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柯蒂斯/史蒂夫/Chris】信任危机 短篇完

Work Text:

柯蒂斯发现,杰克最近体贴得有点过了头。

比如吃饭的时候,柯蒂斯刚伸出手,杰克就把番茄酱挤在了柯蒂斯的意面里;早上柯蒂斯刚打开衣柜,杰克就把自己想要的衣服找出来放到他的面前;甚至……在床上做爱的时候,柯蒂斯只是心里有了一丁点疲惫的想法,杰克就立刻止住呻吟,亲了亲柯蒂斯汗淋淋的脑门:“是不是累了?那咱们先睡觉吧!”

刚开始柯蒂斯老感动了,心想:哎呀我的小宝贝真是冰雪聪明,我心里想的啥都能猜到!可后来,柯蒂斯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几天前,局长打算派柯蒂斯去一个黑帮里做卧底,时间紧任务重,柯蒂斯好不容易筹备出行动计划,结果出发前一天,局长告诉他,任务已经给别人了。

柯蒂斯不解,问局长为啥要换人,软磨硬泡之下,局长摇头叹了口气:“小柯啊我跟你讲哦,你家那位实在是太厉害了,那天他直接堵在我办公室门口,非逼着我把你换下来,还不准我告诉你,我也是没办法,只好先换掉你了,对了这事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啊,家庭和睦最重要哈。”说完,局长还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

柯蒂斯听得一脸懵逼,不对啊,自己从来不和杰克说自己工作上的事情,更不要说这个卧底任务了,杰克是怎么知道的呢?

回家之后,柯蒂斯直接问杰克到底是怎么回事,杰克承认得倒也爽快:我听山姆说的。而山姆在杰克的威胁之下,也就只能非常委屈地背了这口黑锅,还白挨了一顿柯蒂斯的胖揍。

因为这块空间宝石的读心能力需要两个人在一段距离内才有效,而且非常的耗费精力,杰克只能等柯蒂斯在家的时候才能打探到柯蒂斯的内心。不过杰克乐此不疲,甚至对读心上了瘾,他很享受把自己伴侣的心思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都没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已经有点病态了。

杰克还是忘了一点,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这天,柯蒂斯在厨房练刀工的时候,不小心割到了手。伤口虽然不大,血倒是流了不少,有血溅到了T恤上,柯蒂斯赶紧把衣服脱下来准备放洗衣机。

脱衣服的时候,柯蒂斯流血的手无意中碰到了链子上的那颗“红宝石”,宝石粘上柯蒂斯的血之后,立刻就把血吸收干净,接着就闪耀出绚丽的红色光芒。

怎么回事?!柯蒂斯赶紧摘下链子,仔细观察这块宝石,他从伤口里又挤出一点血,涂抹在宝石上面。

血刚一涂上去,就迅速渗入到内部,宝石变得更加鲜红欲滴。

就在此时,柯蒂斯的脑海里渐渐响起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哇这颗月光石真的很少有诶,基本没什么杂质,颜色也很正,好漂亮呀……”柯蒂斯立刻认出,这是杰克的声音。

柯蒂斯愣了一会儿,忽然有点明白了什么,他屏息静气,闭上眼睛,细听之下,杰克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柯蒂斯听到了更多杰克内心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柯蒂斯慢慢睁开眼睛,受伤的手紧紧握着那颗“红宝石”,没有包扎的伤口还在滴血,血珠顺着指缝一滴滴落在地上。

————

杰克从珠宝店回到家之后,发现柯蒂斯脸色阴沉地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放着自己亲手挂在他脖子上的链子。

