說我又來啦,然後賺夠了錢就再消失個幾個禮拜。

十四歲那年做過各種事後他對性事早就沒什麼堅持和幻想了,錢多一把是一把,不用付出什麼就能獲得收入的快錢他才不會拒絕,這裡的收入就是他的大麻基金。在這裡營業非但不覺得委屈,他們這群散戶聚集在這裡,沒有仲介的控制,想怎麼接就怎麼接,反而有種"主導"的美妙錯覺。

 

 

他戴好假髮畫好口紅踩好高跟鞋,雖然他的身形一看就是個男生,一米九多的身高藏也藏不住,但他知道很多客人喜歡這樣,這也多半是他們指定他的原因。久而久之他就學會了先準備好各種裝扮,這樣小費會多給一點,這是他的經驗總結。

Colson聽到鞋子踩在遠方生鏽的鐵樓梯上嘎吱嘎吱的聲響,他習慣性地從窗邊探頭想確認外面,沒想到不看還好,一探頭嚇得把自己縮回窗簾後面。他下意識地抓著旅館黏呼呼的窗簾,瞪著眼無法反應,如果Clarie在,她大概會毫不留情地嘲笑他現在的反應宛如看到初戀的高中少女。

任誰都無法反應的,Colson暗自反駁,來人的確又高又帥──廢話!那是隔壁商學院的Gillum,別看Colson平時翹課翹得都不像個學生,學校的事他還是略知一二。Gillum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平時低調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女生們的話題談論度第一,的確是學校倒貼的女生都處理不完。

別問他是怎麼了解女生們的話題的,他好歹也因為長得好看算半個風雲人物(另一半是因為太少去學校了)。不到Gillum那種校園級別但也算在系上小有名氣,喜歡他的女生一樣多得能繞校園兩圈,成天圍在他周圍嘰嘰喳喳,她們的話題從服飾到美妝,講著講著就變成了Gerald,聽久了好像他也已經認識這個人很久了,連稱謂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從Gillum轉成了Gerald。

但他自認和對方不對付,他討厭Gerald那種明明身處話題中心,本人卻表現得一派輕鬆不聞不問的態度。Colson不知道那是忌妒還是什麼情感,但他敢肯定,對方也絕對不會喜歡他。他從那些女生口中裡知道,Gerald喜歡看老電影、喜歡爵士樂,Colson當時聽到後面無表情地繼續吃著自己的午餐,這種興趣差了十萬八千里的人大概永遠不會認識,沒話題的平行線是不會相交的。

 

 

但現在那人出現在門外即將以全新的面貌"認識"他,為什麼他會來這裡?為什麼偏偏是找我?Colson來不及思考,脫口罵了一聲操,遲疑了一秒是否還要穿著裙子,然後又縮回鏡子前把口紅塗得更紅一點,彷彿這樣別人就認不出眼前的人是他來。

不過顯然這點歪理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不然現在也不會落得兩個人在房間裡面面相覷,Colson緊張得彷彿他才是來消費的那個,還是第一次不知所措的處男。

"...怎麼稱呼?"Colson腦袋打結地選了一個最死板老套的問候做開場白,他一開口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過去油嘴滑舌的從容好像從沒存在過,但話已經出口,也只能硬著頭皮裝作不在意地等待回答。

"G...Gerald。"對方的回應倒是緩解了他的緊張,他能從其中聽出對方不知應該是要給假名、還是姓氏、還是名字的猶豫,沒想到那人竟然給了真名,Colson簡直想走過去拍拍他的臉開始老生常談:弟弟啊,我們這裡沒有人在給真名的啊。

Gerald的意外坦承讓Colson重新回到狀態,他伸出手微笑,"Kelly。"在對方握住的同時使力一拉,兩人間的距離霎時壓縮到一個令人面紅耳赤的縫隙,他幾乎要貼上對方本能僵硬的身子,"不做全套,其他什麼都行。"他握著Gerald的手,充滿暗示地摳了摳他的掌心。

