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克蒙】红丝草

Work Text:

-
克莱恩不得不承认,中产阶级的房子确实更加符合他的居住习惯,不会过于狭窄,也不会过于空旷。尽管曾经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他实在不认同这所谓“中产”的说法。
休息日午后的阳光总是暖洋洋的,透过半拉的纱帘照进来,在克莱恩的书桌上映出一片浅灰色,窗外的街道不似贫民窟般聒噪,偶有几声寒暄倒也显得悠闲,街上的房屋旧了点却不显破败,红丝草在泛起淡黄的墙壁上攀地老高,几些藤条耷拉下来,垂在他的窗外,随着风绰绰摇晃。
克莱恩放下笔,把还未写完的信纸小心地折叠起来,和信封一起,压到了手旁的书堆下,然后才端起一边还冒着白汽儿的茶杯抿了口。
他要站起身,向后移动椅子的时候,稍微有些磕绊,应该是撞上了什么,挪了挪脚,鞋子似乎又碰到了东西。于是克莱恩把头低下,果不其然看见了地板上散乱成一堆的各种各样领域的书籍。
“就算可以一次性还回去,你能不能也养成一下,把东西分门别类、好好存放的习惯。”克莱恩边说着,弯腰捡起了本被扔在他脚边的书,又一屁股坐回椅子里,他掸了掸纸页上的灰尘,大致扫了几眼内容。“你也会看这些东西?”
“还不是因为太无聊了。”被问话的天使在床上翻了个身,下一秒便出现在克莱恩眼前,名为阿蒙的天使俯下身,把他圈进了祂和椅子之间的方寸之地,“软禁囚犯也要给点乐子,不然犯人要去寻死的。”
咫尺距离。连祂戴在右眼的那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玻璃单片镜上的微小裂痕都能看得清楚——那大概是祂上上次挑衅留下的痕迹。
克莱恩把书本放在膝上,坐姿甚是端正,他和祂对视了大概有三秒,随即叹了口气,抬手握住了阿蒙的右手腕,而阿蒙微不可见的打了个颤。
“你真的会寻死吗,我不相信。”他没有否认“囚犯”这个说法,手指细摩过掌中那截细而白的手腕,即使皮肤之下的血管里并没有血液流淌,它也在依旧尽职尽责的鼓动着,稍显繁杂的符号随着脉搏的频率于苍白的皮肤上若隐若现——那符号代表了愚者。“如果你真的,真的在星空里学得了所谓‘人性’,那可能我会再多信你一分。”
“不过,你想怎么样不无聊?”克莱恩觉得话题有些奇怪了,还是不要往太远地方延伸更好。

克莱恩先是要求阿蒙把祂拿来的书籍都摆好在角落里,然后拒绝了和祂在临近窗口的书桌上做爱,并自觉走到床边坐下。阿蒙扶了一下祂的单片镜,随即走上前扶着克莱恩的肩膀,熟练地跨坐到他身上。
祂不假思索,偷走了一点克莱恩压制神话形态的力量,让对方的半边脸显出灵之虫的模样。
“还是这样更顺眼些。”阿蒙笑道,低头亲吻那半边满是虫豸的脸的眼角,嘴唇随即又划过脸颊,来到嘴边,于是只是亲吻便不足了 ,变成了舔和咬。
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克莱恩多会由着阿蒙的性子来,好让祂过的称心如意点儿,不过他还是有些疑问,于是一边把被阿蒙咬走的虫从祂嘴里抢回来,一边道:“你好像很喜欢这样?”
“小气。”祂不满地啧了一声,“不是喜欢,而是这样更加顺眼,明白吗,我觉得你们人类的模样,实在称不上是好看。”
克莱恩道:“那你怎么还……”
“嘘,嘘——和你解释这个问题会很麻烦且耽误正事”。阿蒙打断了他的话,手指相当快速的把克莱恩的腰带板扣解开,随即又偷了些压制的力量,这是祂能从他那儿偷得的全部了。
失去了束缚,几根带着邪异繁杂花纹的触手便从克莱恩身后松垮的布料里窜了出来,它们的尖端圈住阿蒙的脚踝,顺着祂的小腿和大腿一路往上,如同红丝草般,用吸盘紧紧地吸附在祂皮肤上。触手的缠绕让祂挪动不了,于是祂索性将克莱恩推倒进被单里。