“Curtis……你怎么了?”杰克有点不明白情况,他疑惑地问道。

柯蒂斯没有回答,而是解开了缠在手上的绷带,露出了还没愈合完全的伤口。

“你的手怎么了?”杰克赶紧走过去想看看柯蒂斯的手。

“别碰我!”柯蒂斯手臂一抬,把杰克伸向他的手猛地挥开,他挤出几滴鲜血,流着血的手紧紧握住那颗宝石,然后他用力捏住杰克的肩,直直盯住杰克的眼睛。

“你现在是不是心里在想,我手上的伤口肯定又是切洋葱的时候搞的,还有,你今天看到了一个很漂亮的月光石,我说的对不对?”柯蒂斯盯着杰克的眼睛说。

“我……”杰克看着柯蒂斯的眼睛,眼神里全是慌乱,“你……你知道了?”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柯蒂斯已经知道宝石能够读心这件事,更何况是和柯蒂斯朝夕相处的杰克。

“对,我知道了,所以我现在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柯蒂斯的声音里有着掩藏不住的怒气。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杰克索性就破罐子破摔:“是,这块石头可以读心,我……我就是想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嘛,你干嘛那么生气啊……”杰克越说越委屈,声音里渐渐带了点哭腔。

柯蒂斯心里气得不行:“Jack,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知道我的想法,这和监视有什么区别?”

“因为你都不告诉我!”杰克看着柯蒂斯,眼睛里渐渐蓄满了泪水,“以前你接到什么任务还告诉我,现在你什么都不说,每次你晚上不回来,我就根本睡不着,你知道我天天趴在窗边数星星的日子有多难熬吗?你知道……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当初求婚时的Curtis了!”

“我不说那是因为我怕你担心啊Jack!”柯蒂斯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以前柯蒂斯有卧底任务的时候,他如实告诉过杰克,结果每次回来之后,杰克的黑眼圈都熬出了一大圈,柯蒂斯这才知道杰克是有多担心自己。所以之后再出任务,柯蒂斯就以警局值班什么的搪塞过去,甚至有时候都是趁杰克睡着之后再悄悄出门。没想到自己辛苦编织爱的谎言,却被自己的爱人如此曲解。

“可是你不告诉我我会更担心啊!”杰克的泪水簌簌而下,“还有,你和那些漂亮女人一起卧底,谁知道你心里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所以我必须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他心里一激动,越说越离谱了。

“……Jack,你在怀疑我?!”柯蒂斯难以置信地看着杰克,“我那么信你,你竟然这么想我!还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来监视我!就你这样,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过不下去那就离婚!”杰克气昏头了,冲着柯蒂斯大声吼道。

四目相对,柯蒂斯的眼圈渐渐泛红。

杰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蠢话:“……不是,我说错了Curtis……”他怯怯地想去拉柯蒂斯的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啊,离就离!”柯蒂斯直接顺着杰克的话说了下去,“你把离婚协议书写好,我回来就签字!”说完柯蒂斯就甩门而去。

杰克委屈地看着柯蒂斯离去的方向,眼泪一滴滴滚落下来:“我都说我错了嘛……呜呜呜你还凶我!”杰克心里又急又气,“Curtis你混蛋!”

————

柯蒂斯与杰克空间宝石的读心功能,是史蒂夫和巴基研究了好久才发现的。

“Chris啊我跟你说,我们试了好多方法,终于研究出来,这俩人的空间宝石只要滴上他们的血,就可以听到彼此内心的声音诶!是不是很神奇!”史蒂夫在电话里兴奋地说。

因为所有的平行空间都处在同一宇宙,所以不同空间的两个人也可以用手机通讯。Chris几天前在其他空间闲逛的时候,就发现了柯蒂斯和杰克的关系不太对劲,他立刻打电话问史蒂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你们应该先和我说一下的,这事不应该告诉他们,Curtis不喜欢这样的。”Chris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

“别说让Bucky看我的内心了,你就是让我脱光光给Bucky看也可以啊,Curtis到底在气什么啊……”史蒂夫实在是想不明白。

“Curtis和你不一样,唉算了,我去解释一下吧。”Chris叹了口气。

“那你别一个人去了,我明天调个班跟你一块去!”史蒂夫抹了抹头上的汗说。自从上次勇擒飞贼之后,史蒂夫和巴基在布加勒斯特是彻底出了名,超市老板非但没有解雇史蒂夫,反而毕恭毕敬地把他请去做收银员的工作,不过史蒂夫只做了一天收银员就打了半天的瞌睡,最后他还是又当起了搬运工。

“好吧,那就明天,我们一起去Curtis那里解释一下。对了,”Chris忽然想起一件事,“你现在可以穿越到另一个空间的指定时间点吗?”

