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克邓】终始

Work Text:

-


入职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值夜者克莱恩稍微呆愣地看着办公桌对面正在审阅新的公书文件的人。指派给队员的任务早已经汇报完成,他应该是在想一些事,却道不出口,便杵在那里。这位名为邓恩.史密斯,身职廷根市值夜者小队队长的人垂下他灰色的眸,把目光送给了薄薄几页公书,严肃又专注,而他正是喜欢他这副模样,足以烙进他脑海的模样。
奇怪的感情具体是由什么发展而来,为什么会存在?这种问题于克莱恩而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想说,但是真正盘算下来,又没有到非得开口的地步,而且黄色的水晶吊坠也告诉他:不要说出来。
或许是太过长久的注视,目光蛰到了那正在专注办公的人。于是他从文字中分出神,柔声问道:“怎么了克莱恩?
你似乎站在这儿很久了。”
被询问的人这才从自我世界里回过神,语气里带了尴尬,“没、没什么,似乎有什么事情忘了,但应该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还不及课本中随便哪一行字的小事。”言罢他把手握成拳,往自己的脑袋上敲了几下。
“抱歉打扰您了。”克莱恩道了歉,准备转身离开这个房间。
然而当他的手握上门把手时,门外的会客室忽然有了不甚清晰的对话声,然后发出了巨响,这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刺耳的尖叫混杂上婴儿的啼哭和什么重物被狠狠拍击到水泥墙上的“咚”的闷响,震得克莱恩头痛耳鸣,而后他感到自己的手腕被握住。
“队——”他转过头,要告诉邓恩快点走,然后才发现方才还坐在那儿审阅公文的邓恩已经不见了影子,办公室中空荡荡只剩了他一个人,随即他的视线又回到了那扇木质的门扉上。
推开门,入眼是一片狼藉,他置身于残垣断壁中,难以言道的焦糊味道钻进克莱恩的鼻子刺激他的神经,逼迫他打起精神审视周围:垮塌的墙壁和被“烧灼”至焦黑的地板,而方才还在与他对话的队长倒在那破损的地板和墙壁碎块中,光照在他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然后他醒了过来,更准确来说是被叫醒了。不过即便他睁开眼,梦里的场景也依然历历在目,这让他长久时间都不能缓过来,只是盯着天花板发呆。
今天是难得的假日,但是外面却下了雨,阴沉沉的天和拍打窗玻璃的雨声恰到好处的配合他的梦,甚至他想:要是梦中也在下雨,我会比当时更加悲痛吗?
“你又做了噩梦。”熟悉的声音响在他耳边,他歪过头,看见穿着白衬衣的灰眸梦魇坐在他床边,手里还捧着本不算薄的书,床头气灯散出温柔的淡色光把房间里的阴暗感驱散到角落。他在对他笑。“什么样的噩梦?”
“和以前一样的,你明明可以看见。”克莱恩嘟囔着,翻了个身,把手搭在梦魇的腿上,半环住他的腰。“邓恩,邓恩……”
被称为邓恩的人摇了摇头,他放下书,握住克莱恩环绕在他腰上的手,否认道:“不,我不能进入,甚至看见你的梦境。”
克莱恩觉得这句话荒谬至极,他才序列九,他是邓恩的队员,是年轻了他近十岁的毛头小子。
他甚至可以暗中引导梦的走向,怎么可能看不见梦?
“可我确实没在骗你。”见着人似乎不信,邓恩又无可奈何补了一句。“但是无论你梦见什么,我只能说,我不会和你不告而别。”
他要起身,把书送回桌上,于是把克莱恩抓着他腰间衬衣的手一根一根掰开,然而他没想到这样让克莱恩着了急。
克莱恩原本乖乖揽在邓恩腰上的手一用力,把他摁倒在床上,书本落地的碰撞声和雷声重叠在一起,而木质的床板不堪重负的发出吱嘎的响,好似要控诉这一粗暴行径。
“你不会告别的,对吗,邓恩?”他看着身下的梦魇,着急地询问,迫切的要知道答案——他无法再忍受道别了,梦中就已经是折磨了,若是延伸到现实,他要发疯。他的目光沉溺进灰色的湖泊里,期望里面泛起涟漪,手指插进邓恩的指缝中,与他十指相扣。
“你不会的,是不是?”
答案,他太需要知道答案,于是房间都变得寂静,气灯柔软的暖光无法再对阴暗感产生什么束缚——那些暗色来自心底。窗外不知何时从缠绵的小雨变成了暴雨,雨声拍打在窗玻璃上的声音被放大了好几倍,以至于克莱恩充耳尽是噼里啪啦的声音。
克莱恩看见邓恩用口型对他说话,而克莱恩也跟着做出了口型。
他,他。他说:“让我永远活在历史之中。”