阿蒙将克莱恩下半身碍事的布料尽数偷走,衣服来到祂手中的下一秒就被扔在地上。祂沉了沉腰,会阴处便隔着祂身上那一层柔软的黑布料磨蹭着半硬的阴茎。
克莱恩的视线越过阿蒙,看着地上的衣物感到有些可惜——这个屋子有些日子没打扫了,而衣服明明还很干净,再浆洗一遍过于麻烦又不值得。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当一个称职的好“恋人”再考虑其他事情。
他把阿蒙黑袍上自脖颈斜至右侧腰的搭扣一颗一颗解开,让祂的身体袒露在自己眼前,常年累月掐在长袍和腰带中的腰肢柔韧而细,漂亮得紧,克莱恩没怜惜地掐了两下才舒心,听着阿蒙闷哼几声,手指才从阿蒙的小腹绕了半圈到后背,指尖随着脊椎骨的弧线滑到了尾,来到微微张开的穴口。
克莱恩试探性的将两根手指的刺进去一节,那小口本能的收缩了一下,随即便放松下来,缠在祂两腿的触手稍微施力让它们分得更开,吮吸着手指的肠道顺从地泌着淫液,轻轻咬着进入的异物,被手指模仿交媾动作带出来的液体流下来,给他硬起的性器淋了个半湿。
阿蒙的嘴开开合合,哼哼声不大,混着点黏腻水声钻进两人耳朵里,除此就只是窗外的声音了。在床上,如果阿蒙能像现在这样一直把嘴闭上,那祂真的会是个相当不错的床伴。克莱恩这么想着,空出的手例行公事般摸着阿蒙的腰窝,另外将埋进阿蒙身体里的手指又加了一根,相当顺利。不过,当他分开手指,将柔软的穴口撑开,阴茎都已经抵上去时,他听见阿蒙对他要求道:“等一下克莱恩。
不要用人类的模样上我。”
克莱恩先是愣住,然后用眨眼来表达疑惑,阿蒙见着他的模样笑出声来,随即道:“我不想再委屈自己,和你那不好看的样子做了。”
于是更多的触肢缠绕上祂的腿,吸附在祂身上,祂摸到手底下克莱恩那本属于人类的皮肤变得滑腻腻,垂下眼便看见好些触手攀着祂的身体,似是外头把白墙遮盖得严严实实的红丝草。
多出来的好些触手将本就不宽阔的房间塞得满满当当,占据了地板的每一寸空闲地方,甚至有些还要搭在一起。
几根与占据整个房间的触手稍有不同的触手从阿蒙身后冒出点端来,克莱恩几乎是立即试压,将它们又摁回去。
“克莱恩你——唔!”阿蒙的声音愤愤,然而带着黏液的触肢将祂的穴口拨开挤,进个尖端,于是剩下的话语被惊叫打断。祂的双手被触手反剪到背后,束缚使祂动弹不得,只能就着姿势坐在克莱恩身上。
“这个房间已经很拥挤了,应该放不下两个巨大的神话生物。”克莱恩笔出噤声的手势,随即他又指挥着一根触手,在阿蒙的脖子上缠了一圈,将顶端塞进祂嘴里一节儿,自顾自道:“而且啊,我也不想和你不好看的样子做,这样,算是扯平了吧。”
两根触手相当贴心的将窗户关上了。

随着深入,直径自上而下增大的触手将穴口撑开,撑成圆形,触手仗着自带的黏液润滑得以进入更深。阿蒙忽然庆幸自己不是寄生了一个普通人类和克莱恩做爱,不然祂现在可能要面临的就不只是怪异的快感,而是要加上撕裂的疼痛了。
随着阿蒙身体的颤抖,似乎是终于找到满意的位置,触手停了下来,在一个几乎到达这具身体顶点的,相当微妙的位置。那根触手在祂的身体里搅动、小幅度抽插,祂的穴肉被撑开到极限,艰难的收缩着,绞紧了进入的东西。
阿蒙的下颌张开到酸痛,起先那根触手不过是揪着祂的舌头与祂纠缠,现在它却深入祂的喉咙里,若非被直径阻挡,几乎要直接进入体腔,触手上液体的味道与水无异,密度上却比水要粘稠的多。味道很差。阿蒙这么评价,祂的舌根被这跟触手压着,难受到发酸。

