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说真的向荣没想过Michael还会打人,他挥拳又快又狠,直接砸的那人脸上冒血。
看来地下室那些沙包和拳套还真是他的,向荣还以为是他买了装饰房子而已,不过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Michael那些大律师穿着昂贵的定制西装走进来的时候刚才还嚷着要告他的男人顿时闭了嘴,打人者倒一言不发,冷冰冰的抱起旁边的狗笼,转身就走。
“Michael!”
向荣追到车上,后面的手续自然有律师办理,他的手指节红肿,滚热的在他手里打颤。
“人渣。”Michael咬牙切齿的说。
“先送狗狗去医院……”
向荣不知道该说什么,狗笼里被虐打的狗轻轻的呜咽,Michael狠狠的踩下了油门。

 

他们从兽医那把狗带回了家,苏星柏坚持这样做。晚上他又去看了一眼在院子里给它安排的临时屋,回到卧室向荣已经洗好澡,在床边坐着等他。
“我知道打人不对。”
他径直走进浴室洗手,向荣跟着他站门口,担心的盯着他。
他确实很久没有亲自动手,即使是在刚刚加入社团的时候,这种肮脏的体力活他做的也不多。
好在向荣似乎并没有从他莫名的不符合性格的举动中怀疑什么,苏星柏擦干双手,转头对他勉强笑了下。
“是不是让你在同僚面前尴尬了?”
向荣什么都没有说,走过来搂住他。
“以后我们一定收养很多狗狗,给他们起名叫Peter Pan,好不好?”
苏星柏的心颤动了一下,Peter Pan是他从前养的狗的名字,家里破产之后根本没人有心思再去管它,它就和那幢曾经属于他们的豪宅一起留给了下一任主人。
这么看向荣对他的调查还真是详尽。他伸出手,环住他的背,因为他仍然朝他敞开双臂,毫无迟疑。
“都叫Peter Pan怎么区分啊,蠢。”
他低声的说。
向荣贴着他的脸颊,短须和呼吸一起拂在耳畔:
“Peter Pan1号,Peter Pan2号……”
苏星柏笑出声:
“警员吗还有编号的。”
向荣见他笑了,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说:
“反正都随便你,不过……”
他顿了下,苏星柏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知道,现在不能养,明天我会送他去收容中心。”
他们都太忙了,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负担多一条生命。
他知道的。
向荣看出他难过,突然问:
“你还挺会打人的,基金经理需要打架吗?”
苏星柏挑起眉梢:
“要的啊,万一赔了客户的钱,经常被人威胁杀全家的。”
看到向荣因此皱眉他更笑着说:
“不过现在我不怕啊,我全家就你一个警察,阿sir你会保护我的哦。”
向荣用他最爱行动力回应他。

 

***

 

午休的时候志成有富阿鬼端着盘子和他挤到一张桌子上。
“干什么?”
向荣眯起眼睛问。
他们三个齐齐从口袋里掏出信封,递到他眼前。
“头儿,给。”
有富说。
向荣接过他的,打开朝里面一瞄,是张支票。
“不用送这么大的礼吧……”
他看到阿鬼和志成的信封里支票的金额,惊讶的说:
“虽然我是结婚,但是都是兄弟,送这么多……”
“让你带给阿嫂啊,送礼,你都还没请我们吃酒席送什么礼。”
“给他干什么!”
向荣瞪着眼睛。
“投资啊。”
志成拍了拍他的肩,说:
“Michael人很好,帮我们推荐了几支稳健的基金,都是自己人你把钱带给他就好,马上查义丰的仓,我们恐怕也没时间上他公司开户,总之就先拜托他了。”
“我的老婆本啊头儿,你放好不要丢了。”
“是啊头儿,我们相信Michael……”
向荣总觉得阿鬼下半句是“但是不放心你”,但算他识相没有说。

 

他在Michael公司楼下等他下班,之前一直布置的行动终于有了线索,明天开始全面对义丰货仓散毒网点的查抄,恐怕短期内都不会有时间了。
在车里等的时候他打了几个电话,确认那条被Michael救下的狗找到了很好的主人,还有明天的行动时间,苏星柏拉开车门坐上来他正好结束通话。
“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他发动车子,问。
“团队有人拖后腿。”
Michael闷声说,以太会的人不同意自己的建议,坚持在Richard到港之前不准更换仓库。
就好像他会贪图那些货一样。
虽然他是有这个打算,但不会用这种方式。
“给你看。”
向荣知道什么能让他开心,把手机递过去。
“什么啊?”
Michael接过来,划开屏幕:
上面是一张张狗狗和新主人的合影。
他低头傻笑,向荣瞄了他一眼,抓住他的手:
“吃东西去。”

 

其实向荣有些担心,那几个兄弟每家都什么状况他心里清楚,手里这几张支票,恐怕真的是他们的老婆本了。
“Michael啊……”
他犹豫的开口,Michael接了支票正要随手放在桌上,听他叫自己回头看着他。
“这个投资,没问题的吧……”
“有富他们不放心叫你问的?”
Michael挑起一边眉毛。
“当然没有,他们相信你的不得了。”
向荣连连摆手,他说的是实情,虽然这个实情多少让他心情复杂。
“那你不相信我的工作能力,执业水平?”
Michael凑近他,压着他的胸口问。
“更加没有啊……”
向荣看着他眯起眼睛,心跳的厉害。
Michael抓着他的领口,故意恶狠狠的说:
“是不是怕我拿了你兄弟的钱跑路?”
向荣看得出他眼里的玩心,配合的说:
“是啊好怕。”
“那阿sir你抓我啊。”
Michael朝他伸出双腕,笑嘻嘻的。
“好……”
向荣抓起他的手臂,Michael闭起眼睛。
“向sir……”
他在他耳边低语,他从没这样叫他,尤其是做爱的时候。
向荣把他抱在桌上,腿间早已因为他特意婉转的称呼硬的不行。
“向sir,我可是好市民……”
向荣抓住他在拉链那乱摸的手:
“好市民随便解人家裤子吗?”
Michael吃吃笑着,上去吻他的嘴唇。
“不是随便的,”他缠着他的舌尖,湿漉漉的说,“只解你的……”
向荣沾了润滑剂的手指开始寻找舒缓欲望的入口,苏星柏仰躺在书桌上想,当时买了这张大桌子,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