“我现在只会穿越到其他空间,具体时间点还不能掌握。”史蒂夫想了想说,“那你要不先来我这接我一下,咱俩一块走?”

“……好吧。”

————

柯蒂斯在自助餐厅里拿了一大堆烤肉和牛排,正准备大快朵颐发泄心中的愤怒,忽然发现对面坐下了两个人。

“这里有人坐没看到吗?……”柯蒂斯抬头怒目而视,旁边那么多位子,这俩非得在这挤着坐干嘛?

不过柯蒂斯刚一抬眼,他的眼睛就渐渐瞪大了:他们怎么和我长得那么像?!

“嗨!”“嗨。”对面的两个人和柯蒂斯打招呼,“……嗨。”柯蒂斯揉了揉眼睛,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俩人一个长着一头金毛,留着大胡子傻呵呵笑着看着他;另一个戴着棒球帽,胡子比金毛更浓密一点,目光有点闪躲。

“我叫Steve Rogers,他是Chris Evans,我们来这是想劝劝你……”史蒂夫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不过他话还没说完,柯蒂斯就皱起了眉:“打住!你先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

“要告诉他吗?”史蒂夫转头问Chris,“嗯,说吧。”Chris点点头。

接着史蒂夫就把平行空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柯蒂斯,把柯蒂斯讲得一愣一愣的。

“你说我和你是他扮演过的角色?”柯蒂斯指着Chris问史蒂夫,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Yes!不然咱们几个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呢哈哈哈,总不可能是亲兄弟吧哈哈……”史蒂夫本来想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结果柯蒂斯和Chris两个人一脸黑线地看着他,“……好吧,好像也不太好笑哦。”史蒂夫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那个石头是你给Jack的?”柯蒂斯继续问史蒂夫。

“是我爱人给的……关于宝石的读心能力那件事是我和我爱人擅自做决定告诉Jack的,没想到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实在抱歉。”史蒂夫低着头对手指,非常不好意思地说。

柯蒂斯苦笑了下:“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个石头还挺神奇的,算了,没事。”他切下一块烤肉塞进嘴里。

“我帮你变回去吧,”Chris说,“别让这个石头影响到你们。”柯蒂斯点点头,拿出那条拴着宝石的链子,Chris握住宝石闭上眼睛,渐渐地,本来已经变红的宝石重新变回透明。

“这块石头很重要,可以用它穿越到其他平行空间,你一定要保管好它。”Chris把链子还给柯蒂斯,叮嘱道。

“还有……我也需要向你道个歉。”Chris有点心虚地看了看柯蒂斯。

“你也道歉?道什么歉?”柯蒂斯疑惑道。

“……那个冰雪之心,是我从九头蛇那里拿走的……”

“什么?你tm……”柯蒂斯愤怒地拍了下桌子猛地站了起来,Chris吓得一抖,全餐厅的人目光全都聚集了过来。

“哎呦兄弟别激动,冷静一点,先坐下哈,”史蒂夫赶紧伸长胳膊把Chris护在怀里,然后安抚柯蒂斯,“他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是故意的啊……你快道歉!”最后一句史蒂夫是对着Chris说的。

“真的对不起……”Chris躲在史蒂夫的怀里弱弱地道歉。不得不承认,柯蒂斯真的是Chris演过的最A的角色了,柯蒂斯生气时,周身散发出的那种压迫力真让人招架不住,包括Chris和史蒂夫。况且这件事确实是Chris理亏,Chris赶紧向柯蒂斯道歉,“抱歉,我当时不知道拿走冰雪之心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真的对不起。”

