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瓶邪/ABO/沙雕】你爸打你是因为他爱你

Work Text:

你爸打你是因为他爱你

 

 

 

  他是近战无敌张起灵,那我就是铁血无情张二狗。

  开个玩笑。

  从小到大挨打的理由其实和寻常人家老子揍儿子的理由没什么太大出入。幼儿园抢玩具欺负小朋友,被打;小学放学不回家去游戏厅,被打;初中逃课上网打架斗殴,被打;高中给兄弟打抱不平抄家伙在尖沙咀砸了两家黑店,被打。

  理由是我爸看了监控,说我出拳速度太慢,定然疏于练习。

  后来上了大学,身边的同学朋友纷纷表示家里爹娘终于管不住他们了,可以放飞自我了,可以恣意妄为了,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气了。

  我很费解,问他们,为什么。
  他们基本一致的告诉我——“还能为什么,我爸打不过我了呗。”

  ……

  这个方法在我家,不太适用。

  且不说我爸那个纯血种麒麟血的Alpha,我目测了一下,就连我妈那位卓尔不群的Omega我也不一定打的过。

  他不是普通的Omega,二十来岁的时候就被我爸喂了一片上上品的麒麟竭,加之后来怀了纯血种麒麟血的我,他的体质开始向张家人靠拢。最近一次族中巫医去雨村给我妈体检,海客大伯说我妈衰老的速度已经逐渐趋显凝固,尤其在怀上张二毛后,小公主的Omega体质和我妈的Omega体质十分融洽,天然滋补。

  ——如果他知道和自己高度融洽的Omega女儿期末语文考了六十分数学五十五,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生了这么个东西。

  “干嘛?签啊,我告诉你,你要告诉爸妈了我们谁都别想好过,我考这么点儿分你以为爸爸会放过你吗?”张二毛站在我书桌旁边,敲敲桌面,催我给她这个辣眼睛的试卷签字。

  我靠,别搞我啊大哥,“不是,你……你为什么只考了这么点分?小学一年级语文大家不都是平均九十五分起步吗?”

  二毛没说话,也没看我,眼神有些闪躲。

  我把她试卷翻过来一看——反面一个字都没写。我叹了口气,“毛毛啊,你做我哥好不好啊,为什么没写啊,你该不会不知道这卷子是有正反面的吧?”

  二毛左右鼓了两下腮帮子,“别提了,考试的时候小弟被人揍了,我当时急着去救人。”

  “哦,”我点点头,“可以理解,那你这个数学怎么回事?”

  “揍我小弟的是他们老师,我没收住手,把那老师揍的不轻,考数学的时候被大姑接走问话了。”

  “……”

  俗话说得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孩子还小,大过节的。

  呸,过个屁的节。

  这事儿我决定压下去,毕竟海杏大姑敢瞒那就说明事情没闹到福建,这要是给他俩知道了那下个礼拜就是我的头七。

  而且一件更加紧急的事情摆在眼前,年中了,我得带着二毛去雨村,一来过暑假,二来按照惯例,爸要例行检查功课。

  我看看二毛二毛看看我,就她这个功课,八成我爸会气到把全村的鸡都杀了。“这样,”我对她说,“我们就当无事发生过,去了就说卷子没发,能多活几天是几天,怎么样。”

  她想都没想,点头如捣蒜。

  临走大伯交给我两个A4纸大小的纸包,说是新给我妈配的补品,纸包上写着服用方法和药方,还有我妈的大名,吴邪,底下一行倔强的小字,张家氏族族长夫人。

  分量比上回少了大概三分之一,看来药量有减少。

  我带着张家小公主从香港回家,回雨村。回村子我是包车回去的,跟司机讨价还价了半个钟头,他以为二毛是我女儿,跟二毛说,你看你爸多小气,戴那么好的表还舍不得多掏二十块钱。

  二毛有点无奈,回了司机一句,你可别让我亲爸听见了。

  我说我这表五百块卖他,他又不干了。

  什么玩意。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爸妈在后院,俩人哼哧哼哧的在刨坑种花,那架势,我以为是要挖个坑把我埋了。

  “回来啦。”胖叔从厨房出来,“哟,毛毛长高了嘛。”

  “胖叔,”我和胖叔打了个招呼出去后院,“又种花啊妈?”

  我妈抬头看了我一眼,铲子递给我,“过来干活。”

  “哦……”我拿过铲子的时候发现这块地原来不是种葱和香菜的吗,“哎?菜呢?原来这儿种的菜呢?”

  我爸看了我一眼,我不太明白,也盯着我爸。“问他。”爸说。

  于是我转而看向了我妈,我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跟他过了几招,我使了个坏把他往菜地里推,就把菜都压死了。”

  “……”我以为我听错了,“您跟他过招?您是仗着他不敢动您欺负我爸吧?”我看向我爸,“爸,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我让张二毛教训他。”

  我爸把他手里的铲子也递给了我,拍拍裤子上的泥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种好进来吃饭,下午去镇上。”

  啊?我一手一个小铲子,“去镇上?去镇上干嘛啊?哎?”

  就……没人理我了是吗。

  还好脚边剩下的花没几株了,我赶紧顺着他俩种的规律把剩下的花苗埋进去。张二毛在逼胖叔陪她玩踢脚跳,午饭期间问到张二毛的期末考试,我们按照事先说好的,卷子没发,不知道多少分。

  嗯,看样子是蒙混过关了。

  下午一点整,我们出发去镇上。

  车子停在一栋写字楼前面,“到了。”胖叔停好车,“走了,先去买点饮料。”

  买饮料?逛街吗?但是这片也不像商业区啊,有点像别人公司的办公楼。“来这干嘛?”

