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珉浩】草莓百利甜

Chapter Text

  沈昌珉有个秘密。
  他对草莓味的信息素过敏。
  当然这不是他跟他这次好不容易坚持有超过小半年的前女友分手的理由,上一个前女友的信息素是栀子花味的,又因为是个Omega,花香里有带着点带蜜的甜,他还挺喜欢,所以当初那个女人向他告白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所以当那个女人跟他提出分手的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
  “我当初跟你交往,是奔着结婚去的。”漂亮的女人纤长的手指夹着一根薄荷爆珠,淡淡地看着他,在精致的妆容下平白无故显出一种淡漠来。“我在那之前观察了你很久,觉得你确实是个很适合结婚的男人,但后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你有那么多前任……我还以为是你花心之类的,原来不是这么回事。”她长长吐出一口烟,叹了口气。“你真的很冷淡……不,不是关于你我之间的性生活,跟这个没关系,我指的是我们日常的相处,你知道吗,得不到足够的爱真的让我很痛苦。”
  沈昌珉只是沉默,把女人的话全当默认。
  “是不是从来没人能走近你的心里?”
  这是女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提着包离开了那个咖啡屋,走得时候眼眶还是红了,但沈昌珉没去追,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么做的资格,早日放弃对他跟她来说都是好事。
  他发愁似的揉了揉自己紧皱的眉头,叹了口气,觉得最近的自己怕是真的不太好了。

 