 

 

Colson夾著雙腳讓Gerald在腿間進出的時候那件可有可無的格子制服裙被撩到了腰上,假髮在一開始就被身後的人扯掉了,他說他沒這個癖好,既然裝也裝不像那還不如看著他原本的樣子。Colson的口紅也被抹花了,但Gerald卻沒讓他脫下裙子,Colson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出來,道貌岸然,他給人下了評價。

Gerald見他笑得嫣然,毫無防備地射在了他的股間,身下人在感受到液體滴上自己皮膚時依稀聽到對方叫了他的名字,不是Kelly,是Colson,他愣了一下,Gerald恰好在此時撫上他還腫脹著的下身,他突然有種暴露身份的慌張,梗著雙腿射在對方手裡。

 

 

"你剛剛叫我什麼?"Colson倒在床上冷冷地問,身邊沒有傳來回答,他倏地起身,"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誰?!"

"...Colson,工學院的Colson Baker。"Gerald啞著聲音回話。

Colson氣得翻著白眼大力倒回床上,他對於被認出來,甚至是被同校同學認出來非常不滿。由於他還有在其他很多地方打工,在校園也算是半個知名的人物,這點偶爾才賺一次的快錢他並沒有給任何人知道,他藏得很好,照理來說也不會有人知道的,但,"你怎麼找來的?"Colson往一旁瞪去。

"我知道你在速食店打工,看到你的車本來想順便去找你的,結果跟著跟著就到了這裡,"Gerald避重就輕,"我不確定這裡是什麼情況,在樓下觀察了一陣子,結果一下車就被那個女生,"他朝窗外偏了偏頭,Colson知道他在指Sofia,"就被那個女生搭上了,我看到你往上走,猜你應該也在,就說了我找那個跟我差不多高的男生。"

"所以你為什麼要找我?"Colson聽完來龍去脈,問出了最根本的問題。

"你一定得問嗎?"他聽到Gerald說。

他癟癟嘴,"這事我沒跟任何人說過,我得避免更多人知道,免得我丟了其他工作,"他轉向躺在床上的另一人,"我得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種危險想法,好杜絕後患。"他朝Gerald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那你是得小心了,你以為只有我會被那群女生討論嗎,"Gerald也學他癟癟嘴,"我只是比他們早好奇一步而已。"

Colson看著他不像是在開玩笑的眼睛呆了許久,然後才反應過來,所以Gerald根本沒什麼事──他拉起充滿霉味的棉被整個矇住那人,朝他踢了兩腳然後跳下床,又拿起對方脫在小座椅上的褲子朝他丟去,"沒事就趕緊滾蛋!"Colson大罵,Gerald被皮帶扣環擊中,吃痛地起身又聽到那人開口,"就因為你該死的好奇心讓我暴露了!你給我滾回去──"

最後在一團混亂之中Gerald被Colson推推搡搡地弄出房間,旅館薄薄的門在他身後砰地一聲用力關上,似乎還震出了回音在空曠的停車場飄盪。隔壁的女孩聽到動靜探頭出來,朝Gerald眨眨眼,"他生氣啦?"她聲音裡不僅完全沒有擔心,還有點看好戲的俏皮,她吹了一個口哨,"的確很帥。"她喃喃,才又揚起聲音對Gerald笑笑地說,"不用擔心啦,嘿嘿。"Gerald摸不著頭路,只能規規矩矩和她道謝,再抱著被趕出來時來不及穿的外套離開。

Claire倚著欄杆看著這個奇特的客人發動了他那輛黑色轎車,轉身敲了敲Colson的房門,"他走了啦,我可以進去吧。"她站在門外聽到底毯上有東西挪動的聲音才開了門,一進去就看到Colson坐在離門邊不遠的地上,絕望地看著她,她還來不及詢問發生什麼事,就聽見Colson痛苦地開口,"我暴露了,"他緩緩把雙手掩在臉上,"而且我還忘了跟他收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