  十分钟后,我知道来这是干嘛的了。

  这写字楼里有个MMA擂台,进电梯的时候我妈说这家老板搞这个自由搏击爱好者俱乐部没想赚钱,就是个爱好,他和我爸经常来这练练。

  果然,一看就是大户人家,还挺正规,装修的有点像Pummel Party那个游戏。店员认识他们,“张先生吴先生,”店员递了两圈纱布给他们,“带儿子来玩啊,哎这是小女儿吧真漂亮!”

  MMA没有拳击那么正规,几乎没什么防护,因为这家比较私人化所以没有开设Omega专场,不过我妈这种Omega……已经比普通的Alpha要强上很多了。

  “上来,”我妈一个漂亮的翻身跳过围绳,自己叼着纱布给自己的手腕缠上,“看看你现在什么水平了。”

  “啊?”我指指自己,“我啊?”

  胖叔和张二毛坐在擂台上的裁判位置,我爸丢给我一卷纱布,“对,你。”语气有点冷,微妙的有点不详。

  “哦……”我迟疑着跳上去。我和我妈打过,主要是陪他练手,且经常打的有来有回胜负难分。

  胖叔开始倒计时五分钟。

  MMA被誉为搏击运动中的十项全能,格斗期间选手可以使用空手道柔道散打,甚至泰拳咏春。以前我妈自己一个人闯江湖的时候虽然是热武器至上,但我妈的近战能力也不弱,尤其后期我爸经常陪他训练。

  第一招格挡接下,我妈果然不是盖的,“嘭”的一声让我这个舒坦日子过久了的未来张起灵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一拳头可以发出这么大的声音。我妈从地上一跃蹦而起,对着我一脚踢上来。很快我往旁边让了一下,他这一脚踢空了,但一点儿也没犹豫地回身一脚飞踢腰腹发力。

  他趁机胳膊肘往我肋骨上捅,我顾不上别的,迅速闪身,我妈用胳膊肘非常熟练,这一下被捅到了我就可以提前离开比赛了。

  我妈似乎很满意我闪避的动作,同时我从他后背箍住他的脖子把他向后一带,将他整个人砸在地面上的时候,我妈顺势一滚扫堂腿我脚下后挪三步,他瞬间跳起来,我跟着他的节奏一步一躲,一步一让,最后手腕一转钳住他的小臂正准备最后一击提膝撂倒的时候——

  “小哥!”

  什么小哥!小什么哥!这个小哥是我爸吗?

  我爸几乎是在话音刚落时鬼魅一般出现在我面前,抓住我钳着我妈的手向他的方向一拽,我被扯到了一边,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爸两个呼吸的时间握着我的手腕将我凌空又往围绳上一甩。

  我被甩到擂台围绳上甚至还回弹了一下。

  “等等等等!哪有你们这样的!打不过就叫人啊!叫人哪有叫张起灵的啊!”

  我妈很阴险的笑了一下,我爸没说话,两个人同时面对我。

  他胳膊搭在我爸肩膀上,“事先也没跟你说好是单挑啊,小伙子,感受一下人间疾苦吧。”

  妈你说什么。

  下一刻,我爸一腿就要往我肾上踹,我赶紧一躲,连滚带爬好不容易站稳,我妈凌空跃起从天而降的一招膝盖踢上我的锁骨,我握着他的膝头想把他掀去地上,我爸一手兜住他一腿终归还是来了的肾踢我只能伤害最小化顺着他踹我的方向让了个位置,导致我最后靠着擂台围绳缓缓滑了下来。

  五分钟到。

  真他妈漫长的五分钟。

  “能让我死个明白吗……”我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

  两张脸俯视着我,我妈扯开纱布,我爸根本就没绑,我爸半蹲下来,像我小时候玩狗嘴掀狗嘴唇去看狗牙的样子,他拇指按着我的下巴又捏起我的上嘴唇,似乎是检查一下我的牙有没有被打掉。

  爸说:“你给你妹妹的试卷签字。”

  我:“……”

  爸又说:“你上个月易容成吴邪,给她开家长会。”

  我:“……”

  爸继续说:“你刚才胆敢把吴邪往地上摔。”
  我:“……”

  一拳要落,我赶紧往侧边滚,同时裁判坐上的张二毛已经快呆掉了,我妈那边已经准备好一发肘击。

  我大喊:“张二毛!!”

  二毛踩着胖叔的大腿起跳,精准无误的扑向我妈,挂在他脖子上,我妈只能收招接住二毛。还好还好,兄妹齐心坐断钢筋不是吹牛逼的。

  “爸——爸你冷静点!我错了爸!”我跃出擂台往胖叔那跑,“胖叔叔叔叔叔叔叔叔救救救救救!”

  为什么大伯不在,为什么大伯不跟我一起来,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胖叔笑着把我护在身后,朝我爸抱了抱拳,“算了算小哥,小问题小问题,打也打了,孩子知道错了就得了——是吧天真!你说句话啊老吴!”

  我妈没空理他,抱着张二毛掐她的脸,“你胆子大了啊,让你哥给你开家长会,张海客那帮孙子还帮你一起瞒,你想干嘛啊,反了你了,张家跟你姓了是吧?”

  张二毛猴一样缠在我妈身上,反过去掐我妈的脸,“就是跟我姓就是跟我姓!”

  ……什么玩意。

  “行了,”我妈把张二毛扔地上,对我爸说:“小哥,放他一马吧,回头我们再去一次学校,张海客怎么带孩子的,你告诉他,这种事再出一次就让他回乡去。”

  “嗯。”爸点点头。

  松了口气,胖叔拍拍我的肩,“你爸打你是因为他爱你,”显然,我的问号打在了脸上,胖叔接着道:“他要是不爱你,早把你打死了。”

  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