  “又被甩了?”曺圭贤被他拉到酒吧之后一句话直入主题,气的沈昌珉龇牙咧嘴,但又没法反驳,只好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明天他俩都要上班,烈酒是不能喝了,只好聊以慰藉的来点啤酒。多年老友拿着啤酒罐跟他的杯子碰了一下。“也不意外,那个女人太柔顺,你不是向来不找这种人做女朋友吗?”
  “我只是想试试。”沈昌珉托着腮盯着属于自己的那个玻璃杯,看着里面淡黄色的酒液中漂浮上来的一点点泡沫。“毕竟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他不是很想结婚,因而对找一个固定的情感伴侣兴致缺缺,但是他爸妈自从连他妹妹都嫁出去以后终于还是对他那长的过分,里面大半还都是Beta的情史提出了意见,否则他一个才28的都市白领又怎么沦落至于被天天逼婚。
  曺圭贤翻了个白眼。“你就是这种态度,所以人家才要跟你分手,人家只是脾气好,又不是人傻。”
  “是啊。”他应和。“所以我也没有挽留。”他说这话的时候内心一片凄凉,觉得自己以后怕是真的找不到人结婚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人生都是一个人的人生。
  当然这不妨碍他现在内心一片然心戚戚矣,更何况前两天他跟自己的老板大吵一架,他自从刚毕业被自己实习的头家公司被拒后辗转找了现在的老东家,在领域里小有成就,属于不可多得的技术人才,但矛盾还是产生了。他跟他的老板就公司未来的发展发祥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沈昌珉认为以他们现在的技术流水线,需要的是磨合改进他们已有的产品,为公司的未来的产品研发打下基础,而他的老板认为更应该抓住现在的发展机遇,大力推陈出新,他跟那个男人各执一词,一场会开的全场鸦雀无声,最终以老板一句。“我不仅是你的老板,还是你的长辈,所以就算在你的专业上确实懂那么点破道理,你也对一个如何领导一个公司发展一无所知,所以现在你给我闭上你的破嘴。”
沈昌珉忍住了把手里茶杯的水泼到那人脸上的冲动,甩了会议室的门,想不明白几年相处下来的老板怎么就如此轻易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眼睛,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人。
  又或许人本来就是善变的罢了。
  就算沈昌珉自认有颗钢铁般不可撼动的冷漠之心,跟极强的心里承受能力,来自职场跟情场的双重打击还是让他身心俱疲,否则他也不会在工作日的晚上一通夺命连环call把加班到吐血的曺圭贤捞出来跟他一起喝闷酒。
  “既然你已经不打算挽回了,那前女友的事先放到一边,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曺圭贤一通陪他失的恋不说有十次也有五六次了,业务十分熟练,反正刚分手的时候沈昌珉总是一片淡然,一周后痛苦了一两个月,然后就能找到新的对象或者炮友,这个循环如此往复,他早已习惯,于是转而问一些更为紧要的问题。
  “没想好,”沈昌珉把被子里的酒液晃了晃,之后一饮而尽。“辞职报告的草稿已经在我的文件夹里了,我没想好要不要交上去。”
  “你真想辞职?”
  “看最近有没有其他公司愿意收人吧,这里也不是待不下去,虽然经过这次事件我发现我跟朴理事确实不是一路人,但好歹我跟他干了快四年,这点情分也是有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到底是没掩住嘴角的那抹讥讽,被曺圭贤尽收眼底。
  “唉……你也真是,”曺圭贤摇摇头。“那个人对你的影响就这么大吗?”气氛太压抑,他不得不找补一个有趣的话题。“你看看你,每次跟Beta还好,跟Omega谈恋爱那真的是分的比谁都快,哪有Alpha跟Omega谈恋爱能谈成这个样子。”
  沈昌珉一口啤酒差点喷到友人脸上。“他能对我有什么影响?!”
  “你至今还对草莓味,不对,任何比较甜的水果味信息素过敏。”曺圭贤无情指出。“为此你起码拒绝了3个Omega的表白,而且你上次喝醉了告诉我那张支票还被你好好收在家里的文件夹里,而你清醒的时候却告诉我你已经扔了。”
  “我,只是,想知道,那天,晚上,跟我做爱的,到底,是谁!”沈昌珉在今天晚上第一次变了脸色,一字一顿咬牙切齿。“这事儿已经过去六年了,我已经没那么执着了。”
  “真的吗?”曺圭贤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眼神里带着玩味。“跟我说实话。”
  “好吧,”他把啤酒杯‘啪’的一声放在把台上,不情不愿地承认。“没有。”他沉默一阵。“我只是……好奇。”
  那年他只有22岁,刚毕业,还是个毛头小子,经过千层万选,凭借优秀的毕业成绩跟笔试面试成绩被分配到一个颇有实力的公司实习,结果在第一次酒会上本来就有些许感冒还被人灌酒,一向优秀的酒量也没管用,没几杯下去就头疼的要命,还好死不死被拉近了Alpha的易感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后来的事情他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个人亲了他,把他拉到酒店房间坐到了他的腿上,包容了当时被汹涌而来的欲望搞得狼狈不已的那个沈昌珉。
他当时真的太晕了,易感期又没什么理智,全部的毅力都用来抵御自己不要去袭击无辜路过的人,只记得那人是个Omega,没记住他的长相,只有隐隐约约那人在自己身上激烈的骑着他的样子,湿漉漉的触感,还有他的信息素——草莓味的,他这些年无端对Omega信息素过敏的罪魁祸首。
  以及内心深处的,他无法找到一个稳定的对象的根本原因。
  倒不是说他有什么奇怪的雏鸟情节,对甚至脸都没记住的脱处对象产生了什么奇怪的依恋,只是后来他跟那些Omega上床,只需要一点信息素就让那些娇柔的女人或者男人在床上软成一滩水。用手抓住沈昌珉坚实的臂膀,请求标记他。他在被他们的信息素搞得起了欲望勃发的时候内心深处也感到一阵索然无味,不由怀恋当时那种在他身上拿他取乐的样子,以及后来被他按在身下操弄时的柔韧触感。
  后来也不是没跟强势的人交往过,可惜那些人早早看穿他温良儒雅外表跟多情的一双眼眸下的淡漠本质,毕竟他们是一类人,所以都只是把他当炮友,只有一个跟他互相交换了名片,说自己并不想结婚,希望在他没有对象的时候做长期炮友。
  后来沈昌珉也逐渐没在跟那人联系过了,他不缺床伴,对自己这种虚无的感情状态也没什么不满的。他本就是个追求欲望打过感情需求的人,只是他还是不由得好奇,当年那个Omega到底是谁,在哪里,他那天没戴套,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标记他……或者让他怀孕?
  不过要是真的怀孕了,倒也不会第二天早上那么绝情的走了吧,把还在易感期的他扔在床上,还留了张支票在床头柜上,好像沈昌珉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应召男妓似的,气的当时尚且还有这一份少年心性的沈昌珉差点把那张薄薄的纸撕得粉碎,不过看清上面到底写的什么倒是冷静下来,对着上面乱七八糟的笔记哼出了声——Omega估计也在发情,脑子估计都不清醒,支票抬头都没写全,根本没法兑换,也找不到人姓甚名谁。
  直到他被礼貌的推拒到了其他公司之后,沈昌珉才后知后觉自己大概是被人利用了,乘人之危那种。
  曺圭贤后来也经常会用这件事打趣他,尤其是在他不知道多少次被甩或者甩了别人之后。按照那人的话来说:“你忘不了他。”
  沈昌珉每次在他如此说的时候都会冷着一张脸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的一脸妖异,心想好像这有用似的,我难道要靠信息素认人吗,就不说本来就有信息素闻起来相似的了,现代人上街哪个不带信息素屏蔽贴?
  “虽然我觉得你现在这种状态也没什么……就是别过两天突然又跟我说你想你前女友然后大半夜带着哭腔给我打电话就行,跟你人设多不符。”曺圭贤言辞尖利的吐槽,全然不管那人一副被戳中痛处的表情。“至于工作上的事,如果实在无法解决,我倒也能帮点忙。”
于是在一众推搡扯皮之中他跟老友的酒会顺利结束,沈昌珉寻摸如果这段时间他的情感事业双重危机过去了倒是可以再跟他一起出去玩什么的……不过很难吧,没两个月就要圣诞节了,虽然他们家不过圣诞,但过了圣诞就意味着新年要到了,一回家估计又要被母亲逼着相亲。
  沈昌珉在跟曺圭贤聊过之后好不容易稍微转好的心情顿时又开始郁结。

  不过事情的转折到底是来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上一些,过了两周,在他把自己失恋的情绪收拾的差不多之后,他的私人邮箱仿佛在应和着他已经平稳过度的心情一般,突然被投递了不少陆陆续续闻风而来,由其他公司人事部发来的邮件,基本上都是想要他考虑跳槽的。沈昌珉本是一个认为自己选定一个职务就打算坚持做好的人,但现在这种情况倒是让他不由得考虑这种事了,他把那些邮件大概清理了一下,做了个表格来整理,打算考察一下到底哪一个更为合适。
  表格还没做完,一个公司的名字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偏不倚,正好是他毕业当年刚进入实习,后来没几天就被推荐走得那家。到真不知道是巧还是不巧。
  沈昌珉内心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这很不合适,尤其不适用于一个事业正处在上升期的成年人,因为一个公司的名字想去找里面人什么的,那人很有可能已经从公司离职了,就算没有,或许成家立业早已说不定,毕竟Omega很好找对象,找了也没什么用,况且退一万步来说找到了又能怎么样?你好你以前把我上了,我想知道你到底抱着一颗什么样的心情?想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想都完全不合算,若是当年的小年轻倒也罢了,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应当更精明些才是。
  但是。
  但是。
  沈昌珉内心还是有个声音。
  “要不然就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