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珉浩】草莓百利甜

Chapter Text

  曾经有位名作家说过,成年人的故事只要写到结婚为止就行。
  当然这句话并不能安慰现在的沈昌珉,也不能安慰郑允浩,受迫于某些——说不出口的原因,他们的故事基本是倒着来的,所谓爱情故事里的本杰明.巴顿。被迫体会了依照常理发生在这一伟大仪式之后所有鸡毛蒜皮的事。
  这也意味着郑允浩必须要肚子里揣着一个崽然后跟沈昌珉结婚。为此沈昌珉大概挨了父母两个小时的批评教育。郑允浩本来想替他把锅背了,结果话还没说一句就被沈的两个妹妹架出去了,他在外边心虚地抓着草莓跟着一起心惊胆战龇牙咧嘴。殊不知自己这幅护犊子的模样被那两个妹妹眼里看来只是护夫心切的表现,纷纷摇头语重心长的劝他Omega可万万不得如此恋爱脑,听得郑允浩哭笑不得。
  “所以你有没有告诉你爹妈其实我们茶茶也是你的女儿,他们的孙女?”到了晚上他俩宛如两具尸体一样并列躺在沈父母家的床上,郑允浩没忍住问,苍天可鉴,他们认识这么久在床上还从没有如此相敬如宾过。
  “没有。”沈昌珉如实回答。“……就,我觉得这种时候说这种事可能就不是挨骂两个小时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郑允浩想了想,深以为然。

 

  相比起来郑家的父母就显得和善很多,毕竟他们那个平时很乖关键时候叛逆异常的儿子在六年前在婚育问题上就已经让他们把气生完了。
  “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郑智慧小声对着沈咬耳朵,她跟自己这位事业心旺盛老哥的未婚夫早就通过气了,早在他俩还没见过面的时候就通过套郑佳人的话把沈昌珉的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他上次在家里宣布自己怀孕的时候身边连个Alpha都没有,这次好歹有了一个,已经算一种进步了。”
  这算哪门子的进步?沈昌珉听到这种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对郑允浩当年毫不犹疑的抛下了他感受到一种迟来的妒忌。
  他本来可以多在这个男人身边多待六年,还可以跟他一起慢慢把茶茶养大。
  不过也就只是随便想想而已,这事儿他也没得挑,更何况他那时候还没长大呢,一个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又怎么可能照顾得好当时的郑允浩。在搞定了双方父母后他们到底是先领了证,然后赶在郑允浩还没显怀之前,在焦头烂额里办了个还算像样的婚礼。
  其实沈昌珉不知道为什么这人这么喜欢玩高调的,在之前——也就是他俩还没确定关系之前,恐婚的好像就打算安定的一个人呆一辈子,结果等到真的要结婚了比谁都兴奋,把自己在老家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也就算了,公司的同事他都没放过,被迫遭受全公司连钦佩带赞叹的目光洗礼,坐立难安。

 