“我们那时候命都要没了,你知道吗!Jack差点被你害死了!气死我了!”柯蒂斯一屁股坐回凳子上,“Fuck!我真想揍你一顿!”他气得又一拍桌子。

在柯蒂斯如此恐怖的低气压下,Chris和史蒂夫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两个人小手拉小手瑟瑟发着抖。

柯蒂斯看这俩人抱在一块挺可怜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吓到了他们,他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说:“算了,既然你们啥也不知道,Jack也没事,这事就先翻篇了……但是!”柯蒂斯讲到这没控制住嗓门,两个人的小心脏又经受了一次巨大的声波冲击,“以后你们要是想在这里干点啥事先打个招呼行不行?Jack的小身板经不住这么折腾你们知不知道!”

“我们知道了嘤嘤嘤……”史蒂夫和Chris泪流成河。

“行了!你俩可以滚蛋了!别搁这耽误我吃东西!”柯蒂斯不耐烦地挥挥手,嘴里胡乱塞了块蛋糕。

“是是是,我们这就走……”史蒂夫巴不得赶快离开这里,他立刻站起身,刚想把Chris也拉起来,Chris却挣脱了史蒂夫的手:“你忘了咱俩来这的目的是啥啦?”

“哦哦对,差点忘了!”史蒂夫懊恼地一拍脑袋,都怪柯蒂斯的河东狮吼,吼得他把正事给忘了,史蒂夫又坐回到凳子上,“对了,我们来这是想劝劝你……”

“劝啥?有啥可劝的?你们烦不烦啊?”柯蒂斯皱眉看向史蒂夫。

“哎不是你这人怎么老打断人讲话呢……”史蒂夫心里有点窝火,今天他本来是想做一个知心老大哥的,结果出师不利,遇到这么个铁脑壳,真是无可救药!

“行了你先歇着,我来说。”Chris拍拍史蒂夫的肩,安慰下受伤的史蒂夫。

“那个,Jack很爱你,你知道吧。”Chris对柯蒂斯说。

“我知道,我气的是他竟然不相信我!”柯蒂斯狠狠啃了一口牛排,“结婚这么长时间,我什么时候骗过他?结果呢?换来的是啥?”

“你确定你没有骗过他?你有卧底任务的时候是怎么跟他说的?”Chris反问道。

“那……那是特殊情况!”柯蒂斯心有点虚。

“你怎么不想想,Jack其实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特殊情况啊!”Chris有点恨铁不成钢。

“有什么可担心的!我都卧底过多少次了?每次都能全身而退,我在警校那几年可不是白待的!”柯蒂斯胸有成竹地说。

“那你能保证在你今后的卧底生涯中,一次都不会翻车吗?据我所知,你遗书都已经写好了吧。”Chris靠在椅背上看着柯蒂斯。

“我……你怎么知道遗书的事?”柯蒂斯在结婚之后就写好了遗书,这件事他只告诉了山姆,“Sam告诉你的?”

“不是他,你也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这样,你先想象一下,如果Rumlow在你之前封锁超市抓住Jack要了他的命,你会怎么样?”Chris问道。

“那我就直接撕了Rumlow!”柯蒂斯恶狠狠地瞪着Chris,“然后再撕了你!”

“那不就得了!”Chris两手一摊,“你能这么做,Jack也会这么做啊,你信不信,一旦你卧底的时候丢了命,Jack就算是死也要给你报仇的。”

“不行!那些犯罪分子心狠手辣,Jack绝对不能这么做!”柯蒂斯非常生气。

“那个时候你都成魂儿了,哪还能拦得住他?所以惜命吧兄弟,别让Jack天天因为你提心吊胆了。”Chris叹了口气。

“……不对啊,Jack为啥要为我报仇?他枪法好,近战技巧好,可力量不行啊,这不是等于直接去送命吗,你这个假设不成立啊……”柯蒂斯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没想明白。

“因为他爱你啊傻子!”Chris有点无奈地揉了揉脑袋,心想为啥自己的演的角色智商都还算正常,情商怎么一个比一个低。

“爱是相互的,你爱Jack,可以为他做任何事,甚至为了他牺牲性命,Jack当然也是这样想的啊。”Chris努力想让柯蒂斯明白,杰克到底有多爱他,“你要知道,Jack没有经历过你在卧底中经历过的腥风血雨,所以那次枪战之后他一直很怕,怕你在卧底的时候遇到危险有什么闪失。就算你有再多卧底经验,也只是血肉之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让Jack怎么办呢?”