用于适应的缓冲期并不长,当触手真的代替阴茎,像以前他俩滚过的每次床单一样粗暴进出的时候,阿蒙才发觉自己的要求里的小错误——祂应该让克莱恩温柔一些的。
每一次的抽离都毫不讲情面,退的干净利落,而深入又好似深入至腹部,要将祂的肚腹顶穿。敏感点被不留情的碾磨蹭过,不过开始,快感便几乎将天使吞噬。没过几次,祂的腿根开始抽搐,被干到痉挛的内壁紧紧绞着触手,期望得到点儿喘息的机会。
阿蒙仰起头,口中的触手交媾般的进出,泌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下去,不知落到哪一处皮肤上,喘息和呻吟断断续续的从唇齿与触肢的空隙中溢出。
“阿蒙?舒服吗?”克莱恩一边问着,一边用手肘支起身子,他的手握住祂那被冷落的性器抚弄,修剪得圆滑漂亮的指甲摩挲着顶端不断吐出清液的小口,阿蒙的声音高了点,腰身也往后缩了缩,显然是被刺激到了。
只需要能跨过临界点的快感。
祂的乳尖被触手的吸盘吮吸着揪起,深埋进身体的触手也不再对那敏感点熟视无睹,不再被堵上的嘴巴中吐出无法压抑的低吟。
祂哽咽着,被包裹在“红丝草”中,泄在了克莱恩手里。

当将天使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的触手松开退去时,祂已经快要被操到哭喊讨饶的地步了。克莱恩抓住阿蒙垂下的手,将烙印着属于他的符号的手腕送到嘴边亲吻,带着灵力与那块皮肤接触。
没了力气的天使睁开点眼皮,拒绝的单词被身后一下一下冲撞着祂的触手断成几截儿。
“不、不…别用,别用灵力……”祂皱着眉,请求道。
那烙印着实是折磨,平时若是有什么出格的事儿,祂会被克莱恩拉过手,指尖温柔的点着那块皮肤,然而温柔带来的却是深入脑髓的痛苦。然而现在,它被用来给予祂极乐。
祂只觉得腕部发烫,然而快感却遍走全身,将祂激得软了腰,连乳尖也酥酥麻的硬挺起来。
“果然也可以这么用啊。”克莱恩呢喃了一句,随后抬头咬上提前被空出来的奶尖儿,他扯着肉粒向后慢慢倒下去,带着阿蒙一起。

天使瘫软在饲养教育祂的神明身上,下半身被裹进粘腻的触肢中,祂一边掉着眼泪一边低伏下腰身,被迫抬高了臀部以迎合进犯。
第二次高潮倒是相当简单,触手在被操到烂软,不断痉挛的肠道中留下好几股黏液,将祂的小腹填充到鼓起了些,祂的阴茎半软却还是洒出些稀薄的白液。

对于人间界而言有些荒唐的性事结束了,阿蒙趴俯在已经返回人类模样的克莱恩的身上流着泪喘息,祂的腿根和手指还在微微抽搐。
克莱恩稍微蹭了蹭埋在他脖颈间的卷毛脑袋,用手指将灌进阿蒙肚子里的黏液堵上,阿蒙的身子因为他的动作打了个颤,随即放松下来。
他把祂翻了个身,将手指抽出来后摁了摁祂鼓起的腹部,透明的黏液便从那穴口中一股一股的流出来。
处理事后在他的眼中并不算麻烦,但是频繁使用能力的话,实在是和他“回归人类生活”的意愿相违背。然后他叹了口气,将阿蒙和自己处理好之后开始端着凉了的茶杯,转头对着角落里的书堆发愁。
窗外的红丝草仍旧在摇晃,于书桌上洒下它们的绰绰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