  “我的感情呢!我的感情该怎么办啊?!”
  以上是崔珉豪在沈昌珉跟郑允浩硬着头皮顶着全公司人的目光回来上班之后,崔珉豪对沈昌珉说的第一句话。

  其实同事们的反应总体而言比他们想象的最坏情况要好一些……出乎意料地,不仅是由于他俩双双旷工那五天公司已经把这事儿该讨论的早讨论完了,还有一个原因得归功于金希澈。
  然后郑允浩才知道他跟沈昌珉关系不一般的事其实已经隐隐约约大概传了有一个月了,尤其是那帮喜欢八卦的小伙子小姑娘之间,而他尽职尽责的秘书小姐早就知道了其中的端倪。按照她的话说:“老板你跟他一聊天那个旁若无人的气氛别人插都插不进去,而且你看到沈部长的时候你走路都能比平常再快一点。”
  “……就这么明显吗?”郑允浩摸着自己的脸,疑惑地问他。
  秘书翻了个白眼,把文件往他手里一塞,回到总裁办公室隔壁的小办公室去了。
  “你就这么骗我!!!”沈昌珉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把茶水间的门关上,任凭崔珉豪抱着他的胳膊控诉。
  “虽然我早就看出来你好像有点喜欢我们老板,但你的动作也太快了吧!你当时还跟我说你单身!”
  “不是……不是。”沈昌珉被他振聋发聩的控诉搞得心里发虚,捂着脸解释。“我跟允浩哥的关系很复杂,我们之前一直没确定恋爱关系。”
"那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我……我觉得,既然是办公室恋爱那就应该低调一点,更,更何况……”天可怜见他沈昌珉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在茶水间的角落恨不得缩成一个球。
  “而你现在就要直接跟他结婚了!”
  “对,对对……”
  “你太狠心了,昌珉哥,你居然这么对我。”
  ”我将用一生来治愈你不对我说实话这件事!“
  有这么夸张吗?
  “其,其实……”沈昌珉磕磕巴巴的开口。"如果我说完这件事你能不能理解我一点?"
"你说!"崔珉豪根本不信他还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小手帕都攥在手里了。
  “我就是,那个……茶茶的父亲。”话音刚落他就开始后悔,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啊?”
  “哈?!?!?!!?!?!!?!?!?!?!?!!?”

 

  以上就是全公司都知道他俩之间那点破事儿的前因后果,期间沈昌珉午休走在路上都能看到一些同僚向他竖大拇指,向他表达由衷的敬佩。他跟郑允浩之间的那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故事愣是被传出了一百八十个版本,加上金希澈有意为之的添油加醋,比最长的韩剧都多一折子。就差真人上阵出演长篇韩剧苦情男女主。
  不过流言来得快去得也快,毕竟八卦不能发工资,那阵劲头过去也就过去了,上了班该干嘛还是得干嘛,倒是有几个股东高官对这种正当光明办公室恋爱的行为提出了些正儿八经的异议跟担忧,最后这件事还是郑允浩摆平的,用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又好在沈昌珉的业务水平又确实过得去,而且怎么说——连孩子都有了,又能怎么办呢。

  在那期间他们吵了无数次架,小到浴室窗帘花色大到新家到底该往哪儿搬,但这种吵很难隔夜,到了晚上就算双方都在气头上他们都自然而然就能滚到一起去,顾及到安全问题还惨兮兮的只能磨大腿根,但就算这样都阻止不了他们,所谓激素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东西,况且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茶茶面前摆黑脸,于是日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继续下去,而他们对彼此的忍耐度竟然奇迹般的提高了不少。
  因而他们的婚礼就是在这种鸡飞狗跳的情况下举办完的,到最后沈昌珉对郑允浩恨不得把他认识的哪怕只见过一面的亲友也请到婚礼现场的行为都已经变得懒得阻止,只想着结束以后抱着他在床上睡一觉,除此之外任他折腾。
  这事儿说来也很奇怪,他们斗嘴斗的昏天黑地,却一点不妨碍下班以后只想抱着彼此充电回血。
  而等又过了两三个月之后郑允浩到底被他的那帮下属们集体轰回了家,让他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养胎,美其名曰在家办公,但其实一开始除了一些大事儿剩下的基本都不需要他把关,郑允浩在家闲的长蘑菇,连茶茶看起来都比他忙,因为小姑娘要上学。
  后来郑允浩为了这事儿抗议了起码一星期,最后才从好说歹说拿回了办公权,每天坐在书房的桌子上对着文件挑挑拣拣。
  还是工作适合他,沈昌珉在书房门口看着在视频会里叽叽喳喳的人想,要是这人真放假了估计能无聊的在家先把家拆干净了,以做清洁的名义,但天可怜见的这人做家务跟他做饭的水平实在是,如出一辙,倒也不是说完全不能看,但在沈昌珉眼里就是灾难级别。