“可是他都没有和我说过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柯蒂斯盯着Chris,心里满腹疑问。

“我没有见过他,但是Seb和我聊过这个角色,所以我能理解他内心的想法。”Chris说,“Jack那孩子心思很敏感,需要你去理解他包容他。我明白警察这份工作对你的意义,同样Jack的内心也需要你去爱护,有时候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平衡确实很难把握,我也没有办法给你更好的建议,我只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你能真正用心地去经营你们的婚姻。你可以想想,结婚之后,Jack是不是不再一整天都泡在珠宝店实验室里,而是分出了好多时间来陪你?因为现在Jack的心里,最重要最珍贵的不是那些宝石了,而是你啊!”

柯蒂斯沉默了。因为Chris说得没有错,结婚之后,Jack就直接搬到了自己家,从此之后,柯蒂斯的家里一直是窗明几净纤尘不染,窗台上摆满了可爱的花花草草,杰克把它们养得很好。当柯蒂斯回家一打开门,杰克就会从沙发上扑过来像考拉一样抱住他就不撒手,嘴唇贴在柯蒂斯的耳边黏黏糊糊地倾诉着对他的思念。柯蒂斯休假的时候,杰克就拉着他,两个人像普通的伴侣一样去看电影,去餐厅吃饭。杰克在柯蒂斯身边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柯蒂斯丝毫没有觉得吵,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

杰克那么好,自己竟然还吼他,还说要离婚?自己真的太不是东西了!柯蒂斯低着头,眼泪一滴滴滚落下来。

“……”史蒂夫和Chris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对啊,我怎么把他说哭了?”Chris用口型问史蒂夫。

“我哪知道啊!”史蒂夫无奈一摊手,“我觉得你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啊!他应该是感动哭了吧?”

柯蒂斯猛地站起身,又把两个人吓了一跳。

“你们先吃着!钱我付完了,我……我去找Jack道歉!”柯蒂斯用袖子一抹眼泪,“嗖——”地一声就跑没影了。

“哇哦,没想到还白挣一顿饭!”史蒂夫和Chris开心地一击掌,“你去拿点牛排,再拿点阔落!好家伙讲了这么长时间嘴没停我喉咙都冒烟了。”Chris指挥史蒂夫,“好勒!”史蒂夫乐颠颠地去拿吃的了。

不一会儿,史蒂夫就捧着小山一样多的食物回来了,“你……能吃完吗……”Chris目瞪口呆地看着桌子上堆成山的食物问道。

“放心啦!相信老哥我,一个小时都给你解决掉!开吃!”史蒂夫非常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

“Jack!Jack!”柯蒂斯迈开大长腿吧嗒吧嗒跑回家,把家里的屋子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却没有看到杰克。

“Jack会到哪里去啊……”柯蒂斯心急如焚,“好好想想Curtis,不要慌,好好想想……”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当初求婚时的Curtis了!”柯蒂斯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俩人吵架的时候杰克说的这句话。

“求婚……求婚!”柯蒂斯抓起车钥匙跑出了门,开着小车嗖嗖来到了当初自己求婚时的公园。

果然,杰克抱着膝盖,正蜷缩在公园的长椅上,泪水流个不停。深秋的寒风凛冽,杰克只穿了件单衣,他不时地用冻僵的手抹去脸上的眼泪。

“Jack!”柯蒂斯赶紧跑过去,脱下厚重的大衣外套把杰克牢牢裹在自己怀里,“天啊,你怎么穿得这么少,感冒了可怎么办啊……”

杰克窝在柯蒂斯怀里,鼻涕眼泪流了满脸:“Curtis,我不想写离婚协议书,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呜……”他整个人缩在柯蒂斯温暖的怀抱里,用委屈的小奶音糯糯地撒着娇。

“是我的错,我不该对你那么凶,”柯蒂斯整个心都化成了水,他用衣服袖子擦去杰克脸上的鼻涕,“天气这么冷,你到外面干什么呀?”