  而就在这个周末他们的宝贝郑佳人跟着幼儿园的大队出去春游了,便当是沈昌珉起了个大早准备的,标准的日本主妇的做法,还花了点心思在上面用海苔做了一个笑脸。
  “我也想出门。”郑允浩自告奋勇收拾完厨房,戳了戳刚才才把孩子送到幼儿园,缩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Alpha。
  好家伙,忘了家里还有个精力旺盛的等着他来对付。
  怀孕并没能让郑允浩变得虚弱,倒不如说因为不用加班加上有沈昌珉养着,倒是显得更有生命力了些,脸上还挂了点婴儿肥,无端显出一种正在孕育生命的生机勃勃。
  就是有时候太跳脱了点,沈昌珉想,老是让人提心吊胆的。  
“下午出去不行吗,还可以顺便买点草莓牛奶。”沈昌珉掐了把Omega的脸。“把上午留出来做点更有价值的事?”话说他俩有空而且小孩子不在家的机会可真难找。他暗示性地扯着郑允浩的领口向下拉过来准备亲他,结果被郑允浩抓住了他的手。
“哈,要是让你手底下那帮小年轻知道,你脑子里所谓有价值的事是指这个,你说——”Omega把语调懒懒地拖长了,后半句话被沈昌珉按灭在怀抱里,他今天顺理成章睡到了自然醒,身上还穿着睡衣,抱起来触感像毛绒绒的,像团棉花。
“好甜。”沈昌珉把自己埋进郑允浩毛茸茸的胸口,吸了吸鼻子。
“……别急嘛。”
  沈昌珉愣了一下,不知道郑允浩脑子里冒出了什么奇思妙想,就看到他性致盎然地跪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看在地上铺着羊毛地毯的份上沈昌珉就没阻止他)用嘴拉开他的牛仔裤拉链,沈昌珉把五指伸进他毛茸茸的黑发间揉来揉去,指尖触碰到他裸露在外的腺体。
  来自自己的Alpha的安抚极大地鼓励了郑允浩的情绪,他显得更跃跃欲试了,用高挺的鼻梁蹭进沈昌珉被棉质内裤包裹起来的,尚未觉醒的鼓鼓囊囊的一包,用自己的牙齿隔着布料轻轻地啮咬,用舌头一点点描摹出形状,唾液流下蜿蜒的湿痕。
  在平时郑允浩只消用足够暗示意味的眼神看沈昌珉一眼他就能硬,Alpha哪里受得了这种待遇,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往下腹涌过去,郑允浩满意于他的所作所为,用脸颊蹭了蹭自己搞出来的小帐篷,感受到从那里散发出来的丰沛的雄性荷尔蒙,恶劣的在上面吹气,看着它一点点变得更硬,直到内裤都撑不下的程度,只是想象着被布料束缚的性器被解放出来将是何等模样,口中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分泌唾液。沈昌珉显然是爽到了,充斥着暗示意味地用一种温柔而无法忽视的力道捏着他的后颈,这种全权被人控制的感觉让Omega十分受用,于是愈加放肆起来,一只手扶着自己已经隆起的小腹,只用嘴去叼沈昌珉的内裤。
  他之前已经把Alpha的内裤搞的湿漉漉,紧紧贴着他的胯部的皮肤,郑允浩还偏偏想挑战点新鲜的,只想用嘴来干活,因此薄薄一片布料被他揭得格外费力,鼻尖蹭来蹭去,时不时就能拱到敏感部位。沈昌珉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把阴茎直接塞进Omega口腔里狠很操他嘴的冲动。郑允浩眼圈红红的,向上瞪了他一眼,暗示这次他要自己来。
  郑允浩最后还是成功地终于把沈内裤扯掉了,为此他用鼻音小小的欢呼了一下,亲了亲Alpha膨胀起来的龟头,给终于被解放出来见了天日的大家伙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浅浅地把整个头部吞进去,用舌头去挑逗在上面的每一个敏感点。
  他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如何取悦这根玩意儿,自从他怀孕以后,插进去变得不再那么安全,于是他的口交技术相比以以前算的上是突飞猛进,只用嘴就能让沈昌珉轻而易举爽到升天,既然他的Alpha放纵他任由他这次为所欲为,那他倒也不吝于给他来个全套服务。
  于是他把自己扯出来一点点,把龟头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时候发出"啵"一声,用另一只空闲出来的手去拢那两个似乎遭到冷落温度偏低的两个卵蛋,就好像确认形状一般沿着早已挺翘的柱身舔舐绕圈,用粗糙的舌苔给予那些敏感的地方刺激,承受不住似的发出一点稀碎濡湿的鼻音。他做的全神贯注,完全分不出心来看沈昌珉的表情,但即使如此他也可以清晰的感知到Alpha愈发急促的喘息和愈发紧得扣着他头发上的手,这毫无疑问说明他爽到了。
  "唔……轻点,宝贝儿……"沈昌珉被他这种过度热情的服务爽到差点提前缴了械,为了保持自己Alpha的面子赶紧强迫自己稍微冷静一点,克制地捏捏他的后颈,生怕自己把他掐疼了,但他也阻止不了起了莫名其妙斗志的郑允浩。Omega嘴小,吞了一半就把嘴撑得满满的,却非要还把东西继续往嘴里塞,为了能完成这一壮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整个身体前倾,用一只手抓住沈昌珉紧绷的一边大腿根,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性器根部方便借力。
  这一下努力是真的让他几乎把Alpha的鸡巴吞到喉咙眼了,郑允浩眼眶被逼出了生理性的眼泪,却看起来还是一副尚有余力的样子,沈昌珉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能看到他的龟头把郑的脸颊顶的鼓出来一小块,淫靡的视觉效果让沈眼眶发红,毫不怜惜的配合Omega的动作抓着他的头发,小幅度的抽送,去草郑允浩的嘴,稍微撤出来的时候就被人吮着龟头用舌头伸进顶端的裂缝里摩擦,他知道沈昌珉最受不了这个,然后再气势汹汹地整个全部吞进去,一时之间客厅全是他吮吸的动作带出来的湿漉漉的水声,一边玩一边还要用手去玩性器剩余裸露出来的部分,好像这就是他最喜欢的玩具。
  沈昌珉在他这套从上至下无微不至的努力之下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被吞了几下就干脆放弃了抵抗喘息着全射给了那张善于取悦男人的嘴,等到全身放松下来才意识到之前自己的大腿根肌肉崩得都快痉挛,又酸又痛。
  郑允浩好像还没玩够似的恋恋不舍得把已经逐渐疲软的性器从嘴里放出来,还伸出舌头来给Alpha清抢,口水混着性器吐出来的少量前夜跟精液从他的舌尖滴到地毯上,大口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沈昌珉好似刚刚从云端跌落,楞楞地看着郑允浩下巴上因为之前一直没法闭合口腔而流下来的涎水,然后看着Omega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毫不在乎地把射满他口腔的精液混合着口水全部咽了下去,任凭沈昌珉直勾勾地盯着他喉管起伏。
  他刚刚仰起头去看沈,就被捏着下巴,用大拇指按压因为刚才的磨蹭而变得红润肿胀的嘴唇,揉松他酸胀的下颌。
  "我好饿。"Omega气息还没能喘匀,胸口不规律地起伏,抬起眼皮坦然地盯着沈昌珉的眼睛,舌尖下意识地扫过自己嘴角的那颗小痣。