“我出来找你,可是找不到你,我怕你离开我呜呜呜……”杰克紧紧抱着柯蒂斯不撒手。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Jack,对不起让你这么担心我……”柯蒂斯捧住杰克的脸亲个不停,用自己厚实的胸膛温暖杰克冰凉的身体。

“呜呜呜……Curtis你好暖和啊。”过了一会儿,杰克终于在柯蒂斯的怀里缓了过来,他偷偷把柯蒂斯的衬衫纽扣解开,小脑袋在柯蒂斯赤裸裸的胸肌上蹭来蹭去,“我好冷啊Curtis,我们回家吧!”

这才半天时间,可对于两个人来说像是过了一年那样难熬,一回家柯蒂斯就忍不住了,他站着把杰克顶在门板上来了一次,接着两个人又倒在沙发上干柴烈火来了一次,折腾出一身汗之后,柯蒂斯抱着杰克去洗手间清理,结果还是没忍住又在浴缸里来了一次。躺在床上的时候,杰克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可他还是欲求不满地赖在柯蒂斯身上,紧紧搂着柯蒂斯的脖子。

“……咦?”杰克忽然发现,柯蒂斯又戴上了那个链子,而且那颗“红宝石”变回了原本的清澈透明。

“这个……怎么颜色变了呀……”杰克摸着那块宝石,问还在自己身上做运动的柯蒂斯。

“嗯,它已经没有读心的功能了……”柯蒂斯动作不停,身上的汗水滴滴答答。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我以后再也不做这种蠢事了……哈你轻一点……”杰克全身发软,说话也断断续续。

“Jack,其实我觉得这个石头的读心功能还是有点用处的,比如这种时候,”柯蒂斯猛地一顶,惹得杰克尖叫一声,“我就可以知道碰哪里能让你舒服一整天,你觉得怎么样?”

“……不要啦!你快点就好了不要再说啦!”杰克羞耻地捂住脸,心里纳闷这人平时木木呆呆嘴又笨,可在床上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花言巧语金句频出,真是费解,相当费解。

“那我累了,我要休息。”柯蒂斯故意说,龟头坏心眼地在杰克的敏感点上又碾了碾。

“你……你真的累了嘛……”杰克正处在不上不下的阶段,他有点难过地撅起嘴,没有宝石可以读心,杰克也不知道柯蒂斯是不是真的累了,不过,如果是真的话,那自己还是要体贴一点的,“那……我们睡觉吧!”他忍住自己想继续下去的冲动,想从柯蒂斯的温暖怀抱里挣脱出来。

柯蒂斯双手掐住杰克的腰,然后猛地一挺身,杰克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又软在柯蒂斯的怀里。柯蒂斯笑着亲亲杰克的鼻尖:“你觉得可能吗?”

“呜……你坏!”杰克想狠狠掐柯蒂斯一下,可惜力气用光,就像在挠痒痒一样。

三小时过去了,卧室里的床依旧在吱呀作响。

“Jack……我问你哦……你以后还信不信我?”柯蒂斯吮吸着杰克胸前温软柔嫩的乳头,边吸边粘糊地问道。

“……呜我信啦!轻一点呀……”杰克轻喘着挺起腰,盘在柯蒂斯腰上的长腿又紧了紧。

“……停停停!Jack你别夹那么紧,我又有点忍不住了……”

“……呜呜又不是我想夹这么紧的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