  然后他就被沈抓过来接了个绵长又热烈的吻,完全不在意他嘴里精液的腥膻味,郑允浩把他当做来Alpha对他之前努力的奖励,得意洋洋地,把自己往沈怀里蹭,抱着他的在他脸上亲来亲去,任凭自己被跪在羊毛地毯上的Alpha小心翼翼地放在大腿上。
  沈昌珉一路从他的嘴唇亲到后颈,在腺体上咬了一口,Omega吃痛的闷哼一声,表达一下自己的小小的不满。沈满意的亲了亲自己的留下的牙印,他们贴的很近,又没有那么近,他的腹肌贴着Omega隆起的肚皮,小心翼翼地不在上面实价任何过分的压力,而与此同时他却在把手指伸进即将又要做另一个小孩子的父亲的人的穴里。
  他果不其然摸到一手湿,里面已经被体液浸的一塌糊涂,孕期的Omega体温偏高又敏感,他只是搅了几下郑允浩就抱着他的脖子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哼哼唧唧,他把头埋下去去吮吸郑允浩最近开始臌胀起来的胸乳,兴许是激素变化的原因,他最近总是觉得胸又涨又痛,平常根本不让沈昌珉碰,这回倒是完全没能阻止他,被触碰的强烈痛感混合着同样鲜明的酥麻的快感让郑允浩腰都软下来,偏偏沈昌珉根本不想放过他,用一只手捏着他另一边的乳房,因为怀孕的缘故变成了能刚好被一只手拢住的大小,他恶劣的把乳尖放在掌心揉搓,明显感受到埋在他穴里手指随着他的动作敏感的绞紧了。Alpha之前才射过一次,现在根本不急,懒洋洋地手口并用,在丰盈的软肉上画圈,留下一个个吮痕跟咬痕,至于这些痕迹要多久才能消掉就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抛给Omega自己去解决。
  坏小子,郑允浩想。他现在必须要一只手紧紧抓着沈昌珉的脖子才能不从他身上掉下去,偏偏那个人恶劣得很,玩他的胸也就算了,埋在穴里的手指根本就没停过,往他的敏感点戳,下半身漏个不停。他咬着下唇,眯着眼睛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给Alpha打手枪,让半勃的性器重新硬挺起来,沈亲亲他的已经变得红肿的乳尖,上下并用的先把郑允浩草到了干性高潮,Omega前面的性器半勃着,后面倒是潮吹了,漏在地毯上一大片,只可惜现在没有任何人能想起清理的事情。
  沈昌珉废了好大劲才劝服富有冒险精神又大胆的Omega试图抱着肚子把他的阴茎当马去骑的想法,半哄半威胁地才侧躺着把郑允浩按在地毯上,捞起他的一条腿把自己结结实实的埋进去,Omega终于得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满足的喟叹,把自己的屁股往后送。一个最安全的姿势。沈昌珉低垂着眼睛,下巴搁在身前人的肩膀上,一下一下的抽送,每次都能精准地蹭过他的敏感点,然后往深处敏感的软肉里顶。孕期的Omega身体比平时更热,里面又湿又软,柔顺服帖地包裹着他的性器,让叼着自家Omega肿胀的腺体的Alpha控制欲与占有欲彻底饱足。郑允浩最近被沈昌珉喂得原本单薄的身材圆润了不少,摸起来软乎乎,只需要顶几下就能让郑允浩发出那种几乎要承受不住的,支离破碎的呻吟。他捞着郑允浩那条腿的手掐着他饱满的大腿根,将那个隐秘的洞口敞露的更开,欲望饱胀着,放缓了节奏转而操得又深又重,于是郑允浩就随着他撞击的节奏有一搭没一搭的喘,这个姿势很被动,他没办法使力。但好像又不用他使力气,他被Alpha凛冽的威士忌味儿泡的晕晕乎乎,像被抽走了骨头似的,软趴趴的在地摊上瘫成一团。
  怎么会这样呢,是因为怀孕了吗?他晕乎乎地想,明明上次他一个人怀茶茶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脆弱,现在却好像整个人都要被宠坏了。
  虽然没有成结,但沈昌珉最后还是咬着他的脖子全射在了里面,他本来就喜欢出汗,整个人现在潮乎乎的,汗湿的额头抵在郑允浩肩膀上喘,抱着Omega不肯撒手,咬着他的耳朵小声地问郑允浩现在还好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放下了心来,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蹭来蹭去。
  郑允浩被他一连串的动作逗乐了。“怎么啦,现在连你也是我的小孩吗?”
  “我才不要当哥的小孩。”他环着身前人的腰,手扣在Omega隆起的肚皮上,不满地哼哼。“我可是大人——只有大人才可以对哥做这样那样的事。”
  “你这个小色鬼。”他笑着翻过身去,好不怜惜地用手捏沈昌珉的脸。
  “那还不是哥喜欢。”沈昌珉牙尖齿利的地反驳,上去愤愤地咬对面那人饱满的下唇,把他接下来的话都结结实实堵了回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